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她的眼睛很美麗

上邪之有隻帥哥在我家
被這樣美麗的眼睛注視,任何人都會心跳加速的。翡翠覺得自己的心跳已經飆過自強號的速度了,突然有點後悔不該出來應門的。

房租已經交過了,誰來按電鈴她都該裝死的
……

「呃
……有什麼事情嗎?」這麼冷的天,她還滿頭大汗,「親愛的編編,我想我拖稿不是最嚴重的吧?我知道小綠綠比我拖得還嚴重,妳該先去她家看看才對。她家很漂亮喔,而且她煮的小點心很好吃……」

小綠綠,請原諒我。她在心裡偷偷地畫十字懺悔。我不是故意拖妳下水的
……只是編編的奪命連環催稿太恐怖了,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

美女編編鐵青著臉看她,美麗的眼睛看起來殺氣騰騰。「
……我就是喜歡來察看妳的進度,怎麼樣?快讓我進去。」

可不可以說不要?她的進度還停在第一章的第一行,距離交稿日已經過了三天了。

美女編編看她石化了,乾脆推開她跨進大門。

咦?她沒有被彈出去?翡翠抬頭看看上邪下的禁制,應該還在呀
?!

所以說
……美女編編不是「移民」?

翡翠驚跳了起來,要死了,上邪還在她房裡看漫畫
……「等一下!」她趕緊攔住編編,「呃……我房間很亂……給我一點時間,一點點就好了,編編妳先在客廳坐一下……」

她火速衝進房間,把上邪拖起來,拼命的往衣櫃塞。

「妳幹什麼
?!」上邪被她推得火大,「我為什麼要去衣櫃?喂!」
「編輯來了
……拜託你躲一下啦!她看到你一定會昏倒的……」
「我變成人不就好了?」上邪很不耐煩,「變成人總不會昏倒吧?」
「讓編編知道我跟『美少年』同居
?!賣鬧啊∼她們編輯部的都很保守,我會被唸到耳朵出油啊!快給我進去!」

一人一妖誓死抵抗了半天,彼此怒目而視。

為什麼他不聽話
?!偏偏自己的力氣實在比不過上邪……

「要不然這樣好了,你變成一隻小貓?」翡翠退了一步,「這樣大概也可以唬爛過去
……」

上邪心不甘情不願的變了,翡翠知道他真的盡力了
……

……你會不會覺得這隻貓大得有點不尋常?」就算是老虎也沒這麼大吧?
「妳真的很煩欸!」上邪恢復原狀,「不變了!就這樣。她要昏倒也是她家的事情
……」
「我不會昏倒的。」美女編編無奈的聲音在門口響起,正跟上邪扭打成一團的翡翠覺得分外的狼狽。
……編編,我可以解釋……」但是該解釋什麼呀?她努力的搜索枯腸,這才發現唬爛是件高深的學問。
「妳是怎麼進來的?」上邪危險的瞇細眼睛,「妳不該來這裡。我已經下了禁制。」

美女編編揉揉僵硬的頸項,「上邪大人,我姓管。」

上邪定定的看著她,「狐妖管家?專破禁制和封印的那一族?」仔細看了她一會兒,「妳是管九娘
?!」

「是,我就是。」美女編編嘆了很長的一口氣。

翡翠張目結舌的看了她好一會兒,美女編編無奈的解釋,「我知道妳一定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是的,我也是『移民』……」

「不是那個,」翡翠心不在焉的揮揮手,「編編,我第一次知道妳的名字欸。管九娘?好古典啊
……」

管九娘怔怔的看著這個神經很大條的小作家,「
……我當妳的編輯這麼久,妳現在才知道?第一次見面我就給過妳名片啊!」

……年久月深,我名片不知道塞哪去了……」翡翠心虛的回答。

……那她還叮嚀翡翠別讓舒祈知道自己名字做啥?她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曉得。

「妳去死吧。」管九娘快氣死了。
「不好意思,我家翡翠的腦細胞不太健全
……」上邪無奈的拍拍翡翠的腦袋。
「當她這麼久的編輯,這個事實我早就知道了!」管九娘扶了扶額頭。
「喂!你們不要同意的這麼一致好不好
?!我也只是有人名健忘症,這難道不能被原諒嗎?喂∼」

兩隻妖怪很一致的賞她兩個白眼。

「有什麼事情?」上邪很跩的靠在床上坐著,「小小狐妖也敢踏到我的家門破壞我的禁制?妳不知道這樣可能會觸怒我?」

「是我的家門。」翡翠虛弱的抗議,但是誰也不理她。

「上邪大人
……若不是託賴有過一面之緣,我真的不敢來打擾您……」九娘長長的嘆氣,她今天嘆氣嘆得很頻繁,「或許您不記得了,那時我還是個孩子……」

「我記得。」上邪趕緊打斷她,「別提那些了,到底有什麼事情?」

九娘望望翡翠,又望望上邪,心裡偷偷地笑了起來。大概她掌握到上邪一個遙遠的弱點了。

「上邪大人,是這樣的。你知道狐妖每千年都要躲九雷之災。我已經躲過了
……事實上,雷神要找我麻煩,還得千年之後。」

「哦?妳已經兩千歲了?時間過得真快啊。當年的小女孩現在也長大了
……」

這種寒暄聽得翡翠有點頭暈。兩千歲才算長大
……時髦美麗的管編編居然是狐狸精……太超現實了。她好像踏入了聊齋的世界,只是背景成了現代版。

她如果去找精神科大夫,大概會被當成精神分裂關起來。

「剛滿兩千歲不久。」九娘愁眉,「但是我的九雷之災卻躲了五次。」

正在喝茶的上邪頓了一下,「
……五次?這不正常。天界跟妖界的協定不是這樣的吧?」

九娘無可奈何的攤攤手,「我也知道不正常。但是有個雷神就是死盯著我,逮到機會就對著我劈雷
……」她頭痛的抱怨起來,「老天,我已經拋棄身為狐族的自尊了,現在都過著修女般的生活了!連跟男人約會都沒有欸!反正這個都市充滿了魅惑的氣息,也夠我生活下去了。潔身自愛到這種地步,那個違反天律被革職的雷神還跟蹤著我,我的精神都快崩潰了……」

妖怪也有神族的跟蹤狂啊
……翡翠呆笑著,低頭抄著筆記。這個題材拿來寫小說不錯。

「就是跟著?」上邪不太起勁,「只要妳沒把柄給他抓到,我想他也拿妳沒辦法。」
「人有錯手,馬有失蹄嘛
……」九娘心虛的回答,「總是有意外的時候……」
「哦?妳把男人拐上床,吸乾他的精氣?」上邪打起呵欠。
「沒有啦!」九娘大聲的抗議起來,「只是接吻而已啊
……」
「然後趁機吸乾他的精氣?」上邪掏掏耳朵。
「也沒有!是他自己要把精氣灌過來的,我也只是意思意思的收一些下來
……那個男人又沒死,休息個幾天就好了啊。但是那個雷神就追著我死劈雷。狐妖那麼多,他要維護世界和平,幹嘛不去找別人麻煩?別的狐妖還開應召站,他倒是都不管的,就抓著我不放!」

「聽起來
……」翡翠從筆記裡抬頭,「那個雷神愛上妳了?」
「看到鬼!」九娘破口大罵,「妳寫小說寫壞腦子了?哪個神經病會這樣表達愛意?」
「編編,這題材不錯欸,讓我當下一本的大綱好不好?」翡翠精神為之一振。
「不好!」九娘兇她,「妳把別人的災難當啥啊?妳趕快去寫稿!妳拖稿多久了?想挨揍啊
!?快去寫!」

翡翠垂頭喪氣的回到電腦桌前,繼續對著空白的
Word發呆。

「這種事情我幫不了妳。」上邪懶洋洋的吃著小餅乾,「我看妳去找舒祈那女人比較快。她跟三界關係都好,天界跟我沒交情
……」要為了一隻小妖狐殺雷神?太費手腳了,他懶。

如果是翡翠遇到這種鳥事,他一定把那雷神挫骨揚灰。但是管九娘又不是翡翠。

……能找舒祈,我會來麻煩您嗎?」她愁眉,美麗的狐眼轉了轉,「您也看在曾到我母親的仙家居作客的份上……我母親對您可是……」
「停停停停停!」上邪漲紅著臉打斷她,「
……妳這該死的狐狸精。」
「仙家居?那是什麼地方?」翡翠好奇的拿出筆記。
「呿,妳不寫稿偷聽我們說話?去去去,快去寫!」上邪像是在趕雞一樣拼命揮手,壓低聲音的咬牙切齒,「管九娘
……」

她眨著美麗的狐眼,無辜的看著他。

狼狽的拔下幾根銀白的頭髮,幻化成精緻美麗的項鍊。「拿去!先給妳防身
……我找機會跟雷神『談談』。」

滿意的接過項鍊,九娘笑瞇了眼睛,「謝謝您哪,上邪大人。您放心,我不會把仙家居的事情
……」

「快滾!」上邪沈不住氣,「我可不是只會吃人,狐妖的味道也不錯的!」

等美女編編腳步輕快的離開了,翡翠狐疑的看著他,「你幹嘛發火?」
 
「我只是覺得麻煩而已。」他不大自然的咕噥幾聲,「寫妳的稿啦!囉唆……」

會不會殺了管九娘滅口比較簡單點?但是那個該死的狐狸精不知道還有什麼把戲
……

真是倒楣的一天啊。

***

要找到雷神是很簡單的事情。

只要跟著管九娘,就可以找到雷神了。他總是鐵青著臉,遠遠的、忿恨的跟著管九娘。

管九娘走進辦公大樓,雷神就到對街的咖啡廳等著。

「這種表達愛意的方法會不會有點蠢?」上邪坐在他對面半天,雷神居然一無所覺,直到上邪開口,他才驚跳起來。

……妖怪。」雷神勃然大怒,「滿口胡說八道些什麼?!」雷光閃爍,照亮了整個咖啡廳,他憤怒的一擊想把一切都化成灰燼。

化成人身的上邪只是拍拍頭上的灰塵,咖啡廳的客人依舊談笑風生,一點都沒有發現有任何異樣。

……這個妖怪……居然可以擋住他的雷擊,甚至設下堅固的結界。

「知道我們實力相差有多懸殊了吧?」上邪好整以暇的喝了口冰咖啡,又吐了出來,「
……老天,這麼難喝的飲料是怎麼做出來的?洗碗水都比這個好。」

雷神狼狽的逃到半空中,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被革職、被天界放逐……這條命原本也不值得可惜。

但是
……他還想看見管九娘……然後讓她死在自己手裡。

都是那雙該死的眼睛害的!讓他日日夜夜,就只能想著那對眼睛
……都是那雙眼睛讓他破壞了天律,才會遭致放逐的命運。

一切都是她,都是她!通通都是她害的!

非親手殺了她不可
……

「我就最討厭紅顏禍水這種說法。」恢復了真身的上邪懶洋洋的讀了他的心,「男人自己白癡,把罪過都推在女人身上。沒想到堂堂一個雷神也墮落到跟人類一樣的卑鄙。」

雷神怒吼著,晴朗的冬天響起陣陣的雷,人類古怪的望向天空。當然他們什麼也沒看到,所以也看不到善使雷的雷神,讓同樣使用雷術的上邪劈焦了一半。

意識漸漸模糊的雷神知道自己難逃此劫了,堅固的執念讓他運起所有的力氣,衝向辦公大樓,要死,也得帶著管九娘一起走
……

滿身焦黑的暴徒衝進辦公室,編輯部的女生都尖叫了起來,管九娘蒼白著臉,看著雷神忿恨的利爪幾乎劃開她的喉嚨
……

項鍊閃爍,像是千百萬瓦的雷電貫穿了垂死的雷神,讓他絕望的慘叫之後,伏在地上動也不動。

「叫警察!快,叫警察!」整個辦公室騷動不已,有的哭,有的叫,九娘僵在椅子上,望著這個執著可恨的宿敵。

她只要再施一點點力量
……只要一點點……誰也看不出來……這個該死的傢伙就會死透了……

就是遲疑了一下。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遲疑。身為狐妖,她比人類更明白愛恨之執。雖然她不曾真正的愛戀,但是
……她同情。

這種氾濫的同情心給她帶來很多麻煩,但這是本性,沒辦法。

混亂中,化成美少年的上邪觀察了她一會兒,「妳不殺他?」

……下不了手。」

上邪發現,自己居然也下不了手。為什麼呢?若是翡翠有一天也怨恨他、害怕他、遠離他
……

他會不會是另一個雷神?

「我在人間待太久了
……」上邪喃喃著,「心腸也被無聊的情感腐蝕了。」

扛起雷神,他跟來時一樣宛如一陣清風,無所尋蹤。

*** 

……你帶流浪動物回來,我可能不會說什麼……」翡翠瞪大眼睛,「但是你帶一隻烤成八分熟的『人』……」 
「他有翅膀。」上邪不太耐煩的抓著雷神的翅膀拖進房間,「那個會冒白泡泡痛死人的玩意兒……」
 「雙氧水。天啊,我把雙氧水收到哪去了……」翡翠開始翻箱倒櫃,「唔,找到了。但是他傷得這麼重……是不是送醫院比較好?」
……我想獸醫不收吧?」上邪扁扁眼,「你看過收妖怪或神仙的醫院嗎?」
……找師公?」翡翠不太有把握的回答。搔了搔頭,還是決定盡人事聽天命。

不過翡翠的好心腸倒是良藥一帖,沒多久,雷神就呻吟著醒過來。

……讓我死。」他睜開眼睛,絕望的說了這句。
「呿,堂堂雷神跟人類一樣軟弱無聊。」上邪嗤之以鼻,「要死不會去撞火車?」

這隻就是雷神喔
……翡翠驚奇的打量他,雖然烤成八分熟,面目還是挺英俊的……

「人間也不錯啊。」她很熱心的推薦,「雷神先生,你長得這麼好看,體格又這麼讚,當明星一定會名利雙收的。幹嘛想不開呢?跟你說喔,女生是不會喜歡跟蹤狂的。很可怕欸!你如果想追美女編編,還是先跟她約會再說
……」

「愚蠢的人類閉嘴!」雷神發怒了,「神妖不兩立,我怎麼可能……可能愛上那個低賤的妖怪!」 
「你才給我閉嘴!」上邪也生氣了,「你兇我們翡翠幹什麼?翡翠不要理他,等等我就把他扔出去
……」
「兩位男士冷靜一點
……」翡翠搔搔臉頰,「這個……上邪,不要跟傷患生氣嘛。我煮點東西大家吃好了。肚子餓大家心情都不好……」

留下一妖一神怒目而視。

「不要你愛上卑賤的人類,就以為我會愛上低賤的妖怪!」雷神冷笑,「愚蠢,愚蠢!你堂堂這樣妖力強大的妖魔,居然會愛上自己的食物?這跟人類愛上一隻雞有什麼兩樣?都是病態!」

「關你什麼事情,又關別人什麼事情?我妨礙了誰?」上邪同樣冷笑,「我照我的心意去過日子,用不著別人或自己設框框。高高在上的神祇
……」他嘲笑起來,「你堅持無聊的自尊又得到什麼?我和翡翠在一起是多麼愉快……你呢?你可有過一秒愉快的時光?」

雷神愣了一下,垂下了雙肩,「
……我是尊貴的神祇。你們都是賤物而已。」

「但是賤物卻有雙美麗的眼睛,讓你著了魔。」上邪殘忍的說破了他無法訴說的最深處。

他沒辦法說話。只是怔怔的,怔怔的望著虛空。

……她的眼睛……太美麗。」

然後陷入長長的,無語的沈默。

等翡翠滿頭大汗的端了鹹稀飯進來,發現只有上邪望著冷洌的夜空。

「人勒?我是說
……雷神勒?」
「走了。」上邪接過那鍋鹹稀飯,盛了一碗,「哇勒,妳煮飯還是這麼難吃,我看還是我煮好了。妳這樣能嫁得出去嗎?」
「我都三十六歲了,嫁鬼啊
?!」翡翠沒好氣的瞪他一眼,「吃!我努力煮半天欸。你也知道我十指不沾陽春水……」

上邪埋怨難吃,卻吃了三大碗。

……妳的眼睛也不怎麼美麗。」瞅著她半天,上邪吐出一句話。
「你可以不要看。」翡翠瞪了他一眼。

問題是……他也只想看這雙眼睛啊。或許愛慕管九娘那樣美豔的生物也不錯,但是…… 

他覺得,翡翠的眼睛,也就夠美麗了。

***

「到底仙家居是什麼地方啊?」翡翠翻著筆記,好奇的問上邪。

……就沒什麼啊。」上邪不太自然的回答,「吃飯喝酒的地方。以前管九娘他媽媽開的酒館……寫妳的稿啦,問那麼多沒用的幹嘛?」

酒館幹嘛吞吞吐吐的?翡翠不死心,打電話問管九娘,她卻笑而不答。

怎麼可以告訴她「仙家居」是「粉味」的?這可是她手裡的一張王牌,將來要拜託上邪任何事情,拿出來亮一亮就夠了。

想想也真是好笑,堂堂震動天地的大妖魔,居然怕同居的人類女子知道他千百年前去過酒家流連。

這種心思,真可愛。

午休吃飯看電視,放下那些傷眼睛的稿子,真是偷得浮生半日閒
……

一口紅茶差點噴在電視上面,狼狽的擦桌子,瞪大眼睛看著螢光幕上的「偶像」。

主持人不斷的盛讚這位冷冰冰的偶像有一雙十萬伏特的電眼
……

這不是廢話嗎?他是管打雷的雷神啊
!!

「請問你有心儀的對象嗎?」主持人被電得暈頭轉向,滿頭冒小花小愛心。
「當然有。我會進入演藝圈,就是為了希望她看見。」深情款款的從螢光幕望過來,「管,我想通了。我愛妳。」

九娘無力的趴在桌子上,當初應該賞他個痛快的。

這是寒冷的過年前,一個詭異的,「移民」間的愛情(?)故事。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umi914
  • 「不要你愛上卑賤的人類,就以為我會愛上低賤的妖怪!」雷神冷笑,「愚蠢,愚蠢!你堂堂這樣妖力強大的妖魔,居然會愛上自己的食物?這跟人類愛上一隻雞有什麼兩樣?都是病態!」


    應該是「不要"以為"你愛上卑賤的人類,就以為我會愛上低賤的....
  • 531
  • 我覺得原本的就很順了..
    再加上"以為"就怪怪的了.
    ㄚㄚㄚ上邪好可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