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妖異奇談抄》、《禁咒師》後的傳承故事!

Seba 蝴蝶暌違200天的嘔心力作!

歿世後的列姑射新章 - 歿世錄 Ⅲ

 

 

「O Freunde, nicht diese Töne!
Sondern laßt uns angenehmere: anstimmen
und freudenvollere.」

在這陰沈混亂,血腥的歿世,為什麼要用這首歌安慰亡者呢?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7) 人氣()

  

【博客來網路書店】將寄發中獎通知信給以上讀者,

贈品亦將於近日內以掛號包裹寄出,恭喜中獎的讀者。

----- ----- ----- ----- ----- -----

⊙ 小編小小說:

另,為配合《光與闇的邂逅》- 魔獸小說出版及贈品發送,
我們特別在「魔獸世界」的暗影之月伺服器,
開設了一個小小的蝴蝶同好公會 - 列姑射的子民。(聯盟方)


‧ 本公會基於一個與遊戲無關的理由而成立,那就是對「蝶大故事」的支持。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寂寞是海。
我們是海洋裡一隻隻的熱帶魚。
鮮豔,但是沒有體溫。即使相擁也沒有體溫。
隔著兩重玻璃互望,氣泡的聲音讓寂靜更寂靜。
這是最安全的距離。
寂寞卻美麗。

【2008 再版序】

2002年十一月十七日,一個默默無名的 id,tearsforfear 在「貓咪樂園 bbs」第一次發表作品《有一間咖啡廳》。

當這部在小說版開始連載的時候,我就開始接到許多詢問和猜測,當時的 蝴蝶seba 還在寫言情小說,和孤僻寒冷的 tearsforfear 似乎有種曖昧的相似卻又不盡相同。

面對這些疑問,我總是一笑置之,並且閃爍其詞。之後有一間咖啡廳第一次出版時,掛的作者名字是苗萃芬,更讓真相顯得撲朔迷離。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歿終

許多人都悲觀的說,「歿世來臨」,但明峰卻不這麼認為。

這可是古聖神犧牲自己當祭品,無數生靈讓自己成為地維的一部份,甚至麒麟生死不明才搶救下來的人間。

再怎麼殘破不堪,再怎麼陰沈混亂,只要還存在,就有希望。

而且,因為人間頑強的有了脆弱的新地維,所以魔界雖然封關自守,依舊還保持大部分的完整。而原本以為會崩潰的天界,也因為人間這種盲目勇氣的激勵,居然保住了。

禁不起任何的摧殘,神魔兩界都徹底摧毀了往人間的通道。

三界保持音訊,居然是透過無線網路,有些時候,明峰也會感到啼笑皆非。

狐影被卡在天界回不來,常常寄e-mail跟明峰抱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3) 人氣()

創世之父的實驗沒有失敗,但他太心急了。他的創造物需要時間才能完熟,甚至在人類或眾生的血緣中焠鍊過。

她會歸來,而且不會只有一個人。但那會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跪倒在地板,姚夜書不斷的吐血。窺探別人的人生必須付出代價,尤其是另一個史家筆,那可是得付出好幾百倍的代價。

更不要提,勉強的去看她的未來。

但很值得。在醫生和護士驚慌奔走,維生儀器發出急響時,他模模糊糊的想。他就是沒辦法遏止自己的好奇心,就是沒辦法。

沒辦法錯過這個親人,背負不幸宿命的另一個史家筆。

我親眼看到妳了,龍史。在另一個子嗣身上,妳的女兒。

就算因此死去,我想我也可以帶著微笑。咯咯咯咯。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6) 人氣()

***

她化身為蒼青色的人形慈獸,用跨越「有」和「無」,「生」與「死」,「人類」和「眾生」的身分,擔任這個龐大安魂曲的總指揮。

選擇的曲目是貝多芬的第七交響曲,卻不是因為貝多芬是偉大的作曲家,或者是因為古典音樂比較高貴,而是單純的,她看過交響情人夢而已。

一直到最後,她依舊保持那樣輕鬆、喜悅,樂觀又惡搞的天性。

來,讓我們享受這最龐大,最美好,最純淨的音樂時光吧。

所有的生命,都是一個音符、樂章。我們與其他生靈交會、迴響,善良或邪惡,光明或陰暗,交錯複雜,都是這個塵世的一部份。

無論清濁,讓我們愉快或苦痛的飲下。為了一個渾沌但自由的未來,為了一個可能毀滅或重生的世界。

來,讓我們一起唱吧。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遠颺

當她像抹幽魂般出現在精神病院的雪白病房時,眼前這位瘦弱的作家卻沒有露出驚駭的表情。

低語綿綿,細浪似的退開。房中看起來只有兩個人,但她下意識的知道不僅於此。她缺乏看到人魂的能力,但可以感受到一點點。

或許什麼都嚇不到他了,那個名為姚夜書,卻從災變中存活到現在,長生不老的發瘋小說家。

「我收到你的回信。」她聲音粗啞,美麗的晚禮服已經破破爛爛,沾滿血污。這不是趟愉快的旅程,能夠走到這兒除了意志力,還有不可遏止的怒氣。

夠了,真的夠了。讓這一切都個結局吧。

姚夜書放下書本,卻只微偏著眼睛看她。眼白帶點血絲,瘋狂的痕跡。

他咯咯的笑起來,無人的幽室騷動戰慄,連十三夜都得抓緊前襟才勉強提得起勇氣,不轉身逃走。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

二十餘年前,麒麟帶著他第一次踏上這裡,在這冰天雪地中,用笑死人的小紅帽恰恰的台詞定了地維。

這裡是北極的頂端,寒冷、遼闊、空曠。歲月在這裡沒有任何意義,二十餘年的光陰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跡。

他們彌賽亞,純血的人類繼世者,讓惡意而瘋狂的創世者設定條件而出生,同時將一些奇特的記憶和知識寫在血緣中。只要被未來之書啟發,就會回想起來。

所以,時間一到,他這被啟發過的彌賽亞就本能的知道該去哪裡,該做什麼。跟過去幾任的彌賽亞沒什麼兩樣。

或許,創世者根本就不相信人類。所以他用殘酷的考題考驗彌賽亞。

用自己的人生或生命,保障人世的安危,你可願意?

前幾任的彌賽亞大部分都將自己投入地維,只有雙華上天為帝,聽說只有一個逸脫的彌賽亞拒絕投身地維,但他遠赴魔界,創建了冥界,致力於三界和平,雖然也需要許多妥協和政治手腕。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聖趕到時,十三夜已經進了醫院,他狂喜的抱住十三夜,她卻掙脫開來,眼神冷酷得不似人類。

「十三夜?」他輕呼。

聽到自己名字,她的冷酷漸漸褪去,然後是困惑,繼之悲傷。「...你好嗎?聖?」

「...沒有妳,我一點點也不好。」聖湧出淚。

她慢慢的偎向聖,眼淚奪眶而出。「我們都活著,我們都還活著。」

聖緊緊擁抱她,喃喃的讚美聖光。

但十三夜沒有告訴他,他的讚辭讓她作嘔,甚至胸前不曾離身的舊十字架,也像是要將她灼傷似的。

***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始歿

整個人間,滾著沸騰般的地鳴。

像是有著什麼在地表底下滾動著,即將破土而出。漸漸的,地鳴成了輕微地震,竟日不絕。

起初,只有稍有靈感的人看得到,最後隨著力流紊亂到連知識和理性都無法屏障,所有的人類和眾生都看得到,東方天空那個醜陋、恐怖的黑洞,並且一點一滴的擴大。

舒祈坐在向東的窗戶,凝視著天空巨大的傷口,她托著腮,一言不發。

然後推開手邊的工作,她知道,她的雇主應該不需要這些了。埋首敲著鍵盤,然後印出來。

得慕默默的坐在她身邊。今年已經六十幾歲的舒祈,還保有三四十歲的相貌和體質。她一直深居簡出,跟外人完全不打交道,默默的生活著。

得慕知道她在等些什麼,但她又不說。但即使如此,得慕也隱隱感到不祥。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有些事情不對勁。

妹喜陰沈的躲在愛爾蘭的巨石柱下,發現她的分身又不經召喚自動回歸,並且無法分身出去。

地底陰溼,遠古的魔法深入土壤,即使經過末日也沒有泯滅。魔法遺跡干擾所有追蹤,連禁咒師都被迷惑,沒能追來。

但她的分身卻源源不絕的回歸,無法控制。她討厭這種無法控制的感覺。

運了運內息,她只覺得精力澎湃,和她共生的無非常安分,並沒有絲毫異樣。當然,她不在意戰爭輸贏,不在乎軍隊折損。

真是愚蠢的願望,蠢透了。擁有如此毀世巨能的無,進化到有智慧後的渴望居然是成為「神」。蟲子就是蟲子,蠢得可以。

這種殘破到幾乎崩潰的世界,獲得再大的權力有什麼用處?但沒關係,她也只想利用這些小蟲而已。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同年冬天,都城下起雪來。

這個位於亞熱帶的都市,居然下起大雪,整個島北都陷入雪深不盡的隆冬。這異常的氣候席捲了整個人間,隔年的夏天,溫度高到許多樹木枯萎,不時有人因為高溫送醫院或致死。

異常高溫的夏天導致了全球性的歉收,異變不斷的擴大。

麒麟已經放下對吸血族的騷擾行動。事實上,吸血族的實驗中心也大半關閉。「無」已經危險到猖獗的地步,除了在空氣稀薄、低溫的環境下還能進行實驗,不然常常讓整個實驗中心的員工全體殉職,必須忍痛摧毀昂貴的實驗中心。

在這種異變頻傳的此刻,他們也無暇顧及跟麒麟的舊怨。更讓他們心力交瘁的是,過去獻祭人工彌賽亞,像是在地維注入強心針,能夠保大部分的地維很長一段時間的平安。

但自從那個群體恐慌的夏天,強心針的效力越來越弱,最後完全失效了。

他們不知道是因為喪失了一半的天柱,力流極度混亂,「無」因此猖獗。束手無策中,他們和紅十字會與各國政府關係越來越緊張,越來越惡劣。

在這種時刻,伸出援手的,居然是宿敵麒麟。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夜來悲歌

他狂吼著醒來,冷汗涔涔。

十三夜猙獰的鬼神面容仰望著他,最後自斷尖刺,讓黑暗的狂流捲走。

失去她了,甚至連好好說再見也不能。她受傷那麼重,幾乎要死了,還用僅存的力氣妖化,甚至泅泳過險惡的虛無之洋,將他送到安全的地方。

那她呢?十三夜呢?

一想到她的屍身將永遠在虛無之洋漂流,沒有安息的一天,聖痛苦得直想將自己撕碎。

為什麼我還活著?

當他被夏夜的大師傅拯救後,無時無刻不吼這一句,「為什麼我還活著?」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變異是非常緩慢的,最少一開始是這樣。

平常人沒有什麼感覺,只有科學家憂心忡忡。因為不明緣故,讓兩極冰帽融化的速度加快很多,像是把幾百年的進度濃縮到一兩年,一吋吋的吃掉陸地。

原本緩和下來的沙漠化,也在沒有原因的乾旱中,突然變得嚴重。莫名其妙的疫病流行,讓紅十字會和夏夜疲於奔命,家畜大批大批的死去。

吸血族隱瞞不發,但他們實驗室內的「無」產生更多變異,甚至頑強難以控制。為此發生了幾次「意外」,只是被壓下來。雖然沒有因此停止實驗,但他們將實驗室遷到寒冷的西藏高原,因為在這種氣壓溫度下「無」比較穩定。

都是一些非常微小的變異、災害。但這些為小的變異和災害累積起來,一點一滴的侵蝕...

再加上那個夏夜的群體恐慌。人間染上一層陰影,有種緩緩沈沒的末世感。

明峰的心情也越來越沈重。雖然麒麟什麼都不說,但他還是知道天帝駕崩了。天帝和天柱有微妙的關係存在,身為彌賽亞的他本能的知道。雖然他也知道真正天柱化身的皇儲不但活著,而且成了新的天帝。

但他還是感到虛無、悲傷。連地維流動的力流都充滿了焦躁和不安。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她被粗魯的叫醒時,已經夜幕低垂。當她笨拙的爬出車廂,發現是個很小的聚落。穿著樸素的村民用不信任的眼光看著她,連小孩都一樣。

他們竊竊私語時是華文,但對她說話卻是用法語。

「...我是華人,來自列姑射島舊址。」十三夜怯怯的說。

村民的耳語停止了,往後退了好幾步,眼神裡的疑慮更深。

她的胸口被揪住,那個叫做艾瑞克的男人咬牙切齒的瞪著她,「...妳是哪邊派來的?妳怎麼會突然出現在災區?說!」

「艾瑞克,你能不能好好問?」可莉兒掰著他的手,「好歹是遠親,你幹嘛這樣?」

「誰跟這些骯髒的動物是遠親?」艾瑞克甩開可莉兒,逼著十三夜大吼,「妳是哪邊的間諜?!無蟲教嗎?」他拔出槍,指著十三夜的太陽穴,「說!」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雙華,那個可愛的、精力充沛的少年。總是配著劍四海遊歷,難得回到列姑射,總喜歡跑去找初代管理者東扯西扯。有時候被煩不過,初代會扭頭,「夫人,妳瞧這碎嘴,吵死人。」

他總是笑嘻嘻的,雖然已經是當時有名的劍客。

那美好的年代…美好的,美好的年代。天帝的女兒玄才剛滿兩百歲,看守著天柱,一個高傲、純潔的美麗公主。她的姊姊女媧是哀的侍女之一,看守連接天上人間的碧泉並且負責獻歌。一個溫柔的,喜愛人類的好孩子。

即使都在這個城市,高傲的天帝公主不曾離開天柱,劍客雙華抱著敬意沒有接近過。這對應該認識卻陌生的孩子,最後在天界成了親,過程卻有些不忍卒睹。

憂鬱的天帝,陰沈的西王母。

她的思緒一跳,跳到天柱毀滅的那一刻。她幾乎殺了玄。雖然她知道玄是無辜的,但身為看守天柱的少女巫神,她的同族卻意圖染指天柱的力量,利用了她,造成了無可彌補的末日啟動。


「...妳走。我再也不要看到妳!」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十三夜的臉頰上濺滿了血。但那不是她自己的,而是聖的血。

事實上,她連維持妖化都辦不到,只有手臂的尖刺還軟弱無力的緊張著,激戰了整夜,又飛行了上百里,她完全沒有受過任何戰鬥訓練,即使是妹喜殘酷的實驗中劫後餘生的特裔,有再強的天賦也無能為力。

她感到虛弱、發冷,全身的傷口都發出惡臭與痛楚。她強韌的防護系統幾乎癱瘓,失血過度的她怕是熬不過這一劫。

聖也不行了。他一路從北跋涉,路途上已經遭逢過伏兵,又不畏死的來解圖書分部之圍,奮戰到現在,已經是極限了。

何況他們遇到的是無直接指揮的妖異大軍,是直屬於無的眷族。

他的血不斷的滴在十三夜的臉上,卻依舊握著劍,一次次的呼喊聖光,光亮卻越來越微弱。

「...OPEN。」她低聲說,卻只發出一點紅光,立刻熄滅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風暴前夕

未來之書的消亡,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

最為恐慌的大約是吸血族議會長老,他們突然失去一個類似先知的「導師」,不禁感到茫然。但是未來之書早就將計畫有條不紊的交給他們,他們抱持著一種盲目的忠心,相信導師還是會跟他突然消失一樣突然出現,繼續執行計畫,並且貫徹麒麟的追殺令。

但一般的吸血族只在夢境裡閱讀過未來之書,並沒有看到他的人形態,也沒接受過「指導」,對他的存在更茫然不解,所以受到的影響不大。

紅十字會驚覺入侵夢境的「末日預言」莫名的消失,但他們對未來之書,知道的比吸血族少太多了。夢境的入侵和消退都同樣突兀,雖然百思不解,但這恐怖夢境可以消除,相當程度的穩定原本有些動盪的人類社會,也樂觀其成。

至於人類,這是個樂觀而健忘的種族。他們總是可以用科學找出合理的解釋,認為這是「世紀末集體恐慌精神障礙症候群」。很快的,人類淡忘了這個龐大的集體夢境,這種樂觀的態度也感染了相同在人間的移民。

有幾年的光景,人間呈現一種反常的平緩和樂。封天絕地,人類開始掌握自己的命運,過度發展的科技漸漸趨緩。吸血族成為新移民,卻沒有想像中的衝突和歧視。畢竟除卻高層的傲慢,新一輩的吸血族受人類文明洗禮已久,越來越像人類,更何況有些是自願或半強迫的由人類轉生成吸血族。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無之禍

明玥擔憂的看著躺在病床上的水曜。水曜主陣了將近三十六小時,對她來說負擔實在太重。但圖書分部的有效戰力實在太少,她不出戰不行,只能讓孱弱的師傅這樣撐下去。

若不是聖和十三夜引開無蟲殘軍,師傅說不定連命都沒了,圖書分部將付出更多人命的代價。

她皺緊眉,重新思考圖書分部的戰力問題。看起來,得將攻擊性法術放進課程中,並且要培養她和師傅以外的主陣人才。不管未來的課程如何安排,攻擊和防禦都是必須要加強的,而且是當務之急。

但更糟糕、更迫切的問題卻不是這個。他們俘虜了重傷的敵軍,消滅了若干來不及逃逸的妖異。但醫生們卻提出絕望的報告,這些俘虜都是帶原者,甚至有初步感染現象。他們體內甚至有病毒零的變種,更為兇悍、易於傳染,現有的疫苗甚至無效。

 



審訊官說,俘虜們之前是靠教會提供的「聖水」保持不發作,但他們的「聖水」經過分析令人啼笑皆非,裡頭含有終止活動的病毒零,像是一個休止符,通知體內的病毒零休眠而已。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補  遺

在麒麟大醉的那個禮拜,明峰也沒閒著。

他非常努力的翻資料,上網搜尋,但他就是找不到麒麟切開空間的「咒」。身為麒麟的弟子這麼多年,他才不相信麒麟會轉性,規規矩矩的用正統的咒。但她這次實在太有魄力了,幾乎唬住他...

這不可能吧?

遍尋不獲,他有些氣餒。

「...你在找什麼?」蕙娘忍不住,開口問道。
「麒麟這次的咒是抄哪篇漫畫還是小說的...」他頭也不回的試圖搜尋,「難道出版日期太久?但我已經查到『諸葛四郎』去了,是不是還要往上查...?」

蕙娘噗嗤一聲,眼神飄忽,「那不是動漫畫也不是小說。」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