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祥介:

嗯,我辭職了。你不用多想,並不是鍾副總逼的。 
只是,我想試試看,放棄了這個﹁安全感﹂我還有沒有其他的道路可以行走。
安居在某個地方或某個人的臂彎都是危險的。這樣的安居會不會麻痹我的鬥志和警覺,我不知道…… 
今天,是我三十歲的生日。我在想,我能夠走到哪裡去……起碼我能夠確定的是,我已經一步步的走向三十一。

 

閒晃了幾個禮拜,我又找到了份工作。和以前的工作沒有一點相似的地方……只是,我喜歡這兩個奇特的老闆娘,和她們的兩隻貓。
那是一家叫做「蝴蝶養貓」的咖啡館,若是你回到台北來度暑假,我一定會帶你來逛逛。


                                  愛你 染香
 
 

寄出了e-mail,染香伸伸懶腰,準備出門。她仍維持著上班族的習慣,不到八點就清醒,澆完花,寫封e-mail給祥介,時間差不多了,就步行到「蝴蝶養貓」。

會發現蝴蝶養貓,其實是個意外。

這幾年,她上班的路線都是固定的。出門,右轉,走進捷運站。辭職後的第一個禮拜,她還是維持著這樣的路線閒晃。

某一天醒來,她發現自己又要右轉的時候,不禁笑出來。 

太陽這麼明媚,街上的行人這麼歡快,她卻固守著莫名其妙的方向感,執意要右轉。

右轉就是對的方向嗎?那麼,她應該試試不那麼對的左轉。

左邊有個小公園,她卻一直沒有發現。

一面閒逛著小公園,幾家很有特色的咖啡廳消磨著早餐和午餐,一家家打著分數。一直逛進「蝴蝶養貓」,她像是打開另外一個世界,再也不想離開。

長髮薄面的老闆娘,嬌弱著纖長的身影,對她淡淡一笑,「歡迎光臨。」 

她卻注視著鬱藍天花板那串豔黃小蝶,無法移開眼睛。風一吹,薄薄的小蝶群像是舉翅在天空翩翩著。 

整個咖啡館的擺飾都是蝴蝶,各式各樣的材質,大大小小。連端上來的花茶,茶壺和茶杯都嵌著金絲素面小蝶。除了蝴蝶,就是書。一大架一大架的書,像是在圖書館裡。午後客人不多,卻也不少。有攤著功課的學生,也有頭髮白花的老奶奶,戴著老花眼鏡在看七俠五義。或是上班族女郎正在看漫畫。

橡木地板有兩隻小貓享受著溫暖的初夏陽光,安祥的睡眠,身上的虎紋沐著金光。

原來如此。這就是「蝴蝶養貓﹂這個名字的由來。

「看中了什麼嗎?」另一個嬌豔豐滿的老闆娘走過來,她才發現自己盯著牆上的貓戲蝴蝶湘繡出神。

不大好意思的一笑,「好細手工。」人家的擺設,怎麼可能出售? 

「大陸手繡的。朋友帶了來,算是托售。」她嬌媚的鳳眼眨了眨,身穿改良式寬身荷花旗袍,大滾邊,看起來這麼賞心悅目,「若是喜歡,價格在下邊,隨意看看。這兒有標價的都可以問問,要記得殺價。」她眨眨眼。

第一次遇到要客人殺價的店家,染香笑了起來。

「我姓夏,夏天的夏,夏月季。」她招招手,剛端飲料過去的另一位老闆娘薄笑著過來,神情淡淡的溫柔,「她是楊靜。」

「我姓沈,沈染香。」她望望不小的店,「就兩位老闆娘?沒有夥計?」

「好眼色。」月季歡快的說,「沒辦法,兩個老女人,一看就知道是老闆娘。染香?第一次來?」她轉頭跟楊靜說,「這名字好聽得緊。」

楊靜笑了笑,淡得幾乎看不見,「跟這店有緣。」

想了想,月季拍了手,「可不是?哪隻蝴蝶不遍染香群?要不要來上班?這麼一來,我們可就有隻貨真價實、活色生香的『蝴蝶』了。」 

「妳呀,成天想休假。」楊靜輕輕的拍拍月季的頭,「幹活了,盡絆著客人講話。」

染香笑瞇了眼睛。之後幾乎天天都來,楊靜和月季忙不過來的時候,也幫著送水杯送飲料的。

有回興起,幫著炒了幾個家常菜,客人讚不絕口。

「要不要來?」連楊靜都淡淡的跟她說,「非常累、薪水也不多。當個安身立命的地方倒也可以遮風蔽雨。」 

笑著,「不怕我把水杯倒到客人的懷裡?」第一天幫忙就出了事情,那個客人一跳,裙子上都是水漬。月季馬上過來道歉,還請客人上樓換了原本要賣的裙子。客人不但沒生氣,反而買下那條手染的寶藍蝴蝶一片裙。

「那算什麼?」月季伏在桌子上大笑,「第一天開店,連楊靜都沒有,我忙到哭出來,客人一邊掏手絹安慰我,一面幫著炒菜招呼其他客人,我只顧著蒙面大哭。」 

楊靜點了菸,笑意在煙霧後隱隱,「我來幫忙,她也不見得少哭一點。不知道是誰,滿盤牛奶冰上面擺了顆滷蛋,叫客人不知道怎麼吃。」

大家嘻嘻笑了一會兒,在關了店門以後。輕鬆的抽菸,喝點小酒。

「我實在是笨手笨腳。」有時候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來幫忙呢,還是來砸店的。

「太客氣了啦!」月季拍拍她的背,「這年頭有幾個女孩子會煮菜的?我還去上過課哩!我的菜實在滿折磨客人的胃;若要楊靜煮菜不如謀殺她比較快。」 

「這沒什麼……」染香笑笑,「誰若嫁個挑嘴的男人,想要不會煮菜都不行呢……」即使如此,前夫還覺得她煮的菜難登大雅之堂,也對,她到底只會一點家常菜,「菜煮得好,還不是離婚了事……」驚覺眼淚落在手背上,才發現自己居然哭了。

 順手遞了手絹給她,「我也嫁過,有什麼關係?婚姻只有三種形態。第一就是離婚,第二就是當了寡婦,第三就是還沒看膩就早死。我是第二種形態唷,妳看得到這些蝴蝶,大部分都是我過世丈夫做的。我們才結婚三年多哩。」月季一面喝著馬丁尼,「若是離婚能讓他活得好好的,我倒是不介意離婚。」

「不……」或許是酒精,或許是自己承受太久,「我當過別人的情婦……」

月季翻翻白眼,「夠了,我當過舞女哩。還不是不特定物件的情婦?當太太不會比較高尚啦,」她笑嘻嘻,「如果沒有愛情也沒親情,跟高級賣淫沒兩樣啦。」

「我跟前任男朋友同居六年。」楊靜指指自己,「我這個情婦當得最沒價值,免費洗衣服打掃幫著寫論文,連『結婚』這種正果都沒修煉成,到現在還孤家寡人。」她的笑容依舊淡然,「但也幸好沒結婚。﹂在她們寬容的笑容中,染香迷離的淚眼中,覺得她們這樣堅毅美麗。

「別傻了,」月季的笑容蘊含著堅強,「活到這把年紀的女人,哪個沒有故事?要不是有這些故事,又怎麼能夠活得精彩?人生太長太無聊了……」

「誰不是往死裡奔?」靜淡淡的接上話,「但是活成什麼樣子,只有妳自己才能決定,讚美或譴責……別人?別人只是別人。」

第二天她就來上班。或許她想從這兩個奇特的女人這裡,找到自己的方向。

因為她來上班,原本星期一的公休,也就可以用輪休的方式開店。

「太好了,」退休的老客人開心極了。「要不然,禮拜一都不知道到哪消磨時光呢。」

她漸漸發現,許多人拿「蝴蝶養貓」當生活的重心之一。退休的人到這裡看書,和老朋友相聚喝茶;考試的學生來這裡念書,整理論文。說一聲,老闆娘還會慷慨的把ADSL的網路分享給客人用;上班族來這裡跟客人碰面,要不就來這兒蹺班;年輕的家庭主婦偷一點閒,來這兒找一會兒的清靜,或是跟老闆娘們吐苦水。

這兒跟公司的爾虞我詐距離得多麼遙遠……清靜單純的人際關係,分分合合都像是自然的四季一樣。

「喜歡這裡嗎?」楊靜在休息的時候,這樣淡然的問。

「成本撐得住嗎?」她還是務實的,「多了我一個人的薪水?我算過大概的成本,除了我們的薪水,幾乎沒什麼賺。」

「不用怎麼賺錢。我們本來就不是指望這裡賺錢的。」她安然的笑笑,點起菸,三五的白霧繚繞,「我們的物質慾望都低,只希望能有個最後歇腳的地方。或許這半生已經看得太多,太複雜,我們只希望能夠安然的活過每一天。這樣很好,雖然不很賺錢,到底也夠我們旅行幾趟——若是能有時間的話。」

這樣生活,有什麼不好呢?她每天來開店,端水杯,整理內外,中午的時候炒幾個菜,跟客人聊天,晚上又是另一批豔然的客人,帶來另外的故事。

生活的步調慢下來,她突然有找到家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瑟
  • 我想請問一下
    有沒有在賣<深雪之戀>?


  • prince810117
  • 應該已經絕版了,不過網路上還是找得到0.0
  • 人間失格
  • 長大後
    我也想開一間和蝴蝶養貓一樣的店
    紓解大家的心靈
    也讓我有機會在人生中的夾縫
    喘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