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科學園區發生槍擊案,卻只在報紙上出現小小的一點篇幅,指稱歹徒有精神方面的困擾,至於槍枝來源,還在追查中。

明明不是這樣的。鳳月默默的放下報紙,望著窗外搖曳的枝葉。等痛扁完了林若藍,最後的體力也榨個精光,她倒了下來,足足睡了兩天。

這兩天,她沒有做任何惡夢。親手解決威脅她安全的主謀,讓她覺得事情終於有個了結。

但是她和漢霖呢?看起來進展很有限啊。

日子一天天過去,她在醫院的時光越來越無聊,但是漢霖卻忙著收拾殘局,連來找她的時間都沒有。

這讓她有些氣悶。

其他的人都來探望過她了,連住院的堅冰都乾脆長根在這裡,總要護士小姐三催四請才不甘不願的回去打針吃藥。

「堅冰哥哥,你到底生什麼病?」鳳月嘆氣,「我看你活蹦亂跳的……好不好你回去復職,讓漢霖來看看我行不行?」
「唷,嫌我來著。」他皺皺鼻子,不客氣的大口咬著漢霖託人送來的水梨,「我也退有病,需要休養。」
「懶病嗎?」鳳月的臉都皺在一起了,「不要這樣嘛……我很久沒看到他了……」
「我聽說了。」堅冰笑嘻嘻的,部屬覺得情況不對趕到時,鳳月正在痛扁林若藍,「真是火辣辣的告白呀……嘖嘖嘖……『我的男人』喔……」

她神情不太自在,「……但是他又沒有回應我。」

「沒辦法,」堅冰聳從耳肩,「這傢伙臉皮太薄了。」

鳳月眼睛轉了轉,「堅冰哥哥……」她跳過去抱住他的胳臂,「特別企劃部到底在做什麼?」

「做老百姓不該知道的事情。軍眷也不該知道。」他繼續津津有味的啃著水梨。

軍眷?她臉孔紅了紅,「……我知道的也不少了。你們是特種部隊,對不對?」

「我不回答這種問題。」他狐疑的看著鳳月狡黠的表情,突然覺得像是對著鏡子看自己,原來這麼令人毛骨悚然哪,「妳想幹嚇?」

「我想跟漢霖一起工作。」她笑得這麼無邪,堅冰卻覺得有點冷。

***

看到堅冰終於出現,漢霖大大的鬆了口氣。他已經讓公事壓得直不起腰了,迫不及待想回去當他的程式設計師,但是等他看到堅冰身後的窈窕身影……

「舒鳳月!」他怒吼起來,「妳怎麼會混進來的?妳搞什麼鬼?」

堅冰幾乎是歉意的笑,「呃……她是我們的新同事。屬於生化部門的。」

「新同事!?」他一把將堅冰拽進辦公室「你說清楚,她?你怎麼可以把魔手伸向她?」簡直是痛心疾首的,「趁她什麼都還不知道,趕緊把她趕回去!」

「是她把魔手伸向我的欸!」,堅冰叫屈,「她威脅我不讓她加入她就要把相關資料公布給媒體……」

什麼?漢霖的額頭沁出汗來,「她居然做出這種事情……」

「我還有其他選擇嗎?……」堅冰無辜的攤攤手,「抹殺她或吸收她。我是選後者……」
「你敢有其他選擇就試試看。」他焦急的扒扒頭髮,「她知道些什麼?」
「都知道了。」堅冰眨著漂亮的眼睛,「我沒有瞞著夥伴的習慣。」

漢霖懷疑的看看他,「……為什麼我覺得你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清白無辜?」

「因為你對我有偏見。」堅冰聳了聳肩。

等他氣急敗壞的對著鳳月大吼大叫,堅冰輕輕的伸了伸舌頭。他可沒有說謊,只是隱藏了一點點真相。

他也覺得?鳳月加入CHI很能激發漢霖的潛能。他可是個好長官,對於部屬的福利是很注重的。

對著自己滿意的點點頭。他的笑容,還是跟天使一樣。孟書在一旁呆笑,決定自己交了女朋友的事情不讓這個美麗的上司知道。

讓他一插手……自己的日子可就雞飛狗跳了……

***

吵到自己都覺得沒力,鳳月卻一反常態,笑咪咪的看著他。

「妳……」讓她看得狼狽,漢霖粗聲的說,「妳連話都沒得說?」
「有呀。」她溫柔的倒了杯茶,你口渴了吧?先喝個水休息一下。休息夠了再繼續說。」
「妳……」他的氣燄枯萎了下去,「妳一點都不知道有多危險……」
「我一個人在英眉,不危險嗎?」她可憐兮兮的抬起小臉,「又不是我自己去找危險的,危險自己來找我欸。我若加入這裡,好歹你會保護我。如果我流落到別的公司……」,紅著眼眶低著頭,這倒讓漢霖心疼起來,「好啦……我也不是存心罵妳……」

可憐,一定還很害怕吧?他將鳳月攬在懷裡,輕拍著她的背哄著。只是他不知道,鳳月埋在他胸口的臉,出現了得逞的笑容。

竟相處了這麼多年……漢霖的罩門在哪裡,她再清楚不過了。

***

上班是一回事,睡覺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瞪著鳳月,她把自己的行李都搬了過來。「妳在幹嘛?」

「搬來跟你住呀。」她笑得很粲然,「要不然我都不能睡覺……」

漢霖腦子運轉了半分鐘才搞清楚她的意思,「不會吧?!」他慘叫起來,「守衛會固定巡邏的!!妳還有什麼不放心?不行不行妳不能留在這裡!孤男寡女的……」

「我們不是『好朋友』嗎?最好的那種……」她滿眼祈求的看著漢霖,「你忍、心讓我一直失眠下去嗎?我現在正在研究危險的病毒呢……精神一個不好就很容易出錯……我打地鋪,好不好?」泣然欲泣的,「人家是真的很害伯嘛……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這『好朋友』三個字聽起來真是刺耳……漢霖的心又跌到谷底。那天鳳月痛毆林若藍說的話,他的心雖然一陣陣的悸動,卻徨恐的逃避。

鳳月……嚇傻了。她只是因為情境的問題,才突然有了占有欲……就像是忌妒大嫂的妹妹一樣,根本就不值得介意……但是,心裡又有一絲絲的企盼。企盼自己多年的等待忍耐能夠萌芽。

這三個字卻擊垮了他心裡那微小的企盼。

「哪有讓女孩子打地鋪的理由?」他惡狠狠的搶走鳳月的被子,「住下就住下!將來嫁不出去,我可不管!」
「反正你會負責,有什麼關係?」鳳月嘻皮笑臉的坐在床上。
「說什麼瘋話?」漢霖心情很惡劣,拒絕跟她槓下去,「我去洗澡了。」

等浴室的門關起來,鳳月長長的嘆了口氣。真是笨蛋一隻。已經暗示到這種地步,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就他愣頭愣腦的不知道。

原來他以前追自己的時候這麼辛苦啊。

她決定用直攻法。等漢霖洗好澡,她莊嚴肅穆的跟他說,「漢霖,我愛你。」

「妳瘋啦?」漢霖打開冰箱,丟罐沙士給她,「如果發燒了,就拿這個冰冰腦袋瓜子。」

鳳月氣得拿枕頭砸了他好幾下洩恨。

示愛沒有用,那獻身有沒有用?她認真考慮了好一會兒,堅決的鑽進漢霖的地鋪。

「妳幹嘛?」漢霖閉著眼睛,「妳要把我胸口搓一層皮下來?」
「人家不會嘛!」她惱羞成怒,「吻我!」
「不要。」漢霖背轉過身,「會不能煞車。」
「我沒要你煞車!」鳳月扳著他的臉,「喂,你這個人怎麼這麼龜毛?女生都主動了,你怎麼……」
「妳再吵我就把妳五花大綁綁在床上讓妳安靜睡覺!」漢霖抓住她不安分的手,「我知道妳很想嘗試看看,但是妳應該要知道……」開始長篇大論的說教了半個鐘頭的健康教育。

鳳月不禁佩服起來,他一定把那本「體內小訪客」看完背熟了。

「朱漢霖。」她無力的望著他,「你的確是一隻活跳跳、血淋淋的豬。」她爬回床上,用被子矇住頭。

早知道當初答應他不就沒事了!相親結婚都可能婚後戀愛了!她怎麼不搶先訂貨,將來再培養感情啊?現在遇到這塊頑固的木頭該怎麼辦啊?

報應……這完全是報應……

***

鳳月搬到他那裡是一回事,一起受訓又是另外一回事。

CHI 內部人員雖然都是文職,當初也都經過外勤單位的洗禮。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抽空輪班外訓。但是在靶場看到鳳月,他的眼睛都直了。

「你搞什麼鬼?」他推了堅冰一把,「為什麼鳳月會在這裡?」
「她也是CHI 的一員,雖然是外聘的。」堅冰滿臉期待的笑,「總要學點防身嘛……聽說她大學時得過全國女子空氣槍冠軍?」
「空氣槍跟這個會一樣嗎?」漢霖早就覺得自己陷入流沙,已經認命了。沒想心到鳳月也跟著掉入泥淖中。「長官,我鄭重警告你,你若打算把她拖進外勤,我告訴你·……」

「只是受訓,好不好?」堅冰舉起手,「我絕對不會將她外派的。不過,她什麼也不懂,你要好好照顧呀,小隊長。」

從來沒有女隊員一起受訓的,若不是大家對他們的事情心知肚明恐怕早就有人追了。不過艱苦的訓練生涯有個美麗的紅花,也算是一樂。再說,鳳月很倔強,這麼辛苦的行軍都熬了下來,沒給任何人麻煩。

等晚上休息的時候,鳳月覺得自己的四肢沈重得舉不起來,但是她連一聲苦也沒有叫。疲倦到連裝備都沒辦法脫……她靠著牆坐在地上。

如果可能,她願意受完正規訓練以後,和漢霖並肩作戰。她知道漢霖已經遞出意願書了……也就是說他選擇了這種危險的生活。

如果這是他的選擇,那也會是自己的選擇。因為她再也不想離別了,再也不想等待了。

危險?死亡?

仔細想想,她在實驗室的每一天都充滿危險,即使平民百姓也得面對各式各樣的潛藏危機。一個打瞌睡的司機可能結束她的生命,一次天搖地動可能將她埋葬。

經過這次驚恐的遭遇,她發現,只要在他身邊就好了。就算閉上眼睛,她也希望最後的影像是漢霖。

只讓他扛起一切……守護著自己……太狡猾了。她也想伸出手臂!保護他。

原本反對的堅冰聽了她的理由,沈默了好一會兒。「……我有個雙胞胎妹妹。」他苦澀的一笑,「她當初的想法和妳很類似。

「她呢?」
「死了。」他轉過身,不讓人看到他的表情,「死在我的懷裡。我痛苦很久……直到現在。這麼久了……一絲一毫都沒有減輕。妳想過萬一嗎?」
「生活中有太多萬一。」鳳月嚴肅的說,「疾病會殺死我、車禍會殺死我、災人禍都會殺死我。我希望可以選擇一個方式……一個我不會後悔的方式。

所以,她來了。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

漢霖找到她,默默的站在她的面前。讓他高大的影子籠罩,她覺得很有安全感。

默默的幫她脫下靴子,發現她的腳已經磨破水泡,流血了。

什麼話也沒說,他端了熱水幫她洗腳,小心的不弄痛她。鳳月也沈默的看著他,溫馴的讓他上藥,咬著嘴唇,沒有喊痛。

「要保持乾爽。」他的心擰痛起來,「妳就是這麼固執。」
「……我不要跟你分開。」她低聲著。

漢霖按了按她的頭,「妳就不能乖乖等我回來?」

「我不要等。」她倔強的轉開頭,「等待比傷口痛多了。」

兩個人默默的對望著,漢霖的心裡很迷惘。鳳月被這次的事件傷害多深?她是不是失去安全感,表面上想要變強,事實上還是膽怯著?所以她急著想抓住什麼?

「我在這裡。」他溫聲安慰。

鳳月瞅著他好一會兒,「你真的覺得我們只是『好朋友』嗎?」

他勉強拉了拉嘴角,卻沒有回答她。「夜深了,也該睡覺了。」一把把她抱起來,「我就在妳隔壁。有事叫我就好了。」

鳳月把臉埋在他的胸膛,有些悶悶不樂。

***


受訓歸來,他們的關係也跟著停滯。明明就住在一起,漢霖卻很堅守原則,鳳月也不想再聽健康教育了。

她自暴自棄的想,這樣也沒什麼不好。除了最後一道防線以外,他們跟一般的男女朋友也沒什麼兩樣。別的男朋友還沒有漢霖的十分之一好。

本來覺得沒有名分也無所謂……但是員工餐廳裡面,居然有白目女人當著她的面搭訕漢霖,她氣得頭髮站了起來。

都已經萬般忍耐了,那白目女人居然跑來警告她:「不要以為跟朱漢霖同居就有什麼了不起。」那女人鼻孔朝天,「結婚都可以離婚了,更何況連女朋友的名分都沒有……喂,不要仗著老同學的名義巴著漢霖不放,妳這不要臉的女人!」

「世道真的變了,什麼脂粉妖怪都光天化日出來搶男人了。」鳳月強自鎮定,「有本事就去搶啊。妳跟他是你們的事情,我跟他是我們的事情。不勞妳教導,妳是誰呀?憑什麼跟我說話?」怒氣沖沖的離開了洗手間。

「妳在生什麼氣?」漢霖等得有點不耐煩,看她眼眶都紅了,「怎麼洗個手洗到……」
「你跟那個女人說一個字看看!」鳳月握緊拳頭,「我……我……我一定跟你切八段!」她哇地哭出來,把漢霖嚇了一大跳。

「什麼女人呀?」他根本想不起來,「水龍頭開關又壞了?拜託……眼淚不要錢的拼命灑……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跟任何女人說話行不行?我的姑奶奶,求妳別哭了……」

隔了幾天,櫃台小姐看著堅冰欲言又止。

「怎麼了?」堅冰一面道早安,一面抬頭看著兩個櫃台小姐。
「那個……朱先生喉嚨不舒服嗎?」櫃台小姐小心翼翼的問。
「沒有啊,怎樣?」堅冰摸不著頭緒。

櫃台小姐對看一眼,無奈的拿起小白板,「最近他跟我們都不說話了,只用這個筆談。」

白板上面寫著:「早安,有沒有我的信或電話?」

鳳月發飆的事情早就聽說了,他喃喃著,「太厲害了……還沒結婚已經是PTT的會員,將來怎麼得了啊……」

「PTT?」櫃台小姐疑惑的問。
「怕太太俱樂部啦。」另一個櫃台小姐得意的回答。

他有當會長的潛力。堅冰拿著信,搖頭走了進去。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荳苗
  • 從腦震盪到血淋淋了還是木頭啊。
  • melanie
  • 頭香~*

    呀伊呀!!
    頭香感覺真好呀!!
    蝶大!!你的文章是棒的!!
  • 小c
  • 耶...沙發 ??開心呢~~

    市場逛回來...看到新小說耶....
  • 銀芽
  • 哈哈
    真好怕太太俱樂部=ˇ=
    我也要漢霖>"<
  • 幽靈
  • 當鳳月說我愛你的時候
    他就不會說真的嗎= =
    真的跟鳳月說的一樣......."豬"
  • 悄悄話
  • RU
  • 這對歡喜冤家到底啥時會在一起啊=口=
  • 財旺
  • 呵呵...

    感恩喔.....
  • 閒
  • 同意!!

    真好笑,PTT耶!!原來還有英文注解喔!!
    蝶大,會長是漢霖嗎?
  • sasola
  • 呵呵

    呵呵
    好個PTT協會會長
  • joshuaW
  • PTT

    我還以為是那個BBS站 PTT..
  • lokikira7965
  • 鳳月回那脂粉妖怪回的太讚了!!!
    這個好阿~
    要學起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