《靜學姊》居然要再次出版了。

其實我心裡非常感慨。靜學姊第一篇發表於1998年,而今年已經是2007年了。

將近九個年頭。我曾經想過,要不要將這篇九年前的作品徹底修改,結果發現我不能。在那時,我的文筆依舊生澀、遲滯,但帶著一股兇猛的野味。我不可能回到那個時候,但我也無法動筆修改《靜學姊》。

每一本小說我都寶愛萬分,費盡心力。但當中有一小部份,我必須掏空自己的一切,似乎是打碎靈魂碎片般嵌鑲,才能夠寫得出來。但寫這類小說的時候,因為有太多的「自己」,所以往往痛苦莫名。

一開始,書寫靜是很簡單的事情。漸漸的,我感到痛苦。這種痛苦不是靈感不足還是故事結構的問題。當初寫靜就立意要寫「沒有結構、鬆散」的單元劇,因此,我用了大量短句子、短段落來營造「清冷」的感覺。但這種極度的低溫,卻讓我有種凍傷似的灼熱感。所以「書寫」很容易,但是我的「靈魂」會燙傷。

現在看起來,《靜學姊》不夠完美。但這是個里程碑、是個標記。在那個年代,我書寫的「戒愛期」代表作。

***

靜學姊有沒有續集呢?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瞠目和同樣愕然、螢幕內的女孩面面相覷。

「阿華?」女孩輕呼,然後狂叫起來,拚命拍著螢幕,「阿華,阿華!你這該死的負心漢!你把我拋在這兒這麼久!你、你……你是禽獸騙子壞蛋!」
「……曉媚?」魔王張大了嘴,一貫的優雅深沈無影無蹤,「呃,曉媚,你聽我解釋……」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你這王八蛋!我恨你我恨你!」曉媚放聲大哭,「十年!你十年內一點音訊都沒有!你要分手也當面講啊!你這懦夫、混球!」
「聽我解釋,真的我很忙……」魔王困窘的安撫久別的愛人,「我也很想妳呀……」
「騙子!」曉媚怒指過來,滿臉的鼻涕眼淚,「你認為可以繼續騙我嗎?!我不接受這種隔著電腦的分手!要分手就當面說清楚!」
「……我不能去人間。我相信舒祈跟妳解釋過了,封天絕地,我不能……」
「那就我過去啊!」曉媚拚命敲打螢幕,「我去跟你說清楚,你到底還要不要我?不要我就給我一個痛快!」
「我沒有不要妳嘛,我一直都要妳呀。」魔王頭痛不已,「乖,等我研究出一個結果……」
「你說謊!」曉媚尖叫起來,「你這該死的惡魔!讓我去,讓我去!有什麼話當面說清楚……我十年的青春和想念……你這混帳,還給我還給我!」隨著越來越激昂的樂聲,曉媚發現她的手穿透了螢幕,幾乎可以摸得到阿華。

「想清楚喔。」一個細細的、慧黠的聲音在她耳邊低語,「穿越過去可是魔界。妳必須和人間斷絕關係,再也見不到妳的家人、朋友……」

去了就不能回來。曉媚瞇細了眼。「我沒有家人。視我為災厄的父母,只是生下我的人。」我一直就只有阿華而已。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第六章 逃亡

風塵僕僕的魔王滿面風霜,匆匆的走向麒麟的宮室,一面聽著李嘉的報告。
「……所以說,直到最後,羅紗還是沒有吞下祕藥?」他的心隱隱作痛,這個世界上,又少了一個他可以信賴的人。
「王上,她被腰斬。」李嘉垂下了頭。
「腰斬……」魔王神情不變,卻暗暗咬緊了牙。即使是頗有道行的魔族遭此巨傷,就算搶得回一條命,也得百年的修養。羅紗病到這種地步,連尋常小傷都癒合不了,何況腰斬?哪怕是禁忌的祕藥也救不了。
「刺客呢?」他匆匆走著,「可查清來自什麼勢力?祕藥是否到他們手上?」一個也別想活。他的心裡燒著怒火,傷害他的人,一個也不要想能走脫。他城府深沈,很少斷然發怒。但惹怒了他,他從來不留情。英明和殘酷是他治理魔界這麼多年的手段。

「找不到祕藥的下落,應該是讓殘存的刺客帶走了。」李嘉躊躇了一會兒,「很僥倖找到一個活著的刺客……其他都讓少年真人的狂信者式神殺了。」

身為魔族,他依舊被那片殘酷的飄著屍塊的血海給震懾住。雖然與神族分道揚鑣數萬年,但他們這群保有神智清明的魔族殘存著神族的優雅和文明。這樣慘無人道的虐殺,只有異常者才辦得到。肉塊、內臟,撕扯得到處都是,像是個屠宰場。

他找到的唯一活口疊在數層屍體(或屍塊)之下,四肢粉碎,身體像是被馬車碾過,肚破腸流。其實已經死了大半個,而且已經瘋了。

魔王不動聲色的聽完李嘉的報告,露出滿意的神情。他原本擔心少年真人過分慈軟,沒想到居然有這種霹靂手段。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就在門前,他被一個極其高大的魔族擋了下來。

那個魔族幾乎有三個人高,拖著一把非常巨大的斧頭。白皙的臉龐一絲血色也沒有,像是帶著面具的漠然。

「魔界,不需要無能的人類插手。」他的聲音充滿忿恨和嘲弄,「流放純種的吸血魔族,反過頭來屈膝於卑賤的人類?魔族墮落到這種地步嗎?!」他火紅的眼睛發出火焚般的光芒,這種光芒居然讓明峰動彈不得。

眼見斧頭就要揮下,他的命運就此要化成句點……

電光石火中,被魘魔住的羅紗火速用自己的長髮割斷了手掌和腳踝,飛快的擋在明峰前面。

當她被腰斬的那一刻,她心裡模糊的想著。

我終生為多情所苦,所累。到頭來,還是因為多情而完結。這樣也可以說是有始有終吧?

她被切成兩段,鮮血飛濺到明峰的臉上。羅紗的犧牲只緩了一緩巨斧的威力,那鋒利的勁道依舊從明峰的左肩劈到右腹,深刻的傷痕可以看得到暗紅的臟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天,和往常沒有什麼不同。

他依舊踱上青石板路,往運河區走去。路上行人悠閒,嘩笑著。他不得不承認,魔界比人間更安樂,更像是樂園。

如果不看魔族小小的獸化,他會有種錯覺,覺得他來到的是美麗的天國,而不是傳說中陰森恐怖的魔界。

走過垂楊拂堤的小橋,他敲了敲門,侍女將他迎進去,走過青苔遍佈的小徑,就可以看到正在彈琴的羅紗。

一切都跟過去一樣。羅紗拒絕他以後,他也徹底不去想羅紗即將死亡的事情。說不定會有奇蹟,也說不定,羅紗的病只是誤診。她可能比較虛弱,但一點都不像是會死的樣子。

你看,她不是好端端的,對著我微笑嗎?今天如此,明天也會如此。或許一天又一天,永遠,就不會太遠。

「這麼早就來?」羅紗露出她扭曲卻溫柔的微笑,「很熱吧?」
「比起人間的夏天,這種陽光簡直是太宜人了。」明峰笑著,坐在琴桌對面。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第五章 凋零之後

魔界爆發了一場規模不大不小的軍事衝突。

跟圍著高聳圍牆的首都相同,各個大大小小的城市都用繪滿咒文的圍牆保護著。

先設法清理重病的大地,安埋清靜符文陣,跟嚴重排斥他們的世界搶到新的城市中心,然後漸漸的量出新的範圍,建起新的圍牆。

與安逸的天界不同,魔族的一生都在奮戰,為了生存下去奮戰不已。除了與惡劣的環境,還要跟內心的權力欲、戰爭欲爭奪不已。
永遠有不滿統治者的貴族,永遠有想要挑起戰爭的將軍。所以這場軍事衝突一點都不意外,但是這些愚蠢貴族居然去和異常者勾結,打開了河南北關卡的柵欄,這點比較意外。

湧出的異常者幾乎毀滅了幾個邊陲小鎮。靠著守軍的英勇,硬是關閉了柵欄,但這批數目不小的異常者盤據了小鎮,正在頑抗。

這讓魔王非常心煩。當然,他可以派別的將軍去鎮壓。但是異常者的狡獪和邪惡,往往不是長於安逸的貴族將軍可以應付的。而且送來的報告讓他感到有趣和憤怒。這些心智扭曲的異常者,意外的保有生育的能力,甚至可以擁有最美的外貌。和他們最初的天人模樣相彷彿。這些扭曲的異常者,居然有進化的能力。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