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唔,舒祈?

 上邪之有隻帥哥在我家

醒來時枕畔留著很長的銀色髮絲,她知道昨晚的一切並不是夢。

這比再也見不到上邪還讓人難過,有種花非花霧非霧的摧心。強迫自己不去想的壓抑一但決了堤,她再也提不起勁去做任何事情,除了等待以外。

這很嚴重的延誤了她交稿的進度。雖然說,她不過是個小牌到不能再小牌的言情作家,好歹也是簽合約塞空檔的。大牌作家還可以有拖稿的特權,連她這種穩定交稿是唯一優點的小作者都拖稿,編輯還要活嗎?

說不得,美女編輯打了幾次電話沒有結果,乾脆殺到她的小窩來了。

凌亂不堪的書房沒有嚇到她,翡翠憔悴到像是死了八成的模樣把她嚇壞了。

……妳看起來像是癌症末期。」美女編輯不想雪上加霜,就是管不住自己舌頭,說了出來。

相思成癌
……這個可以當下一本書的書名嗎?翡翠覺得自己發瘋了。

「乖,跟編編說,妳為什麼交不出來?這種沒腦又驕縱到令人想打的死小孩類型不是妳最擅長的嗎?有什麼事情讓妳煩心呢?」怕太嚴厲真的讓這個病入膏肓的女人跳樓了,美女編輯收起所有的火氣,誘哄的想知道她拖稿的原因。

支支吾吾了半天,翡翠悶得慌了,想說又不敢講。現在她可不能被送到精神病院,她還要等上邪呢。

「是
……是這樣的。我為了一個很好的『朋友』煩惱。」她吞了口口水,「我那個『朋友』,在她家後陽台撿到一隻銀白色大獅子似的妖怪……」

忍住滿眶的淚水,她終於找到傾訴的辦法,一五一十的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說到那票該死的黑衣人,她激動的差點捏碎了玻璃杯(幸好她拿的杯子很堅固),提起為了她的失眠冒險前來的上邪,眼淚幾乎忍不住要滴下來。

講完了以後,美女編輯和她默默相對,窒息的沈默害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唔
……真的是,很特別,很感人的愛情故事。」美女編輯打破沈默,摩挲著下巴,「不過題材太不安全了,所以……大概不能排進書系裡面。」

翡翠狐疑的看她一眼,「
……這算愛情故事嗎?」她跟上邪有相愛?沒有吧?她哪有愛上那個壞脾氣、好吃又愛搗蛋的死妖怪?愛情不就該是甜甜蜜蜜妳儂我儂,沒有妳我的生命沒有顏色的那種嗎?

她偏頭想了一會兒,氣餒的放棄了。蝸居太久,她八百年沒談戀愛了,快要想不起來戀愛是怎麼回事。

不過她很肯定,她沒愛上上邪。她個人對獸交沒有興趣。

「加油添醋以後絕對就是了,」美女編輯揮揮手,「拿根針就寫成棒槌不是作家虎爛的全褂子好戲?咱們先不談這個。妳就為妳這『朋友』的愛情故事寫不出稿子?」
「呃
……這個……妳知道作家感情是比較纖細敏感的……」翡翠吞吐了起來,「不能幫到『朋友』的忙,替她難受一下也是應該的……」

美女編輯沒好氣的白她一眼。什麼事情都是發生在『朋友』身上的。從蠢到被金光黨騙,一直到抓娃娃,通通都是發生在『朋友』身上,靠,『朋友』真好用,啥蠢事往他們身上推就是了。

連這種莫名其妙的愛情故事也是,她實在
……不過,誰讓她是見多識廣,神通廣大的編輯呢?

讓這死作家趕緊交稿才是當務之急。寫得爛歸爛,總還看得下去。她已經讓新人不知所云的稿子弄傷眼睛了。

「別說我不幫妳
……的『朋友』。」美女編輯轉了轉眼珠,「什麼大事呢?不過是個妖怪的居留權。我指點妳……的『朋友』一條路。妳呢,去找排版的葉舒祈。她算命可是厲害的勒,一定能告訴妳……的『朋友』該怎麼辦。」

葉舒祈?一個會算命的排版?找她能有什麼辦法?她還以為編輯要推薦她去找林雨大師之類的。

「呿,妳不會想去找什麼廢柴大師吧?」美女編輯嗤之以鼻,「妳相信我,找到舒祈以後,一定可以解決妳的問題
……我是說,妳『朋友』的問題。不過……」美女編輯倒豎起那雙美麗的狐眼,有種超脫人類的美麗和一絲絲令人膽寒的恐懼,「妳若透露是我告訴妳的,我會把妳碎屍萬段,聽到了沒有?!」

翡翠睜大眼睛瞪著美麗的編輯,有一種非常熟悉的非人感
……現在她才發現,美女編輯有種說不出的氣質……和上邪很像。

或者說,和變化成美少年的上邪很像。

她像是明白了些什麼,嘴變成了O型。

「不要提到我的名字,聽見了吧?」美女編輯滿腹牢騷的站起來,「真是的
……害我以為發生了什麼天崩地裂的大事,妳連稿子都不交了……」
「編編。」翡翠管不住舌頭的叫住她。
「嗯?」美女編輯風情萬種的半偏著臉看翡翠。
「請問妳們
……我是說,上邪這樣的『移民』……多不多?」她真恨自己該死的好奇心。

編輯睜圓了她美麗的狐眼,不大自然的別開視線,「妳
……妳怎麼不去問客家人移民台灣多不多?呿,什麼問題嘛……就算『移民』,我們也是每天上班下班,認認真真的掙口飯吃喔。妳趕快交稿,不要讓我被炒魷魚,我就謝天謝地了。」

……是真的。居然是真的欸!

等編輯走了以後,她發呆了半天。從窗戶望出去的尋常街景,突然大大的不一樣了,這世界徹底的翻轉過來。

上邪是
……這她知道。但是美女編輯也……看起來非常正常的美女編輯也……也是……

「移民」?

這街上到底有多少跟上邪一樣的「移民」啊?到底有多少是人間本土的,多少是
……

她不敢再想下去。

還是去找葉舒祈吧。至於管理「移民」之類的
……希望台灣有專屬的「移民局」可以管理。

但願吧。

***

循著地址找了很久很久,她才找到隱藏在小巷子裡的葉宅。

爬上樓梯,這公寓看起來恐怕跟自己的年紀差不多。遲疑的按了按電鈴,一個半透明的少女穿出大門望著她。

猛然往後一跳,嚇
……鬼啊!

少女也被她嚇一大跳,趕緊縮了回去,沒一會兒,終於有正常的人類(?)打開了大門。

亂糟糟的綁著馬尾,穿著破舊T恤的中年女人無奈的看著她,「
……我在趕工,很忙。有什麼事情等我趕完再來找我好不好?」

……我很想說好。」一想到上邪,翡翠的眼淚快奪眶而出,「但是……」

只要上邪可以回家,就算葉舒祈的家裡塞滿了鬼她也要闖一闖。

「別哭別哭。」舒祈頭痛的阻止她的眼淚,「進來吧。」

……真的塞滿了孤魂野鬼。嗚嗚嗚
……眼睛看得到的空間或坐或站,還有飄著的。她好害怕……

「得慕,把他們帶進電腦裡面去。」舒祈無奈的揮揮手,「他們嚇到客人了。」

剛剛來應門的半透明少女皺緊了秀氣的眉,「但是他們還沒登錄欸
……」

「帶去妳的檔案夾登錄。」舒祈嘆了一口氣,「小姐,妳跟妖怪住在一起太久了,妖氣讓妳看得到不該看到的東西
……快把他們帶走。」

翡翠張目結舌的看著一大群的孤魂野鬼魚貫的從電腦螢幕進入,消失了蹤影。

哇啊
∼這好像貞子的相反版啊……

她半夜還敢一個人開著電腦趕稿嗎?嗚嗚嗚,好可怕
……

「擦擦眼淚。」舒祈遞給她面紙,「根據統計,活人謀殺活人的案例,遠遠超過死人和妖怪謀殺活人的數量。其比例大概是一百萬比一。」

翡翠滿臉淚痕的看著舒祈,「
……我理智上知道,但是我情感上不知道。」

兩個年紀差不多的女人無奈的對望。

「說說看,」舒祈又嘆了口氣,「妳想要什麼?跟妳住在一起的妖怪沒有來?妳要驅逐他嗎?我可以幫妳介紹個專門打工除妖的
……雖然是個高中女生,不過我想她應該可以輕鬆的……」
「不是啦!」翡翠哭叫起來,「上邪已經讓那群黑衣人趕跑了啦!我要上邪回家啦!」
「上邪?黑衣人?」舒祈皺起眉,「妳仔細說給我聽。」

她很專注的聽翡翠顛三倒四的說明,眉頭越皺越緊。

「是黑薔薇十字軍吧?」舒祈沈下臉,「幾時台灣變成梵諦岡的管轄範圍了?不用來拜碼頭的?得慕。」

少女從電腦螢幕探出頭,翡翠嚇得往後一跳,得慕皺著眉,「舒祈,我還沒登錄完欸。」

「先不忙這個,我問妳,妳知道黑薔薇十字軍來台灣活動的事情嗎?」

「欸?」得慕瞪大了可愛的眼睛,「他們沒有報備喔。有這回事嗎?我問問看
……」

……為什麼梵諦岡的啥勞子十字軍來台灣活動,得跟這個貌不驚人的女人報備啊?我到底到了什麼地方啊?

翡翠環顧這個宛如原子彈轟炸過的混亂工作室,唯一比較不尋常的,也不過是有很多電腦主機並排在一起而已
……

但是這些明顯在運作的電腦主機沒有插上電源。

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沒有喔。」得慕乾脆從螢幕裡出來,「我查過工作日誌,他們是未經許可就在境內活動的。」

舒祈厭煩的托著腮,「那當初協議作啥?梵諦岡自己不想管這塊彈丸小島的事情的。硬劃給我煩,然後高興闖進來就闖進來?不是說別干擾到人類嗎?他們搞什麼鬼?」

……舒祈……妳也是人類。」得慕提醒她。

沒好氣的瞪她一眼,「要妳告訴我?我當然知道。」無奈的瞪著天花板一會兒,「小姐
……妳叫翡翠?翡翠,如果妳收留那個妖怪,就要管轄著他,別讓他作亂。」

「他跟我一起的時候很乖的!」翡翠叫了起來,「他很好
……真的很好!雖然說他壞脾氣胃口又大,養他養得累死了……但是他在我家以後沒再吃過人啊!他答應我第一個吃的一定是我……我還沒被吃掉他就會乖乖的……」自己都覺得這樣的辯解有點莫名其妙,「……他不會害別人的啦!」

舒祈無奈的望她一眼,十指靈巧的在鍵盤上飛舞,「唔
……翡翠,妳的電腦沒開?」

「沒有。」她哽咽的回答。

……得慕,妳送翡翠回家,然後從她家的電腦回來。我懶得去查IP了……」舒祈揉揉額角,「我會處理的,上邪……也可以回家。讓我抓到是哪個多嘴的妖怪告訴妳可以來找我的,我一定……讓她生不如死。」

舒祈咬牙切齒的回到電腦工作,「我早就說過了,我最近工作排得很滿,已經要崩潰了,有任何事情也等下個月我再處理
……我是人類啊!要賺錢吃飯的!哪有那麼多美國時間管這些無聊的五四三……這些事情有錢賺嗎?該死的聯盟……我管轄台灣地區也沒有薪水,他媽的維護世界和平……」

得慕點了點翡翠的後背,友善的對她笑了一笑,「來吧,我送妳回家。」

最初的那種恐懼感過去了,她覺得
……其實得慕長得還滿可愛的。

「舒祈
……是不是在生我的氣?」她很明白趕稿時天崩地裂的感覺。
「哦,別理她。她只是喜歡嘴巴唸唸,讓她發洩一下也好。她最近趕工趕得不太正常
……就算妳不來,若是我們剛好得到情報,她也會處理的。」得慕笑了笑,
「別擔心,她唸歸唸,還是什麼都管的。不然,說真的,也不會照顧我們這些天不收地不管的孤魂生靈……」

翡翠驚愕的停住腳步,「妳是說
……?」

「我讓她收的時候,還是植物人。」得慕伸伸舌頭,「那時我肉體還活著,但是靈魂已經無法留在損傷嚴重的身體裡了。像我們這種生靈是很容易被惡鬼吃掉的。剛好逃命的時候遇到了舒祈,她開了檔案夾收容我。」
……檔案夾?」
「這是舒祈的特殊能力。她可以在電腦裡開檔案夾收容生靈和孤魂。創造力和想像力夠的生靈孤魂可以在檔案夾裡構造自己的世界
……不夠的可以寄居在別人的世界裡。天堂只收乾淨無暇的靈魂,地獄又只收滿身罪孽的惡靈,我們這些不上不下的孤魂野鬼,也只好來舒祈這兒寄居。」

她噗嗤的一笑,「他們自己不收的,硬說舒祈在人間搞第三勢力
……不過也真的收到爆滿,說是第三勢力也不為過吧?」

……你們的主機沒有插電……」
「因為我們收了一隻雷獸在電腦裡,很久不用繳電費了。」

翡翠一跳,不會吧?「妖怪也可以收進檔案夾
?!」

「如果妳想參觀,等妳睡著了,我可以帶妳來玩玩。」得慕很友善,「別害怕,跟做夢一樣。其實
……妖與非妖,只有一線之隔。人類的血統是很複雜的……純粹的人類可以說沒有。多多少少都摻雜了神或魔的血統,有時候隔代遺傳可以很完整的呈現,尤其是跨越生死以後……」

怔怔的望著她,又火速的望望街上來往的行人
……真的都是行「人」嗎?

天啊,會不會她的上上代,或者是上上上上到無盡上上代,也是
……「移民」?

她不敢想下去了。

「其實,妳本來不用知道這些的。」得慕乖乖的跟在她背後回家,「但是妳若要收容妖怪在家裡住
……最好了解一下。因為他的妖力會影響妳,只是我很奇怪,妳怎麼會到現在才『看到』呢?」

翡翠打開大門,「
……我足不出戶。」

得慕卻像是被很大的力量推出去,驚愕的跌坐在地上。「
……不是的。請妳把門上的『禁制』拿下來,不然我進不去。」

什麼禁制?她在門上摸索了一會兒,找到一根銀白纖長的頭髮。這是上邪的。

「難怪
……」得慕充滿敬畏的看著,「連我都進不去了,還有什麼雜鬼小妖進得來?他很保護妳呀……」

握著柔細的長髮,翡翠有種想哭的衝動,卻積壓在心裡,哭不出來。

上邪
……看起來這樣粗魯,卻什麼事情都替她想了。

從大門到臥室,起碼下了十道的禁制。

「連電腦也有
……」得慕笑了起來,「不過我得破壞他的禁制,不然我們不能掌控他的行蹤。我得花點時間開個門……」

她坐在電腦前面,半透明的手指在鍵盤上游移,進入
Dos模式,開始解開上邪設下的保護。

……我要說,他是個令人敬佩的妖怪。」得慕滿懷敬意,「活過千年的大妖通常對複雜的電腦不拿手,但是他連這個管道也設得點滴不漏。我把門開好了,請他不要關上這個通道。非必要我們不會未經許可從這裡進出,但是我們得確定能掌控他的行蹤。」

她幾乎是抱歉的笑笑,「請他諒解。」

……他可以回家了嗎?」翡翠一點也不在意這個,只要上邪可以回家,在她家裡放監視器都沒關係。

「妳可以歡迎他回來了。」得慕融入她的電腦螢幕,「黑薔薇十字軍不敢再來煩你們
……若是敢,他們可是得跟舒祈的軍隊抗衡。我想他們不敢冒這個險吧?記得把禁制放回去……妳不想再看到那些不該看到的『東西』吧?」

……很好,舒祈家的孤魂野鬼多到可以集結成軍隊了。很多事情是不要細想比較好的。

她希望的只是,上邪回家來。

但是怎麼告訴他,他可以回家了?可以寫信到哪裡,或者可以用即時通找他?

淚流滿面的呆坐在電腦前面,突然想到他們都在玩的線上遊戲可以寫信。

但是在外面流浪躲避敵人的上邪會有心情玩
game嗎?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眼淚鼻涕的寫了很長的信,寄給上邪。

寄完呆了一會兒,她實在沒有心情待在遊戲上面,正要關閉遊戲
……

「啊勒,誰教你去找那女人的?我幹嘛被她管轄啊?我可是被尊為神的大妖呢!被個人類管轄,我的面子要擺哪啊?」她的訊息欄突然出現了這段密語。

瞪著電腦螢幕好一會兒,她揉揉眼睛,不禁勃然大怒,天天擔心他擔心到快哭瞎了,這王八妖怪居然在玩線上遊戲?他媽的
……

「你在哪
?!」她氣得打字的手都在發抖。
「網咖。啊不然妳告訴我,還有什麼地方更適合躲那群王八蛋的?安啦,他們白癡,想不到我是個高科技的大妖魔
……」

左右張望了一會兒,那個豬頭妖怪的人物站在她旁邊。

可恨為什麼他們在安全區啊?如果可以PK,她真想雷火交加的劈死這個混帳東西…… 

「你馬上給我滾回來!」發抖的手打了好幾次,才終於打出完整句子。
「我才不要。」

她懶得密語,怒氣沖天的用普通頻跟上邪吵了起來。有個煩不過的玩家好心的密她,「是妳男朋友喔?他好像跟人家打架,全身是傷的窩在網咖好幾天了,妳來接他回去好了
……」

……你們同網咖嗎?」翡翠驚愕,趕緊密回去,「告訴我地址,求求你……」
「嘿啊,看他窩好幾天了,我偷看他的螢幕才知道的。地址是
……妳來接他回去吧,這樣窩下去對身體不好啊。我聽網咖的妹妹說他都沒睡覺……不要太沈迷遊戲了……」

火速下線以後,她抓著錢包跑出大門,衝到馬路中間攔了計程車。

「小姐!妳不要命了喔
?!」計程車司機嚇出一身冷汗,「妳怎麼……」
「我是不要命了!快!我要到這個地方去。」她匆匆上了計程車。

司機還在研究地址,翡翠很沒形象的踹他的椅子,「快開車!」

計程車司機害怕的蛇行開了出去,不知道遇到是熊還是虎。

應該是
……母老虎吧?

一到網咖,她連車都來不及停好就開門踉蹌的衝出去,想跟她要車錢,計程車司機的手無力的伸在半空中,摸摸鼻子,算了
……

哪知道這隻母老虎又撲回來,還死命的拍他車窗。

要死了,該不會白坐車還要搶劫吧?為什麼現在是紅燈,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啊
……

「什
……什麼事情?」小心的搖下一條窗縫,司機嚇得都結巴了。

翡翠鐵青著臉從車縫塞了張千元大鈔,又鐵青著臉衝進網咖。

……真是什麼樣的人都有。餘悸猶存的司機撿起鈔票,綠燈就火速逃離現場。看她那麼恐怖
……該不會是去殺人吧?

其實翡翠是很想殺了不肯回家的上邪。她推開店員,一個位置一個位置的找過去,在最角落找到他。

……終於知道,上邪為什麼不肯回家了。

比上次在陽台撿到他的時候,更委靡,也更淒慘。硬要維持人形耗費了他所有的妖力,無力讓聖刀造成的傷口癒合。好幾天沒洗的T侐狼狽的凝著血跡。

「妳怎麼找到的?」他跳起來,扯動傷口讓他骴牙咧嘴,「啊勒,是誰告密的?我要宰了他……」 
……你為什麼不回家?」她哽咽了。
……」沈默了一會兒,「我不想讓妳看到我這樣。再過幾天,我就會好一點,最少……」

撫著他瘀青的臉,心裡滿滿的是心疼和不捨,她以為這段時間已經哭得夠多了,哪知道現在掉的眼淚比所有的眼淚加起來還多。

抱著他哇哇的拼命哭,「回家啦
……回家……我們回家啦……我還有雙氧水,很多很多雙氧水……」

笨女人,雙氧水治不好我的。不過妳的眼淚可以。但是,我開始討厭看到妳掉眼淚了。

因為
……這裡會痛。心臟的地方……比傷口還痛得多。

「別哭了啦,吵死了。」他喃喃著,「回家就回家。妳到底有沒有好好吃啊?為什麼看起來一副非常難吃的樣子?妳忘記妳是我的食物喔?我第一個要吃的人可是妳欸。天天吃泡麵
……我不想啃木乃伊……」

翡翠用力的捶他一下,撲在他懷裡繼續哭。

死女人
……剛好捶在最大的傷口上面,痛死了。

但是上邪,卻笑了。他的笑容,是多麼的美麗。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bluejays
  • 頭推~~

    沙發是我的了啦
    蝶大~~
    何時要寫狐影的故事,等好久了.....
  • KARAS
  • 好喜歡這章
  • Cloudy
  • 哎呀,討厭啦,最後這段害人家眼眶紅了啦... 最受不了這種刀子口豆腐心的...討厭啦...
    P.S.雖然是嘴角帶著微笑,呵∼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