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漫畫!我的《魔力小馬》!!」休養幾天,傷口勉強癒合的麒麟慘叫,險些氣裂了傷口,「我寶貝的漫畫啊~」

那天她來不及找紙,隨便扯了眼前書頁就畫符止傷,卻沒想到撕了自己寶貝的漫畫。

剛好撕到她最喜歡的情節,不禁悲從中來。

蕙娘無言的看著天花板。傷到幾天吃不了東西,勸她插胃管她又不肯,再怎麼痛也沒掉過半滴眼淚,現在為了幾本破漫畫,哭成了花臉。

這個時候她就會納悶,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她會想要跟從麒麟呢?
「……漫畫嘛,又不是絕版了。」為了不讓麒麟又把傷口弄裂,她勸著,「再買就是了,好不好?」
「這套漫畫是我飛去日本逼藤田和日郎親筆簽名的欸!」她繼續梨花帶淚,「我寶貝的漫畫啊~都是那個死孽徒啦!……」

蕙娘啞口片刻,「……那我去買書,就拿完整的來修復這幾頁好不好?保證妳也看不出瑕疵,如何?……」

哭了好一會兒,麒麟思來想去,也別無他法,只好抽噎的說,「修好看點……蕙娘,我甜點要六個草莓塔喔,傷心只能用甜點治療了……」

……妳食道炸傷了大半,怎麼吃草莓塔?但是讓她哭裂傷口和設法吃草莓塔……她選擇草莓塔。

後來麒麟真的吃了草莓塔……雖然讓蕙娘扁眼。因為食道受傷,她細細嚼過甜點以後,用五鬼搬運法,跳過食道,直接到胃裡。

……道術是給妳這樣用的嗎?

「哎呀,妳不懂的都是咒啦。」麒麟含含糊糊的回答,「明峰腦子不懂,身體可是懂了個十成十呢!這死孽徒真的很有天分……」
「……啊?」

她已經忘記撕破愛書的傷痛,笑嘻嘻的,「當初啊,他收那幾個式神,就是用『魔力小馬』收內堂的咒。但他實在很不會應用,既然用了收內堂的咒,就該用使喚內堂的咒啊……」

「所以?」
「所以我就附到他的身上,用了《魔力小馬》使喚內堂的咒。我真是聰明智慧的禁咒師啊~」

……妳好好一個人類,怎麼學妖鬼的方法去附妳弟子的身?!

麒麟拍了拍手裡的屑屑,雖然這麼不方便,她還是很有毅力的吃掉所有的甜點。她施施然的經過啞口無言的蕙娘,從書櫃裡掏出四本漫畫,彈指燒掉了書。

「……主子!」蕙娘逼緊了聲音,「妳不舒服?沒吃飽嗎?!但妳傷口這樣真的不能吃太多……也不要因為撕破《魔力小馬》就準備焚琴毀書啊!」

她跳了起來。古代仕女每每要尋短見,都先拿自己的藏書和文稿下手(詳情請見《紅樓夢》,不過是幾頓吃少了些,麒麟也想效法一番……?

「什麼?」麒麟糊裡糊塗的抬起眼,「喔,這套《女媧》一定要燒掉啦。明峰那蠢蛋把這套漫畫看得太真,真的照上面的『葬禮』舉哀,差點被他祟殺了……」說到這裡,麒麟真的有點悶,「為了避免他蠢到又把我給『葬』了,只好先抹煞這套書的存在……」

於是,麒麟替那套書行了「葬禮」(還是火葬),杜絕這種倒楣事再發生。

「……這也是咒?」蕙娘有點頭昏腦脹。
「是啊。」拍拍手上的餘燼,「妳不懂的通通是咒啦。」

最好是這樣。蕙娘沒好氣的想。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冰霜
  • 頭香....
    阿記阿
    咖ㄝ巄謀郎勒〈台語〉
  • 血染
  • 當初啊,他收那幾個式神,就是用『魔力小馬』收內堂的咒。但他實在很不會應用,既然用了收內堂的咒,就該用使喚內堂的咒啊…

    是外堂 不是內堂吧...
  • ~心海~
  • 蕙娘抱怨得越來越厲害了囉…
  • 心月狐
  • ~嗷嗚~

    三樓的,我有同感,
    ~~可憐ㄉ蕙娘和明峰~~
    (謎之音:妳明明就懷著幸災樂禍ㄉ心情在看...還看得很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