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未來的哀傷

水曜聽著他們一群年輕人認親,含笑著轉去廚房泡茶,讓他們自在點。

「妳怎麼還搞不清楚?」明峰生氣起來,「很簡單嘛,我們是大房,算本家,伯公是四房的分家。清柏叔公?那當然不是爺爺的弟弟啊!那是伯公的弟弟…吼,清柏叔公就是明熠的爺爺啊!」

明琦和明玥望著他,只覺得眼前直冒金星。

「但、但是,明熠堂哥喊爺爺外公欸…」明琦從小就覺得奇怪,為什麼明熠喊爺爺外公,卻不是表哥而是堂哥。

「因為明熠的媽媽是爺爺的姊姊的女兒,只是被爺爺收養了。」明峰耐性的解釋,「明熠的媽媽又嫁給清柏叔公的兒子,後來生了明熠。照族譜來說,是同宗堂兄弟沒錯,但還是得叫爺爺外公…」

兩個女孩張著嘴,眼前已經不是金星,出現了燦爛眩目的銀河。

「懂了沒有?」明峰不放心的追問。
「…不懂。」兩個女孩很誠實的異口同聲。聽得懂就能成仙了,何況她們沒打算成仙。
「怎麼這麼笨哪?」明峰暴跳起來,「這麼簡單淺顯易懂的親屬表還不懂?好,我再說一次…」

明琦驚恐的掩住耳朵,明玥喊著,「我去找急救箱!」然後快速逃逸。

「欸,妳們兩個很沒用欸!」明峰氣炸了,「以後遇到親戚怎麼辦?都不認識了啦~」
「知道你是囉唆的堂哥就行了啦~」明琦哀叫,「饒了我們吧~」
「年輕人真是熱鬧。」水曜笑著端出茶來。「這麼快就打成一片。」

打成一片…我是滿想動手巴她們腦袋的。明峰悶悶的喝著茶。

明玥捧出急救箱,幫明琦的脖子上藥。「…這個堂哥…脾氣好像不太好?」她和親戚都不太熟,不禁有些膽戰心驚。

「那倒不是啦。」明琦齜牙咧嘴,不碰還不痛,上了藥,簡直要命,「嘶…輕點輕點…堂哥很疼我們的,以後妳就知道了。他啊,就是那種『口嫌體正直』,比誰都疼,就愛裝得不在意。妳也學道啊?真好,有老師教。」

「堂姊,妳沒有喔?」明玥張大眼睛,「好可惜,我覺得妳氣很純呢。叔公不教妳嗎…?」

她們倆個女孩聊了起來,明峰和水曜相對著。

「讓她們小姐妹講講話,我叫你明峰可好?」水曜笑了笑,雖然帶著憂愁,但是種美麗的憂愁,「你受傷了?」

明峰這才覺得後背有些疼痛。崇粼的火術雖然火候不足,畢竟是神道正統。衣物無損,卻灼燒肌骨。他脫下襯衫,水曜暗暗的皺緊眉。整個後背都是燒傷,焦黑一片,令人膽戰心驚。

這丫頭,下手就是殺著。雖說天分不高,但哪個普通人捱得過呢?崇家的孽難道要造到完全滅絕才停止?但她卻不想去翻閱那個結局。

難得這孩子能忍,居然行動如常…細看她又發愣。焦黑的外皮下,居然已經新生了肌膚,剝掉焦皮,竟然恢復如常。

這是…她深思起來。「…你懂療癒?還是誰先幫你治過傷?」

「沒啊。」明峰背對著她,看不到水曜的表情。「不嚴重吧?剛燒到的時候真的好痛…但明琦幫我滅過火,火滅了就不太痛了。」

明琦?她狐疑的瞥向那個女孩,看到她手腕上翠光一閃,不禁微笑起來。看起來,大師傅很喜歡這女孩啊…

試著將所有焦皮剝下,她挽了把毛巾幫他擦拭,「不礙事。不嚴重的。」

「是啊,我也覺得不嚴重。」他有些憂心的看著明琦,「我比較擔心明琦的傷。」
「她有大師傅給的手環,不會嚴重到哪去。」水曜正色,「大師傅給過我電話,說你會來找我。」

「是。」他趕忙從胸口拉出項鍊,串著一個小小的水晶瓶子,裡頭的碎片晶瑩剔透,透著陽光,幻化著五彩繽紛。「這是大師傅要我帶來的。」

這麼乾脆?水曜凝視著他,「你不想留著?或者吃下去?」

「留著?」明峰呆了呆,「我留著幹嘛?這可以吃?怎麼看都是玻璃碎片啊…吃來路不明的東西不太好吧?」

水曜的驚訝一閃即逝。很有趣,真的…很有趣。人類或多或少都有神魔等眾生的血緣。對這些碎片無力抗拒。舒祈遵循都城的意志,她則有「淡漠」護身,而明玥有堅強的信念和正義感。她們是少有的、不受碎片誘惑的人類,第一次,她看到不被誘惑的男人。

他憑恃什麼?難道就憑恃…

「你是『繼世者』吧。」她淡淡的說,像是在談天氣般平常。

但明峰卻整個驚跳起來。她…她怎麼知道的?「我、我我我…我不是…」他狼狽的想否認。

「每隔一段時間…很長的時間…就會出現你這樣的純種人類。」水曜依舊淡漠,她彎了彎嘴角,話鋒一轉,「我的師傅,有嚴重的流浪癖。他沒辦法忍受在同個地方久待,也沒辦法和任何人深交。但他卻收我為徒,將一切的本領都交給我。你知道為什麼嗎?」

明峰摸不著頭緒。為什麼突然跳到這裡來?他誠實的搖了搖頭。

「因為他發現,我也被『未來之書』選上了。」她苦澀的笑了笑,「這實在不值得高興。」
「…妳可以閱讀『未來之書』?!」明峰大吃一驚。「在哪裡?那本書在哪裡?」
「那是無法碰觸的書,我沒辦法告訴你在哪。」水曜疲倦起來,「有人閱讀的方法是水占,聽說也有人凝視岩漿、沙盤,許多各式各樣的媒介。我和師傅的方式特別一點…我們兩個都是『預知夢』。」

「…無法控制閱讀的部份嗎?」明峰的聲音微微顫抖。
「不能。」水曜沈默了片刻,「但我倒是希望,永遠不要看到。」

這是很重的重擔,超越了人類的極限。他們被強迫閱讀這本繁複的未來,既不能別開頭,也無從逃避。在夢中看到的未來,絕對不會更改。但他們看到的卻是極少數的片段,毫無秩序可言。即使領悟了會發生在何地、何時,做再多的努力,還是無法改變已定的結局。

她的師傅立志成仙,已經活了超過人類壽算很多倍。但他就是遇到這個阻礙跨不過去--無法忍受既定的悲劇在熟悉的土地、熟悉的人身上無可迴避的發生。

師傅就這樣自我放逐,而她,選擇默默忍受。

所以,她預見了明峰和明琦的到來和身分,也預見了崇家的追殺。但她既不知道時間,也不知道地點,只能經過繁複龐大的卜算,才找到他們。

但她並不知道弟子明玥是明峰的親戚,因為未來之書沒讓她「看見」這部份。

不過,她預見過繼世者的模樣,強烈的像是未來之書巴不得想用刀刻在她的腦海中。

「以前還沒這麼頻繁。」水曜憂鬱的笑笑,「封天絕地後,更無寧日了。」

閱讀著無法改變的結局,只能眼睜睜看著災難降臨。光用想的,明峰就覺得不寒而慄。「妳很辛苦,真的。」

「還好。」她淡淡的回答,「所以我沒辦法待在崇家…只用那麼狹隘的眼光去看待世界。對這種無奈的天賦,我尚可忍受。但是…我卻看到了…」她的神情脆弱起來,「末日。」

「末日?」

水曜疲憊的閉上眼睛,「別問我是何時,和是怎樣的光景。我不想提。」

「…因為我不肯聽從命運安排?」明峰低下頭。
「不,不是。」水曜笑了,「你聽從安排,也只是將末日往後延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看了這麼久,我勉強組織過,或許,末日就是個既定的結局。有生就有死。即使是神明也會死去,並不是永遠不會消亡。未來之書有無限可能的情節,我看到的夢境延升到極遠的過去…其實,在遠古天柱折斷的那一刻,這世界應該毀滅。但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這世界存活下來…未來之書因此非常混亂。」

明峰聽得一頭霧水,水曜瞥了瞥他,安撫的拍他的手背。「沒關係,當作我自言自語好了。」她望著窗外的碧綠,「我以為我是個沒有感情的人,誰知道目睹末日之後,我才發現,我居然這樣深愛這個污濁擁擠的人間。」

她疲憊的臉龐轉成堅毅。「…總之,到時候會有辦法的。我只希望你了解,萬一…我是說,萬一。萬一你熬過末日,若誰也都不在了,你們…你和宋家子孫,能夠管護末日後的人間。這是你們年輕人的責任了。」她凝重的握著明峰的手。

雖然聽不太懂,但明峰覺得恐懼,一種嚴肅的恐懼。像是比聖母峰還沈重的重擔壓在背上,再也喘不過氣。

但就算誰也不在,總還有麒麟在吧?誰都可能會死,但麒麟不可能的。

麒麟會知道該怎麼做。

他暗暗鬆了口氣,「我會盡力的。」

水曜的憂鬱褪去,露出一個堅強而美麗的笑容。「我知道你會的。沒有結局,是不能更改的。」

要到很久很久以後,明峰才了解水曜的意思。而他,並沒有辜負水曜的期望。
 
他們在小鎮盤桓了幾天,見識到明玥宛如鬼屋的家。

真不愧是茅山宋家,天賦異稟,連宋家子孫娶的老婆也一個比一個有膽識,能夠在這種鬼屋處之泰然,談笑風生,面不改色的生活下去。看得明峰和明琦嘖嘖稱奇。

明玥也跟他們提及了碎片的由來。大師傅雖然略提過,但所知不如明玥的詳盡。畢竟明玥和化人失敗的飛頭蠻同校過,失去大部分魂魄的飛頭蠻還拜明玥為師,而飛頭蠻的人類弟子,也是明玥的忘年之交。

「我聽師傅說,飛頭蠻殷曼是千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大妖。」明玥說,「我是看不出來啦…畢竟我遇到她的時候,她只是個有些不可思議的小女孩…她化人失敗得很徹底,連內丹都被搶走了。但師傅說,她修煉千年,境界卻比許多好幾倍修行的妖怪、甚至某些神明還深遠。所以,她的魂魄碎片成了很好的催化劑…」

她沈默了一會兒,「…像是上好的仙丹藥引。」

明峰莫名的,起了一種嚴重的反感。他不認識飛頭蠻,甚至這種種族他也鮮少聽到。但任何種族的存在,都不該是其他種族獵殺的對象,而且理由不是為了生存,僅僅是追求強大的藥引。

「我有接到君心哥哥的信喔。」明玥話鋒一轉,「這年頭了,誰還寄信…大家都用e-mail了啦…君心哥哥真古板…」但她神情很愉悅,「他們正在收集魂魄碎片喔。希望小曼可以真的好起來…雖然她不太記得我了。」

望著明玥,明峰的神情溫柔起來。他的妹妹們…都有股英氣,都有著善良的好心腸。

「身為妳們的哥哥,真的太好了。」他攬著明玥和明琦的肩膀,充滿了說不出的感動。
「…堂哥,你也犯不著哭啊…」

***

明玥的奶奶和爸媽很高興看到明峰和明琦,很熱情的邀他們住下。明玥相當喜歡這對哥哥姊姊,尤其是明琦。明玥一直渴望有個可以談心的的姊姊,現在明琦來了,個性又特別相契,更是整天膩在一起,她們常常兩個手牽手,跑去水曜家。

明峰也沒有阻止。讓明琦啥都不懂自己亂撞,還不如能學多少算多少。但是他看到明琦展示給他看的精美刺繡,不禁扁了眼。

「…妳跟修仙者學這個?」他聲音大起來。
「不對嗎?」明琦皺緊眉,「你不覺得很美嗎?這是藝術欸~」

…妳高興就好。

反正暑假也快結束了,不是嗎?人生有多少自由自在的時光?與其花時間去煩惱未知的災難,還不如讓她高高興興學些她喜歡的東西。

「好啦好啦,很美啦。」明峰寵溺的揉亂她的頭髮,「老愛這些五四三的。」

明琦笑了起來。這樣一路的危險驚嚇並沒有在她心裡留下陰暗的痕跡,她依舊樂觀開朗。即使她知道了末日的存在,還是打算開開心心過每一天。

後來明琦繡了一打又一打精緻的繡花手帕逼明峰用,很巧的是,也是藍色小花。明峰每次收到她寄來的繡花手帕,都會啞口無言。

雖然會回信抱怨,但他還是珍惜的使用著,沒有白費明琦辛勤的苦心。

***

他們在小鎮待了十天,就在明琦要回去註冊的前兩天,睡夢中的明峰彈了起來。

客房裡的電話炸得飛跳,迷迷糊糊搞不清楚狀況的明峰飛身過去接住往地板砸下的電話機。

愣愣的抱著電話,他晃了晃頭。

「喂喂?」掉落的話筒傳出麒麟的聲音,「這樣也醒不過來?是不是該再炸一發火符…?」
「別!別別別!」還沒完全清醒的明峰抓著電話大叫,「這是我伯公家的電話!妳不要隨便亂炸,炸了我怎麼跟嬸嬸交代啊~」

「咦?醒了嘛。」麒麟不太高興,「醒了不會出聲喔?」

幾點了?明峰看著漆黑的天色,和床頭夜光螢幕的鬧鐘,分秒不差,剛好三點半整。

「…半夜三點半!」明峰氣得發抖,「誰有辦法在這時間瞬間清醒?!妳到底有沒有人性…」
「你可是炸了我的食道,差點把我給宰了。」麒麟冷冷的說。

明峰瞬間語塞,不禁冒出冷汗。完蛋,居然有這把柄在她手上,他將來還想有好日子過?應龍真是混帳東西,共個鳥鳴!?現在他該怎麼辦哪~

「啊就…就、就…我又不是故意的。」他狼狽的分辨,「我我我…好嘛,對不起…」
「說對不起就沒事的話,這世界上還需要警察嗎?」麒麟的聲音更冷了,「你知不知道差點宰了我是小事,吃飯喝酒不方便才是大事嗎?」

這下子,明峰的後背也沁出冷汗了。

「…炸都炸了,不然怎麼辦?」明峰硬著頭皮回答,「妳也讓龍女來好好『教訓』我了…」想到差點讓龍女的怒氣秒殺,他就熱淚盈眶。

「你說這什麼話?」麒麟似乎心情大大好轉,「我是那種記恨的人麼?」

妳是。明峰默默的在心裡說。當然,他沒種這樣對麒麟嗆。

「我心愛的徒兒跟我求救,我掐指一算,這又的確是桃花劫…」

妳的卜算向來很爛,這需要我提醒嗎?當然,明峰也只敢腹誹,沒膽子提醒麒麟。

「…我又傷得動彈不得,妳也知道蕙娘忙著照顧我的『傷勢』,」她特別在「傷勢」兩個字加重語氣,「徒兒有難,我做師傅的也不好坐視是不是?剛好你又有個名正言順、貴為神族的未婚妻,當然只能商請她去解救你的桃花劫…」

說得比唱還好聽!明峰氣得差點握碎電話。若不是大師傅來救他,現在他和明琦還在那家旅館洗被單抵債啊~

「明峰,你怎不說話?」麒麟心情越來越好,「為師是怎麼教你的?連句謝謝都不會說?」

…妳教我什麼?妳到底教我什麼啊~「…那還真是謝謝妳喔!」上輩子我造了什麼孽,這輩子得來當麒麟的學生啊?!

麒麟嘻嘻一笑,「不客氣。你知道的,我從不記恨,而且施恩不望報。」

跟食物無關,妳的確如此。但該死的,這件事情跟食物有關係,大大的有關係。

「不過,」麒麟語氣很輕鬆,「我打算出國,欠個司機,你趕緊滾回來吧。」
…啊?

「妳出國幹嘛?!嫌妳東方招惹的妖怪不夠多,難道欺凌妖怪妳也打算國際化?!」
「我哪有欺凌妖怪?」麒麟不悅了,「過招,那是過招!是那些妖怪太沒用了…我都開門等他們來吃了,還這麼不堪一擊…孤獨求敗的心情,誰人了解…」

夠了!

「妳到底出國要幹嘛?」明峰有不太好的預感。
「聽說西方也有化育池。」麒麟語氣非常平常,像是在談晚餐吃啥,「我想沒當過真正的慈獸,當一次來試試看好了。」
「…轉生成慈獸沒有風險吧?」明峰抓緊話筒。
「我有慈獸血統,大約五五波吧。」麒麟聳聳肩,「沒有子麟奶奶和眾麒麟族人護法,有五成是我天生異稟了。」
「…失敗會怎樣?」明峰全身的寒毛都豎起來了。
「會死啊。」麒麟回答的很自然,卻讓明峰整個跳起來。

…這種事情是可以試的嗎?!

「我馬上回去!」他對著話筒大吼,「千萬別自己跑掉,我馬上回去!」
「…我沒聾。」麒麟將話筒拿遠點兒,「不用那麼大聲我也聽得見。你現在在哪?我解除很多阻礙才找到你。」
「我在玉里,我四房伯公家裡。」
「那麼,你將碎片交給崇水曜了嗎?」麒麟問。

大概是大師傅跟麒麟提過了。水曜。她那張憂愁而滄桑的在他眼前徘徊不去。被本鬼魅似的書糾纏,望著她不想知道的末日。

「…麒麟,只要被選上,誰也不能抵抗未來之書嗎?」他低下頭,輕輕的問。

麒麟怔了一下,笑了出來。「如果是眾生,大概不能。但人類是可以的。」

明峰猛然抬起頭,握著話筒的指尖發白,「…人類可以?為、為什麼?但是…」

「我都可以了,其他人沒有理由不行。」麒麟淡淡的說,「我還身有濃重眾生血緣哩。徒兒,你只知道人類是脆弱異常的容器,卻不知道裡頭裝著無比的力量。眾生有著堅韌的殼,但外殼如何,內在也如何,限於種族天賦,是沒辦法提升太多的。但人類不同。」

輕笑一聲,「我不邀請你,你不可以進來。」

麒麟掛了電話。

所以,麒麟的卜算非常不準。她拒絕了未來之書。

明峰握著電話好一會兒,呆呆的坐到東方發白。

天一亮,他就堅持要回去,和明玥一家道別,婉拒明玥爸爸的好意,他跟明琦並肩步行,準備去火車站。

去火車站之前,他們特別彎去水曜的家一趟。

「…水曜,我們要走了。」明峰躊躇了一會兒,「麒麟說,人類可以抵抗未來之書。她說,『我不邀請你,你不可以進來。』。」

水曜的表情空白了一秒鐘。笑意緩緩的漾了起來。「原來還可以這樣。請代我跟禁咒師道謝。我總算偶爾可以好好睡覺了。」

偶爾?

「我不會完全拒絕未來之書。」水曜平和的說,「這是我現在可以做的事情。一定有什麼規則可以違反,一定有什麼情報我們得知道。我已經決定了。」

她輕輕的抱了抱明琦,又抱了抱明峰。「一路平安。」

站在門口,她目送這對年輕孩子離去。

偶爾,我也可以休息一下。這樣我可能可以撐久一點,知道得更多一些。她走回屋裡,打開筆電,登入帳密。

「舒祈,我想告訴妳。」她對管理者坦白,「我看得到未來之書。」

舒祈好一會兒才回話,「妳從來沒有告訴我。」

水曜垂下眼簾,「我跟師傅都認為,不該干涉這世界的運行,所以當成我們師徒共有的祕密,不對任何人提。」

「為什麼告訴我?」
「…舒祈,我不能隱瞞了。」她閉上眼睛,「我看到了末日…也看到末日的妳。」
「大概什麼時候?」舒祈淡淡的問。
「我不知道。」水曜煩躁起來,「但我看到身在末日的妳,容貌和現在幾乎沒什麼改變。或許很快…」
「不會的。」舒祈彎了彎嘴角,「放心,不會的。」她考慮了一會兒,「我也告訴妳我的祕密好了。」

舒祈的祕密?

「我從三十五歲開始,時間就凝固了。」舒祈平靜的說,「三十五歲那年,健康檢查的結果不太妙,我得了白血症。」

「…舒祈!」水曜叫出來。
「別慌。很初期的症狀,我日常生活也沒有什麼異常。」她笑了笑,「我不想化療,但病情一直沒有惡化。第二年,我實在覺得奇怪,再去檢查,和前年的報告一模一樣。聽好,是所有的檢查數據都一模一樣。

「第三年、第四年…都相同。我甚至連指甲和頭髮都不再生長,停滯住了。現在我都四十幾歲了,但和三十五的模樣完全沒有改變。」

托著腮,舒祈輕嘆一聲,「也不讓我凝固在年輕貌美的少年時光,凝固在一個拿蔥大嬸的年紀做什麼?」

「…舒祈,妳問過都城嗎?」
「魔性天女只是笑。但我想,我可能明白了。哎啊,我一生都只想當個普通人…想到這個願望這麼難以達成。」

她望著窗外。從舒祈的窗外望出去,只看得到陰沈的天空,雜亂的電線和電線桿,紛擾的市聲縈繞,空氣污濁。

「實在不是什麼賞心悅目的景色啊。」她自言自語,「沒想到…我比我想像的更愛這個髒兮兮的世界。」望著虛空,她輕輕的問,「妳也是吧?魔性天女?」

她似乎聽到了一聲粗啞的笑聲。也因此,她悄悄的彎了彎嘴角。


----- ----- ----- ----- ----- ----- ----- -----

 2008.01.24
《禁咒師Ⅶ》禁咒師系列盛大的最終章

            華‧麗。出‧版。

為了英倫三島的創世神話,托爾金寫就《魔戒》!
為了列姑射島(台灣)的創世神話,我們擁有《禁咒師》!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Mayi
  • 終於讓我等到了
  • 小c
  • @@

    耶...第二嗎??(顫抖的問著)
  • Dark
  • 了解了解....

    等等去書局排隊
  • 鴨
  • 真好
  • traumend
  • 好棒,蝴蝶加油:)
  • polarex
  • 我也愛 "這個髒兮兮的世界" 喔~~
    來讓我幫一把!
  • 天秤座之海
  • 看完了~~身體卻不住地顫抖~~
    隱藏在背後的真相~~有令人恐懼的感覺~~
  • 殘刁
  • 恩....

    今天的驗證碼是 1414

    意思意思
  • Alisa
  • 哇!變的越來越緊張了~
  • 楓
  • 不知道為什麼,看完後,好想哭

    @~@
  • Mrs.O
  • 好看 實在是太好看啦
  • 不快逆流
  • 舒祈.......
    她的秘密也太驚人了吧?
  • 財旺
  • 我也想....

    時間凝固呀....
  • weling
  • 時間凝固??
    那是不是說怎麼吃也不會胖了??
  • sweet
  • 嗚嗚~~~
    為什麼35歲是"拿蔥大嬸"的年紀........
  • 古秋
  • 我們都是人 誰不深愛著這"髒兮兮的世界"
  • YC
  • 不與人深交,只是因為看了放了感情的東西毀減,會更痛更痛…
  • 宋家的族譜還真教人霧煞煞
  • 唯沁
  • 蝴蝶有去過玉里?!
    我是玉里人...
    當蝴蝶描述到接近台東的小鎮時...我就猜到玉里了~~玉里的中央有圓環水池~~這也說對了...
    不過我們玉里正當鬼門嗎?我怎麼沒聽說...(認真了
  • 瓜
  • 「會死啊。」麒麟回答的很自然,卻讓明峰整個跳起來。

    …這種事情是可以試的嗎?!

    「我馬上回去!」他對著話筒大吼,「千萬別自己跑掉,我馬上回去!」

    好濃的關心:)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