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五章

第二天,換慕南跟林隆祺約會,麗晴藉口加班,不大放心的等著。直到慕南鬱鬱的走進來,呻吟的倒在沙發上,她才放心了一點點。

「沒打脫他的下巴吧?」擔心了一整晚呢。
「沒有。」慕南沒好氣,「我很克制……我很克制,我已經很克制了!」她以手加額,「老天,我只能說,這傢伙凍不死。擺了一張臭臉想冰死他,他還是一臉花痴相。」厭惡的。

麗晴幫她倒了杯開水。



「你知道他怎樣?他居然想挖角欸!神經病……」
「妳怎麼說?」
「我說,我不可能去,不過他要不要來美意?」她做出掐斷脖子的姿勢,「我一定會把他整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麗晴大笑了起來,把昨夜的情形告訴她。

「喔……我的媽……」慕南沒力的笑起來,「是不是我年紀大了?我開始覺得小孩子可愛。比這些青年才俊可愛太多了!」

麗晴搖搖頭,「給妳看一下,采薇替公司做的創業作!中國娃娃草圖……」兩個人喜孜孜的擠在一起看,「建議用她本人作模特兒真是太好了。」慕南笑咪咪的,「好可愛喔~」

「回家記得幫我盯一下進度。」麗晴也癱軟在沙發上,「幸好需要復仇的男人不多,每個都這樣搞,真的會累死。我都沒空去看采薇。」

同時長歎一聲。

「安啦,采薇恢復的很好。她在工作的時候,總是非常高興。她還設計了百花娃娃,第一期要推出十二花神喔!」想到那些可愛的衣服……啊~「若是穿在采薇身上一定更可愛!」

麗晴抬起頭,「為什麼不行?」

「欸?」

附耳在慕南耳邊細語,「采薇肯嗎?」慕南瞪大眼睛,「她那麼怕羞……」

「妳跟她要求,她一定肯。」麗晴很有把握。
「但我不想勉強她。」慕南皺眉。
「慕南,妳不可能一輩子將她保護在羽翼之下。」麗晴嚴肅的舉起手指,「天有不測風雲……我不是咒妳。事實就是這樣。她需要走向人群,不能縮在自己的殼裡療傷。夠久了吧?將近六年的光陰呢!越保護她,會越讓她站不起來。剛好一次了結。過去的惡夢,未來的前途。」

「但是代言人……」
「還有比她更好的代言人嗎?」

想想她時光無法侵襲的嬌容,烏黑蜿蜒的長髮,溫柔單純的心靈……「是沒有。」

「那,采薇交給妳負責了。」麗晴邪惡的笑,「我還有我的事情要辦。」

***

「采薇?」輕輕叩門,「妳睡了嗎?」

聽到赤腳跑過來的聲音,她可愛的面容發光,「慕南!妳回來啦?餓不餓?我有準備宵夜喔。」

「等一下吃吧。」忍不住也溫暖的笑,「娃娃呢?我好想看!」采薇開心的拉她進來,石膏翻模好的娃娃已經繪好五官,頭髮也做好了,像是個具體而微的采薇。

「我連名字都想好了喔!」她的笑容有著母親的驕傲,「姓沈,叫慕薇。一個人出一個字,這是我們大家的女兒!」她開心的把寫在筆記簿上的名字給慕南看,「我正在幫她的衣服繡花,這是一月花神的衣服。」

「……真好。」不知道為什麼有點鼻酸,「采薇,這套衣服的設計圖給我好不好?我們要作代言人的衣服。」

「欸?!」她興奮極了,「真的嗎?會有真人版的慕薇嗎?太好了……妳們找到代言人了?」
「有合適的人選。希望她會答應。」

她仰頭開始想偶像明星,「誰呀?」

「鍾采薇。」

她一下子才了解她的意思,「我?我不行……」

「為什麼?這是妳的女兒呀。」
「我……」她的心揪緊在一起,「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我一定會……我不敢,我不敢!」
「采薇!」她的語氣加重了點,「妳跟我同年,妳也三十二歲了!」
「我……我……」她心慌的揉縐了手上的衣服,「啊啊……妹妹的衣服……」趕緊找熨斗把繡到一半的娃娃衣服燙平。慕南沒有打擾她,讓她燙。

出去都沒有好事……出去就會遇到不想見的人……她心慌的燙了又燙,出去就會……

「要不要擺脫過去的惡夢,要看妳自己喔。」麗晴的話又在她心裡盤旋。

我不想擺脫嗎?我想的,我很想的。衣服縐了,燙平就是了。心呢?心碎了,永遠不會痊癒嗎?

偷偷回頭,慕南低著頭,非常難過的樣子。慕南一直很擔心我……很擔心我……我的心,真的是碎的嗎?

她把熨斗放好,鼓起勇氣,「……好。只是……我不會說話。」

慕南驚愕得抬頭,「真的嗎?不要勉強自己。」

一答應,突然覺得鬆了口氣,胸口的鬱結不見了,「嗯。我要帶我女兒一起亮相。」雖然還是有點害怕,「慕南要把我們照漂亮一點。」

「沒問題。」她笑了,「走吧,我突然覺得好餓……」
「今天宵夜妳一定喜歡吃的。我做了三明治喔!」

***

就在慕南和麗晴的忍耐力達到極限,約會也將近一個月以後,終於候到林夫人的約會。

妳不來我還不知道怎麼收山呢。「請她到會客室,我馬上去。」麗晴站了起來。

「我也……」慕南也跟著站起來。
「妳太直了。」麗晴向她眨眨眼,「這種事情,還是交給正牌惡女做才合適。」她一整衣領,充滿自信的說。

走入會客室,「黃小姐怎麼來了?」麗晴笑吟吟,「大駕光臨,蓬蓽生輝呢。」

「哪裡。早就要來打招呼了。」黃瑾展了展美麗精練的眼睛,「剛好為了明年國際玩具展的攤位,跟貴公司商議一下。」

兩個女人互相打量,心裡精細冷靜的評分。

這女人不好惹。彼此下了相同的評語,暗暗的戒備著。

簡潔的談完公事,「外子最近像是常來麻煩您和周經理?」她的笑仍然和煦,問題卻很犀利。

「是我們麻煩林經理。」她頗有禮貌的回答,「林經理是前輩,給了我們很多寶貴的意見。大家同樣立足台灣,未來有很大的合作空間,我該跟林經理好好學習的。」

「說得也是。外子也跟我提過想和兩位『合作』的事情。」她溫柔的一笑,「女人要在商場上行走,總是有些『流言』。外子似乎讓您困擾了,我實在很不好意思。」

來了。下馬威來了。

「商場無性別。我一直抱著這樣的態度做事。或許是我欠考慮,反而讓你們夫妻有了困擾。」她神情一歛,「我忽略了這點,的確是我不夠仔細,實在抱歉的很。」

這個月都跟同一個男人約會,還撇得這麼清,死狐狸精!黃瑾的心裡破口大罵,臉上還是一派溫和,「哪裡……沈小姐過慮了。沈小姐貴庚?還沒考慮結婚嗎?」

「快三十三了。」她也還她一個無害的微笑,「……美意對我有伯樂之恩。在美意我很愉快,也沒有另行發展的打算。」垂下眼簾,「再說,我也對目前單身的生活很滿意。」

「單身當然好,女人還是有家庭做屏障安心些……行動也不招人非議。」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如果沈小姐願意,敝公司不少幹部都年輕有為,能不能讓我當個紅娘?」

「真是太感謝了……」麗晴還沒說完,黃瑾冷冷的一笑,「要不然,老是跟別的公司前輩『商談』,會壞了女孩子家的名聲。」

麗晴莫測高深的一笑,「一切都請黃小姐多費心了。」

送她走了以後,麗晴要很拼命才能忍住大笑的衝動。實話說,黃小姐,我對妳沒有敵意。這種破爛丈夫甩了算了,妳這樣外貌姿容能力上乘的女人,何必跟這種窩囊廢和在一起?

忍一忍,算是我救妳好了,不用感謝我了。

不過……黃瑾沈不住氣,恐怕是在家裡大翻過一次,林隆祺不聽指揮,才來找我的吧?

拿起內線,「夠了,慕南,不用跟那豬頭約會了。所有電話都不用接。」

彷彿得到大赦令,「太好了~但是,報仇怎麼辦?」

「沒怎麼辦。」她很乾脆,「快收網了。」

***

林隆祺已經一個禮拜連絡不上慕南和麗晴了。知道太太跑去找麗晴以後,他們吵了這段日子以來最猛烈的架。他氣得要黃瑾馬上滾,沒想到黃瑾不發一語,真的提了行李走掉。

拉不下臉叫她回來,想要找麗晴和慕南又找不到。這個禮拜比熱鍋上的螞蟻還煎熬。

好不容易打通了麗晴的電話,「麗晴,妳聽我說……」

「我不要聽。」她聲音帶哭聲,「這個禮拜,我想了很多……」
「麗晴!那個女人到底跟妳說什麼?!」他手心沁著一把冷汗。
「……你不想知道的。」麗晴安靜了一會兒,「這些……什麼我都能忍受,但是,我卻無法忍受你同時也跟慕南一起。」

該死!那個女人連這都對麗晴講了?!他渾身大汗,「聽我講,麗晴……」

「……算了……我笨吧。我和慕南大吵,又抱頭痛哭。我們兩個人的個性都無法共享……」不過報復的快感倒是可以試試看,「我們想試試看,為了你,能夠忍受到什麼程度。你願意來嗎?」

「什麼地方我都願意!我的確愛著妳們!」他大喊大叫,「我也非常痛苦……」

恐怕你會更痛苦,「……真的嗎?那……下個禮拜四七點,我們在凱喜大飯店一四○七號房等你。我們當面……談談。」

三個人當面嗎?林隆祺忖度了一會兒,不管結果如何,起碼他都能保下一個。雖然是私生女……但是論權勢、論美豔、論能力,沒有什麼比不上黃家那個母夜叉。

「我一定會去!」

麗晴放下電話,笑得像是偷吃的貓,緊接著撥了電話,「丹丹啊,要妳找的人找了沒啊?房間準備了嗎?該裝的都裝了嗎?……當然,賺錢都歸你們啊……喂,看在我們這麼多年交情的份上,多少努力點啊~」

慕南進來的時候,等她講完電話,「喂,下禮拜四七點要跟光談社簽約,記者會準備好沒啊?」

「我『準備』好了。」纖長的手指敲了敲桌面。

***

記者會當天,她拖著慕南去洗手間,「快去上廁所!兩個小時內沒得上了。」

「我不想上!」有上廁所的時間,她不如再看一次新聞稿。
「叫妳去就去!」麗晴大吼,嚇得她馬上關上門。

記者會的時候,慕南尷尬的被拖到台上,「咦?我也要?不必吧?這是玩具部門的事情,我……」

「別動,記者正在照相……笑一個。」麗晴狡詐的閃閃眼睛,「記得我們的計畫吧?」
「當然。」要不然累得要死幹嘛?
「那,只要忍過兩個小時,我們就成功了。」

慕南不可置信的看她一眼,「就這樣?」

「就這樣。」

這樣就能成功?她百思不得其解。

***

照時間走到一四○七號房,他吞了口口水,按了電鈴。門悄悄的開了,卻沒有人出來。

他打開門,一片昏暗,正要找開關……

「不要開燈。」隱約在昏暗的小客廳,兩個修長窈窕的人兒緩緩的站起來,「開了燈,我怕我們的勇氣就沒有了。」

「慕南?麗晴?」他走近一點,發現她們倆個只穿著薄紗,臉上帶著羽毛面具。

「能不能相處……」兩具性感魅惑的胴體貼上來,豔麗的紅唇在他耳邊傾訴,「這樣試試看就知道了……」

這是個夢,一個絕對香豔的夢……

凹嗚~

***

本來怎麼也想不透為什麼這樣就能成功……等看到兩個禮拜後的週刊和光碟……

「沈麗晴!」慕南怒吼的聲音幾乎把牆上的畫都震下來,「妳給我解釋看看~」

她衝進麗晴的個人辦公室,雖然什麼也聽不到,部屬們還是不死心的貼在門上。

「這是什麼?!是不是妳搞得鬼?!我才沒有跟林隆祺開3P派對,也不是美意的私生女!我媽快把我罵死了,妳要還我的清白~」

「小聲點。」麗晴正在安排一週後的新產品發表會,捂了捂耳朵,「又是我幹的?只要是壞事都是我幹的?妳到底查證過沒有?」

「不是妳?」慕南看著整篇胡說八道的報導,「那是誰呀?那一天我明明在光談社的簽約典禮……」她的聲音越來越小,突然理直氣壯,「就不是我嘛!」

「對呀。」麗晴閒閒的翻過一頁,「那發什麼飆?」
「果真不是妳幹的?」她自言自語。
「是我幹的。」麗晴坦白的看著她。
「什麼?!」她一跳,倒退好幾步,「但是那一天……」
「當然不是我親手做的。」她笑吟吟的站起來,「剛好認識應召站的朋友嘛。拜託他們一下,隱藏式攝影機又不是什麼困難的東西,他們也在賣偷窺片,所以……熟門熟路啦!」

慕南的下巴幾乎掉下來了,「妳……妳……妳怎麼會認識那種『朋友』?!」

「還不就是淑真姐?咱們學姊呀,黃風正盛的時候,她想寫應召站,又想蒐集資料又害怕,就拖我去啦。其實他們人也不錯……有回沒人可以保釋他們的時候,試著打我的電話,我保釋過他們幾次而已啦……他們可是很講義氣的呢。」麗晴還是笑咪咪的。

「那這個……」她怒氣夾雜著害怕,「這個怎麼辦!我以後怎麼做人哪?!」
「開個記者會澄清就好囉。」麗晴笑咪咪的,「正好新產品要發表了,趁機引起媒體注意啊……」

***

被週刊炸得七葷八素,好不容易回家休息一下,居然在新聞裡看到麗晴,總經理差點一頭撞在電視上。

「麗晴?!」

麗晴和慕南都在記者會上,果然是麻辣八卦,到場的記者滿滿的……他也看到了香豔刺激的光碟……只能說,林隆祺真的滿盡力的……

「這是詐欺。」他喃喃自語,「這絕對是詐欺。」

慕南繃著臉,不發一語,麗晴卻聲淚俱下,還出示簽約當天的照片,哽咽著,「……也許當天有些記者小姐先生還有印象,我們再厲害,也沒有這種分身的能力……嗚……」

「沈麗晴小姐,」記者很興奮的站起來,「妳打不打算控告該週刊?」

她哭了一會兒,「我沒這打算。裡頭的人又不是我們,週刊標題又只是『疑似』。我只希望週刊能夠在下期刊登我們的聲明……」她哭得梨花帶淚,「我們沒關係,但是我們父母親都健在,讓父母親為這件事情困擾……我們的確不是董事長的女兒……請大家體諒我們身為兒女的心情……嗚嗚……」慕南跟著長歎一聲。艷容盡是無奈。

總經理瞪著螢光幕,開始抱著頭想,跟他分手的那些女人,有沒有這麼厲害的朋友存在……

***

林隆祺扒了扒頭髮,站在美意大樓下。進出來往的人竊竊私語的盯著他看,令人渾身不自在。

但是,這若是入主美意的開始,一切都是值得的。

週刊光碟事件爆發以後,黃瑾立刻公開了夫妻分居的事實,這些年的情份都不顧。黃氏也以行為不檢為由,將他打入冷宮。

他思前想後,懷疑掉入麗晴和慕南的圈套,麗晴卻在電話裡聲嘶力竭,痛責他不體貼她們姊妹拋棄自尊的種種犧牲,反而懷疑他們。

「如果是仙人跳,我直接找你要錢就好了……賣給週刊能夠賺多少錢,還得賠上自己的聲譽?」麗晴在那頭哽咽難言,「你不相信的話,禮拜五是新產品發表會,美其兒的首席娃娃設計師,可莉兒.鍾也會出席。這是我們很重要的發表會,你也來參加!這樣,你就可以明白一切了!」
「麗晴……妳們對我的心意,一直沒有改變吧?」
「從來沒有!你來了就知道了!」

所以,他來了。

沈重的走進美意,接待小姐馬上認出他,又是那種曖昧的偷笑……「林先生嗎?這邊請。沈部長已經交代過了,請你到貴賓室。」

「新產品發表會呢?」在貴賓室發表嗎?
「已經結束了。」小姐還是一臉竊笑,「這邊請。」

真是沒有禮貌的總機!等他到美意,就把這種沒規矩的女人換掉!

終於……沒有退路啦。他的手按在門把上。深吸一口氣。有什麼關係?去了一個驕縱蠻橫又沒權沒勢的大小姐,多一對柔情似水冰心熱情的美意姊妹花,怎麼算都是贏的。

再說,她們的床上工夫真是……柔媚入骨了……

擦擦口水,打開門。

桌子上擺著長袖飄然的美麗中國娃娃,同樣有張相似清麗臉孔的女孩,揚起滿頭烏黑的長髮,長長的睫毛揚起,寶光流動的純淨眼睛……也穿著娃娃一樣的雪白暗繡的水袖長衣……

「采薇?!」歲月在她臉上一點痕跡也沒有,仍是那個單純靈慧的鍾采薇,「妳怎麼會在這裡?」
「語氣要恭敬一點喔。」麗晴閃到采薇右邊。
「她可是我們特聘的可莉兒.鍾。首席娃娃設計師,同時,也是中國娃娃的代言人。」慕南從采薇的左邊走過來。

這情景刺激了遺忘已經的回憶……這三人組……他想起來了,他想起來了!

這兩個女人就是鍾采薇寸步不離的死黨!

難怪他一直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不是「似曾相識」,而是「的確相識」。

「鍾采薇!原來這一切都是妳設計的!」他吼叫著,像是以前一樣想扯住她的頭髮,「妳這個不要臉的……」

手還沒碰到采薇,就已經被拍打掉了。

麗晴和慕南沒有出手,出手的是……溫馴可人的采薇。她昂起下巴,原本溫柔單純的眼睛燃起怒火,「你是誰?憑什麼這麼無禮?」

我是誰?被她這麼一反抗,林隆祺反而愣了一下,「妳不認識我?鬼才相信……妳竟然這樣陷害我!我跟妳沒完……」

高舉的拳頭還沒打下,啪的一個耳光已經打在他的臉上了,采薇一指指到他的鼻子,「你說什麼我都聽不懂!我鄭重警告你,不要以為你是男人力氣大我就怕你了,你這個……這個……」向來溫柔的她找不出罵人的辭彙,「你這個……壞人!」

警衛架走林隆祺的時候,采薇怔怔的看著自己的手。我打他了!我真的打了他了!這麼多年……我一直想這麼做……我真的打他了!

「感覺怎麼樣?」麗晴壞笑的拍拍采薇的肩膀。
「如果喜歡,我再把他架住讓妳多打幾下。」慕南也拍拍她的肩膀。
「哇~」采薇無預警的大哭起來,總經理比起剛才的火爆場面還慌張,「呃……這個……」求助的看著采薇和慕南。

「唉,真累。」麗晴坐下來搥搥肩膀。
「讓她哭一下啦,也憋了這麼多年……」悠閒的點了根煙。
 
心情不同,每個人都長長的嘆了聲「唉~~~~」

***

聽完麗晴的復仇記,采薇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更像她做的娃娃。

「你們真是……真是……」慕南就擔心她會生氣,「你們真是……做得太好了!」

她含笑的抱住慕南又抱了麗晴。

「謝謝,」她真正開懷的笑起來,「將來如果你們有想報復的人,不要忘了加我一個喔。」

正準備點煙的總經理險些燒了自己的領帶。

什麼?不要吧……

***

董事長笑得很開心。他這個共犯當得很暢懷。「麗晴真是有一套。兒子啊……你覺得麗晴怎麼樣?」

總經理無奈的笑了笑,「她是個不可思議的女人。」對不起她沒關係,千萬不要對不起她的朋友。

「你跟麗晴……也打算一下吧?」董事長老謀深算的笑笑,「距離那年的夏天,又是一個輪迴了。」
「我不懂你的意思,爸爸。」總經理拿起文件,「我該去工作了。」

最好你都不懂啦。你要不懂,眼珠子盡望著她轉幹嘛?

他得意的笑,「陳小姐,」他跟秘書說,「買棵發財樹來擺著。」

「欸?」
「就快要有發財樹在美意生根了。」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Dark
  • 守株待兔...

    坐沙發
  • Jenny
  • ^Q^ 希望是第一
  • bjess7
  • 好好看喔!讚
  • yishaylince
  • 只要想到總經理的表情就覺得太好笑了~~ 哈哈
  • 不快逆流
  • 計畫終於帥氣的結束了欸!
    麗晴真的好棒呀~
  • 小淨
  • 好讚 壞男人被打
    看的好開心!!!
    好看好看~~
  • 徹夜透
  • 如果安排的人還讓壞男人得了AIDS更好。

    我果然是很壞的天蠍座= =||

    不過,我還是不會去做。

    某方面,我是很消極的。

    心裡面出現的傷痕,或多或少,總會有著是自己加深的痕跡…

    越想著難過,就如同又割上一刀。

    何必?是吧…

    如果最難『過』的是『死』,那還有什麼好過不去的?
  • 財旺..
  • 心疼....

    一邊心疼,一邊好笑....
  • 殘刁
  • 我在幹麻....

    我在幹麻...><...
  • 翔
  • 真的好好看>"<
  • 朱
  • 挖哈哈!!爆笑到不行啦!!全身無力ing...
    該千刀萬剮的林隆祺(差點忘了這爛男人的名字說...)終於得到報應了!!這本書簡直是為女性同胞們寫的嘛~爽= =
  • 殘刁
  • 每個故事中的勇者背後都有個大叔
    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個女人
    兒再蝶姐的書裡
    每個悲情女主角背後都有個濫男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