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1 (3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七章  轉生

這不知道是明峰第一千零幾次懊悔不該當麒麟的學生。問題是,每次懊悔,每次上當,一點進步也沒有。

她的A計畫從來都不可靠,B計畫是標準的「現在開始想」。更糟糕的是,她的C計畫居然是…「還沒開始想」。

到底跟這樣的師傅有什麼前途,你告訴我?





跑到心臟快跳出來的時候,明峰只有無盡的懺悔與懊惱。人家獨角獸有四條腿,麒麟有慈獸血統,跑得也不慢,還有閒情逸致往後面丟符咒阻礙獨角獸的追捕;蕙娘是殭尸,不會累,還可以幫著放結界;唯一可憐的是他這個號稱「長生不老」但依舊是血肉之軀的軟弱人類。

他是造了什麼孽呀?!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

                                                           午夜月之海

星子偷偷地離開家,飄飄的橫過夜空,月鉤薄鐮刀般懸著,像是秋天的笑容。

展開斑斕的翅膀,發著奇特的螢光,星子悄悄的落在絲絨般的海面上。

看見他,正垂著美麗的長髮,也降臨在海面上。

看見他多次了。星子在有月亮的晚上,就可以看到他,穿著月白的衣裳,在夜的海面上漫步著。

星子飛近他,跟他說,「晚安。」

他露出溫和的笑容,說,「晚安。」

「我是星子。」她指著自己,露出天真的笑容。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第六章  流光

麒麟無所事事的在米蘭待了一個禮拜。她除了跑去梅杜莎的餐館白吃白喝(她要付帳,滿臉眼淚鼻涕的梅杜莎跪著求她吃飽快走,帳完全不要她算),就是在米蘭到處觀光。

大家都知道,米蘭是時尚之都,事實上,米蘭是個古城,眾多古蹟林立,不是只有蒙特拿破侖大道。達文西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最後的晚餐」,就在聖瑪麗亞感恩教堂。

米蘭曾是文藝復興的重鎮之一,達文西曾在這兒工作過。他諸多筆記和素描收藏在米蘭的Ambrosiana 圖書館。這間大圖書館收藏書籍甚鉅,明峰得倚靠非常大的自制力才有辦法離開這兒,但總是要麒麟三催四請,最後抽出鐵棒才能將他「請」出大門。

「說你是書呆,真是一點都不虧!」麒麟薄怒著。
「…現在覺得當個圖書館員其實還滿不賴的。」明峰有些沮喪。
「現在有這種覺悟也太遲了。」麒麟冷冰冰的說。

晚上他們又去聽歌劇,過一種精神上過分奢華的生活。明峰當然很開心,尤其是當晚的歌劇是由Diana Damrau主演夜女王的「魔笛」。

當她演唱「噢,這不困難,我親愛的孩子!」這段時,明峰想到林殃也曾用妖力唱過。但他卻讓Diana Damrau感動得幾乎落淚。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

                                                           森間微雨

「對不起…」他說。然後他哭了。
「我也不知道事情怎麼會發生了…」

森雨看著他,覺得有強烈的失重感,後來森雨激烈的痛罵他,好讓這種討厭的失重感過去。

森雨屈在電腦前,什麼也不想做,什麼也不想說。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丟棄。

大家都沒有錯。但是我…不再相信了。對的,不再相信。

網聚時,兵馬雜沓,人聲轟轟然,看著他和她愉快的在一起,森雨的失重感又爬上來了。

大家都沒有錯。那是我錯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第五章  迷途

「然後呢?」明峰扛著沈重的行李,跟在麒麟身後費力的走著。計程車司機不知道聽不懂麒麟的口音還是故意,將他們扔在距離旅館還有兩公里的荒郊野外。

「什麼然後?」麒麟心不在焉,「當然是先到旅館住下,找個餐館開始吃飯喝酒…」

「…除了吃飯喝酒,妳就沒關心過別的嗎?!」明峰一整個火起來,「妳的希臘語也講得很爛!妳跟司機雞同鴨講什麼啊?!他不但敲竹槓,而且還把我們扔在這個荒郊野外,連輛車都不見…」

「不然你來跟他講?」麒麟略抬了抬眼皮。

明峰頓時語塞。他的天賦在閱讀,標準的能讀能聽能寫不能言。聽完全聽得懂,但開口就是一片空白,和他臨陣忘記咒語簡直是一模一樣。

「我覺得你不知道算是天才還是笨蛋,」麒麟端詳了他一會兒,「說不定你有某種學習障礙。你要不要看醫生?我認識幾個很不錯的精神科大夫…」

「…閉嘴。」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最終部

正在痛哭流涕的淑真抬頭驚愕的看著戴著黑框眼鏡,樸素得令人想扁的前任老闆。「妳怎麼又穿這樣?!」她忘了繁重的工作和令人流淚的招募,「老闆,妳什麼時候才回來呀~」不停的擤著鼻涕。

「這不就回來了嗎?」她把自己的東西搬進來,「還是說,妳這個代部長當得很愉快,不打算回原本的崗位?」

「不不不不~」淑真慘叫了起來,「我馬上收拾好!」她一跳,隨便找了口紙箱飛快的丟東西,就怕她改變主意。

看她像是有鬼追似的,麗晴捏捏鼻根,「辛苦了,各位。」她向那三位被操個半死的助手道歉,「今天就可以將手上的工作結束,回原單位報到了。

面黃肌瘦的外調助手有人說「阿彌陀佛」,有人說「哈利路亞」,另一個乾脆「謝天」了。

唉,出納暨人事部有這麼難待嗎?

小依和阿葉幫著她收拾東西,興奮的像是搖尾巴的小狗。「歡迎回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

                                                           第四章  尋道

明峰再三叮嚀明琦要直接回家,別惹亂子,卻被明琦白了一眼。

「我怎麼會惹亂?我是柔弱膽怯的美少女欸。」

明峰瞪了她大約五六秒,頹下肩膀。事實上,他這個堂妹更適合當麒麟的弟子,不過他絕對不會推薦給麒麟的。

開玩笑,一個麒麟就天翻地覆日月無光了,再加上明琦…

為了人間百億人口和眾生的安危,他絕對不能幹這種非常驚悚的事情。

「…反正妳直接回家就對了。」

他非常擔心,但實在沒有空將她押回家。不過歷經了這麼多事情…他這個堂妹總該受到一點教訓和警惕了吧?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沒有任何字詞,


能取代
『完結篇』的震撼力


52週的排行榜肯定!


2000
萬瀏覽人次的呼喊盼望!


365
天都要 ---
禁咒師!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0) 人氣()

                                                                              第二部 第五章

第二天,換慕南跟林隆祺約會,麗晴藉口加班,不大放心的等著。直到慕南鬱鬱的走進來,呻吟的倒在沙發上,她才放心了一點點。

「沒打脫他的下巴吧?」擔心了一整晚呢。
「沒有。」慕南沒好氣,「我很克制……我很克制,我已經很克制了!」她以手加額,「老天,我只能說,這傢伙凍不死。擺了一張臭臉想冰死他,他還是一臉花痴相。」厭惡的。

麗晴幫她倒了杯開水。



「你知道他怎樣?他居然想挖角欸!神經病……」
「妳怎麼說?」
「我說,我不可能去,不過他要不要來美意?」她做出掐斷脖子的姿勢,「我一定會把他整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第三章  未來的哀傷

水曜聽著他們一群年輕人認親,含笑著轉去廚房泡茶,讓他們自在點。

「妳怎麼還搞不清楚?」明峰生氣起來,「很簡單嘛,我們是大房,算本家,伯公是四房的分家。清柏叔公?那當然不是爺爺的弟弟啊!那是伯公的弟弟…吼,清柏叔公就是明熠的爺爺啊!」

明琦和明玥望著他,只覺得眼前直冒金星。

「但、但是,明熠堂哥喊爺爺外公欸…」明琦從小就覺得奇怪,為什麼明熠喊爺爺外公,卻不是表哥而是堂哥。

「因為明熠的媽媽是爺爺的姊姊的女兒,只是被爺爺收養了。」明峰耐性的解釋,「明熠的媽媽又嫁給清柏叔公的兒子,後來生了明熠。照族譜來說,是同宗堂兄弟沒錯,但還是得叫爺爺外公…」

兩個女孩張著嘴,眼前已經不是金星,出現了燦爛眩目的銀河。

「懂了沒有?」明峰不放心的追問。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

                                                                               第二部 第四章

一個月後,麗晴看看傳真,頰上的笑渦隱約,拿起內線,「慕南,有妳的,真的從黃氏的手底搶到美其兒的代理權?告訴我,妳用什麼方法讓老美點頭的?」

「又不是不認識,」她那兒正兵荒馬亂,不過聽到好消息,她也抿唇一笑,「采薇是他們的首席娃娃設計師,她畏羞,我跟美其兒打了好些年交道啦,管代理權的金髮小兒要跟我約會無數次,我一次也沒答應……也不過是關鍵時刻,答應他來台北的時候,跟他約會罷了。」

「原來是色誘呀,」麗晴笑開了,「女人的最佳武器喔。」

「光色誘有什麼用。」慕南正色,「要不是妳帶玩具部門和企劃課不眠不休的拿出更誘人的營運計畫和企劃書,加上美意這塊老招牌,美其兒那些老狐狸精似鬼,哄得住他們?我也不過帶著資料去做了兩場簡報,色誘只不過是加分,什麼了不起?」

「沒有妳部內精準的情報,我們肝腦塗在企劃書上有用嗎?再說,不是妳出馬,能夠這麼順利?再加上正好是代理權到期……天時、地利、人和,我們全占盡了。」麗晴艷艷的笑,連旁邊的秘書都看呆了。 

「接下來,是日本?」慕南翻著部屬送上來的資料,沒發現下屬正對著她光麗的戰容流口水。
「是。對付光談社不比美其兒,這是一場硬仗。我們不佔天時地利,要靠人和。一切都拜託妳了。」
「交給我就對了!」她掛上電話,「光談社的資料呢?趕緊傳過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第二章  閃耀

他們喘氣不已。

小五十已經成了一堆碎片,面對著十幾個兇殘、手上刀劍匕首各式兵器,臉孔充滿仇恨的普通人,明峰和明琦的確束手無策。

比起明琦,明峰可能還沒用一些。明琦的父親習武,為了獨生女的安全,也讓她學了些防身。雖然對戰技巧不足,但她面對過不少比人類可怕許多的對手,這讓她很快就進入狀況…但明峰雖然受過的訓練比她還多,面對異族可能很厲害,但面對這群仇家,他是沒辦法的。

沾上血腥的陰暗記憶還在他心裡盤桓不去,他不想再造下殺孽。這讓他更絆手絆腳,但明琦沒有這種顧忌。

他只能和明琦背靠背警戒著,而眾多敵人將他們包圍了。

「你這兇手,納命來!」為首的女子尖叫,「崇家滅門的血債,你別想逃得過…不該出生的魔王!今天我們就要替天行道了!」
「白癡。」明琦立刻反唇相譏,「宰了我們,你們就不是兇手喔?講得那麼好聽,什麼替天行道,妳若真是正義的一方,麻煩妳去報警。私刑好正義嗎?」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第二部 第三章

「哈哈哈哈~~」豪爽的笑聲在薄暮的淡水海邊迴盪,麗晴無奈的睇了這個舊情人一眼,「有什麼好笑的?我一定是瘋了,才願意跟你來冬天的海邊喝西北風。」

「妳呀……」書彥敞開大衣,將兩個人一起裹著,「……妳和慕南感情真好。好到願意替她把流言背在身上。」

「那是意外,好不好?」麗晴啼笑皆非,只露出一雙眼睛,「還有誰比你了解我們的恩怨?不要忘了,為了你,我們兩個人多少年沒講話。」

「真是為了我?」書彥含笑,「妳當真以為慕南喜歡我?」

「你這樣講,對她不公平。」

「她喜歡我,只因為妳喜歡我。」抱著她的腰,「慕南……應該說,她從來沒有喜歡過任何男人。她的能力這麼強,容貌這麼美,心靈卻像高中女生一樣——不喜歡男人的高中女生。都三十好幾了,情竇未開呢。」

麗晴隱隱的笑渦在夜裡閃爍,「不愧是娶過三任老婆的總經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

                                       第一章 希望

曲曲折折、複雜得幾乎像是迷宮般的巷弄,靜靜的咖啡廳藏在轉角,飄出陣陣甜蜜的香味。

偶爾迷路時巧遇的咖啡廳,下次可能怎麼找都找不到。「幻影咖啡廳」的店名和它本身一樣神祕,,果然店如其名。連美豔的老闆和魔性美的點心師傅,都是這股神祕中的一部份。

這家神祕的咖啡廳不知道為什麼,關門關了一陣子。讓好不容易找到的客人愴然若失,但是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悄悄的開了店門。

偶爾闖入的人類不知道,這原不是給人類進來的咖啡廳,而是都城眾生的集散地。不管天上人間,都已經起了巨變,幻影咖啡廳的關與開,都悄悄的透露了凝重的訊息。

但現在的人類,還不知道。

他們只知道,原本美豔的老闆不知去向,只有冷著臉孔的點心師傅站在櫃台,非常不耐煩的問,「要點什麼?」

點心還是充滿了魔性的驚人美味,但是咖啡就…很令人無言。但對著這樣的美少年,人類只會癡迷的吞下去,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喝了些什麼。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第二部 第二章

沒有人應門。她試了試,發現門沒有鎖,逕自開了門進去。

采薇背著她坐在地毯上,長髮蜿蜒於地,戴著耳機,正專注的縫著娃娃的衣服。

好像幾十年的光陰於她無關一般,這樣的情景,又回到無憂無慮的童年。溫柔有耐性的小小采薇,總是幫粗笨不耐煩的麗晴慕南,細心的縫過一件又一件的娃娃衣裳。

向前踏了一步,洶湧的酸楚衝向鼻根,淚盈於睫,許許多多的往事在腦海裡飛馳。


若說慕南是她生來相剋的業障,采薇就是上蒼給予的補償。

從小就相鄰而居,小學到大學都是同班同學。她們這三人組若不是有溫柔的采薇,她和慕南早自相殘殺到老死不相往來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蝴蝶後記

真的好累。
當然啦,寫到這裡,我是鬆口氣,但對許多讀者來說,可能會敲碗……也可能會有讀者不滿,「上邪二」像是岑毓的個人秀,上邪出場沒幾次…

其實當初會想寫「上邪二」,的確是倒楣的兒子來度暑假幾天,我所觸發的焦躁。因為我想到翡翠的孩子,就突然有點坐立難安。

整個「上邪」的設定,當初就有延續到「上邪一」之後,因為當初我寫完「上邪一」,稿件送出去,我還亢奮的睡不著時,其實就想過後面的大綱,自己還吃吃的笑過。但是當初「上邪一」出版,不要說出版社沒有把握,我自己都懷疑這是什麼類型,所以「上邪二」的命運和其他設定集相同,就這麼鎖定在大腦的「抽屜」裡,偶爾拿出來重溫和添枝加葉,但沒有認真去弄完整。


等到確定要寫出「上邪二」的時候,我就有點發愁了。因為這部是岑毓為主角、順便爆上邪身世之謎的大雜燴補遺,我是該不該寫呢……?

曾經想過,乾脆改變設定,讓上邪和翡翠繼續兩人世界好了,但我發現我辦不到。

好吧,那退讓一步。我們不要寫有關魔獸的部分好了,因為沒玩過的讀者會看不懂。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7) 人氣()

                                                                               第二部 第一章

「為什麼妳又恢復這種老小姐的樣子~~~」淑真自從聽了新的人事令之後,已經氣不打一處來了,一看到麗晴還是控著臉戴著她的平光眼鏡,她就想殺人。

「哎呀,我答應天威給他看看以前的我嘛!」她還是好脾氣的,幫著其他人搬資料「所以,當一天就夠了。現在多好,化妝品和治裝費不知道省了多少。」

「不好!一點都不好!」淑真繼續哀號著,「如果是以前的老闆,才不會答應這種鳥事!為什麼我們要接下人事部的工作?為什麼?」

「因為人事部裁撤單位呀,」麗晴閒閒的安撫她的怒氣,「而且,出納課升格了呢,我們現在叫做『出納暨人事部』,不是很好?」從此不用再聽會計部的指揮,真是痛快。 


「哪個部只有四個人!?」淑真幾乎要哭出來,「我們要管整個美意的人事資料、招募、退休、離職、勞健保!而且我們還要繼續出納的工作……啊~~~」

小依和阿葉彼此無奈的相看了一眼,她們已經放棄尖叫的權利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終  曲

距離班長車禍的那個寒假,一年又一個學期過去了。

岑毓常常凝視著班長美麗的眼睛,心底充滿感恩和慶幸。在那個惡夢崩潰的夜晚,班長得回了她的視力。但他心底還是有種淡淡的惶恐和憂慮……

他「劾名」和「劾虛」的能力,不知道是不是過度使用,居然喪失了。連狐影這樣高明的大夫,都說不準是暫時性還是永久性的失去。

這樣,我還能好好的保護班長嗎?

「別擔心啦,」班長像是看穿他的心思,「這跟飛機失事的機率一樣,幾百萬分之一而已。我想不會遭遇到這種事情兩次……一個人的大難也是有配額的。」

哎啊,你看她是多麼可愛,多麼善解人意……

想悄悄吻她細緻的臉龐,冷不防班長蹲下去繫鞋帶,讓他的嘴撞在玻璃窗上,疼得蹲下來,護住腫起來的唇。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第一部 第六章

第二天,麗晴還是穿了一身嚴肅的套裝,帶著她的平光眼鏡,表情淡漠的走進來。

「總經理早。」她主動打招呼,語氣卻這樣冷漠生疏。
 「早。」他無奈的點點頭。

堅持了幾個月,那些美少年死心斷念,也就不再來了。本來麼,不過是些大孩子,在他們青春狂野的生命中,麗晴不過是鮮明的一抹火紅,能堅持幾個月,已經很不得了了。

只是,他們將來若回憶起這個烈火似的美豔女子,會不會有一瞬間的失神?

笑著自己莫名的感傷,他走進辦公室。

年輕的天威不懂這些中年滄桑,他仍然頑固而默默的跟在麗晴後面,中午一定一起吃飯,下班一定等她一起回家。

「你要什麼?孩子?」幾個月後,麗晴無奈而溫柔的問。所有的追求者幾乎都碰了釘子死了心,只有這個傻瓜還跟著。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第六章  迷途重返

按照設定,應該穿過門口,就可以迎戰「男爵」(boss)。但是他們解決守門的四個盔甲骷髏之後,卻詭異的進入一個無數廊門的迷宮。

無數現代化的辦公室、無數儲藏室、無數的樓梯和交錯的走廊。

讓人不舒服的是,這些建築物的牆壁宛如內臟的顏色,還會一起一伏,宛如在呼吸。



「這是什麼鬼?」岑毓撫了撫胳臂上的雞皮疙瘩。
「我們應該逼近核心了。」上邪一路搜索著軍火,「喚名看看。」

他們站在一條長長的走廊上面,一面是噁心的牆壁,另一面是窗戶,可以看到外面蕭索枯黃的景物。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