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之前於博客來「預購」《禁咒師Ⅴ》,
並且沒有拿到贈品《歿世錄-初始之章》
的第二波補寄發名單如下:

贈品將於12/03(星期一)統一以印刷品平信寄出。
感謝大家的支持與愛護!







顏○婍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1 / 30 金石堂網路書店開放預購


12 / 01 博客來網路書店開放預購



新書首刷隨書贈送

「2008 禁咒師小劇場版 海報年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5) 人氣()

(試閱最終章)

但妳不在了。
 
他沒有馬上進屋,反而在廣大的草地上徘徊。最後,他在麒麟最喜歡爬的那棵大樹樹下站定。掏出那小小的布包……
 
含著眼淚,他輕輕念誦著,懇求大地母親接納他最愛的女性。像是回應他的哀傷,輕柔的地鳴之後,樹根下開啟了一條裂縫。
 
但他卻沒有勇氣讓裂縫合攏。凝視著那個布包,他熱淚如傾……。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七)

尤尼肯冷笑,「妳有一半人類血緣,入了春之泉,有一半的機會是會死的。另一半的機會雖然不會死,也不見得能化身為靈獸。若聽我的勸,妳不妨照這樣子活下去,也有一兩百年好活,雖然短命點,也是人類的壽限。何苦刻意來找死、甚至自找成怪物?」
 
明峰聽到發愣,不禁大怒,「…麒麟妳居然騙我!妳…」
 
「尤老大,」麒麟轉頭心平氣和,「這些你我都明白,但我非下這泉不可。」
 
巨大的獨角獸英靈凝視著麒麟,許久許久。他突然一笑,「沒想到遠親出了這樣有膽識的姑娘。我不阻妳,但也不幫妳。是福是禍…就交給命運吧。」
 
「…麒麟不要!」聽得一頭霧水的明峰終於想明白了,緊張的大叫著衝上去。
 
但麒麟已經優美的一縱,跳進了春之泉深邃的寶藍之中。
 
……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六)

可以堅持多久呢?
 
「尤尼肯堅持了好幾千年,我想我應該也沒有問題。」麒麟淡淡的。
「…妳讓明峰自己去,是不想他看到妳這個樣子吧?」
 
「我啊,就是不肯服輸。」她沒有正面回答蕙娘的問題。


「怎麼樣?不爽咬我啊,未來之書。」
 
你可以給我惡意的建議,我也可以讓惡質的建議達到最佳化。
 
我就是,不要服輸。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五)
麒麟嘿嘿的笑,面容一肅。她在虛空抓了一把極光,在掌心緩緩滾動,當光亮到無可逼視時,她釋放了光源,像是藍色火焰般在雪地灼燒出巨大的咒文陣,寫著創世文字,發出微弱而悅耳的樂音。
 
取出鐵棒,幻化為無弦之弓,開始誦唱她的咒文。

「愛…勇氣…希望!」她嬌脆的嗓子拖慢了音,飛快的轉了一圈,「在愛與勇氣以及希望的名義之下!魔法公主,神聖誕生!」
 
「美、麗、聖、潔、弓箭~~!」
 
無弦之弓飛射出光芒,像是極光般光燦閃耀。像是和光芒共鳴,銀白的雪地震動,發出心跳似的啟動聲。因為各界裂痕奄奄一息的地維,經過這個廣大的咒文啟動儀式,立下了最初的基礎。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四)
小五十已經成了一堆碎片,面對著十幾個兇殘、手上刀劍匕首各式兵器,臉孔充滿仇恨的普通人,明峰和明琦的確束手無策。
 
他只能和明琦背靠背警戒著,而眾多敵人將他們包圍了。
 
只覺得一團森冷襲面而來,那道森冷的氣像是刀鋒般,留下很深的傷痕。
明峰沒有說話,瞪著明琦脖子上的血痕。
 
緊緊抓著胸口,他的臉色又青又白。他的憤怒快要爆炸開來,後背的疼痛變得很遲鈍,只是一片火燙,跟他的憤怒一樣熾熱。
 
「…你們,最好要有覺悟!」他怒吼的聲音讓這山野的飛禽猛獸通通遁逃,四周變得無比寂靜。
 
轉過身來,明峰的左眼,整個都泛紅了,發著強烈的火光。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

她疲憊的臉龐轉成堅毅。「…總之,到時候會有辦法的。我只希望你了解,萬一…我是說,萬一。萬一你熬過末日,若誰也都不在了,你們…你和宋家子孫,能夠管護末日後的人間。這是你們年輕人的責任了。」她凝重的握著明峰的手。
 
雖然聽不太懂,但明峰覺得恐懼,一種嚴肅的恐懼。像是比聖母峰還沈重的重擔壓在背上,再也喘不過氣。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

「麒麟種!狀況已經很不妙了,我說不上是什麼不妙…我總覺得一切好像往一個我不能控制不能理解的方向進行,說不準在我眼前就會有最壞的結局。妳不想著能多做些什麼,就顧著自憐自艾,現在可容妳這樣麼?!若妳真的是禁咒師,若妳真的還有關愛的人!」
 
上邪擦著手,心底也猶豫起來。他和當初恣意妄為的大妖魔不同了,現在他有牽絆,甚至越來越像個人類。以前遇到這種問題,頂多抓著翡翠往安全的地方居住就是了,但現在…他介意的人越來越多,沒辦法這麼做了。
 
再說,真的有安全的地方嗎?
 
「列姑射的根柢…」他沈重的說,「成了『無』的巢穴。」
 
總是懶洋洋微笑的麒麟,驚愕的瞪大眼睛。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

「狐君,勞你遠來。」女媧止住了狐影的大禮,
 
「若非事態緊迫,我也不敢多做打擾。」她示意女官,呈上一只蒼羽。「這是天帝當初贈予我的蒼羽令。持此令者,諸天仙神皆不可擾。你拿了這蒼羽,快快下凡去吧。傾覆在即,天界也不能免,你若下凡,說不定還有一絲生機。」
 
「…小仙不懂。」狐影不敢伸手去接。他當然知道蒼羽令!這是歷代天帝流傳下來的免死金牌,面對善妒多疑的王母,更是女媧娘娘的護身符。今天居然要贈與他?
 
女媧憂愁的咬著下唇,躊躇片刻。「也罷,是該跟你說明。天帝殞命日,黃昏降臨時。天帝若過世…不管天柱存不存,末日都會降臨。」她閉上眼睛,長長的睫毛在臉頰上微微顫抖,聲音很輕很輕。
 
「…我和王母所作的一切…難道只是徒勞無功的掙扎?」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禁咒師五完工了。其實我也想過,是不是要盡量往前三部的路線走去,大家笑嘻嘻的,多好。
但我也很怨恨自己的固執,我就是沒辦法這麼做。故事已經設定好了,第四、第五部都是明峰的成長史。而成長,一定會伴隨著劇痛。當然,這會讓讀者很受不了,但我也發愁了很久,氣自己沒辦法妥協。

所以第五部我寫得特別慢,但我為了這一部幾乎愁白了頭髮。

最後還是這樣,帶著嘻笑中依舊濃重的悲傷,在明峰成長的過程中。如果我可以說服自己妥協該多好啊……但我辦不到。我重寫很多次,最後放棄那些歡樂的情節,回到最初寫的那一些。

說不定讀者會不喜歡這一些也說不定。說不定禁咒師出不到第八部。但是,又如何?我知道我這樣任性真的不好,但扭曲筆下的人物設定,我覺得我背叛了明峰單純而漸漸成熟的眼神。

甚至,《禁咒師》也和《妖異奇談抄》(出版名為「幻影都市」春光出版)的故事漸漸結合,這點也讓我非常困擾。當初是兩個故事一起想的,構成整個龐大而繁複的「都城進行曲」,人物互相穿雜。但作者總是這麼任性,沒去想清楚這是兩個不同系列、不同出版社的出版品。

結果就變成這樣。兩家出版社、兩個不同系列,但人物相互雜沓,讓人有些暈頭轉向的龐大雙線架構。
最後兩個系列會走向相同的結局,但平行線依舊是平行線。我不知道在考驗誰,是考驗我飽受折磨的心靈,還是考驗讀者的耐性。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這場災難讓旅館老闆開出了天文數字的賠償單,就算把明峰加上明琦賣了也賠不出來。他實在沒有膽量去找麒麟幫忙,只好欲哭無淚的打電話給大師傅。

大師傅聽他簡單的述說了整件事情的經過,大笑得明峰都有點恚怒,好不容易才停下來擦眼淚。

「好吧,別擔心,小事一件……」大師傅好不容易才忍住笑,「『夏夜』有群研究員剛好在附近做田野調查,我讓他們去幫你擺平……擺平大老婆的憤怒……哇哈哈哈哈~」

明峰幾乎是羞愧的掛上電話。

「夏夜」的辦事效率極高,不到半個鐘頭,他們終於擺脫了在旅館洗被單的命運,而且這些善良的研究員,還帶走了瘋瘋癲癲的羅煞,答應他會好好安置。

或許他是個壞人。但現在的他又能做什麼?眼睜睜看著一個活生生的人餓死,他受不了。終於不用再照料他,明峰大大鬆口氣。

「跟堂哥出來旅行真是充滿驚奇和刺激。永遠不知道下一步會遇到什麼。」明琦認真的說著。
「……妳給我閉嘴。」明峰湧起不祥的預感。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的漫畫!我的《魔力小馬》!!」休養幾天,傷口勉強癒合的麒麟慘叫,險些氣裂了傷口,「我寶貝的漫畫啊~」

那天她來不及找紙,隨便扯了眼前書頁就畫符止傷,卻沒想到撕了自己寶貝的漫畫。

剛好撕到她最喜歡的情節,不禁悲從中來。

蕙娘無言的看著天花板。傷到幾天吃不了東西,勸她插胃管她又不肯,再怎麼痛也沒掉過半滴眼淚,現在為了幾本破漫畫,哭成了花臉。

這個時候她就會納悶,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她會想要跟從麒麟呢?
「……漫畫嘛,又不是絕版了。」為了不讓麒麟又把傷口弄裂,她勸著,「再買就是了,好不好?」
「這套漫畫是我飛去日本逼藤田和日郎親筆簽名的欸!」她繼續梨花帶淚,「我寶貝的漫畫啊~都是那個死孽徒啦!……」

蕙娘啞口片刻,「……那我去買書,就拿完整的來修復這幾頁好不好?保證妳也看不出瑕疵,如何?……」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災殃之雀

這個用夜明珠照明的地下室,卻籠著絕望而慘白的黑暗,沒有寒暑、沒有日夜,連時間都停止了。

明琦望了望手錶,心底一陣揪緊。他們進來的時候,是上午九點零八分,都看完了大堆的手記,時間還是上午九點零八分。他們一進入地下室,她的電子錶就停住了。

森冷的恐懼抓住她,「……堂哥,我的錶停了。」

「我的也停了啊。」明峰還在消化那大堆筆記,漫不經心的回答,「現在大約快到凌晨時分了。」

明琦愣愣的看著她堂哥,「……你怎麼知道?」

「時間感啊。」明峰奇怪的看她一眼,「妳沒有嗎?」

……在這種光陰凝固如墓穴的地下室,怎麼會有時間感?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貪婪之螳

花魂知道的並不多,翻來覆去就這些。其他被收的女妖都不願意合作,裝聾作啞。

被明峰問煩了,狐妖惡狠狠的回答,「你讓我們好過點行不行?你找死是你家的事情,死就死了,無知無覺。我們要捱的痛苦還無窮無盡,你一個短命凡人懂什麼?」

明峰忖度了一會兒,又有些難受,反而不好去逼問。

想來這些女妖都畏懼「主人」威勢,認為明峰必定會被殺,她們一定會被抓回去凌虐。若幫了明峰,恐怕就會淒慘無比。

默默的翻出手機,發現太久沒充電早就沒有訊息。他老忘了要充電。

他帶著明琦、裝著式神的盒子,拖拖拉拉的走到公共電話那兒。

「喂?蕙娘?」他撥了蕙娘的手機,「麒麟在嗎?」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殘暴之禁

大師傅送他們離開之前,和明峰談起那些閃亮而哀傷的碎片。

他將手上的一個培林瓶交給明峰,讓他大大的訝異。那是相同的碎片,他一眼就看出來了。但大師傅的碎片比他的要大多了,幾乎有個小指頭尖端那麼大。

明峰迷惘的看著大師傅。「……這到底是什麼?」

「這是大妖絕命之際碎裂的魂魄。」大師傅沉吟片刻,「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我們『夏夜』,難免要跟妖魔鬼怪打交道。你知道封天絕地麼?」

明峰點點頭。

「所以人間更沒有神魔管轄。雖然人類趨於理性,大多數妖異不太能造成多少傷害,但總有例外,這些例外就靠夏夜這類的組織來消滅。有些鬧得特別厲害的,就有這種東西。」

他指了指碎片,「本來我不知道這是什麼……但剛好花蓮有個小鎮被妖異攻擊。我們接獲消息的時候,災害已經敉平,但是妖異留下有毒的瘴氣,我親自去調查原因,治療病患,巧遇一個擁有相同碎片的修道者。她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是大妖飛頭蠻身殞時魂魄碎裂的碎片。」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在哀傷的夏夜

林越邀請明峰等人到他的臨時住處。他目前在嘉義某所大學暫時居留,是棟小小屋舍,孤零零的站在翠綠的牧場邊緣。

殃沒說什麼,呆滯遲鈍的溫順,而明琦滾著微燒,正在昏睡。林越熟練的安頓兩個像是生病的女人,他知道這不是身體的疾病,但靈魂染上了黑暗,卻比身體的傷害還嚴重。

他各在兩個女人的房間裡放置靜靜沸騰的熱水,將一些不知名的葉子、枝梗扔進去,房間因此漂浮著一種奇特、清新的香味。

「這樣就行了嗎?」明峰有點膽戰心驚。
「行了。我們對靈魂所受的傷沒有什麼辦法。真正能夠治癒傷痛的,只有我們自己,醫生所為極其有限。」林越溫和的說,「讓她們好好睡一會兒。女人的靈魂比我們堅強多了,很快就會痊癒的。來,別打擾她們。」
他們一起到小小的客廳,互相打量著。

在明峰眼中,林越是個外表樸實的中年男子。他不年輕,但也不年老,年齡從二十五到五十二都有可能。歲月沒有在他的臉龐刻下痕跡,卻讓他的眼神顯得沉穩而滄桑。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心魅 
 
當他去車庫牽小綿羊的時候,發現明琦已經大剌剌的坐在機車後座等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明峰瞪著她,她也瞪著明峰,一時相對無言。

「……王伯伯正在找妳呢,」明峰好聲好氣的哄著她,「他等著載妳去車站。」
「我跟伯伯說了,不用他送我。堂哥,我跟你去旅行。」她的語氣很堅決。

……在他青春期能力不穩定,引發恐怖的靈異事件時,堂妹年紀還小,但也沒小到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血緣這種東西就是很霸道不講理,相近的血緣就會呼喚異物。尤其他的體質特別,更把這種「召鬼」的能力增幅到數十倍不止。

「妳到底知不知道『找死』怎麼寫啊?!二伯可只有妳這個寶貝女兒!」明峰忍不住吼她。

原以為明琦會跟他耍賴皮,哪知道她眼睛眨了眨,嘴一扁,就哭了起來。「你們怎麼都這樣啦……這也不許,那也不許。你們不許,危險就不會找上門?我又不是都看不到,卻連一點防身的本領都沒有……」

妳不要去找危險就謝天謝地了,什麼危險會自己找上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真實與虛偽的瘋狂(下)
 
明琦說,她本來是跟同學回家過暑假的。

她的同學家境不錯,父母親只有兩個女兒,疼愛的很。這幾年賺了些錢,索性買了塊地,蓋起獨棟的三層別墅,自地自建,端地豪華無比,連地下室闢建的娛樂室,都有著不輸給錢櫃的KTV設備、整套真牛皮沙發、貴到讓人眼珠子掉下來的檜木茶几,屋頂還懸著轉吧轉吧七彩霓虹燈。

說有多華麗,就有多華麗。

原本她們一票同學四個,浩浩蕩蕩的來,沒幾天,跑得跟飛一樣,只有明琦被苦苦哀求的同學硬留了下來。

明峰的心被吊得高高的,「……是有什麼問題?」

明琦搔了搔頭,滿臉苦惱,「這問題呢,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我同學的姊姊發了憂鬱症,自殺未遂。」

他的心安穩的回到胸腔,沒好氣的瞪著他那少根筋的堂妹。「……這種問題,找我有屁用?她要找的是精神科大夫,不是道士吧?!我說妳呀,真的該聽我一句……」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真實和偽造的瘋狂(上)
 
明峰一直是個守規矩的人。自從他有了機車以後,第一件事情是先買本「交通規則」手冊,仔細反覆的研讀,直到幾乎可以背誦為止。

雖然他早就領有國際駕照、輕型民航機駕照、遊艇駕照……等等等等,說不定一輩子也用不到半次的大堆證明,但這完全不會讓他忽視小小的機車交通規則。

所以,他被交警攔下來的時候,事實上是非常莫名和震驚的。

難道我疏忽了任何細節?他仔細回想,但看起來像是發呆的表情卻讓交警非常不高興。

「欸,發什麼呆?駕照行照!」交警一把奪去他的駕照行照,狠狠地教訓他,「很屌是不是?很拉風是不是?三歲小孩都知道要戴安全帽,你這麼大的人不知道?」

明峰莫名其妙的摸了摸他腦袋上的安全帽,「警察先生,我有戴啊。」

「你當我瞎子?」交警可能剛吃過上司的排頭,臉拉得老長,「我知道你有戴……但你女朋友呢?你自己的命要緊,女朋友不戴安全帽不要緊?而且她還側坐!什麼年代了……還要人教嗎?!」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