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孤煙直

好不容易,蕙娘出盡百寶哄住了又跳又罵,氣得幾乎飛天的麒麟,允諾了完全不可能的豪華大餐,麒麟才算平了氣,抱著小扁瓶喝著酒解悶。

「……蕙娘,妳答應她的菜單根本就……」明峰發愁起來,「等她吃不到,恐怕……」

明峰完全不敢想底下的情節,他寧可面對失控的蝶龍魔斯拉。

「開玩笑,不過是烤肉大餐,我會辦不到?」她脫了外褂,只穿著貼身的雪白內裳,溫柔的笑容蘊含著無比的自信,「我可是八百年道行的殭尸廚娘,這點小事難得倒我?」她昂首望著天上的三個月亮,感受著乾冷的夜風。
「小明峰,去找些石頭來。大小不拘,找得到多少算多少囉……」緩緩的飄飛於空,她露出淺青色的面容和小小的獠牙,指甲變成墨夜般的黑。

在這原屬妖族的大地上,她如魚得水般,化為殭尸的原形,破空而去。……和蕙娘相處太久,他都快忘記蕙娘是個非常有本領的大殭尸了。
默默的在沙地上尋找著石頭,卻在他跌下來的沙坑裡頭,找到一個小小的、眼熟的布包。

他發愣了一會兒,悄悄的打開來……眼眶不禁發熱。是了,這是他放在房間裡的布包,包著羅紗留下來的殘服。
雖然非常感傷,但他疑惑起來,為什麼在這裡?他明明好好的收在房間,為什麼……

一陣森冷的殺氣,讓他倏然回頭,發現麒麟神情恐怖的站在他身後。「你……你記得帶定情物,居然不把琴帶過來?你有那時間反應,怎麼不知道要帶有用點的東西?!多帶一瓶酒也是好的啊!你帶這個是能吃嗎?!……」

「麒麟,妳冷靜一點……」明峰深深膽寒,「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不必多說,」她美麗的臉孔鐵青,「你不知道飢餓的怨念會有多重嗎?」
……飢餓?我們剛剛吃過晚餐,妳還包辦了晚餐的大部分欸!「我、我反對暴力……哇~」

明峰被連人帶布包打到一丈之外,「我要代替月亮懲罰你!你這音痴!」麒麟怒吼著。

栽進沙坑裡的明峰滿頭冒金星,他趴在冰冷的沙地上,覺得很哀怨。只要跟食物有關係,麒麟的理智就會蕩然無存。

「……蕙娘,妳快回來,我好害怕啊~」他忍不住熱淚盈眶。
 
等蕙娘拖著小山般大小的蜥蜴(?)半雲半霧飛回來時,看到怒氣沖天的麒麟和鼻青臉腫的明峰,有種不祥的感覺。

該不會主子餓瘋了,試圖吃掉明峰吧?

她火速降落,明峰連滾帶爬的撲上來,躲在她身後發抖,她開始感到事態嚴重。

這幾年,麒麟嬌養在大都市裡,食物隨手可得,一時淪落到荒漠,萬一真的斷了糧……

說不定明峰真的會下鍋。

為了免除明峰的厄運,她使出最精湛的廚藝。眾人皆知,殭尸可以引起乾旱,但修行到一個程度的殭尸,可以逆轉這種過程。

所以,蕙娘用指甲像是刨豆腐般,將塊大石頭剜出一個臉盆大、光滑的凹槽,龍吟般漫唱,將大氣中的水氣匯聚,如涓流般從石頭凹槽滿溢出甜美而珍貴的水。

抓一把月光,幻化成銀亮的柳葉菜刀,宛如舞蹈般,將眼前這隻長著六隻角、兩個頭顱,皮膚還充滿疙瘩的醜惡大蜥蜴剝皮、支解,變成一小座肉山。過程中不見一滴血,因為血液也讓蕙娘收了起來,準備凝聚起來煮豬血湯(?)。

她的動作是那麼優雅、充滿韻律感。就算是天界的舞孃也會自慚。原本殘酷的殺戮,在她手上化為專注與藝術。她一面處理著食材,一面製造著食器--大大小小的石頭有的成了石碗,有的成了石盆,更有的成了石鼎。

她將比較小的石頭在火堆上燒紅了--燃料就是蜥蜴榨出來的油脂,扔進裝著水的石鼎中,一時之間,肉香四溢。蕙娘早年和仍然健康的麒麟東奔西跑,常常野宿。這讓她養成隨身帶著調味料的習慣。也因此,這鍋下水湯有薑末調味,新鮮的食材和高超的技藝,讓如此簡單的一鍋湯成了人間美味。

攤在燒紅的大石頭上,結實的烤肉發出滋滋的輕響,蕙娘在這片遼闊荒漠找到的岩鹽更增添了香氣。她在這樣艱困、一無所有的環境裡,如她所承諾的變出非常豪華的岩燒料理,不但讓麒麟吃得眉開眼笑,火氣全無,也讓明峰佩服得五體投地。

抹了抹額間的汗,蕙娘恢復成人身。看起來,明峰大約不用下鍋了。她不諱言,麒麟這麼多弟子來來去去,她特別疼愛這個傻呼呼的小夥子。

她一生無子、無兄弟姊妹,漂泊無根,只認定了麒麟。但這孩子……這溫柔的傻孩子卻勾起她的母性,讓她特別照顧疼惜。

揉了揉酸疼的胳臂,她耐著性子將吃剩的肉裡外抹了層鹽巴,施咒定在半空中。

不知道他們會迷失在荒漠多久……不過她不擔心。

只要有她在,她絕對會餵飽麒麟。

當然,還有明峰。
 
吃飽喝足,麒麟和明峰進入夢鄉,蕙娘守著營火。

她不太需要睡眠……或者說,她和人類的睡眠有相當的差異性。她的「睡眠」比較接近人類的休息,大腦放空,陷入冥想狀態。但不會閉上眼睛,意識也還保留一絲清醒,警戒著。
離開首都,來到這片荒漠,蕙娘意外的感到愉悅、舒適。雖然風這樣乾冷,大漠這樣荒蕪。但她在首都有種輕微的窒息感,像是一種氣味、一種氛圍,讓她喘不過氣來。

因為她生前是人類,即使妖化為殭尸,她和人類相處的時間遠大於妖族。妖族對她來說,是異類、是敵意的化身,所以她也不知道妖族的學者考究人類與妖族起源時,有派說法認為妖族和人類有相同的祖先,因為某種緣故在進化的路上分道揚鑣,而古妖界與人間是姊妹世界,可以共通。

(這裡的古妖界指的是現在的魔界)

其實這派的說法很接近事實。所以蕙娘在這原本屬於妖族的大地有股如魚得水的自在感,不管變得多麼荒蕪。
她在這片共鳴的荒漠中,五感變得特別清晰、明亮。所以當小小的足音在遙遠的地平線響起,她反而閉上眼睛裝睡。

她在百里外才捕獲那隻蜥蜴。她的感知範圍遠比在人間時遠,她能確認百里內沒有其他生物。那,來者何人?是遠從百里外的追兵?還是瞞過她的耳目,在百里內埋伏的刺客?

足音漸漸清晰。她微微睜開眼睛,卻有點發愣。

是三隻小狗。

不不,這樣說似乎很失禮……應該說是三隻小狼。他們飄飛著柔軟鵝黃的毛,眼睛帶著深深的稚氣。偷偷摸摸的潛伏到他們的營地,觀察他們,卻不知道也被觀察著。

好一會兒,小狼們確認營地的人都熟睡著,他們跳著,發出不小的聲音,試圖把吊在半空中的肉叼下來。

蕙娘張大眼睛,隱隱覺得不妙。給他們吃一兩塊當然沒啥……但麒麟最討厭小偷,尤其是偷吃食物的小偷(在麒麟的眼中,這些都是屬於她的)。若為他們小命著想,最好是把他們嚇跑……

她才一動,麒麟就按住她,嘴角彎著興奮的微笑,坦白說,很可愛,但也滿恐怖的。

……更糟了。讓魔王一關好幾個月,麒麟當然不可能拿女官或侍衛練拳頭。缺乏沙包的麒麟埋首狂喝猛吃才能壓抑這種衝動。

「他們還是小孩。」蕙娘焦急的、輕輕的說。
「我下手一定會輕一點。」麒麟舉手發誓。

蕙娘額頭沁出幾滴汗,麒麟什麼誓言都會堅守,但這種誓言……她的「輕一點」,會不會只剩半口氣?

正要跟她爭辯「不該毆打小動物」的當口,那幾隻怎麼撲都撲不到的小狼,人立站起來,漸漸的化為幾個髒兮兮的小孩。

「還有幾分妖力欸。」麒麟的表情超開心的。

……我才不相信妳會下手輕一點。

所以,當麒麟衝過去抓住剛偷到肉的小孩時,蕙娘也馬上衝過去勸阻,「主子,妳嚇到他們了!」

這三隻過度驚嚇的小狼妖尖叫起來,試圖和麒麟對抗。但麒麟像是戲耍老鼠的貓,分別將他們三個打了一頓屁股。

被囂鬧吵醒的明峰揉著眼睛,看到麒麟正在毆打小孩。

「……妳瘋了嗎?!」他一個箭步衝上去,把麒麟手上的小孩搶救下來,「妳去哪兒擄來三個小朋友?蕙娘煮了大半隻的蜥蜴妳還不飽啊?!把腦筋動到小朋友身上……妳是睡迷糊還是餓糊塗了?……靠,你怎麼咬我?!」

他搶救下來的小孩惡狠狠的在他手臂上撕下一塊肉,讓他上臂一片鮮血淋漓。

麒麟勃然大怒,「偷我的肉還咬我的長工!你爸媽是怎麼教的?」她一把抓過那隻小狼妖,霹哩啪啦的打著他的屁股,讓他沒命的喊叫,「我代替你爹娘教訓你!死小鬼!」
「誰是你的長工啊?!」明峰聲嘶力竭的喊著,摀著血流不止的手臂。

蕙娘將小妖搶救過來,卻也被咬了一口。這隻小狼妖在他們三人之間傳來傳去,不斷發出尖銳而淒慘的叫聲。

另外兩隻逃走的小狼遠遠的看,誤認為他們的弟弟正被生吞搶食,忍不住淚流滿面。

他們反身逃跑,急著跑回部落,將么弟的噩耗通知大人們。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a
  • ..

    ......好無言
  • 虛
  • 挖挖挖.好難得.我竟然第2位押~
    好好看喔
  • fs0332
  • 最後那個誤解太好笑了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