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四)

滿懷心事的躺了一夜,天亮好不容易朦朧睡著,一到十點又跳了起來。

小心翼翼的進了辦公室,發現綠香像是八手章魚似的忙著接電話和校稿,嘴裡安撫著,眼睛還死盯著電腦螢幕。

「早。」在電話的縫隙,他好不容易跟綠香打了個招呼。
「早。」不到十一點呢!思聰轉性了?他不是不到下午看不到人嗎?
「我想…」思聰小心的吞了口口水,有點想把安全帽戴在頭上,「我想,綠香,公司的帳務還是我管好了。」

綠香盯著他看不到兩秒鐘,他的心跳卻飆過一百三。完了,她要發脾氣了…


「好呀。」綠香把整個檔案夾放出去,還有幾大本的總帳和零用金帳,「喂?我知道顏先生的時間不多…是,是!這都是我們的疏忽,讓我們當面…不不不,這絕對不是我們的本意…不,拜託,請幫我接給顏先生好嗎?喂?喂!」她無奈的掛掉電話。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三)

「綠香!不是不是…美薇,妳不會相信的,綠香的第一本『遺稿』破十刷了哩!我的天哪…上市不到兩個禮拜,金石堂已經進了前十三名,我的天哪…」思聰衝進來興奮的大叫。

綠香只翻了翻白眼,一面沙沙沙沙的寫著字。

「幹嘛?上排行榜還不開心?我可沒去買書唷。」他很清楚同業間的伎倆,許多衝上排行榜的書都是靠銀子砸出來的。大約買個五百本就夠上金石堂了,「這完全是『實力』欸!綠香…呸,美薇,這是我們夢寐以求的事情勒!現在金石堂一下單就是一千本,一千本溜!其他連鎖書店也在搶書,妳該看看總經銷的嘴臉,哇哈哈哈~」

他覺得痛快極了。前任老闆的臉像是吃了大便,剛剛還在總經銷那裡碰了頭,只看見那豬頭鐵青著臉,轉身就出去。總經銷的陳董連正眼也沒瞧他一眼,忙著招呼思聰。

多年的怨氣一起出清。

原以為綠香會跟他一起大笑,沒想到她連甩都不甩,就這樣沙沙的繼續寫她的東西。

「妳在寫啥?遺書?這麼專心?…辭職信!?」他大吃一驚,綠香把信往他眼前一丟,「你對了,我要辭職。你若要接手,我就交接給你。如果不要,我就交接給別人。」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二)

這是個愉快的下午,李巍突然有點後悔。

如果早一點認識就好了,再過幾天,他就得遠赴美國。他是個心地善良的男人,不希望在遠去異國的時候,還在台灣留下哀哀欲絕的女朋友,所以一直很克制自己,不對任何女人動心。

但是綠香動搖了他的決心。或許可以追求她?她也大不了自己幾歲,什麼時代了,還差那幾歲嗎?

他搖搖頭。

「哎呀…」綠香輕輕的說,有點歉意的。連續轟炸人家五六個小時的iMAC 使用法的確有點過火,而他們已經談到 1976 年,史迪夫鄔滋尼亞克和史迪夫嘉柏在車庫裡組裝第一部蘋果電腦了。

「我一定讓你厭煩了?」
「怎麼會?!」這次他真的打翻了冰咖啡,幸好只剩下一些冰塊,災情還不慘重,綠香笑著幫他把冰塊撿起來,用面紙擦了桌子。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一)

聽著電話裡慌慌張張又愛哭的聲音,總把她想得很嬌嫩,應該是剛畢業的小女生,沒用過麥金塔,只會用 PC 工作的那種。只是很好奇這樣的小女生怎麼能夠下定決心,說學就學,還把他電腦下載後都沒玩過的軟體克服得這麼順。

沒想到,居然是這樣一個成熟嫵媚的麗人。穿著規矩的套裝,領口繫著柔軟的白絲巾,柔軟豐滿的身軀像是飽飽含著甜美的水分。

發現李巍呆掉了,綠香對著自己嘆氣。是不是?才多久的光陰,她被思聰折磨得形銷骨立,憔悴的不忍卒睹。瞧,把人家嚇到了不是?她還設法畫了點淡妝才敢出門哩。

兩個人面對面傻笑了一會兒,綠香收斂了笑,「李先生,我們去喝點什麼好嗎?」這麼對著傻笑一個下午也不是辦法。

「當然,當然。」他慌張起來,怎麼看呆過去呢?多麼沒有禮貌!

要進咖啡廳,李巍撞上了還沒打開的玻璃門,好不容易坐定了,他又打翻了水。

「不不不…李先生,天氣有點熱,我們喝冰咖啡吧。」聽到他要點卡布其諾,綠香趕緊按住他的菜單。冰咖啡安全一點,打翻了也不會燙傷。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

第一天上完班,她連睡覺時都輕輕呻吟。

全身酸痛,當她整理完了那堆書,自己的腰都快直不起來了。還有大堆檔案連看都不想看。

「你為什麼不把書都讓總經銷處理?」整理到最後,她的脾氣壞極了。
「總經銷那邊有兩千本,我這裡才一千本欸。全給總經銷處理多不划算呀。我們自己談連鎖通路,獲利比較高,不用讓總經銷再賺一手。」思聰很無辜的聳聳肩,繼續打電話哈啦。

每本書一千本,也就是說,三本書就有三千本。

「你每個月想出幾本書?」她心情更壞了。
「兩本。除了綠香的『遺稿』外,我還打算出別的新秀的書。」他似乎很輕鬆,「你不知道,一個月出一本,對於一個出版社的資金運轉實在太不利了。」

「『遺稿』?一個月一本?」綠香的聲音尖起來,「你當我是誰?一個月可以生一本?」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九)

她突然跳起來,撥了電話給思聰。

「林主編,我是綠香。」

還沒睡醒的思聰,嘴巴倒是醒了,「美薇。綠香墜機死掉了。」

她忍住氣,不跟他發作,「我要去上班。」

「上什麼班?」這下他清醒了,「妳早上五點鐘打來說什麼夢話?妳還有一大堆『遺稿』還沒整理…」
「所以你最好雇用我。」綠香點了根莎邦妮,呼出一口氣,「要不然我就去外面上班。」用力掛上電話。

幾乎是馬上,思聰又打過來,「綠香,妳發什麼瘋?妳好好的寫稿行不行?」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八)

我受夠了!

她衝進林思聰的辦公室,我一定要告訴他,老娘不替他騙人了!這真是個從頭到尾的蠢主意!

一踏進去,發現林主編只恨自己沒長了八隻手,一面對著手機吼,「什麼?紙張要付現?楊老闆,你也拜託,什麼時候紙張要付現…啥?印刷也要付現?你有沒有搞錯呀?你等一下,我接個電話…」一面對著電話大叫,「啥?你們是聯合起來害我是吧?文編要延期?你幫幫忙好不好,想個文案也要延期?啥?反正排版沒時間做…這就是你們接案子的態度嗎?!…」

整個工作室像是核彈廢墟,什麼東西都東倒西歪的在桌上或地板上。她得用跳的,才能到林主編的桌子前面,清了清嗓子,「林主編…」門鈴偏偏這個時候響了,他哀求的看著綠香,嘴巴還吼個不停。

她只好去開門。

「快遞!」塞到她手裡,「一百七十五塊。」回頭望望那個還在奮鬥不休的可憐蟲,她嘆口氣,掏出鈔票。

好不容易林主編掛上電話,半躺在椅子上喘,她把包裹遞過去,「林主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七)

她輕輕咳了一聲,掩飾心裡的慌亂。

「妳說啊!妳到底是誰?我從來沒聽說過妳!」小優兇猛的瞪著她,害綠香頭皮都發麻了,「妳是不是出版社的走狗?連sade姐死掉了都不肯讓她安寧?!」

被這群小女生仇視著,她的頭皮發麻。

「不…我…咳,我,我是Themoon。」慌亂之下,她把另外一個拿來寫詩和評論的分身帳號抬出來,「我和美薇…」笨蛋!妳就是美薇!她在心裡大罵自己,「我正式介紹自己,我是羅美薇,網路的名字是Themoon。我和綠香是很久的老朋友了。她出事前不久由我代理她所有的作品。」又快又急的編了這套謊言,綠香額頭幾乎冒出汗來。



「妳是Themoon?我也是妳的讀者,我是慕容,和妳通過幾封信。」問門的女生上下打量了她一下,「薄暮照荒蕪,夕顏菱花顧?」

自己寫的詩怎會不記得?「沐容翠袖冷,脂褪紅模糊。」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六)

真的什麼都不剩了。

整理好家裡,原本塞得滿滿的斗室,居然變得空空蕩蕩,只有幾件衣服掛在衣櫥裡頭,那還是她帶去醫院的衣服。

其他的…什麼都不剩了。

電話不通,電腦也不見蹤影,好幾套絕版漫畫都被搬光了,連紅樓夢的上半部都不見,只是剩下下集,翻開來,正好到抄家那段。

為了該死的好奇心,我居然落到抄家的地步。

她又哭了起來。一直哭到暮色四合,還意猶未盡的醒鼻子。哭得太專心了,敲門的聲音害她跳得半天高。

沒好氣的開門,一定是該死的主編,「幹嘛!你就不能讓我…」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五)

「妳得參加正音班才行。」思聰不理綠香的反彈,摸著下巴,慎重的考慮著。
「喂!我的國語算很標準了ㄟ!」綠香不太高興的抗議著。
「我知道阿,但是,妳的聲音和余綠香太像了,會引起懷疑的。」

綠香斜眼看著他。廢話,我就是余綠香,聲音怎麼會不像?

「不!從現在開始,你就是羅、美、微。一定要牢牢記住這件事情。聽到沒有?」思聰抓著綠香,大聲的說。

「這就是你對文壇愛侶的態度嗎?」綠香冷冷的說,意外的,看見思聰的脖子上拼命爆起雞皮疙瘩。

哈!

「不要再說了…」他鬆開了綠香,覺得背上一陣寒戰。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四)

老闆發現林思聰居然想跟他買下余綠香的那三本書,心裡頭倒是滿樂的。

就算她第三本賣的好一點兒,但是前面兩本還不是一樣?他根本不看好這個死掉的女人。而且,這個笨蛋主編居然想在經濟嚴重不景氣的時候,出去找死,他也樂得不必付遣散費。

所以,他也很慷慨的開了不高的價格,順便連庫存都五折賣給他。

走出出版社,林思聰大大的深呼吸,胸口充滿了氧氣。

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先抱著腦袋,用力把新聞稿凹出來,還文情並茂的寫了篇「給綠香的最後一封信」。

嗯…雖然有點噁心,但是在這個新聞的熱潮,總要找個切入點。

他第一時間把新聞稿用老爺傳真機全發了,還打電話確定所有大小報社都拿到了傳真稿。然後將全文發到BBS的story連線版。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三)

等綠香進了手術室,林思聰也已經被氣得半癱了。

他點燃了一根煙,卻被護士小姐警告。挖勒…

滿懷心事的走到樓梯間。對於綠香的文筆,他一直很有信心。若不是有信心,不會一連替她出了三本。

但是市場詭譎,他們的小出版社先天不良,封面設計還是老闆娘下去操刀的,你敢說不好看嗎?老闆娘又不支設計費。

但是總經銷很坦白的告訴你不好看,連金石堂都不肯下單。

「這是什麼?寵物書喔?」看著封面放張貓照片的書,進書的小姐很不耐煩,「叫我放哪?寵物?好啦,給你面子,六十本。」

全省金石堂六十幾家,一家鋪一本?何嘉仁更乾脆,十家分店,每家下一本。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

「啥?你說啥?」該死,螢幕和鍵盤都很難清理。她胡亂的抽著面紙。
「綠香,不如妳就乾脆的死了。與其半紅不黑的活著,不如保持現狀。」

綠香瞪著話筒,覺得主編可能最近壓力太大,神智有點不清楚。
 
「我明明活著。主編大人,難不成你叫我自殺去?」
「妳可千萬不要想不開。若是自殺了,以後哪來的『遺稿』呢?」

他要我詐死!這絕對是犯罪。



「這不是犯罪啦,只是一個巧合罷了。我們不過利用這個巧合,達到我們的目的,又沒殺人放火。」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一)
 

火紅的艷光,燃燒了半個寂靜山谷的天空,墜機後的現場,只有一片凌亂和淒慘的景象。

遍地的屍塊和未燃盡的雜物散落,救援隊徒勞無功的尋找生還者。

「沒有生還者。」沈痛的,記者在午夜新聞報導著,背後是熊熊的火光。


「網路女作家    sade   的手袋已經被尋獲,確認了身分…據了解,sade 原名余綠香,此行是為了前往高雄參加她第三本書的新書發表和簽名會,未料卻遭此不幸…」



第二天的晚報,甚至將余綠香草草寫在記事本上的遺書秀出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蝴蝶大人首部半自傳性爆料小說

踢爆出版業的黑暗面!

【網路女作家之死】04 / 22

>> 博客來網路書店 <<

>> 金石堂網路書店 <<


~~ 開放預購 ~~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04/12 口紅
 
每個女人幾乎都會有一隻以上的口紅。雖然現在的我最喜歡的是護唇膏。

但喜愛口紅幾乎紋繡在每個女人的心底,我們喜歡唇膏,喜歡唇上嬌豔欲滴的光澤。

女人往往敗在衣服和化妝品上,尤其是口紅。

雖然現在我的唇已經不適合了,但我還是很喜歡去看專櫃。所以,今天室友說要去找一款正紅色的口紅,我欣然和她去了新光三越。

新光三越一樓是女人的夢想,但也是可怕的銷金窟。但因為打定主意只看口紅,所以也不為所動的逛過去。

標的物是款正紅色的口紅,就是最最純正、毫無雜質的那種紅。這種紅已經完全不流行了,在我年輕的時候,雖然不適合,但我也有一管。所以我完全知道她要的是什麼。

這種紅是女人最深刻的魅惑,在每個女人的靈魂深處蠢蠢欲動。我們都本能的知道這種顏色,但都會去規避,避免被人知道這個秘密。所以,許多號稱正紅色的唇膏,或者偏橘、或者暗沉,就是想規避這個深刻的秘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04 / 11 容顏

我這生最遺憾的就是容貌欠佳這件事情。

當然我也很難過,但容貌父母生成,我又不是可以整容的體質。除了轉世投胎,似乎沒什麼機會了。

但我還是把照片放上交友資料了,或許這可以成為一個很棒的門神,省得讓想找正咩的人徒勞無功。

現在這兒真的成了我寫日記的地方了,這樣也好。

偶爾,我也需要安靜的寫寫東西,不要有人認識我。

或許有一天,我會真正的釋懷,但絕對不是此時此刻。想想我還要為美貌的不可得而傷心流淚十年整,就覺得很厭煩。

如果讓讀者知道,大概會紛紛想辦法安慰我吧?也真辛苦和我共居這麼多年的室友,一直為我加油打氣。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1) 人氣()

                                                            04 / 09 失約

原本今天下午有約會。

之前約過一次,雖然不算非常開心,但也還留著不錯的印象。所以他再約我出去的時候,我答應了。我猜他在台中的生活很寂寞,大約已經沒有對象可約了,所以才約我,不過沒關係,我只是需要約會保持我的決心,好讓我能夠在節食和美麗的道路不至於鬆懈下來。

但昨天深夜我才看到他的信,說他的工作延遲,所以下午的約會取消。

有可能是真的,但也有可能僅是藉口。

不管怎麼樣,我都有種失落和不愉快的感覺。

或許是因為我很重然諾的關係。也或許,我這個深怕麻煩的人在幾天前就做好心理準備。

結果他失約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04/08 國際街小遊
 
之前我住在瑞聯附近時,我就很喜歡國際街。

雖然搬到逢甲附近,還是常常憶念「有一間咖啡廳」。

週末的陽光太好,讓人在家留不住,所以我騎著機車,隨著風,回到這條撒滿陽光的漂亮小街。

但「有一間」我最喜歡的窗邊小座沒有了,讓我有些失落。當然還是很漂亮,但我應該不會進去了。

然而,國際街依舊美麗。各式各樣的小店生氣蓬勃。我一家家逛過去,居然在廣場旁邊的鞋店買到我能穿的黑色高跟涼鞋。這真是意外之喜。對於一個人高馬壯的女子來說,買鞋子真是件困窘的事情。

這雙涼鞋超漂亮的,會讓我一直想去買衣服來搭配。雖然終究沒有買,但在「潘媽媽的店」買了條黑底白繡蝶絲巾。

好幾年沒這樣逛街了。或許,當察覺了青春已去徒留餘芬的時候,我突然不再介意許多事情。我只希望能夠平安的活過這幾個年頭,希望今天比昨天更美麗。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04 / 06 指甲油

一個女人,一定會有指甲油。

當我決定要回歸人類的行列,並且恢復女人身份時,我第一件事情就是跟室友借了透明的指甲由來擦。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沒辦法留長指甲,但我一直覺得女人就是要上指甲油。

欣賞自己顯得容光煥發的指甲,決定出門買第一瓶指甲油,兩年來的第一瓶。

這是一罐藕色的指甲油,擦在指甲上不太顯,卻有種少女般的粉嫩感。為了不辜負這樣美麗的顏色,所以我也小心的保養我的手和腳,即使在女人的身上顯得過大。

但我還是很愛惜。

十個男人可能也沒有一個發現我擦了指甲油,但這種隱性的美麗卻讓我感到自己像個女人。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