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5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五月五,慶端午!
吃龍舟,划粽子! 

 看《應龍祠》配《薄荷王子》!





---- ---- ---- ---- ---- ---- ---- ---- ---- ---- ---- ---- 

 ◤ 屈原同樂會之一 ◢

《禁咒師故事集 1》之 應龍祠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0) 人氣()

tbc之前,獵人之後,我就練了一隻術士。
 
會練術士是因為我對會下毒咒殺的職業特別有興趣,那種緩慢折磨人的感覺…
 
嘿嘿嘿…
 
而且我在傳奇時代就是玩會放毒的道士,而且,玩術士的人口很稀少,馬也很帥,就這樣開始玩了。
 
我討厭打架,所以不知道術士打架很強。我知道被人邀請決鬥煩了,要殺掉對方很容易,但也就這樣。我對DD一直都不太敏感也沒有什麼天賦,術士還是藍胖伴我走天涯…種田的時代,tbc之前,副本術士很卑微,我很安於這種卑微。
 
不過,tbc之後,改掉某些限制,術士突然變強了。debuff的格子增多,dot大幅增加戰力,惡魔怪的加入,讓術士的控場--奴役、放逐--變成幾乎是必要,競技場春風得意,副本也人氣上升。
 
但是我很不快樂。
 
當我牧師玩累了,我就改開術士來放鬆。我認為術士只是取回副本應有攻擊力和控場而已,副本多一個這樣強力場控的隊友不是比較好嗎?但不管是討論區或遊戲,都一片酸言酸語。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3) 人氣()

(文長囉唆又不好笑,請見諒。Orz)
 
我在魔獸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覺得自己像是新手。XD
 
或許是魔獸可以研究可以討論的地方太多,對於一個去年九月(2006年)才加入的人來說,許多資訊都得想辦法在短時間內消化完畢,其實還滿吃力的。
 
不過,因為我在別的遊戲有過補血的經驗,所以小D入手不算難。再加上老好戰友的保護,所以我玩小D的時候多半是用「治療者」的角度切入。
 
用治療者的角度,眼中只有隊友的血條。然而在宛如股市震盪,高潮迭起的眾多血條中找到最該補血、最容易維持隊伍存活的方法,怎樣和其他後勤(牧師、聖騎、小D)配合,觀察其他人的補血和磨合…
 
我覺得,這就是治療者的樂趣。後來我會用非常極端的恢復51點恢復德嘗試,就是想知道小D擔任治療者可以發揮到什麼程度,結果真的還滿有趣的。
 
因為我們伺服器G團風很盛,在小副本不被信任的恢復D到了20人以上的中大型副本,反而有發揮的空間。所以說,我跟的多半是野團。
 
野團最刺激的部份也在這裡:你不知道你隊上的牧師是什麼類型,不知道聖騎或其他小D是什麼類型。在打王之前必須先觀察其他後勤同事,順便也觀察一下DM。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倒不是我放棄了小D,而是為了未來的高階裁縫,我把小術士練到六十,漸漸的發現術士還滿有趣的,也就這樣練下來。而且我的小D洗成純恢復了,想種田實在也有心無力…
 
(遠目)
 
然而這個練好玩的小術士,昨天也跟戰士老友下斯後了。這次他開了賊出來玩,陣容上非常特別的堅強。共計有:
 
看到黑影就開槍的戰士。(拉怪拉不停,讓我們了解到喝水是種奢侈的行為)
閃亮亮主補的保姆聖騎。(對,你沒看錯,我們這支特別的隊伍,主補是聖騎…)
拿到雷德怨念的老友賊。(老友玩賊還是一整個帥氣…)
誤上賊船可憐路人法師。(她孤身去爆塔,最低血量…106,存活!)
 
還有一樣打怪打不痛,魅惑魅錯隻,AE貧弱,主打發糖拉人的無用小術一枚。囧
 
是的,我們不但沒有牧師,主補還是辛苦的聖騎。雖然說打這場的時候我很疲倦,甚至在打鎮長時睡著(噓…),但是我們這種特別的組合,卻也特別的勇猛。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話說笨蛋小德上了六十以後,對一句話很有感觸。
 
「魔獸的人生,六十才開始!」
 
這還真是一點都沒有錯的。等我上了六十,任務都作得差不多了,也開始步入了副本年代。只是我上了六十沒多久,戰士老友因為年關將近,工作非常忙碌,常常要加班,所以往往只有我一個人閒晃。
 
失去了戰士老友的保護,我才開始體會到艾澤拉斯大陸比較真實的一面…在五人副本中,德魯伊是個尷尬的存在。
 
這是個講究快刷的年代,無法提供大量dps和盾的小德,實在很難在五人副本中找到位置。身為一個熱愛小副本的小德來說,碰了幾次壁…我就乖乖扛起我的槌子去西瘟耕黎明聲望了。
 
這一耕,我從友好耕到崇敬,當中沒有幾次是下副本的(除了跟戰士老友出團),幾乎都是在西瘟一號田用無比的根性,洗鍋子,換骨頭碎片,一點一滴的耕到崇敬。
 
戰士老友也盡量擠出時間照顧我,所以我的裝備算是bbssd畢業,不但打過斯坦四十五分鐘,也推倒兩次黑上召喚王,勉強也算是從新手升級到中古新手了。
 
後來戰士老友跟我說,小德的位置不在五人副本,而是在十人以上的中大型副本。若是他不在,又有賞金團招募,不妨去跟看看。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這幾天魔獸維修,所以我作品產量增加不少,只是我睡得也不少,並且有人生乏味的感覺。
 
想想自己到這把年紀,除了抽個煙,工作之餘,既不看電視,前半生也把該看得小說都看得差不多了,基本上,我是個完全沒有樂趣的人。
 
嗯,大概只剩下打打電動這個樂趣。
 
所以這幾天,我真的覺得非常無聊。
 
人一無聊就會開始回憶,尤其對於一個沒睡飽的人來說,寫寫回憶錄似乎是比較容易的,畢竟不用去榨腦漿。
 
在我零零碎碎的旅程,常常提到一個戰士老友。這個戰士老友,我都叫他「葛」,因為他的名字很長。
 
一開始我們是在閃金鎮遇到,大家都在做任務。我很自然而然的幫他放了個腳印,順便補個血,跑兩步,發現他還在掉血,再補。後來他問我任務做到哪。
 
那時我是14小D,他是12小戰。我看看他的等級,覺得多少照顧一下小朋友(?),就說,一起作吧。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我在魔獸生活了一小段時間,處於和他人聲望從「冷淡到中立」的程度。
 
不過像我這麼冷漠的對待他人,還是很意外的交了個戰士朋友。這位朋友是個從美版玩到台版八職皆滿的好人,跟我同樣是很喜歡「史詩伺服器」的人。
 
每天九點到十二點是我們出團解任務的時間,有時候有其他人一起解,有時候只有我們兩個。
 
為什麼這樣例行公事的歷程要寫雜記呢?那是因為今晚過得特別不尋常。
 
今天晚上,我們去了有「廢物的森林」別稱的「費伍德森林」。看別稱就知道,這是個肥嫩可口怪又弱的好地方,除了農夫太多,沒有其他的缺點。
 
事情就在碧火小徑發生了。
 
碧火小徑充滿了薩特外表的惡魔怪,我獵人單練的時候根本是打到想睡。但是今天可能卡到陰,出現了非常令人Orz的情形。
 
正在欺負弱小惡魔的時候,一切看起來很正常。戰士開怪,我替戰士放活身(回春)和癒合,然後變身成大貓下去幫抓。一個奇異的技能跑出來:「導致瘋狂」。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

時光對她的意義幾乎沒有,她是創世之父親手所造,即使是失敗品。在許多美好都消失的艱苦人間,她這個真身可怖的吟遊詩人,依舊彈著月琴,唱著故事。

一路唱到國號漢的中原。現在沒有人稱她吟遊詩人,而是叫她盲歌姬,但她不在意這些稱謂。她是非常古老的生物,古老到親眼見過悲傷夫人和初代,見識過最美和最壞的無數歲月。

她依舊擁有少女般的外表,幾乎籠罩整張臉的蒙首,依舊露出秀氣的下巴和粉嫩的唇。

她就這樣奇裝異服的出現在鄉鎮,唱著讓人動容的美麗故事。她的美麗和故事吸引了一個年輕史官。

「我叫談。」年輕史官心跳得極快,因為她那粉嫩的唇和奇妙卻真實性極高的歷史故事。

微微一笑,「我叫龍史。」

他們很快的成了莫逆,談被這個瀟灑的姑娘吸引住了,甚至神魂顛倒。她幫助談整理史籍,他更因為這個奇異姑娘的博學廣聞而傾慕不已。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1) 人氣()

在世界還很年輕的時候,初代才剛破百歲,列姑射島依舊光輝燦爛,創世者理性尚未棄世。

遙遙和列姑射島相對的,是太始之初--創世者的居處。海潮洶湧,常常捲帶一些奇模怪樣的屍體隨波逐流,肢體不全的散在沙灘上。

這是創世者的殘忍興趣。雖然是這樣偉大的存在,但在精神之母離去之後,他的行徑越來越乖僻荒誕,開始創作一些奇怪的複合生物,然後隨意毀滅、扔進海裡。

但初代卻只是沈默的收埋這些可憐生物,沒有說什麼。對於世界的父親能夠說什麼呢?只能替這些不幸的異形死者祈求冥福罷了。

身為列都管理者,她原本可以遣人來收埋。但她希望為他們作一些什麼,即使只是葬禮。

她將他們集中在一起,海浪輕吻著她繫起裙裾的雪白小腿。正要用炎火超渡這些死者時,屍堆裡伸出一隻佈滿鱗片的手,抓住她的小腿。

皺緊秀眉,她將那隻手的主人拖出來。那是一隻骨碎筋折的可憐生物,有著類似女人的上半身和巨蛇的下半身,但稀疏長著粗糙的肉刺,尖端鋒利的像刀子一樣。

綠色糾結的長髮,瞳孔只是一條線,並且向外突出,鼻子只是兩個洞而已。裂到耳邊的嘴裡長滿鯊魚似的牙。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贈品已於 6 / 6 日統一以郵局包裹寄出,

應該最晚 6 / 10 日前可收到,

請得獎者注意自己家的信箱喔!
        



        ↓ ↓ ↓   金石堂網路書店   ↓ ↓ ↓

                    1. 訂單編號:0110XXXXXX827117 詹惟仁(已收到確認函回覆

                    2. 訂單編號:0110XXXXXX907119 王麗雅(已收到確認函回覆

                    3. 訂單編號:0110XXXXXX357114 許瑛芳(已收到確認函回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她的死嚇到妳,所以妳說什麼要回族理事,甚至『賢慧』的幫我找個漂亮能幹的續弦,對不對?」
「…你幹嘛不娶她呢?她很好。」
「妳是白癡?我只要我的妖怪娘子!哪怕她是個沒用的膽小鬼,不敢替我送終,怕我死在她眼前!」

你怎麼會知道聖獸人妻的心情?

「我是怕啊,我非常非常怕!你怎麼不想想我的心情?」子麟大叫。
「…妳一生都像小孩子,幾千年了都長不大!妳習慣的人事物就不想放棄害怕別離!妳做什麼怕?反正妳是為了族人才嫁給我,我死了妳不就自由了?妳怎麼不往好的地方想,就這樣把我一扔了事?妳知不知道妳走了以後我過的是怎樣狗一樣的日子!?」




子麟怔怔的望著他,一股傷心和憤怒湧了上來。這混帳老公,殺千刀的。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9) 人氣()

他一直很愛他的妖怪娘子。雖然她家務一竅不通,雖然她總是嬌懶得很,雖然她老愛闖禍。特別愛整為富不仁的富人和地痞流氓,甚至整到貪官汙吏去。

但他一直,非常非常愛她。就算她連醬醋都不會分,燒了條酸斷腸子的紅燒魚,然後哭得像是世界末日,他還是乖乖的吃下去。

他愛她的坦率和誠實,她的正義感和小小的使壞。家徒四壁,她笑嘻嘻的採山菜,努力洗著老洗破的衣服;他當了官,有了錢,她還是笑嘻嘻的爬到樹上採桑葚,剪著可愛的窗紙。

富貴和貧窮都相同,他那豁達的妖怪娘子。

所以他才介意,特別介意。

春寒更深。連他都有點冷侵侵起來。在風地裡哭,明天她一定會鬧頭疼。

「…別哭了行不行?外面人家傳,麒麟族長多英明果斷,不讓鬚眉,流血不流淚。他們是不是看到妳的影分身啊?這不實的謠言到底是誰傳的?…」

「我在外頭硬挺,打落牙齒和血吞,在自己老公面前哭不得?要你管要你管要你管?」她哇的一聲,乾脆嚎啕起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雨漸深,春寒越發迫人。一曲終了,甄進看著子麟一身單薄,悶了起來。

「…下官也該去忙了,族長請回吧。」回去多穿幾件衣服,千百年來,愛美不怕死的性子都不改,到底是怎樣?

子麟沒好氣的回嘴,「你要忙什麼?今天你排休。」

甄進一時語塞。「…族長大人也該有自己的事情忙吧?」

「今日我排休。」子麟乾脆的回答。
「哼。」甄進冷笑一聲,自言自語,「妳也捨得排休是吧?妳不心底唯有你們麒麟族方是大事,一切都可以放諸腦後?妳也捨得放下一時半刻?」

「我就知道。」子麟冷哼,「你惱我這幾千年,橫豎就是吃我看族裡比看你重的醋罷了。」
「鬼扯什麼?」甄進耳上一抹惱紅,「我甄進乃頂天立地的大丈夫,兄弟如手足,妻妾如衣服。我會為了衣服惱怒?笑話啊笑話。」

「誰穿我衣服,我砍他手足,是不是啊?」子麟一瞪眼,「慢說『穿衣服』,別人跟我近些說話你都惱怒。奎宿半開玩笑的跟我求婚,你把人家奎宿怎麼了?打得跟個爛豬頭一樣!你會被踢到雲府這個黑單位,還不就為了這個『私加械鬥』?若不是雷部老大盡力罩著…」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2) 人氣()

越來越悶。子麟原是閒不住的人,這樣冷戰似的沈默,她老是投降的那一個。

「…老公,夠了沒有?你嘔了我幾千年了,還不解氣麼?」她半飄半飛的坐在空中,滿臉愁容。
「下官只娶過一次妻,拙荊還是個妖怪。不但是妖怪,還是醬醋不分的糊塗妖怪娘子。」甄進冷冷的望她一眼,「下官哪高攀得起聖獸的門第。」

子麟的臉孔紅了起來,由羞轉怒。「嫁給你的時候,就告訴你我不善家務了,不過燒壞條紅燒魚,你就記得那麼久!」

「哼。」甄進目不斜視的削竹子。「平生也只吃過那麼條酸斷腸子的紅燒魚。」
「誰讓醬醋顏色那麼像?」子麟豎起柳眉,「給你銀子去雇人,你偏動也不動!若是雇個廚娘…」
「那是庫銀!上面還有官印!想害我吃牢飯也不是這麼著的,要妳還回去,妳居然說妳懶!讓我擔驚受怕的埋在後院,我為官二十年,沒因這贓銀丟腦袋真是老天爺保佑,妳這個迷糊蟲、惹禍精…」
「現在又不是『下官』啦?」子麟扁了扁嘴。

甄進瞪了她一會兒,順了順氣,繼續削竹子。「下官僭越了。」他削了一會兒,「卑職說的是我那糊塗又迷糊,惹禍比吃飯還容易的妖怪娘子,不是族長您。」

妖你媽啦!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9) 人氣()

濛濛春雨。她張開美麗的眸子,凝視著檐下的點點滴滴。竹林哀淒的低吟,晨寒料峭,讓她很不想起床。

但今天,可是要探他呢。

挽了挽青絲,她自己溫湯洗臉。雖然說,她乃是一族族長,麒麟之首。但她從來不許自己驕奢慣縱,擺出一副驕傲臉孔。

不過就是個虛名兒,又比誰多個眼睛多幾隻胳臂?難道是扛過天縫過地、翻江倒海做了什麼大事業來?既然都沒有,憑什麼別人要這麼服侍著自個兒,難不成自己沒手腳麼?

因為她這麼著,所以族裡的貴女也不敢拿翹。在動不動侍女三千的天界,麒麟一族意外的樸素低調,也因此避開很多禍事。

但一開始,子麟是沒想那麼多的。她只是閒不住,沒辦法使喚人罷了。

梳妝完畢,她攬鏡自照。雖說不是多麼出色的人品,也將就看得過去了。
當然下了凡人類會驚為天人 -- 這不是廢話,她就是個天人,還是隻麒麟呢。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1) 人氣()

最近二館正在如火如荼的連載〈應龍祠〉,

沒想到這兩天,小編就從新聞上看到這則消息,

難道,還有其他應龍子嗣?

----- ----- ----- ----- ----- ----- ----- ----- ----- -----

湖北池塘八萬立方公尺蓄水  五小時神祕消失

中廣新聞網【2008/05/11 23:56 報導 】  
http://www.bcc.com.tw/news/newsview.asp?cde=682170 


大陸「湖北省」「恩施市」「白果鄉」一個叫「觀音塘」的池塘,大約八萬立方公尺的蓄水,在五小時之內突然消失,而且這種事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當地村民嘖嘖稱奇,也希望有專家能夠解謎。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靜彤低頭看著一封信。這是她那瀟灑的孩子用紙鶴寄來的。他說他的修業告一段落,暫別祖父,想自己遊歷一段日子,順便協助紅十字會的作業,打打工。

明峰爸爸會氣死,他一直不准龍琬喊他爺爺的。

她依舊保持著少女的模樣。飲食玉膏和生育應龍,徹底改變同時喚醒了她稀薄的龍族血緣。她比一般人類長壽許多,也一直保持著年輕的模樣。

一開始,的確惶恐過。但龍環沒有丟下她,她也不能丟下龍環。

災變前居住在繁華的列姑射,她也曾經憂心煩惱過,龍環接觸了五光十色的人世,會不會因此染上繁複,並且發現更醉人、更原型的情人。

但她錯估了身為聖獸的他,含蓄而雋永的深情。

他們一直過著安靜的日子,從災變前到災變後。災變時,龍琬還小,他們實在不忍心拋撇他而去,所以沒去填地維。

但明峰看到他們時又哭又笑,不禁暗暗感到這樣的決定是對的。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4) 人氣()

父親。

寂然不動的龍環嗆咳一聲,流出眼淚,睜開眼睛。映入他眼中的是靜彤臉上潸然的淚,她放聲大哭宛如嬰孩。

龍吟不絕。

他轉頭看著鼓琴的青年,眼底有著困惑和了然。

將他從死亡深淵拖出來的,就是這青年吧?但他明明是個人類,為什麼身有逝去已久的父親遺物。

那是可以號令天下鱗蟲的如意寶珠。

「你是…」他的眼中充滿迷惘。

青年停了琴聲,亂搖著手,「我叫宋明峰。你可別叫我爸爸,我沒那麼老。」明峰不太好意思的搔了搔頭,「但你爸爸的確要我照看你們。」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9) 人氣()

他們在離應龍村很遠的岸邊降落,英俊輕輕放下兩個可憐的人,然後落地化身成美少女。

這些年她的能力穩定很多,已經不再是蛇髮了。

靜彤這才從渾渾噩噩中稍微清醒過來,呆呆的望了望妖鳥變成的少女,和那個從急流中將他們拉出來的青年。

但這一切,對她都沒有意義。她爬到氣絕的龍環身邊,抱著他冰冷的身體。

往下看,自己的心好像沒有了。只有一個黑漆漆的大洞,什麼都沒有。

龍環死了。他死了。她的心靈整個痲痹,完全拒絕面對所有現實。只是緊緊抱住龍環,將臉貼在他水溼的頰上。

那個青年要碰龍環,她瑟縮的抱緊,露出怨毒的目光。「別碰他。」

「讓我看一下。」青年眼中有種悲憫的溫柔,「未必沒有希望。」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7) 人氣()

                                                           第五章 蕩漾

一個年輕人,搔著頭,在應龍祠外走來走去。

在這個封閉的村莊,外人是種令人討厭的存在,來往的村民不免對他投下疑惑或厭惡的眼光,他很無奈,但也只能視而不見。

外觀上來說,他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眼睛清亮,擁有一種如水的親和力。他並不亮眼,卻有著非常強大的存在感。如果仔細觀察他,又會覺得眼神中的清亮,似乎書寫了過多的歲月。

他叫做宋明峰,是當世禁咒師的弟子。因為某種緣故,他受託來尋找應龍族的少主,最後尋到這個村落,卻沒有任何線索。

我不是偵探的料子。他有些氣悶。偵探小說的主角多麼厲害,光用聞的就可以聞出有力的線索,他使盡力氣卻只讓村民不客氣的拿出掃把。

當偵探也是需要才能的。他嘆了口氣。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6)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