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和往常沒有什麼不同。

他依舊踱上青石板路,往運河區走去。路上行人悠閒,嘩笑著。他不得不承認,魔界比人間更安樂,更像是樂園。

如果不看魔族小小的獸化,他會有種錯覺,覺得他來到的是美麗的天國,而不是傳說中陰森恐怖的魔界。

走過垂楊拂堤的小橋,他敲了敲門,侍女將他迎進去,走過青苔遍佈的小徑,就可以看到正在彈琴的羅紗。

一切都跟過去一樣。羅紗拒絕他以後,他也徹底不去想羅紗即將死亡的事情。說不定會有奇蹟,也說不定,羅紗的病只是誤診。她可能比較虛弱,但一點都不像是會死的樣子。

你看,她不是好端端的,對著我微笑嗎?今天如此,明天也會如此。或許一天又一天,永遠,就不會太遠。

「這麼早就來?」羅紗露出她扭曲卻溫柔的微笑,「很熱吧?」
「比起人間的夏天,這種陽光簡直是太宜人了。」明峰笑著,坐在琴桌對面。

羅紗精神最好的時候,就是剛睡醒的清晨。這個時候的她表情輕鬆,聲音也不那麼沙啞。雖然只能維持幾個鐘頭,在中午之前她就會漸漸情倦詞鈍,需要吃藥休息。

但明峰也只需要這幾個鐘頭。然後在羅紗疲倦之前,他會先告辭離去。回到家,魔王為他準備的老師就會等著幫他上課。

他並沒有正式回絕魔王的提議。並不是他想當皇儲……一來是為了羅紗,二來,他需要想清楚,也想看清楚魔界神祕的面目。也或許,他旺盛的求知慾在魔界得到很好的滋養。

這一天,真的和其他日子沒什麼不同。當他在羅紗的指導下,結結巴巴的彈完「十面埋伏」,他還是這樣想著。

但有一點點什麼不太一樣。一種異常的感覺,讓他疑惑起來。他說不出為什麼,打落了羅紗的藥盞。羅紗愕然,表情隨之堅毅,她「鏗」的一聲讓古琴發出巨響,這道威力十足的琴聲,將明峰以外的人都彈出三尺之外。

「你們是誰?膽敢侵入我的領域?」她厲聲。

遞藥給她的侍女,像是蛇蛻般漸漸褪去外皮,露出一張絕艷卻鐵青的臉孔。他們讓穿著黑衣的刺客包圍,這些刺客都有著相似的美麗臉龐和鐵青的膚色。

「侍女呢?」看起來像是首領的冷冷的問。
「都殺了。」他的手下恭敬的回答。
「這兩個也殺了。」首領昂了昂下巴。

刺客們撲了上來,卻讓羅紗的琴聲再次逼退。

「……別逼我。」羅紗溫柔的獨眼漸漸露出殺意,「我在王上身邊服侍三百零五年,手下死亡的知名刺客不計其數。我不欲多造殺孽,快快滾吧。」

刺客們躊躇了一會兒。這位琴姬在群臣百姓中可能沒有什麼名氣,卻是刺客之間的傳奇人物。他們私底下傳說著,「琴姬手上有琴,誰也殺不了她。」若殺不了琴姬,自然殺不了魔王。

首領卻微微冷笑,「琴姬,妳也只能虛張聲勢。誰不知道妳快死了?」他逼上前來,雖然再次被琴聲彈開,但他手底的飛刀挾著法力,破空劈中了羅紗的琴,這衝擊讓羅紗的琴變成碎片。

碎片劃破了羅紗完好的臉頰,緩緩的流下鮮血。她摸著自己頰上的血,反而寧定下來。

身為魔王寵愛的琴姬,對於刺客來襲早習以為常。只是她垂死之後,退出宮廷,刺客們不再找她麻煩,她也漸漸淡忘了這種危險。

若是只有她一個人,說不定會束手就戮。但是……瞟了一眼一直護在她身前的明峰,突然湧出無窮的勇氣。

沾著血,她飛快的在琴桌寫著咒語。整個屋子像是巨大的音箱,隨著她咒文的吟唱共鳴出轟然的樂聲。

「快逃,親愛的,你快逃。」在震耳欲聾中,她溫柔的聲音細細的傳進明峰的耳中,「趁現在。」

他搖了搖頭,抱起輕得像件衣服的羅紗,撞破了窗戶跳出去。

一跳到長廊,羅紗發出一聲尖叫,從明峰的懷裡飛了出去。

她的手和腳被無形的繩索捆綁,浮在半空中,明峰想要將她搶救下來,卻只讓她更痛苦的呻吟不已。

「這是……魘魔法。」羅紗吃力的說,額上有大滴的汗珠流下,
「快走……去找李嘉來救我……」
「我不能。」明峰虛弱的說。
「他們還不會殺我。」羅紗浮出蒼白的微笑,聲音大了起來,
「殺了我,他們要去哪兒找魔王的祕藥呢?」

追殺而來的眾刺客愣了一下。眾人皆知,長於醫療的魔王早已研發出長生不老的祕藥,但卻祕而不宣。垂死的羅紗活到現在,說不定就是祕藥之功。

「先殺那個人類!」首領火速下了命令,明峰愕了一下,丟出火符,趁著刺客慌亂之際,衝往門外。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mm
  • 哈!

    ya!!! 頭香頭香 沙發 =ˇ=+++
  • EstherJay
  • 琴姬手上有琴

    龍五手上有槍,誰也殺不死他。
    看到這裡我大笑哈哈哈哈
  • 111
  • 琴姬手上有琴,誰也殺不死他。
    我手上有小說,誰也不能阻止我(看書的慾望)。
  • kevin90524
  • 我手上有與寫作暴君締結的血契,神也殺不了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