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班長
岑毓變得很忙。

他每天一大清早就起床,急匆匆的往廚房衝,正在做早餐的上邪往往會被他嚇到。他總是簡單問問早餐打算做什麼,然後就快手快腳的幫忙做早餐。連上邪都不得不承認,比起他笨拙的老媽來說,岑毓是個更為俐落的廚房助手,頗有家庭主夫的天賦。

然後他會第一時間吃完早餐,抱著便當盒就往外跑。

等放學回來,他就往書桌一坐,熱火朝天的開始寫功課、唸書,連吃飯的時候都捧著書本不放。

「……你要考狀元?」上邪覺得他不了解這個繼子。
「少囉唆。」岑毓還是盯著課本不放。

然後九點,這個用功的好學生就馬上「下課」。而且除了週末週日晚上的固定團行程,其他的時候都鬼鬼祟祟的躲在自己房間,並且將房門上鎖。

上邪搔了搔頭,跑去敲他的房門,「……欸,死小鬼,你是不是躲在房間看A片?需知一滴精十滴血……」

「……去打你的英雄副本!」房門裡傳出岑毓尷尬的怒吼。

上邪悶悶的回房,蹲在牆角劃圈圈。「我這老爸是不是當得很失敗?」枉費他看了一公尺高的親子相處叢書,卻還不能打進繼子的心房。

翡翠倒是很樂觀,「我想他只是戀愛了吧。小孩子長大了咩……不過要怎麼跟他談性教育的問題呢……」她陷入了另一種完全不同的苦惱。

上邪瞥了翡翠一眼。他這人類老婆寫言情小說寫了一輩子,看到一男一女並肩走都可以編出十萬字曲折離奇、充滿血淚的鉅作,有人嘆口氣就一口咬定絕對是相思成疾,活不久了。她的回答根本就沒有參考價值。

不過這一次,翡翠倒是很接近事實。

雖然岑毓還是不太搞得清楚是怎麼回事,但他越來越喜歡跟班長同進同出是真的。班長甚至一聲不響的跳到他們伺服器,和岑毓一起玩魔獸。

但這個年紀的孩子,處於兒童和大人之間,很多事情懵懵懂懂,一切都曖昧不清。不管岑毓多早熟,也只是智能方面的早熟,在情感上,他還是個幼兒;而身有四分之一妖怪血統的班長,卻還是那副淡然的模樣,對許多事物都抱持平靜面對的態度,也並不更前一步。

他們就保持這種「友達以上,戀情未滿」的狀態,頗有默契的一起上學、一起放學、一起玩魔獸。月考前夕,班長會泰然自若的來他們家幫岑毓「補習」。

一開始,流言甚多。畏懼岑毓的「特殊身分」,教務主任只把班長叫來訓斥一番。但是班長總是那樣平靜的模樣,反而讓師長同學摸不著頭緒。日子久了,反而大家都看慣了,也就漸漸平息下來。

連岑毓都開始認為,班長只是把他當作好朋友而已。不好嗎?其實這樣很不錯的。

「真希望我們不要長大。」他們裝了TS,可以一面玩魔獸一面聊天,「如果妳有男朋友,那我們一定會疏遠。我想……我會很寂寞。」

班長靜了一會兒,平穩的說,「我不交男朋友的。」

岑毓覺得有點放心,卻也有點傷心。

「我有你麼,要男朋友做什麼?」

她這樣平平靜靜一句話,卻像是平地一聲雷,炸得岑毓滿臉通紅。

「我我我、我……我也、也不要什麼女朋友!我有班長就好了!」他結結巴巴、含糊不清的喊了一串,自己也不知道在說什麼。

「小心!你後面!」班長沒回答他,只喊了這句,立刻上了怪物一記痛苦咀咒。

為什麼她這麼沒神經沒表情?岑毓憂鬱的上前把怪拉過來坦住。難道她不知道,她有意無意的一句話,可以讓我失眠一整夜嗎?!

「你做什麼又練了一隻聖騎?」站在他背後看他登入的上邪,好奇的問。
「我、我就喜歡聖騎,怎麼樣?!」他狼狽的回答,趕緊登入他七十聖騎,不讓繼父看他的人物選單。

上邪狐疑的看他一眼,「你不是說人類男聖騎不是中年大叔就是光頭很醜?為什麼練了人類男聖騎?」岑毓本來的角色是個女聖騎,還有小馬尾。

岑毓一整個狼狽,「……我現在喜歡中年大叔了不行嗎?!你管我這麼多!?」

上邪抱著胳臂思考,其實讀心比較快,但是人類都不喜歡被看穿。但除了讀心,他還擁有優秀的推理腦袋。

拐了一個彎,他巧妙的問,「你們班長練牧師?」

「當然不是啊,」岑毓想也沒想,「她練術士。」
「哦,是術士啊……」上邪很滿意自己的聰明。

……啊。

「我、我不是為了她練小聖騎的!」
「原來是為了她啊……」
「你耳朵太大蓋住了嗎?!我就說不是為了方便保護她練的!」
「原來是為了保護她啊……」
「吼,媽,你看他啦!故意套我話!什麼都沒有啊~」
「好好好,」翡翠敷衍著,「乖。上邪,別逗他……我懂的。在可愛的女術士前面,男聖騎比較搭,我懂……」
「不是啦不是啦!你們怎麼都這樣!我我我……我要離家出走!」他又氣又急,差點哭了出來。

天氣漸漸寒冷,學期接近尾聲。

第二天是寒假,這天交代完寒假作業,整個學校呈現一種騷動不安、放假前的狂歡氣氛。

但岑毓的心情有些低沉。春節將近,班長要去外婆家度寒假。外婆家沒有電腦,也就是說,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他沒辦法跟班長一起上下學,也沒辦法和她並肩在艾澤拉斯(註一)的世界裡共同冒險。

「這是我的手機號碼。」班長淡淡的交給他一張紙條,「別弄丟了。」
「我的也給你……」他慌張的找紙筆,卻被班長制止了。
「別給我。」她推了推眼鏡,「我不打電話給人的。你若打來,我就會有你的手機號碼。」
「妳、妳可不可以不要這麼面無表情?!」岑毓有點生氣,「我很難過欸!我都看不出來妳的情緒……」

班長安靜了一會兒,「我會很想你。」

岑毓有些氣餒。他想,他這輩子都會被班長打敗。她隨便一句話,就可以讓他臉紅,讓他高興,也讓他非常難過。

沮喪的回到家中,連打開電腦的力氣都沒有。聽說班長一家人要開夜車,避開返鄉人潮,所以,今天晚上不會見到她了。

他躺在床上發呆,朦朧的睡去。

他作了一個夢,一個很逼真的夢。他夢見飛過千山萬水,在一個光禿禿、唯有石筍林立的荒漠中,看到了班長。

她的眼鏡不見了,臉孔有著擦傷和淤血。雙掌緊緊的摀住眼睛,血從指縫滲出來。

「班長……」他狂呼,在這片荒漠,他行動遲緩,但還是盡全力跑到她面前,「徐堇!」
「好痛……岑毓,我好痛。」她跪倒在地,額頭抵著岑毓的前胸,在他前襟染了一點點血跡。
「徐堇!妳怎麼了?讓我看看,讓我看看!」他掰著班長的手指,但她不肯鬆手。
「不要看……很可怕,真的……」
「我不怕,不管妳變成什麼樣子,哪怕是隻大蜈蚣,我也不怕!」岑毓哭了起來,「我只怕妳不告訴我妳哪裡痛!」

班長終於放下雙手。她那雙擁有隱約金光的眼睛不見了,只剩下兩個深深的血洞。因為沒有眼睛,所以她無法流淚,只能流血。

「妳的眼睛!妳漂亮的眼睛!」岑毓大叫,「是誰幹的?我去幫妳把眼睛要回來!」

向來泰然自若的班長,依著他的胸前,發出微弱的嗚咽。「……你要先找到『他』的名字……」她漸漸變得透明、模糊,「岑毓,來找我……」

「徐堇!」他坐起大叫,全身幾乎讓冷汗浸漬透。他在自己房間,沒有荒漠,當然也沒有班長。

只是夢,一個惡夢而已。他擦了擦額頭的汗,可能是太擔心才會作這種惡夢吧……他下了床,有些腳步不穩的去浴室洗臉……

望著鏡子,他如墜冰窖。

他的前襟,染了幾滴像是桃花般的血漬,那樣的怵目驚心。

巧合,一定是巧合吧……?面色如土的衝進房間拿起手機,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但是班長都沒接手機。

他不肯放棄,撥了半個鐘頭後,終於接通了。「幸好手機響!」手機那頭的男人氣急敗壞,「明明知道車子翻落懸崖了,卻怎麼也找不到!聽著手機的聲音才找到人……你是他們的親屬嗎?徐世明你認識嗎?」

岑毓感到強烈的窒息,完全呼吸不到空氣。「……我是徐堇的同學。」一滴冰冷的淚滑下臉頰,「她、他們,都還活著嗎?」

「搶救中!」男人大吼,「他們將送到T醫院,能夠的話,請幫忙聯繫家屬!」

他茫然的站了一會兒,強烈失重的感覺讓他有些想吐。他抓起錢包和手機,匆忙的跑出去攔計程車。
 
最初的慌亂過去,岑毓鎮靜得讓大人也害怕。

他接過班長的手機,一通通的試撥,聯繫上班長的舅舅,在他們趕來之前,幫不幸車禍的一家人辦住院手續,不懂就問服務台。

他甚至冷靜的打電話給上邪,「……我存款不夠,能不能先借我一些?我要繳住院保證金。」

上邪默默聽完,「我馬上來。」一句話也沒有多問。

岑毓鬆了口氣,湧起了深深的感激。說不定他比任何人幸運。雖然他沒有傳統而正常的幸福家庭,他的繼父甚至是隻妖怪。但這隻妖怪卻願意無條件支持他。

他摸了摸頰上淡得幾乎看不見的傷疤。遇到了什麼兇險,這隻妖怪都會奮不顧身的為他擋上一擋。
緊緊的握住膝上的拳頭,不讓自己掉下眼淚。

情況不是太糟,最少他們三個人都沒受什麼致命傷,雖然昏迷不醒,但情況還算樂觀。但、但是……班長的眼睛,她美麗的眼睛……

她的眼珠子並沒有被挖出來,好好的在眼眶裡。但她昏昏沉沉的醒過來,第一句話是,「怎麼不開燈?好暗……」

她那雙美麗的、有著隱隱金光的美麗眼睛,什麼也看不到。醫生沉重的宣布,她失去了視力。原因不明,還在檢查中。

說不定我知道為什麼。岑毓更用力的握住拳頭,直到指節發白。她的眼睛被奪走了,她的光明、她眼底的金光……被一個險惡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傢伙奪走了。

上邪馬上趕來,變化成人身的他有種絕魅的魔性美,讓所有人轉不開視線。岑毓倒是見得慣了,只是沉重的點點頭,含糊的說了謝謝。

「這沒什麼。」上邪心不在焉的繳了保證金,「為什麼有惡咒的味道?」

岑毓心底動了動。他盡量清楚平靜的描述來龍去脈,狠狠地嚥下哽咽。

「……我沒見過這種手法。」上邪顯得有些急躁,「不過我被關了一千多年,在那之前我滯留在西方……先帶我去看看她。」

岑毓沒有說話,信賴的點點頭,他領著上邪走入班長的病房。她昏昏的睡著,眉間帶著淡淡的黑氣。

「……真臭。」上邪發出作噁的表情,「我真不想把手放上去……」

抱怨歸抱怨,上邪還是把手放在班長額上,像是在翻找著什麼。班長的呼吸漸漸深沉緩慢,慢得幾乎停下來。

她依舊熟睡,卻有陌生的聲音從她雙唇間發出。「一千雙眼睛……一千雙不同的眼睛。給我一千雙眼睛,讓我彌補一切的裂痕。一千雙注視的眼睛,注視著毀滅的眼睛……我需要一千雙美麗的眼睛……」

曲調單調甜美,卻令人毛骨悚然。

班長突然劇烈的反弓起身體,心跳和呼吸遽然停止,維生器發出緊迫的嗶嗶聲。

「媽的!」上邪咒罵一聲,粗魯的拉開班長的前襟,猛然的重擊她的心臟部位,「跳啊!快給我跳!這種下三濫的手法要在我眼前殺人?老子吃人的時候你不知道還在那兒呢,在我眼底殺人?給我跳!」

他發出電光,讓絕了氣息的班長整個人跳起來,心臟激烈得像是自強號。旁邊的維生器很乾脆的爆炸了。

「……你真的是要救她嗎?」嚇壞的岑毓目瞪口呆。
「安啦,阿慧的孫女欸,電不死的。」上邪滿不在乎。

不過被驚嚇的醫護人員很堅決的將他們「請」出醫院。

岑毓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乾瞪眼。「……現在怎麼辦?班長她……」

「她沒事啦。」上邪抱著雙臂沉思,「要拿的東西已經拿走了。她天賦不錯,果然是阿慧的嫡親孫女……施咒的傢伙沒辦法清洗她的記憶,只能加一層防護……」他聳聳肩,「但被我破了。」

……你就不能用溫和一點的手法嗎?!

「一千雙眼睛?」上邪喃喃自語,「嘖,才一兩千年不在東方轄區,怎麼出了這麼多不成材的瘋子?走吧。」

「去哪?班長還很危險……」岑毓想甩開上邪的手,無奈像是被鐵圈錮住,動彈不得。
「追查真相啊。除非那個瘋子瘋到大腦崩潰,沒有膽子再來醫院找麻煩。如果那傢伙真要一千雙眼睛,你們班長不會是唯一的一個。華生大夫,我們該出去走走了。」

「你以為你是福爾摩斯?」岑毓有些發昏。
「你要叫我柯南道爾也可以。」上邪把不知道怎麼變出來的菸斗放進嘴裡,拉了拉鴨舌帽。「你到底要不要把你們班長的眼睛找回來?」

岑毓張著嘴看著妖怪繼父,臉孔一陣陣的發燒。他要勸老媽燒掉家裡所有的動畫。

「……我要。」

上邪很帥的準備起飛,卻發現行人瞠目看著他很帥的起飛姿勢。他只好尷尬的保持舉向天空的手,掩飾的朝著遠方揮了揮。

「……你跟誰打招呼?」岑毓實在覺得妖怪繼父很不可靠。
「閉嘴。」上邪對他揮了揮拳頭,「我只是一時忘記,不行啊?變成人類有夠麻煩的……」他招了計程車,粗魯的將岑毓塞進去。

「民生東路三段!」

呀?這麼快就知道問題出在哪?果然是活了三千六百歲、身世顯赫的大妖魔啊~

但岑毓的崇拜很快就粉碎了。因為這位理論上神通廣大的妖魔,居然衝進一家出版社,長驅直入到總編輯室。

那位面容白皙的總編輯一傢伙鑽進桌子底下發抖啜泣,上回那位分不出是妖是人的女編輯張著嘴看他們。

「……上邪大人,你、你……」女編輯驚慌失措,「我沒拖欠翡翠的稿費!只是會計部門行政疏失……」

「原來如此。」上邪點點頭,「難怪最近翡翠不買書了,原來她身上沒錢……雖然不是重點,不過妳最好當最急件處理。小管,抖什麼抖?管寧本事那麼大,怎麼生了妳這個不上檯面的小鬼頭?我問妳,上回那個很有膽量的蜘蛛精,妳有沒有她的電話?」

管九娘睜大了妖媚的狐眼,遲疑著。朱茵冒了大險,半誑半騙的找了雷恩來解決,又觸犯了上邪,她哪還會留在都城?馬上借個「出國考察」的因由逃得遠遠的。對這個幾乎是冒生命危險幫她解決問題的好友,說什麼也不該出賣。

「她出國了。」九娘謹慎的回答。
「廢話,我當然知道。」上邪不耐煩,「不然我會來找妳?妳有她的連絡方式吧?」看九娘支支吾吾,他轉頭細想,明白了。「我和翡翠能成姻緣,這小蜘蛛精當居首功。妳知道我的個性,不耐煩那些虛偽。她是我大媒,我定罩她到底。雷恩對她有話說,儘管來找我說,就這樣。」

九娘倒是吃了一驚。上邪君向來乖戾,但說一不二。他肯出頭想罩的人,可以說一隻手就數得完,現在他卻主動要罩朱茵。

「嗯……我是有她的連絡電話。」九娘低頭想了想,「但我得徵求她的同意才行。」

女人!不管什麼種族的女人,都這樣婆婆媽媽拖拖拉拉!

「還不快打!」他吼了起來。

朱茵倒是第一時間趕了來……其實她根本就沒出國,提著行李搭飛機的不過是她的分身。

「上邪君,上回冒犯,茵兒請罪。」朱茵笑吟吟的,氣度雍容,「不知道上邪君找我何事。」
「嘖,終於來了個乾脆點的女人,就是有點酸腐氣。」上邪抱怨著,「這事兒說大不大,說小,卻又有點谿蹺……兀那蠹蟲,我還沒准你走,你要去哪!?」

差點偷溜出去的總編輯眼淚汪汪,「我、我去幫上邪大人看茶……」

「免!你給我坐下!」

蠹蟲總編輯含著淚,扭扭捏捏的撿了沙發最邊邊的角落坐了下來。岑毓同情的遞上面紙給他,總編輯感激的接過來,擤著鼻涕。

「我說到哪……哦哦,對了,『一千雙眼睛』。」

他將岑毓的夢境和來龍去脈敘說了一遍,還有班長給的「提示」。

朱茵越聽,秀眉皺得越緊。她打開筆記型電腦,敲打了一會兒。「……失去視力,對嗎?那位女孩是什麼血緣呢?」

「她的祖母是佛前淨水侍兒,得道的蜈蚣精。」
「呀,恐是誤傷。」朱茵沉思,「許是血緣太濃厚,被視為純妖?總之,這幾個月來,的確陸續有妖族失明的案件。」
「我怎麼不知道?」九娘驚訝了。

朱茵笑了笑,「嫌犯刻意繞過都城,妳怎麼會知道?封天絕地令一下,仙神歸天,諸魔回地,只剩下幾個都城有通道了。讓神魔管了這麼長久的時間,束縛幾乎都撤了,難免此消彼長,冒出幾個為亂為禍的傢伙……」

她低頭沉思,「剛開始以為是夢魔所為。手法雖類似,但咒的基準是不同的。夢魔靠天賦吸食人氣,但沒聽說夢魔吃視力的。再說,夢魔一族向來鄙夷咒法,但嫌犯的手法卻是非常強烈的惡咒。」

「沒錯,臭得很。」上邪皺緊眉。

「本來以為是個案,我也只讓屬下去密切注意而已。但數量卻越來越多,連我的屬下都遭了殃,最後不得不停止。」朱茵從虛空中抓出一團被絲線細裹的黑暗,「只得到這個微薄的線索,但我想不通。」
上邪接過來看,滿臉嫌惡。但他表情越來越詫異,眼神越來越迷惑。「……這是?」

「在夢境中,我的屬下奮勇從嫌犯身上扯下來的衣袖。他還是失去了視力……但卻將這個帶回來。」
「……這分明是個人類的夢啊!」

上邪翻來覆去看了一會兒,「……太奇怪了,這只是個人類的惡夢啊……找個夢魔來問問不就明白了?」

「扯下這個的人,就是一隻夢魔,還是隻能力很不錯的夢魔。」朱茵皺緊眉,「她獲救的時候半瘋狂了,只是緊緊的握著這個不放。到現在,她還在休養……軀體幾乎支離破碎。她甚至不知道是誰的夢境,這對夢魔來說是很大的恥辱。」

連夢魔都無法追蹤的夢境。一個人類的惡夢。

「不過是個人類。」上邪迷惘的搔搔頭。
「欸……你們知道,所有陰暗面的咒都是眾生跟人類學的嗎?」聽到入迷的蠹蟲總編輯忘記害怕,脫口而出。

所有人的眼光都投向他,他卻津津有味的回憶著看過(或吃過)的古書,「惡咒的本質是憎恨。而人類的憎恨更是強烈無比……欸,你們瞧不起人類喔?我要說,我在人間盡量避免殺人,不是因為什麼誡律,而是因為人類的能力非常強大,雖然人類本身是非常脆弱的容器……不過也因為這樣才有平衡存在。若把這容器毀了,運氣不好,就會惹到一個失去控制、兇暴的人魂或幽靈……那才真的吃不消。」
在場的眾生不禁一驚,他們倒沒從這個角度去思考過。裝在脆弱容器裡,強大到無與倫比的執念和憎恨。

只有岑毓聽得糊裡糊塗,像是聽天書一樣。不過他聽懂了,繼父手上那團發著黑光的線團是關鍵。

他從發愣的上邪手中拿走那團線,端詳著。就像他看穿班長的身分一般,他腦海裡湧現這個線團的主人,和他蒼白陰鬱的臉龐。

讓他吃驚的是,那張蒼白的臉像是察覺了他的視線,轉過頭來,和他四目相對。

「吳瑜越!」岑毓脫口而出,一股極大的力量將他吸進那個線團。

然而,旁人看到的是,他喊出了名字,就軟癱下來。若不是上邪機警的抱住他,他應該撞到桌角頭破血流。

他很沉。上邪凜然起來。那是一種死亡的沉重,雖然睡眠從來都很接近死亡。「這笨蛋小子!」他吼了起來,卻憤怒的束手無策。

「這是誰的孩子?」朱茵也被嚇到。
「我的繼子!天哪~」上邪猛搖著岑毓,「快回來!我對人類的夢境很不熟啊!」
「他會『劾名』?」九娘也慌了。這是人類專屬的特有天賦,非常稀有。

上邪猛然驚醒。對呀,這渾小子會劾名。雖然他對人類夢境很不熟悉,但有了名字,就等於有了夢境的鑰匙。

「守著我們的身體。」上邪暴躁起來,「若是三個小時內沒有回來,送這死小鬼去醫院,隨便找個地方把我的身體封起來!若是我魂返發現你們燒了我們的身體,我看誰能逃得過!」

他怒吼,「吳瑜越!」然後也沉重的倒了下來。

在場的三個人(?)呆在當場,朱茵最快恢復鎮靜。她喚出絲線,立刻開始封印這個辦公室。

蠹蟲畏懼蜘蛛是天性,總編輯縮在沙發上,連腳都不敢放下,哭叫著,「封印不用您動手!您這樣我怎麼敢走動~九娘,九娘!快想想辦法啊~」

我能有什麼辦法?九娘無力的望著倒成一堆的繼父子。「狐影,怎麼辦?」她哭泣的打電話給摯友,「禍事了禍事了~」

***

岑毓撲倒在沙地上。全身上下,無一不疼。

頭重腳輕的爬起來,他本能的知道,他應該入侵了「吳瑜越」的夢境。抬頭以為會看到石筍林立的荒漠,意外卻看到摩天大樓。

這……這應該是一○一吧?他迷惘的看著,卻覺得有些不對勁。街上有車輛,卻是荒廢、殘破,不是撞得半毀,就是玻璃粉碎,佈滿灰塵。

夕陽餘暉微弱的照著玻璃帷幕,刺眼的金光。

這個夢境還真荒涼。他心底咕噥著。他會在哪?這個夢境的主人?班長的眼睛……是不是在他那裡?

但是這個夢境非常巨大,他走了很久很久,還沒走出這個顯然荒棄的都市,當然也沒遇到人。

「吳瑜越!」他大喊,「你要一千雙眼睛做什麼?」
「拿來堵住破洞啊。」冷不防傳來這個聲音,讓他嚇得跳起來。

蒼白、俊秀的吳瑜越站在他身後,噙著冷冰冰的笑。「你看不到嗎?破洞越來越大、越來越大。」他指著天空,「他們,他們都不管。卻沒有人看到洞。如果誰都不管,那我非管不可。總要有人管吧……」
「你怎麼會知道『裂痕』?」上邪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岑毓背後,讓岑毓又跳了一次,「你不過是個人類。人類應該看不到……」

吳瑜越轉頭看著,上邪倒抽了一口冷氣,臉色陰霾下來。那個蒼白少年的額頭,倒豎著一隻睜開的眼睛。

不知道遠古的那一代,他的祖先是皇室天人之一,而在他身上,完完整整的顯現出來。天界尚統治人間時,會特別封印這類人類後裔。但現在,天人遠遁,封印也就淡了。

失去神魔壓抑的人間,這類異能者會越來越多。

「他媽的腦殘天人,淨留些尾巴讓老子擦屁股!」上邪咆哮著,「聽好!我可以幫你封印眼睛,讓你過正常人的生活!但我勸你趕緊停止那種愚蠢的行為……」

「為什麼要?」吳瑜越隱遁在黑暗中,「我是神,我就是現世的神。在我的世界,你們就要遵守我的規則……」

「你這白癡!」上邪忍不住罵出來。
「……褻瀆神的罪是很重的。」冷笑聲漸漸遠去,消失。

「你幹嘛嚇我一跳?」驚魂甫定的岑毓罵了出來。
「我沒罵你這渾小子就很好了,你還抱怨!?」上邪巴了他的腦袋,「你到底知不知道死活?夢魔是人類夢境的專家,都要支離破碎才能逃脫,你以為你是誰?你不過是個死足男!」

「……什麼是足男?」岑毓糊塗了。

「footman!雜魚小兵!就是那種等級一,讓人殺好玩的小兵小兵小小兵!懂不懂?你懂不懂啊?!」

岑毓不服氣的想回嘴,卻愣了一下。上邪沒恢復真身,而是以人類的模樣出現在這個夢境。

「這裡沒有其他人看。」岑毓不知道為什麼有種頭皮發麻的危機感。
「……我不能。在別人的夢境中,必須遵守『規則』。在這裡,我只能維持人形。」上邪全身緊繃起來,「喂,你玩過『惡靈古堡』沒有?」

「……在資訊展看過。」外婆哪肯給他買PS2?身為一個時間珍稀的學生,他有時間摸網路遊戲就謝天謝地了,哪有美國時間涉獵其他?

「很好,我只玩過兩次。」他抓著岑毓,「跑!」

他莫名其妙的跟著跑,回頭一看……不知道從哪兒湧出大量、腐皮爛腦的殭尸。

「……天哪!」
 
「惡靈古堡是Capcom的遊戲鉅作,橫跨多種平台。」上邪帶著岑毓狂奔進附近的民房中,一面踹開諸多行動緩慢的殭尸,「如果沒意外,我們在廚房和置物室可以找到武器……哈!果然有。」

他回身一槍,打爆了逼近的殭尸腦袋。這比看電玩展噁心多了,岑毓勉強壓抑想吐的衝動,接過上邪丟過來的槍。

「嗯……雷不能喚、火不能發……很好,我廢了大半個。」上邪熟練的打著殭尸,還靈活的掩護不太會拉保險的岑毓,「吳瑜越把惡靈古堡玩得很熟嘛……而且應該當過兵。」

「……你怎麼知道?」岑毓漸漸熟練,打爆了攔路的殭尸。
「這島國禁止槍械。沒當過兵知道什麼是拉保險?」上邪漫不經心的回答,「他的夢境不能超過他的經驗和體會……你起碼浪費了一半的彈藥。準一點好不好?沒打過靶?」
「……我才高二!」岑毓吼了起來,「你真的只打過兩次惡靈古堡?」
「是啊,」上邪熟練的打活靶,「就魔獸改版停機好久,我很無聊的破關兩次。」

……你真的是擁有大能的妖魔嗎?為什麼聽起來完全像個死宅男?

「你感覺得到吳瑜越在哪?你擁有劾名的能力,喚名就可以扣住那個人。」上邪打完了手底擁有的子彈,開始揮起小刀肉搏,「你喊看看。」

雖然不抱著希望,但岑毓還是喊起來,「吳瑜越!」

就像是某種無言的聯繫,他猛然將頭朝向西方。他看到了紅磚,和熟悉的建築,還有那個自命為神的狂人。

「他在總統府。」
「很好。」上邪將兩隻殭尸腦袋互撞出腦漿,「我確信他還是個電玩痴。瞧他把惡靈古堡玩成了內化的夢境就知道了。」

他們幾乎跑過了半個虛幻的都城,一路勉強翻找著應該有的武器。沒有火力的時候,上邪用體技補足。但這是別人的夢境,向來無所不能的上邪也漸感不支。

他瞥瞥上氣不接下氣的岑毓,咬牙撐下去。夢境這種世界,所有現實的能力都派不上用場,只有想像力和生命力可供使用。糟糕的是,夢境的主人就是這世界的上帝。跟這上帝鬥,哪怕是上邪也無能為力。

在這裡,夢魔比我有用。上邪有些氣悶。但是連能力卓越的夢魔都支離破碎才能逃離。

等殺到凱達格蘭大道,原本以為會有殭尸大軍歡迎他們。意外的卻空無一人。

他們吃了幾根藥草(從盆栽拔出來的),稍微休息一下。雖然心底充滿了困惑。

上邪嘗試了一會兒,發現他諸多妖力都無用,但傳送可能還可一試。

「聽我說,」上邪凝重的交代,「萬一情況真的很糟糕,我會想辦法讓你脫離戰鬥,施法讓你離開這個惡夢。」

「……要不要幫你開專注光環?不然施法可能中斷。(註二)」岑毓沒好氣,「如果真的這麼兇險,我們先離開不就好了?去逮他現實中的人不是比較快嗎?」

「我也希望可以開光環……笨蛋,我不是要跟你說這個!能逃我早逃了,還等到現在?我在這裡跟你能力一樣!渾小子!就算是傳送,我也不知道會把你傳哪去,更何況,我大約只能傳送別人,自己是沒辦法的。」

岑毓愣愣的看著滿臉不在乎的上邪,「……你早就知道?你早就知道還跳進來……」

上邪臉孔抽搐了一下,「……就、就……吼!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別問了!」

「我不要你救!」
「我也不想救好不好?等我意識到了,我已經跳進來了啊,笨蛋!」

他們激烈的吵了起來,直到森冷的死亡氣息侵襲,才一起閉了嘴。一個全身縫著手術線,三隻手都拿著武器,像是科學怪人的高大胖巨人,氣勢驚人的從大門走出來,「要吃飯!我餓了!」

上邪怒吼一聲,將子彈射入巨人的身體裡,那巨人卻只倒退一步,然後衝過來撞飛了上邪,接著舉起沾滿血跡的斧頭,劈向岑毓……

「你在看哪裡?科學怪人!」上邪的槍托重重的劈在巨人頭上,讓他流下烏黑的血。

巨人咆哮著,轉身在上邪身上瘋狂亂砍,「快走!」上邪喃喃的開始念著傳送咒文,忍住傷到魂魄的劇痛。

上邪……上邪!「別傳我走!」岑毓大叫,他拚命打著巨人,卻一點傷痕也沒有。就在上邪的咒文即將完成之前,巨人打昏了他。

在這時候,岑毓卻有種奇怪的熟悉感。看著瀕死的上邪,他本能的舉起手,「聖光閃現(註三)!」

……白癡。他罵著自己。這是惡靈古堡啊!他喊魔獸的技能有屁用!

但奇蹟卻發生了。原本失血即將暈厥的上邪睜開眼睛。

「保護祝福!」「聖光術!」「聖光閃現!」這些魔獸的技能,居然在夢境生效,岑毓整個傻眼。

這……這不是用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嗎?!

「哈哈……哈哈哈!」上邪狂笑,「這笨蛋也玩過魔獸……太讚了。給我懺悔吧!制裁之錘!驅邪術!聖光聖印、審判!」

這隻巨大的巨人轟然的倒下。

他們倆靜默了一會兒,「……等等該不會……出現大量小骷髏兵吧……」

只見凱達格蘭大道的盡頭,真的出現蜂擁的小骷髏兵,然後被他們兩個聖騎的「奉獻」一起燒死了。

「……這是斯坦所姆後門(註四)吧?」上邪沒好氣,「犯規啦!哪有這樣拼拼湊湊的……不過夢境本來就不可能純正啊……」

岑毓張大了嘴,好一會兒才說,「我能不能批評他的夢境很沒創意?」

這對總是意見相歧的繼父子,語重心長的一起點了點頭。

--------------------------------------------------------------------------------------------------
 
註一:魔獸世界的人物起點在艾澤拉斯世界,要到58級才到外域。這裡指得是無法和班長共同在魔獸的虛擬世界中探險。
 
註二:RPG裡面,大部分的法術都是需要施法時間,一般叫做「唱法」。要準備材料、吟唱咒語、手勢身段之類,而「唱法」可以被干擾的,使唱法時間延長,甚至中斷。許多GAME都依循這個規則,魔獸也不例外。聖騎士的「專注光環」(技能),則是減少唱法干擾的機率。
 
註三:聖光閃現為聖騎士的補血技能,施法時間較短,補血量少。聖光術亦為補血技能,施法時間較長,但補血量較多。保護祝福也是聖騎士的技能,可保護目標不受物理傷害一段時間。
其他如「懺悔」、「制裁之錘」、「驅邪術」、「聖光聖印」、「審判」、「奉獻」都是魔獸世界中聖騎士技能。
 
註四:斯坦所姆後門乃是魔獸世界中等級六十的副本。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留言列表 (23)

發表留言
  • 北極
  • 超極好看的
    看來上邪也很愛他阿~~
  • 楓
  • 頭香!
    ﹝剛補習回來﹞
  • 銀魚
  • 哈哈,實在太好笑了
    不愧是夢境啊~~
    居然能在惡靈古堡裡,做出魔獸裡才能做的事
  • ~Me&Myself~

  • 剛上來就有新文ㄌ
  • Leson
  • 剛開始看到一千隻眼睛,我還以為帝嚳又要出現了
  • 米亞修斯
  • 同感。
  • 鴨
  • 兀那蠹蟲??
    那不是神的子女們那一部@@"
  • 31231
  • 那個蠹蟲總編輯和殷曼的蠹蟲朋友有沒有關聯阿
  • 冰霜
  • 1個字
  • 瘋狗黃
  • 上邪 之 我的魔獸老爸 第五"部"->章
  • 已更正,感謝!^^

    雅書堂 蝴蝶館 於 2008/01/12 19:39 回覆

  • 財旺....
  • 好好看.....

    我是很沒想像力的人卻很喜歡有想像力的東西哩....
  • tkps
  • 剛看到還以為是帝嚳+1
    腦殘天人怎麼都特別喜歡挖人眼睛......
  • HowComet
  • 剛看到的時候我也以為是帝譽那個死腦殘又出來鬧了= ="
  • xiaoxiaoyu
  • 回樓上的...

    想像不到帝譽看惡靈古堡和打魔獸的樣子....囧
  • 米亞修斯
  • 也想像不到會出現個宅上邪啊...
  • 思維
  • 一個留馬尾的女生聖騎叫天行者路克感覺好怪喔........... XDDD
  • 晴天
  • 嗚~~我好想看第六章阿
    為什麼要預告第六章的日期呢,我這幾天瘋狂按有沒有更新
    結果沒有QQ
    思念欲狂阿
  • 蝶銀兒
  • 奇怪 都15號了 蝶大的感冒還沒好?
    真令人擔憂ㄚ.....雖然很想看 但
    蝶大 要好好照顧自己ㄟ身體唷
  • 蝶銀兒
  • 奇怪 都15號了 蝶大的感冒還沒好?
    真令人擔憂ㄚ.....雖然很想看 但
    蝶大 要好好照顧自己ㄟ身體唷
  • 蝶銀兒
  • 奇怪 都15號了 蝶大的感冒還沒好?
    真令人擔憂ㄚ.....雖然很想看 但
    蝶大 要好好照顧自己ㄟ身體唷
  • fh
  • 第六章 +1
  • 孤星
  • 小BUG,希望再版可以修改

    [這島國禁止槍械。沒當過兵知道什麼是拉保險?]
    正因為蝶大沒當過兵...
    正確的說法,應該是"開保險"和"拉槍機"
  • 魁
  • 邊看小說邊看解釋挺麻煩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