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我耳邊低語,「不管前世還是今生,妳都含苞待放。」
他不無自豪的說,「讓妳情竇初開的,是我。」

……麻倒我了。

但人生難得幾回如此肉麻呢,
不管他是傲嬌小正太,還是腹黑大將軍,我都註定愛他愛得死慘死慘的。




蠻姑兒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