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不要再想下去了。她掩住自己的臉,試圖讓自己睡著。

然後她聽到小石子打著玻璃窗的聲音。探頭出去看,聖在對她微笑,示意她下來。

快一點多了。他找我做什麼?更何況...我不想再看到別人眼中的惋惜了。而且他不是說,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他早拒絕我了。

但十三夜看到他撿起一塊足以砸破玻璃窗的石頭,很快的改變主意,匆匆跑下樓。她可不想驚動沈睡的其他人。

「什麼事?」她匆匆穿上外套,底下還是白睡袍。
「我看妳翻來覆去,大概睡不著。」他空出臂彎,「去散散步?」
 

十三夜狐疑的打量他,但還是輕輕搭上他的臂彎。「...好。」
她恨自己這樣沒用。掙扎了一會兒,「我相信你找得到別人散步吧?很多人都遲睡。」

「但我想跟妳去散步。」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獵殺未來

他們沈默而堅持的追獵就此開始了。

這不是個容易達成的目標,畢竟他們面對的是創世者的創造物,幾乎可以視為古聖神的預言者。

這大約比弒神還嚴重多了--僅次於跟創世者挑戰。

而且「未來之書」的智慧超乎任何人的想像。這個千變萬化的預言者躲避著他們的追獵,並且在很短的時間,讓他們四面楚歌。

他倒是個優秀的煽動家。麒麟想。若不是他們熟悉地維到像是自己的一部份,往往可以從地維脫逃,不知道被紅十字會和吸血族夾殺多少次了。

但是越危險,麒麟越起勁。原本她這些年致力於修補地維,吞噬過多的「無」,讓她的情感也漸漸隨著吞噬和轉換的過程一點一滴的流失。但吸血族扛下了修補地維的工作,情感流失趨緩,極度危險的刺激下,她的情感又因此復甦,越來越像全盛期的她。

在這種命懸一線的狀況下,她不但越來越愛欺負明峰,還越喜歡往危險的地方鑽...比方說,吸血族的各個實驗中心。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不知道這樣安穩的日子還可以維持多久。一面修復破碎的古書,十三夜靜靜的想。

現在別人叫她本名反而會讓她驚愕的想了一下,這裡的人都跟聖一樣喊她十三夜。說真的,這比本名還讓她自在多了。

王琬琮的人生早就結束了,但十三夜的人生,才剛開始而已。

雖然也是不怎麼平靜的人生,不過,來到這裡,她已經覺得好像天堂般了。

來到圖書分部,已經兩個月了。原本以為這就是個大圖書館,結果和她的想像有些不同。這群學者和天啟者,真正想做的卻不只如此。

正確的說,各個語言區都成立了圖書分部,但他們在嘗試著分類出正確、簡明、一套容易學習的術法學習教育。系統而邏輯性的,宛如學校教育一樣。

所以他們現在就是在設法將術法分門別類,做學校教育前的教材庫。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說罷。妳特別請了彌賽亞來開道,又說想終結這種殘酷的宿命。我想妳有什麼麼惹滔天大禍的主意吧?」夫人語氣顯得溫和多了。

麒麟偏了偏頭,「夫人,斬草要除根。妳我都明白,讓彌賽亞去結地維只是暫緩,末日還是在那裡虎視眈眈。」

夫人顰起秀氣的眉,點了點頭。

「若把『末日』的結局取消呢?」麒麟注視著夫人。
「不可能。」夫人馬上否決,「創世者將末日寫進未來之書,就註定這個結局不可更改...」
「那就把末日之書燒了不就結了?」麒麟倔強的挺直背。

夫人驚呆了,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

燒掉末日之書?她在動什麼褻瀆的念頭...燒掉創世者的劇本?!

......但為什麼不可以?她為什麼沒想到這點?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自癒

他們暫時在圖書分部安頓下來,聖不覺得是長久之計,但水曜很堅決,他也就順從了這個母親般的師傅。

「但我們會牽累妳。」他非常不安。
「孩子,我在未來之書銷毀時,就該死了。」水曜很平靜,「我修仙沒有成功,這方面我還不如明玥。我還活著是因為被未來之書侵蝕太久,反而獲得不該有的壽命...你也知道我是活受罪。我想一定還有什麼是我該活到現在的緣故。我想,冥冥之中的確各有註定。」

「師傅,妳的病會好的。」聖皺緊眉。

水曜沒回答,只是輕輕的笑。「安心住下來吧,我已經設法和明峰聯繫了。他多少會賣我一點面子。」

「...只指望一個首領來解決問題,不是組織應該有的常態。」
「你不能太苛求。」水曜閉上眼睛,「要先人治才能適當的過渡到法治。一切都需要時間,紅十字會也不例外。」

這段歲月對聖和十三夜來說,都是非常珍貴的平靜。浸淫在知識與圖書中,十三夜顯得非常快樂。她甚至參與古籍修復的工作,而且學得很快。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明月當空,將窗櫺清清楚楚的映在地板上,像是另一個世界的門戶。

雖然說,跟麒麟住在一起這樣久了,明峰還是瞠目看著月影下的窗,悄悄開啟。

他抬頭瞪著緊閉的窗戶,又瞧著月影凝聚卻開啟的窗。

麒麟聳聳肩,想要跨進去,卻發現她被擋在外面。哎啊...夫人不喜歡她...或說,不承認她的血緣。

但明峰已經跨進大門了。

「夫人,別這樣。」麒麟喃喃著,「我也曾經是人類--現在依舊是。」

她開始獻歌。

「... just want to live while I'm alive.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隨著明玥穿越廣闊的長廊,十三夜忐忑的走入靜修室。明玥和聖的師傅,擁有堅強意志的女人,甚至在廢墟中,堅強的重建知識庫的老師。她應該力量強大、有著鋼鐵般的意志,和凌厲的眼神。

但她只看到一個半躺在床上,瘦得可憐的女子。一個蒼老卻美麗,幾乎油盡燈枯的婦人。

「孩子,走近一點。」她聲音溫柔,「我已經看不太見了。」

十三夜走近些,怯怯的向她行禮。



「吃了很多苦頭吧?孩子。」她笑,卻有更多的悲戚。「不過是遺傳和基因的惡作劇,妳卻身不由己走上充滿災難的道路,背負妳並不想背負的命運。很沈重,對嗎?」

淚水迅速的湧了出來,十三夜覺得一陣陣的戰慄。只一眼,她就被看穿了。

「不,我不是看穿妳。」水曜笑起來,「聖告訴了我一些事情,我只是合理推斷。應該是聖觀察入微,對嗎?聖?」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無法停止的永恆哀傷

「...你國小真的有畢業嗎?!」沈寂已久的中興新村傳出麒麟的怒吼,「感情,把感情放進去!媽的我是叫你寫奏章不是寫訃文!你要不要結語來個嗚呼哀哉尚饗?還是臨表涕泣不知所云?重寫!」

滿頭大汗的明峰兩眼滿是血絲,他已經熬了一整夜,還寫不出讓麒麟滿意的奏章。「...我擅長畫符不擅長寫文章!」他氣急敗壞,「不然妳寫!」

「我可以寫會叫你寫嗎?」麒麟越看越氣,「難怪你到現在沒交到任何女朋友!羅紗真是太善良了,才會接受你這肚子沒半點墨水的文痴!當做寫情書啊!你不要跟我說你沒寫過情書?活該你一生打光棍!」

「...喂!幹嘛人身攻擊啊?」明峰也火了,「我這麼正直的人怎麼會寫騙人的情書?誰像妳啊?」
「有膽你再說一次!」
「說就說,怕妳啊?」

看他們越吵離題越遠,送牛奶進來的蕙娘啞口片刻,「...主子,小明峰大概是對悲傷夫人很陌生,所以才寫不出來。要寫情書...我是說,要寫奏章,也得讓他了解悲傷夫人是怎樣的古聖神哪...」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疼痛略略降低,她比較能夠冷靜下來思考。

很早以前,她就知道跟別人的認知不同。別人可能看見鏡子的形狀就知道那是鏡子,但她必須翻譯成「鏡子」這個詞才能夠真正了解。替她做評估的醫生擔心過她嚴重缺乏的圖像能力,但她一直活得很自在。因為她這種轉譯工作比普通人的圖像辨識還快好幾百倍。

直到妹喜取走她操控文字的能力。重返人世,她覺得自己活得像是個盲人,卻無法告訴別人這種痛楚。她唯一能做的事情是保姆,因為那些都還可以靠過往轉譯過的記憶來執行。

走出社區她就「瞎」了。因為她無法分辨街道的不同處、不能分辨方向,甚至左右。當然也無法操控以母語為基礎的文字。

但...母語以外呢?如果她能夠用第二語言打開通道,她能不能用第二語言來操控文字?

她低頭,拼命回憶幾乎忘個精光的英文,並且結結巴巴的用英文思考。原本沒有意義的水滴、星門,突然浮現了熟悉的文字,雖然她大半都看不懂。

試著在無數陌生的單字中跋涉,她遲疑的選了一個星門,精疲力盡的游了進去。

她抱著聖掉進了水裡。水不深,她微微抬頭,看到一串串的水珠在陽光下跳躍。是個噴泉,對嗎?但這是人工建築物,而她還沒恢復人形。但她已經無力動彈了,只能將聖保護在身下,托著他的頭。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但創世者的惡質,卻讓這一切有個緩衝。」麒麟淡淡的笑,「不知道是程式出差錯,還是創世者設定『未來之書』有人工智慧的功能...總之,『未來之書』有了自己的意志,用他的方法在阻止末日來臨。他找上了吸血族...開始鑽『末日條件』的漏洞。」

陷入自己的冥思,麒麟久久沒有說話。明峰思前想後,越發悲從中來。似乎他們的努力都是白費的,而這世界居然用少數無辜者的血祭才能維繫下去。

這樣真的是對的?這樣的世界真的應該存在?

「但我不認為他們會成功。」打破窒息般的沈默,麒麟笑了起來。「不是純血人類就是彌賽亞,哪怕是從你的血中出生。『未來之書』並非全知全能,這就是最弔詭的地方。明峰,不要試圖去救那些失去魂魄的孩子。他們已經死了,在魂魄被抽離的那一刻,已經死亡,肉體安埋在哪裡都一樣。復仇是小孩子才會幹的事情...」

她惡意的咧嘴,「不過我保證吸血族再也無法播弄出『彌賽亞』。」她好整以暇的交疊雙手,「畢竟我已經交遞了辭職書。」

明峰凝視著師傅很久很久,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覺得麒麟這樣美麗,美麗而強大。


這一天,是人間發生巨變的一天。在明峰閱讀到未來之書時,全世界的人也一起夢讀了絕望的未來。原本和吸血族爭執不休的各國,通通妥協了。

這一天,吸血族從歷史的陰影和傳說中走了出來,驕傲的站在陽光下。這一天,人類安穩的表世界破裂,安詳的假象破碎。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逃亡

他從來都不喜歡妖化。

即使生命受到嚴重威脅,他還是討厭這種感覺。即使在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墮落到深淵的那段歲月,他也不曾妖化過。

直到他重回紅十字會,才嘗試著探索自己的能力。或許,他深愛的人差點死在自己懷裡,成為一個非常恐怖的記憶。那時的他渴求更多知識和力量,即使是來自他最厭惡的血緣。

結果真是糟透了。妖化後的特裔通常心性都有點改變,但他簡直像是換了另一個殘暴而可怕的人格。他幾乎毀了整個實驗室,還是特機二課全體出動才制服他。

也是因為這個慘痛的教訓才讓他堅決的請調到特機二課,萬一出了意外,他的同事才有機會制止他。

曾經深深忌憚迴避的天賦,現在卻唯恐不夠強,他也不禁苦笑。大約有十分鐘的時間。可以維持妖化的力量,又不失去理智。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他才剛進入紅十字會災難處理小組的總部,就被「請」到會客廳,失去行動自由。

「...為什麼?」他變色了,「將我關起來是什麼意思?」

看守他的警衛充滿歉意,「宋先生,不是關起來。這是會長的意思,她想要單獨見您,但她現在正在開重要的會議,一時走不開。請您在此等候...」

「我不要在這裡等候。」他幾乎跳起來,「我有重要的情報要報告!我不要見會長,先讓我去見部長!不然請部長過來...如果你們堅持不讓我出去的話。該死的,這是很緊急的事情!」

「部長也在會議中。」警衛迴避著他的眼光,「請您安心在此等候,有什麼需要告訴我們就行了。」
「我需要行動上的自由!」明峰吼了起來。
「別為難我們,宋先生。」警衛道了歉,一左一右的守在門口。

忿忿的想要走出去,他們居然掏出手槍和電擊棒。「別讓我們為難。我們也不想這樣做。」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帶著十三夜平安的躲開追蹤。這對他來說輕而易舉。他對紅十字會太熟悉,更何況,這些追蹤的術法和儀器多半都來自他部門的草創或改良。

大災變中,犧牲了許多人類或眾生的前輩或高人,術法上產生了嚴重的斷層。重建的紅十字會成員普遍都很有勇氣和決心,但都過分年輕,修行和歷練都嚴重不足,要對抗疫病和災難都不夠。

沒有時間緩慢的修煉,和科技結合的術法因此產生,尤其是特裔的表現特別傑出。比方咬進子彈的驅邪符文、種進靈魂的符陣、追蹤冰符等等,許多都出自特機諸課的手底,尤其是二課。

這就是為什麼特機二課會有諸多設備精良的私有實驗室,和每個組員幾乎都能任意研究的緣故。

但或許,聖在內心深處,並不完全相信紅十字會。他不介意犧牲,但他介意為了無聊的鬥爭或私心犧牲。所以他會刻意記住這些儀器或符法的漏洞,除了自己的劍,他不曾使用過其他儀器來加強自身的實力。

種族歧視不是那麼容易消滅的,特裔和裔總要忍受普通人類的懷疑眼光。隨著表裡界限的破裂,災變至今四十年,零星的衝突和私刑沒有消滅過。

早晚會爆發的。現在是有紅十字會鎮壓,還有個疫病的嚴重威脅。若疫病徹底消滅,他們這些特裔...若是又從紅十字會開始...

他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瞥了一眼氣喘吁吁的十三夜,更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在她身上。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次大戰結束後不久,吸血族突然得到「天啟」。

他們人口雖然說不多,但也有十來萬左右,這麼多人卻在同個時間點閱讀了未來之書,看到相同的末日和知道了末日條件。

這讓吸血族驚恐起來,開了一次史無前例的龐大會議,最後擬定了一個接近完美的「彌賽亞」計畫。

這個計畫若成功,不但可以將危機變成轉機,還可以讓驕傲的天界和顢頇的魔界臣服在他們面前,並且可以順理成章的成為人間的統治者。

「末日危機」在漫長的歷史中已經發生許多次,都因為條件不足而延緩毀滅的時刻。之所以會條件不足,往往是因為「彌賽亞」的介入。

彌賽亞通常是極其稀有的純血人類,而在二戰之後,吸血族已經掌握了許多基因的祕密了。

他們開始大膽的試圖製造人工的「彌賽亞」,在無數失敗之後,終於取得了基本的成功。最少他們已經可以製造出純血人類。

因為他們取得真正彌賽亞的血液,讓原本停滯的實驗獲得重大突破。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

他們滾成一團,壓壞了一張茶几,揚起了半天灰塵,兩個人咳個不停。

撐起手臂,聖壓在十三夜的身上,正好面對面。她張惶的將臉一轉,「...別看我。」

她的臉都是血。猙獰妖化的副作用太大,要恢復也需要一點時間...更何況她又被麒麟刺激到了。

十三夜只對「無」開啟防護系統。曾經身為禁咒師,終止末日的麒麟,恐怕遭逢了比死還可怕的命運...

成為無,或者是無的眷族。

聖站起來,拾起掉落的劍,插回腰間的劍鞘。四下張望,他認出來了。這是嘉南戰爭的一個廢棄工作站。他和柏人、阿默,就是在這裡被伏擊。看起來政府經費很不足,到現在還不能好好清理戰場。

「妳有我的e-mail,也有我的手機號碼。」聖嘆息,「妳為什麼不向我求救?」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所以,當吸血族的瑪麗擦乾眼淚,不捨的將遺體35的遺體送入焚化爐時,意外現桌子閃閃發光。

疑惑的,她湊過去看,發現是幾行用水寫成的文字。等她看完,立刻伸手將字抹去,心跳得極快,背脊一片冷汗。

有人類入侵這個防護周密的實驗室!甚至大膽的留下訊息,想跟她見個面。

這太誇張了,真的。

她該將這件事情告訴羅伯特,讓守衛去揪出他們...

但是,她雙手沾惹人類的血腥還不夠嗎?望著自己白淨的手,她在發呆。

她的父親算是年輕一輩的吸血族,到人間的時候還不到百歲。他很快的被人類的溫和自由所吸引...相較於吸血族殘虐嚴厲的社會規範,人類顯得特別溫柔、包容。

帶著新婚妻子,這個年輕的學者自告奮勇的往「蠻族」的社會收集資料,興奮的融入人類的社會。他也很少有的在人間生下純血的吸血族。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文字

十三夜的目光有著憂傷和痛苦,一點點憤怒,一點點的自卑。

想問的問題太多,想說的話,也太多。

但時間地點都不對,聖只想趕緊將她帶去安全的地方,雖然他也不知道有什麼地方是安全的。

總之,絕對不是這裡。

「走吧。」他呼出一口氣,「有什麼話...」然後停住了。

恐怕走不了了。如潮水般的呼吸聲,這樣規律,宛如一人。他劃破手腕,將血揮灑在牆上,形成一個奇異的圖案。

「靠著牆站著。若是牆壁破裂...」他頓了一下,「逃出去。」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帶著鐐銬的救世主(續)

這廣大如運動場的電梯是透明的。他伸手去摸,發現他們在一個極大的、玻璃管狀的通道,外面是花崗岩,地板通透的看到得極深的地下,看久了會腿軟。

看不出使用什麼動力,並沒有機械在上或下支撐。他對吸血族的科技有了更擔憂的認識。

電梯不斷的往下沈去。

很久以後,明峰才知道,他誤入了吸血族最隱密、最重要的實驗室。這個實驗室是吸血族當中最大的祕密。從十八世紀開始,他們從西方人類那兒學到了煉金術的概念,自行發展,終究要開花結果。

這個時候,明峰還不知道。

吸血族自從被魔界放逐之後,懷著深切的怨怒生存在人間。他們為了生存做了許多努力,卻還是走向日漸凋零,出生率幾乎是零的末路。

近萬年來,他們一直沒有放棄過各式各樣的實驗,但直到人類的煉金術才讓他們原本絕望的未來出現一線曙光。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液體的分析報告出來了,他張大眼睛。轉頭看著容器內的無蟲,在重複的攻擊和防禦中,無蟲被消滅殆盡了。

但深刻的恐懼抓住了他。這份報告...到底可以交給誰?他隱約知道林靖和柏人的意思,但他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不用倚賴天賦,可以消滅無蟲的兵器。

他將容器摧毀,若無其事的走出實驗室。

一郎和駟貝看到他都瞪大了眼睛。「老天,你居然可以活著走出來!」

聖聳聳肩,「累死了,我要回家洗澡刮鬍子。若有人來問報告,就說我把報告e-mail出去了。」

「...我沒看到啊。」駟貝翻著檔案。
「網路好像有點慢。」聖揮揮手,「你們先查一下網路吧。」他走了出去。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但兩個禮拜後,信符卻意外的啟動了。他的左眼瞬間火紅,透過信符的傳像,除了血和屍體,他什麼也沒看到。

滿頭大汗的,他站起來。

此刻他和英俊正在開羅,紅十字會的非洲分部正在開會。他霍然站起來,驚嚇到所有與會人員。

「抱歉,我不舒服!」他吼著,「英俊!」他立刻打開窗戶,跳了出去。

整個會場靜悄悄的,正在做簡報的幹員,手裡的螢光筆凝在半空中。

「…這裡是二十三樓欸。」


明峰顧不得那些騷動,伏在英俊的背上,化身為姑獲鳥的英俊轉過頭,滿眼困惑。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