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鳳月真的生氣了。就算遇見了,她小姐也哼的一聲,將頭死命的一扭,快步的走掉了。

早知道她這麼好奇,乾脆就「滿足」她算了。他不曉得鳳月把這件事情看得這麼重要,大概是她也到了該成熟的年紀吧?

但是生理成熟了,心理不成熟也不能隨便找人亂試呀!他被工作壓得喘不過氣來。堅冰去住院,公事全砸在他頭上,他已經連睡覺都沒時間了,實在找不出空檔去安撫鳳月。

他又焦慮的不得了。害怕鳳月被他氣到了,隨便找個人試驗。想來想去,又問了很多人意見,終於去網路書店訂了本書來。

好不容易找到空檔和鳳月吃飯,他帶著書,不知道怎麼開口。剛好林若藍走了進來,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

她有古怪。她的資料太完美,太正常了。太多情報都從她那兒來……這樣過分的正常……就是不正常。漢霖注意到她和李宗興交頭接耳,這個淡漠有禮的冰山美人卻對李宗興出現了猙獰的表情。

那是輕蔑,而不是感情問題。

她……跟這一連串的攻擊事件有沒有關係?為什麼他總覺得這些讓他們疲於奔命的國內任務都不是認真的,只是要轉移他們的注意力?她涉入嗎?涉入多深?應該清查一下她的交遊狀況。

「……朱漢霖……朱漢霖!」鳳月用力一捶桌子,他才大夢初醒。
「我看你還是約林部長吃飯吧。」她的臉色發青,「不用拿我填空檔!」
「我有什麼空檔可以填?」漢霖叫屈起來,「妳明知道堅冰住院,工作都在我身上……」

好說歹說才讓她火氣小些,一看休息時間所剩不多,還有大疊的公事等著他嘆口氣,「好了啦,喏,給妳。我實在很擔心……妳什麼也不懂……」

鳳月接過那本《體內小訪客:性、懷孕、分娩的生命科學》,氣得全身發抖。

漢霖還以為她不好意思,「我最近忙,沒什麼時問跟妳細談。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呃,妳的年紀大了,也該了解這方面的知識……這不僅僅是歡愉而已,還有許多責任和生理上的變化,雖然不至於發展到這種地步,不論對象還是不要隨便……」他話還沒說完,已經用臉接了鳳月摔過來的書。

「你這隻腦震盪的豬!」鳳月向他揮著拳頭怒吼,怒氣沖沖的離開現場,省得自己掐死漢霖。

她不禁後悔了起來,當初他表白的時候直接答應他就好了。天長地久?世界上哪有那種事情?最重要的是此時、此地、當下。思慮過甚,所以才弄成今天這個尷尬的場面。

忙?她冷冷的哼一聲。忙還可以眼睛只盯著林若藍看?好不容易有機會吃飯,他一看到林若藍,眼睛像是生了根,叫也不會應。

她越想越氣把檔案一摔,摔出了幾張紙。這不是她的檔案。瀏覽了一下心跳突然加快。她長久以來的疑慮居然成真了。左右張望有沒有人注意她,快步跑進實驗室,大家都去吃飯了,空無一人。她抖著手,快快的把檔案影印起來,然後把正本整理好,若無其事的回到自己的辦公桌,把副本藏起來。

宗興氣急敗壞的衝進來時,她正在填表格。

「這麼快就吃飽了?」他硬擠出笑容,「鳳月,剛剛有份檔案給錯了。那是要給林部長的。」
「檔案?」鳳月假裝驚訝,「我還沒看呢。是哪一份?」

宗興等不及她找,粗魯的在她桌子上翻過一遍,找到的時候很明顯的鬆了口氣,裡面的資料妳看了嗎?」

「我需要看嗎?」鳳月伸出手,宗興慌忙的一奪」,「不,沒有必要。這個是……」他笑得比哭還難看,「商業機密。」

「我懂了。」鳳月微笑。

「妳……不會讓林部長知道吧?」他提心弔膽的問。
「知道什麼?」鳳月張大眼睛。
「知道……我居然給錯檔案。」冷汗浸溼了宗興的背,「如果她知道我這麼粗心,我的……我的考績可能會有問題。」

「當然。」她呵呵一笑,「這又不是什麼大事,為什麼我要去當報馬仔?」
「那就好。」他掏出手帕擦擦汗,「那就好。」

等他一走,鳳月的肩膀垮了下來。該找誰商量?她緊握雙手,慌張的四處望望。她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這問題……

腦海裡跳出漢霖的影子。

不行。她馬上打消這個念頭。漢霖看起來……似乎很喜歡林若藍。她心裡隱隱一陣刺痛,搖搖頭甩開這種痛心的感覺。

這件事情非同小可。若是漢霖為了林若藍掩蓋下來……遭殃的不是她一個而是……

她想到可能的浩劫,臉色蒼白了起來。

該死,該死!平常只埋首工作,完全沒有注意到該如何處理這類的事情。

「小不點……寶寶……」她拉開冷藏櫃,看著一個個的培養皿。「我真的以為你們只是改良後的乳酸菌和基因培養用的病毒……我真的希望你們是……」

拍拍自己的臉,勉強自己振作起來。她不能頹喪。就算要報案,也得等到證據充分才行。她不能逃,也不能躲。必要的時候……她得親手扼殺自己的寶貝。

只有她才知道怎麼做。

她的神情堅毅了起來。

***

鳳月的人緣好,當她不動聲色的向同事借電腦借檔案,同事都會慷慨的借給她。實驗室的分工瑣碎而片段,當她的拼圖越完整,她的冷汗就越多。

是真的。

大家一無所知的成了幫兇。這個小小的實驗室成了生物武器的培養前哨。

她決定要相信漢霖,實在她沒辦法一個人承擔這麼重的責任。李宗興已經開始起疑了,她發現有些陌生的研究人員總是固定在她附近出現,不安越來越強烈。

小心的甩開這些跟蹤的人,她躲躲藏藏的走向電梯,李宗興沒看到她,卻焦急的罵著,「這麼多人看著居然還會不見?趕緊去找!」

糟了。她趕緊閃進逃生門,準備從樓梯出去。她慣穿的布鞋幫了大忙,沒發出什麼腳步聲急急下樓,到了三樓,她煞住了腳步。

這不是真的。

但是那個人……那個人明明就是漢霖。他居然將林若藍困在樓梯口的牆壁,一隻手撐在她的頭側。林若藍……笑得好妖媚。

她……她居然吻了漢霖。漢霖沒有反抗或厭惡的表情,只是任她吻著。

太過分了……真的太過分了……鳳月掩住自己的嘴,逼自己不能發出聲音,但是眼淚不聽話的不斷流下來。

什麼只愛我一個……都是騙人的!騙人的!根本沒有人可以相信……沒有!

她慌張的,小心翼翼的往上爬,一面恐懼的回頭看。她不知道該到哪裡,也不知道該告訴誰。她按住了隱隱作痛的胃,鼓勵自己千萬要堅強。

離開的這麼急,所以她沒看到漢霖冷淡的擦了擦嘴,也沒聽到漢霖說的話。

「我該不該擔心被妳下毒了?」

林若藍嫣然的一笑,「我捨不得殺帥哥。」

「妳喜歡女人。」漢霖冷冷的笑,「妳並不是林若藍。妳是誰?」
「錯了,我喜歡漂亮的人,性別不重要。」她的眼睛妖嬌的閃了閃,「我當然是。你有什麼證據懷疑我?我這麼多年來為國家盡力,國家就這麼回報我?」

直接來找她或許是步險棋,不過,試看看也無妨。若是她露出破綻……她是露出破綻。

太冷靜也是一種破綻。

「妳變得太漂亮了,和檔案照片不太相同。」他敷衍著,「妳知道的,郝上校住院,我總不能在這個時候捅出什麼漏子。過分小心或許傷到妳,不過還是防患未然的好。」

「國家規定不能整容?愛美是人的天性。」她溫柔的在他胸膛上畫圈圈,「我們……應該常常溝通才對。越深入越好……這樣才不會有什麼誤會。」

「有機會的話。」漢霖抓住她的手,堅決的拿開,「現在還不是時候。」
「我等你。」她挑了挑描繪精緻的眉

漢霖笑了笑,心裡卻暗暗的說:「妳慢慢等吧,死狐狸精。」

他沒有看到鳳月,所以不知道她傷痛欲絕的爬到頂樓,抽泣著撥一一○。

她揉著痠到沒有知覺的腿,哭著打手機,「喂?我要報案……」

「不要緊張,慢慢說……」電話那頭溫言安慰她,「哦?私造生化武器?妳把證據帶在身上嗎?妳在哪裡?」
「我……」又害怕又傷心!她哽咽了好一會兒,「我……」
「妳在大樓的哪裡?」對方又追問了一句。

她還沒有提及英眉的名字。警察怎麼知道她在大樓裡?她馬上切斷電話關機。

這下子,她真的孤立無援了。

***

「抓到了。」帶著耳機的男人面無表情的看著螢幕,「在頂樓。」

林若藍微微的笑著,「那還等什麼?,」

「她可能跑了。」
「一個小女孩能跑到哪?」她微偏著頭,「追不到?」
「會追到的。」

但是他們全撲空了

***

這是賭博。鳳月跑下頂樓,覷著監視的人轉過身抽煙的空檔,在人群的掩護下走入電梯。

哪一樓沒有追蹤的人?

她冒險從四樓的營業部走出去。她從來沒有來過這層樓,不過!因為一點關係也沒有,那些人大概想不到她跑來這邊。

實驗袍已經悄悄的丟在頂樓了。穿著樸素的她很容易就混在人群裡。她偷偷地感謝上蒼,英眉是個大公司,來來往往的人很多,所以她一時半刻還沒有危險。

離開公司?不行,一定有人在出入口等著,警察(?)都幫不到她了,警衛又怎麼相信?

她瞥見茶水間居然有公用電話,不禁鬆了口氣。

撥給誰?她的手微微顫抖。想起了住院中的堅冰。一切都是賭博……賭輸了就完了。

但是她莫名的相信那個溫柔的人。撥通了醫院的電話,「請接郝上校,她焦急而哀求,「拜託。」

好不容易接上了堅冰,她語無倫次的講完,發現自己已經嚇得沒有什麼邏輯觀念了。

「救救我。」她哭了起來,「也救救大家。求求你快些……要下班了,我怕我混不出去……」
「妳待在那兒。」堅冰撫慰她!,「我讓漢霖去接妳。」

漢霖?她啪的一聲切掉電話。果然沒有人可以相信。擦擦眼淚,她決定自己逃出去。媒體總該可以相信吧?她要把事情公布出來。

按了按放在衣服裡的光碟,有生以來最虔誠的祈禱。上蒼呀!自己已經感受到最悲慘的境地,請救救所有無辜的人。

她拍拍自己的臉頰,等著下班人潮混亂的時候,逃出去。

***

計畫失敗了。

她混在人潮裡走著,不當心絆了一下,結果她身後的人胸口突然湧出鮮血,倒了下來。

驚叫聲中,她轉身就跑,除了跑回公司,她什麼地方也去不了。守在電梯的人很眼熟,就是這幾天不斷監視她的人。

閃進逃生門,守衛的人看見她,想也沒想,一腳踹向那人的要害,登登登的跑到地下停車場。

不顧自己身體的抗議,連續好幾個小時的奔跑,她的腿沈重的舉不起來。但是……她不是為了自己的生命而已。

她和實驗室的同事都以為,他們正在開發能快速發酵乳製品的乳酸菌,透過新菌種的利用使得發酵乳具有提高免疫力的效果。但是卻不是這麼回事。

宗興自稱的新菌種根本是利用轉基因的方法,將天花的致病DNA轉基因到一般的酵母菌中,產生新的致病毒素。同時將伊波拉病毒的RNA接在質體上,偽裝成能產生免疫激活物質的質體。她細心呵護的「寶寶」,事實上是恐怖的天花與伊波拉病毒的產生器。

簡單的說,若是這些研發成功的生物武器真正的進入了英眉食品的生產線……一無所覺的……

無藥可救的瘟疫瘴癘就要毀了她深愛的鄉土了!

因為各個實驗室的瑣碎分工,居然讓這樣可怕的惡魔誕生。她不要這樣……

她的爸爸媽媽都在這裡……

還有……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子……她還是,還是……

她不要漢霖死掉!

這激發了她最後的潛能,居然甩掉了追兵。就在轉彎處,她遇到了面無表情的漢霖。

他對著自己舉槍……鳳月閉上眼睛,淚水緩緩的滑下她的臉頰。

她的心,碎了。

槍聲響起,她從來不知道槍的聲音這麼大……震耳欲聾的聲音過去,她居然完好如初。僵硬的慢慢轉頭,發現她身後躺著拿著槍的死人。

「鳳月!」漢霖厲聲,「妳還好吧?有沒有受傷?妳為什麼不乖乖待在四樓?跑到這兒做什麼?妳·……」

「不要過來!」她尖叫,緊緊的護住懷裡的光碟。「你跟林若藍也是一伙的! 你知道她想做什麼?你怎麼不想想這塊土地上也有你的親人!」
「親人不重要!」漢霖逼近了一步。
「那什麼才重要?錢嗎?美色嗎?他們花了多少代價收買你?你居然是這種人!我真是太失望了,太失望了!」她轉身要跑,卻被漢霖一把壓制在地上,「放開我……放開我……要不然乾脆殺了我算了……我不要看到你這樣……我不要,我不要……」她歇斯底里的掙扎著。

生平第一次,漢霖打了她一個耳光。眼淚從他的眼眶落下,溫熱的在鳳月臉上點點滴滴。

「妳最重要!從來就是妳最重要!」他吼了起來,憤怒的一擦眼淚,「找不到妳的時候……我有多擔心妳知不知道?當我看到妳身後有人舉槍……我的心臟幾乎停掉了!妳就不能乖乖的……妳就不能相信我……他狠狠地將她壓在自己胸膛,「走。我們走……不能留在這裡……」

他用對講機請求支援,鳳月驚奇的看著他,像是從來沒有認識過他一樣。

這個指揮若定的男人是她的童年玩伴?拉著她這麼還是能冷靜的解決眼前的敵人,一面保護自己。

什麼時候……他變得這麼耀眼?

變成……一個英雄?一個只有電影上看得到的,貨真價實的英雄?

但是真的讓她的心怦怦跳個不停的,卻是他緊握著自己的手心,那絲為她擔心的冷汗。

她,終於懂得心動的感覺了。

***

「嚇傻啦?」坐在空無一人的實驗室,鳳月披著漢霖的外套,呆呆的捧著熱咖啡。漢霖撥撥她的頭髮,奔跑和驚嚇讓她不斷的發抖。但是她堅持要跟著來銷毀所有的病菌。「本來妳不用來的。」

「我要來。」她的牙齒碰到咖啡杯,答答作響,「是我不夠用心。險些帶來恐怖的災難。」
「這不是妳的錯。」他聳聳肩」,「分工太細,重要的關鍵妳都不知道。能夠發現已經很了不起了。

她猛然抬頭,「那個人呢?因為我被誤傷的人呢?他死了嗎?公司的同事有沒有事情?他們……他們根本就不擇手段……」

「噓……噓……」漢霖按著她的肩膀,「沒事的……大家都很好。受害者已經送醫急救了,醫生會治好他的。所有的人都已經緊急疏散了。主謀也都抓了起來……」他微微皺眉,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覺得不對勁。

明明看到林若藍被抓起來的。

「走吧,」他輕輕的抱抱鳳月,「我會保護妳的。我帶妳回去休息。」
「牽著鳳月的手,覺得她是這樣嬌弱。但是這樣嬌弱的女孩子,卻憑著細心和觀察力,成了女英雄。

他是該覺得驕傲的。

「漢霖……她柔嫩的臉龐在月光下有些朦朧,「你……不是普通的國防役吧?」
「不要問。」漢霖溫柔的制止她,「妳不該知道。」

她溫馴的不再追問,抱住他的手臂不語。

很害怕吧?他憐愛的環住她的肩膀,任她緊抱著自己的腰。

「我……我很生氣。」鳳月哽咽著,「我看到你和林若藍……」
「妳看到?」他恍然大悟,「難怪妳說那些莫名其妙的話!拜託……我只是對她有些懷疑,所以才找她談談……」 

談談需要接吻嗎?鳳月更用力的抱住他的腰氣氣的不肯再開口。

「妳抱這麼緊我怎麼走路?」漢霖無奈。
「人家不管啦!」用力的把臉埋在他的胸膛。
「妳喔……什麼時候才會長大?」真拿她沒辦法。

通往宿舍的路上是一小片公園,枝葉搖曳,甜美的桂花悄悄飄香,月亮被雲半遮住,一切都朦朦朧朧的。懷抱著唯恐失去的心愛人兒,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唯一感到的微微苦澀是,她,不愛自己。漢霖輕輕的嘆口氣。

一聲輕咳,「長官?」

鳳月趕緊從他懷裡彈了開來,臉蛋整個紅透了。漢霖也覺得不好意思,「孟書?什麼事情?」

他走近孟書,卻猝然遭到攻擊。雖然躲過對方的手刀,卻聽到鳳月在身後尖叫。

「你不是陳孟書!」他往後跳了一步,鳳月已經被人扼住脖子。
「這個時候……口技是很有用的吧?制住鳳月的人媚笑,「我等你們落單,已經等得有點不耐煩了。」
「林若藍?妳怎麼逃出來的?」漢霖將手槍掏出來,開了保險掣。

「我為什麼要逃?」她的妖媚完全不見冰霜,「該逃的,是我的替身吧?我才是真正的林若藍。整型是很有用處的。」

漢霖咬牙,難怪他覺得不對勁。相似的容顏,卻有著不相同的個性。

「把槍交出來吧。」她勾勾手,要部下去拿漢霖的槍,「要不然你這嬌嫩的女朋友可是會讓我扭斷脖子的。乖乖的……你們對祖國很有用處,我不會傷害有用的人。」
「等一下!」鳳月大叫,「我有話要說!你們會很有興趣的!漢霖,等我說完你再繳械!」
「哦?妳有什麼話想說?」林若藍挑起一邊秀眉,「嬌嫩的小朋友?」
「連李宗興都不知道的祕密喔。」鳳月喘了喘氣,「第一:」她扳住林若藍的小指,迅如閃電的反向折過去,趁她痛得鬆手的時候,後肘擊向她的門面,「我不是嬌嫩的小朋友!」

漢霖藉著這個混亂的機會射殺了撲過來的敵人,正要對付林若藍時,鳳月已。經踢掉了她手裡的槍,一巴掌打得她滿頭金星,「第二,妳不該吻我的漢霖!妳不知道這會激發女性的腎上腺素嗎?吭?誰准妳吻他的?吭?」鳳月拉著林若藍的前襟大叫。

「鳳月……」漢霖點了點她的後背。
「你沒看到我在教訓這個賤女人嗎?」整夜的驚恐和憤怒一起爆發,鳳月啪啪的打她耳光,「說啊! 剛剛不是很神氣?說啊!給我一個可以接受的理由!別人的男人是可以碰的嗎?」

「……我想她什麼話也不能說了。」漢霖有些肅然起敬,「她已經昏過去了。」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留言列表 (26)

發表留言
  • MINIWAWA
  • 我的媽押.....太好笑了吧!!!花哈哈哈哈~~~~~只能說這個女人真是太正了拉!!!笑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 姚莉
  • 太讚了!!終於輪到我第一啦!!喔...呵呵呵!!!
  • 姚莉
  • 沒想到一個疏忽,就從第一掉下來啦!!
  • 阿花
  • 中古美女

    第一嗎?
  • 銀芽
  • 樓上滴
    不要難過
    我們一起排=ˇ=
  • 玄玥
  • 驚慌過去,居然給她有點好笑......
    我很不小心地從緊張害怕的情緒中,
    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 yishay
  • 我也是...
    哈哈哈~~真是太妙了~~><~
  • 泡
  • 鳳月你太帥氣了!!!!!

    哈哈,太好笑了啦
  • ke
  • 真是有力的宣言啊,這下子應該沒有敢垂涎她的男人了
  • signal30
  • 哇~~想不到鳳月比漢霖更猛說~
    一個巴掌就能將人打暈嚕~
  • 悄悄話
  • a880502000
  • 被惹火的女人,最好還是不要靠近好了!!!
  • 真的叫孟書
  • 還是被嚇到

    蝶姐~~
    從之前看到我的名字出現在文章中~~
    就有ㄘㄨㄚˋ到~~
    今天看這集 到了驚險處又出現
    差點跳起來了啦~~
    蝶姐....我心臟不夠強啦
  • angelsarah
  • 這只能說~帥呀鳳月~
  • 紫君
  • 鳳月真的是太猛了
    腎上腺素果然不是蓋的
  • 125
  • 只能說鳳月真是太帥啦!
    比起變身蝴蝶中毆打前夫的那一幕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女人的雷霆怒火可是很恐怖的呦!
  • 淚
  • 哈哈哈,這真的..太好笑了+.+明明本來就很緊張的說~_~"
  • 財旺
  • 好看....

    呵呵!急轉直下.....
  • #蠻
  • 真ㄉ~~女人是不能輕忽ㄉ~~尤其是碰ㄌ不該碰ㄉ人!!哈哈哈
  • 聆海
  • 阿><鳳月你真的是太讚了~~又堅強又聰明的女孩兒阿︿︿
  • 悄悄話
  • sasola
  • "她已經昏過去了"
    這句很令人感到同情...
    生氣的女人最可怕就是這樣= ="
  • 漓吻
  • 哇哈哈
    別人的男人可別亂碰呀
  • lokikira7965
  • 噗哈哈哈哈~~
    學武術是很有用的~XDDDD
  • 531
  • 打的好打的好!!
    多賞她幾巴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