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上邪 之 我的魔獸老爸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蝴蝶後記

真的好累。
當然啦,寫到這裡,我是鬆口氣,但對許多讀者來說,可能會敲碗……也可能會有讀者不滿,「上邪二」像是岑毓的個人秀,上邪出場沒幾次…

其實當初會想寫「上邪二」,的確是倒楣的兒子來度暑假幾天,我所觸發的焦躁。因為我想到翡翠的孩子,就突然有點坐立難安。

整個「上邪」的設定,當初就有延續到「上邪一」之後,因為當初我寫完「上邪一」,稿件送出去,我還亢奮的睡不著時,其實就想過後面的大綱,自己還吃吃的笑過。但是當初「上邪一」出版,不要說出版社沒有把握,我自己都懷疑這是什麼類型,所以「上邪二」的命運和其他設定集相同,就這麼鎖定在大腦的「抽屜」裡,偶爾拿出來重溫和添枝加葉,但沒有認真去弄完整。


等到確定要寫出「上邪二」的時候,我就有點發愁了。因為這部是岑毓為主角、順便爆上邪身世之謎的大雜燴補遺,我是該不該寫呢……?

曾經想過,乾脆改變設定,讓上邪和翡翠繼續兩人世界好了,但我發現我辦不到。

好吧,那退讓一步。我們不要寫有關魔獸的部分好了,因為沒玩過的讀者會看不懂。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7) 人氣()

                                      終  曲

距離班長車禍的那個寒假,一年又一個學期過去了。

岑毓常常凝視著班長美麗的眼睛,心底充滿感恩和慶幸。在那個惡夢崩潰的夜晚,班長得回了她的視力。但他心底還是有種淡淡的惶恐和憂慮……

他「劾名」和「劾虛」的能力,不知道是不是過度使用,居然喪失了。連狐影這樣高明的大夫,都說不準是暫時性還是永久性的失去。

這樣,我還能好好的保護班長嗎?

「別擔心啦,」班長像是看穿他的心思,「這跟飛機失事的機率一樣,幾百萬分之一而已。我想不會遭遇到這種事情兩次……一個人的大難也是有配額的。」

哎啊,你看她是多麼可愛,多麼善解人意……

想悄悄吻她細緻的臉龐,冷不防班長蹲下去繫鞋帶,讓他的嘴撞在玻璃窗上,疼得蹲下來,護住腫起來的唇。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第六章  迷途重返

按照設定,應該穿過門口,就可以迎戰「男爵」(boss)。但是他們解決守門的四個盔甲骷髏之後,卻詭異的進入一個無數廊門的迷宮。

無數現代化的辦公室、無數儲藏室、無數的樓梯和交錯的走廊。

讓人不舒服的是,這些建築物的牆壁宛如內臟的顏色,還會一起一伏,宛如在呼吸。



「這是什麼鬼?」岑毓撫了撫胳臂上的雞皮疙瘩。
「我們應該逼近核心了。」上邪一路搜索著軍火,「喚名看看。」

他們站在一條長長的走廊上面,一面是噁心的牆壁,另一面是窗戶,可以看到外面蕭索枯黃的景物。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第五章  班長
岑毓變得很忙。

他每天一大清早就起床,急匆匆的往廚房衝,正在做早餐的上邪往往會被他嚇到。他總是簡單問問早餐打算做什麼,然後就快手快腳的幫忙做早餐。連上邪都不得不承認,比起他笨拙的老媽來說,岑毓是個更為俐落的廚房助手,頗有家庭主夫的天賦。

然後他會第一時間吃完早餐,抱著便當盒就往外跑。

等放學回來,他就往書桌一坐,熱火朝天的開始寫功課、唸書,連吃飯的時候都捧著書本不放。

「……你要考狀元?」上邪覺得他不了解這個繼子。
「少囉唆。」岑毓還是盯著課本不放。

然後九點,這個用功的好學生就馬上「下課」。而且除了週末週日晚上的固定團行程,其他的時候都鬼鬼祟祟的躲在自己房間,並且將房門上鎖。

上邪搔了搔頭,跑去敲他的房門,「……欸,死小鬼,你是不是躲在房間看A片?需知一滴精十滴血……」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第四章  繼父

那天下起傾盆大雨。

雨勢大得驚人,天地灰濛濛的一片。雖說四季不分明,但在曬死人的秋陽天裡,突然下起這樣的大雨,還是讓人措手不及。

岑毓抱著手臂考慮著,衝到公車站好,還是要等雨停。




班長推了推大眼鏡,「……你要不要等我社團活動結束?我有傘。」

岑毓本來想答應,但是瞥見同學看好戲的眼光……好吧,這學校還是有不少人類麻瓜同學,而且是特別八卦的麻瓜。他臉孔掠過一絲強烈的不自在,「我跑去車站就好。」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第三章  三人行

岑毓去參加翡翠和上邪的婚禮。

說是婚禮,也不過是去公證人那兒蓋蓋章,舉行一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儀式。他的老媽還呈現極度驚愕的狀態,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又嫁了出去。

當公證人詢問,「……林翡翠小姐,妳願意嗎?」

這時翡翠大夢初醒,含著眼淚,「……能不能說不願意?」

「妳以為妳拉鋸子?妳拉扯的是……」上邪痛心疾首的又開始了他的「人間四月天」。

「我願意我願意,你說什麼我都願意,別演了……很丟人的……」翡翠幾乎啜泣起來。岑毓同情的看著老媽,瞥見上邪的簽名。「……妖怪也有姓?你姓趙?」

「當然不是,」上邪很理直氣壯,「反正一定要身分證,身分證上一定要有姓氏,百家姓第一個字就是『趙』啊。隨便啦,有就好……」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第二章  訶梨帝母

上邪衝進出版社,讓九娘差點跳到桌子上,而那個書蠹蟲總編輯乾脆鑽進桌子底下,完全忘記他是妖怪,一面簌簌發抖,一面口稱佛號,真的跟尋常人類沒兩樣。

看他們這樣驚恐,上邪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穿著打扮。他可是規規矩矩的變化成人身,穿著白襯衫牛仔褲球鞋,應該和路上的死人類沒什麼兩樣。

回頭望望其他職員,不分男女都流露出如痴如醉的愛慕,可見他一點問題也沒有。


「你們在幹嘛?」他冷冰冰的問,「找你們說幾句話,需要跳桌的跳桌,鑽地板的鑽地板?」

九娘勉強壓住驚恐,幽怨的看了看鑽在桌子底下「阿彌陀佛」的書蠹蟲總編輯,「上、上邪大人,您幹嘛一臉要殺人的衝進來……」這大樓的地基主在搞什麼鬼?等等就去拆了他的廟!

(毛髮捲曲、口裡冒煙的地基主OS:「也要我有廟可以拆呀……」)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第一章  繼子

九娘拿著話筒,遲遲無法撥號。

雖然她理智上完全知道應該找那位「改邪歸正」(?)的雷恩設法去勸勸上邪,最少也讓雷恩去擋住上邪的雷火,好讓她有開口的機會,她也不是不知道雷恩的電話。

但她的情感徹底排拒,以至於瞪著電話鍵盤長達半個鐘頭。



「主編,」她的小編帶哭音進來,「于天后說她沒靈感,稿子確定出不來了……翡翠不墊檔,這期書系穩開天窗,怎麼辦……?」

怎麼辦?我能怎麼辦?「……我寫。」

小編啞口無言片刻。她們才華洋溢的主編的確有著絕佳的文筆,也試圖寫過小說要救火。但是通篇都在海扁男主角的言情小說?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我的魔獸老爸                                      楔  子

幻影咖啡廳意外的安靜。

所有的眾生客人連大氣都不敢出,更不要說談天了。他們用眾生慣有的溝通方式,小心翼翼的不發出任何大於呼吸的聲音,省得惹來比屋頂爆炸更大的災難。

但你知道,只要是眾生,就該死的愛好八卦。這件驚天動地的大八卦,讓這些妖魔神靈甘冒巨險,顫巍巍的坐在充滿強烈靜電低氣壓的幻影咖啡廳苦苦熬著,就是想要有說嘴的第一手資料。

這種強烈低氣壓幾乎成了一股強大的結界,連擅長破除結界的管九娘都要使盡力氣才能打開大門。

她美麗的狐眼掃過噤若寒蟬的眾客,隱隱有著不祥的預感。

有緊張、有害怕,更多的是期待。

在有管理者的都城,眾移民的生活簡直是枯燥乏味到極點,真的和人類沒有兩樣了。頂多就是傳說某某醫院的血庫遭竊,或是某某殯儀館的屍體被偷了,眾妖(或魔)都覺得那是很不入流的做法,智者不取。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