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間微雨

「對不起…」他說。然後他哭了。
「我也不知道事情怎麼會發生了…」

森雨看著他,覺得有強烈的失重感,後來森雨激烈的痛罵他,好讓這種討厭的失重感過去。

森雨屈在電腦前,什麼也不想做,什麼也不想說。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丟棄。

大家都沒有錯。但是我…不再相信了。對的,不再相信。

網聚時,兵馬雜沓,人聲轟轟然,看著他和她愉快的在一起,森雨的失重感又爬上來了。

大家都沒有錯。那是我錯了。

「嗨。」豎著頭髮,像是玩樂團的男孩子向她打招呼,神游的森雨,只微微的對他笑了下,空洞而溫柔的表情。

他也是孤單的。森雨注意到他的眼睛有些異樣,那是種類似爬蟲類的眼睛,狹長豎著的瞳孔。仔細看,瞳孔周圍的顏色淡,中間的顏色深,所以有那種異樣感。

別人看他總是有點害怕的樣子。也許因為那眼睛和氣息。

但是很漂亮。貓眼石,森雨想著。

「我是語森。這是我的真名。」那男孩子緊張的對她說。
「嗯。」森雨只是輕輕的應了聲。「森雨,也是真名。」

兩個人坐著,什麼話也沒說,就是坐著。

聚會散了,微微的飄著雨。森雨反而把雨傘收起來。語森走到她的身邊。

「回家?」
「回家。」望著雨絲出神。 
「我有安全帽,送妳好嗎?」語森的額頭冒著汗,緊張著。

默默的讓語森送她回家,重型機車坐起來,其實很舒服。

「森雨,我喜歡妳。」到了她的家門口,語森終於說出了整晚都想說的話。很久,很久了。從在BBS上看到她的文章,在每次的網聚裡追逐她的影子。

「我也喜歡你,我喜歡每個朋友。晚安。」

她知道語森才高二,而她大學畢業兩年了。

我再也不相信了。

但是語森卻很倔強的,每天來接她上班下班。不讓他載,他就騎著車在後面慢慢跟。和他叛逆的外表不同,他既不吵也不纏人,只是默默的。

森雨慢慢和他熟慣了起來。因為兩個人都很沈默,所以這樣安適的沈默反而彼此愉快。

語森高二要升高三時,用了同等學歷考大學,大學又提早了一年畢業。

一畢業,他進了資策會工作,照樣梳他那豎起來的頭髮,照樣冷冷豎著奇特的眼睛不太理人,但是他跟森雨求婚。

森雨拒絕了。「我若把心交給了你,你就會傷害我後離開我。我知道這樣你也不喜歡。不如照現在這樣下去。」

「為什麼不試著相信我?我和別人不一樣!」

大家都是好人。他們說這些話時,也都很誠懇。但是總是不得已。

森雨對他微微的笑,空洞的,溫柔的笑。

「我們分手吧。」森雨輕輕的對他說,「你可以跟更好的女孩子在一起。」
「不…我不要…我不要…」語森緊緊的抓著森雨,「我只要妳阿…我只愛森雨~」森雨臉上的血色漸失。

語森的顏面,冒出許多爬蟲類的鱗片,嘴往後裂,滿頭黑色的小蛇。蝙蝠似的肉翅高高的拍著。

蛇妖。森雨昏了過去。

醒來時,語森一頭是汗是淚。森雨輕輕的撫著他的臉。「森雨,對不起…」

「偶而會這樣,貧血來時都沒徵兆的。」森雨對他一笑,語森最喜歡的那種溫和的笑容。

她沒看到嗎?驚嚇過度忘了嗎?

握著語森的手,「還要跟我結婚嗎?」

他拼命點頭,淚下如雨。

「不會離開我嗎?會一直愛我嗎?」
「會的,會的。我永遠愛著妳。我跟妳一起老,一起變成老公公婆婆,我們會在一起…」
「永遠太嚴重了…」森雨抱緊他。

他們結婚了。因為森雨不要小孩,所以沒有孩子的他們,一直在一起。

每天清晨,森雨用微帶憂愁的笑容,和語森說再見。每天傍晚,她用愉悅歡喜的笑容,緊緊擁抱又回家來的語森。

每個春天,每個夏天,殘秋與寒冬。一起衰老。如此五十年。

霧般細雨紛紛,衰老的森雨躺在病床上,彌留。

同樣衰老的語森在床畔哭泣。

「語森,不要哭。我已經八十幾歲了,人類的壽命終了,是正常的。」

她的手,滿是皺紋,輕輕的撫著滿頭白髮的語森。

「難為你忍了幾十年。跟我這老太婆一起…還要把自己變老…難為你了…」森雨的眼淚緩緩流過縱橫乾癟的臉,「我想,再看一次,年輕可愛的語森,好嗎?你可以不用再忍耐了…」

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

語森含淚的站直身體,滿頭白髮復黑,回到初相見時的模樣。

「你可以變成原形,我不害怕的。我有陰陽眼…你不知道吧?」
「這也是我原本的樣子。我的血統很複雜…」他握緊森雨的手。
「好漂亮。好乾淨漂亮的眼睛…好像貓眼石。」
「五十年了。我足足擔心了五十年。每天擔心就要看不到這雙美麗的眼睛…但是每天也都有你回到我身邊的快樂。我可以安心了。我對了。如果人類不行…也許你可以…」

語森將臉偎在那乾癟的臉上哭著,「我可以,我可以…森雨…別拋下我…」

「如果有來生…希望…」淚未盡,森雨已逝。

如果有來生。這裡葬著森雨的軀體。但是,森雨,妳在哪?

「蛇神~」土地神趕來,「您真的要離開嗎?自從您在這裡落戶後,小神少費了很多力氣,附近妖魔都不敢作怪…」

「嗯。我要去找森雨。」他溫柔的撫著墓碑上的照片。
「煩你照顧森雨的軀體。雖然是逝去的…」

我會踏遍世界每一吋土地,尋找妳…

不管妳是男是女,是動物是植物,我要找到妳。

啟程。尋找我的森間微雨。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HEART
  • nO 3..YEAH YEAH YEAH
  • 0.0
  • 歿世錄的蛇魔嗎?
    感覺有點像
    等等在翻翻看0.0
  • 香草鼠
  • 「我們分手吧。」森雨輕輕的對他說,「你可以跟更好的女孩子在一起。」
    「不…我不要…我不要…」語森緊緊的抓著森雨,「我只要妳阿…我只愛森雨~」森雨臉上的血色漸失。

    語森的顏面,冒出許多爬蟲類的鱗片,嘴往後裂,滿頭黑色的小蛇。蝙蝠似的肉翅高高的拍著。

    蛇妖。森雨昏了過去。

    醒來時,語森一頭是汗是淚。森雨輕輕的撫著他的臉。「森雨,對不起…」

    「偶而會這樣,貧血來時都沒徵兆的。」森雨對他一笑,語森最喜歡的那種溫和的笑容。

    她沒看到嗎?驚嚇過度忘了嗎?

    這段我看不太懂到底是語森是蛇妖還是森雨是蛇妖ㄚ@@"
  • 頹
  • 我想問「後來呢」捏....>"<
  • 淚
  • 真的是[童話],真的是。
    怎麼辦呢,明明就是很溫馨的一篇,卻讓我覺得好心痛。
    昨夜裡和我相擁而泣的小妹,恐怕對這篇感觸會比我更大吧。
  • 天然樂
  • 我會踏遍世界每一吋土地,尋找妳...

    這跟月如鉤的唐時好像喔XD
    蝶大真是能牽動到人心阿=ˇ=
  • 月璇
  • 回五樓的問題

    回五樓的香草鼠
    我覺得因該語森是蛇妖
    因為
    「不…我不要…我不要…」語森緊緊的抓著森雨,「我只要妳阿…我只愛森雨~」森雨臉上的血色漸失。

    語森的顏面,冒出許多爬蟲類的鱗片,嘴往後裂,滿頭黑色的小蛇。蝙蝠似的肉翅高高的拍著。→ 想讓森雨知道真相不想瞞著她

    蛇妖。森雨昏了過去。

    醒來時,語森一頭是汗是淚。森雨輕輕的撫著他的臉。  「森雨,對不起…」→語森說,嚇到森雨而感到抱歉

    「偶而會這樣,貧血來時都沒徵兆的。」森雨對他一笑,語森最喜歡的那種溫和的笑容。

    她沒看到嗎?驚嚇過度忘了嗎?→語森想。因為森雨對他一笑並解釋昏倒的原因而沒有驚恐和排斥

    (森雨)握著語森的手,「還要跟我結婚嗎?」→森雨說,了解了某種事?意義?心情?(我不知怎嚜解釋,但算了解那個境意-v-+)而解開了心結

    他拼命點頭,淚下如雨。→因為森與同意核他結婚了

    我是這麼覺得的啦~
    若有什麼地方解釋錯誤請務必糾正喔~^ 0 ^
  • 月璇
  • 補遺

    醒來時,語森一頭是汗是淚。→語森很擔心森雨。
    森雨輕輕的撫著他的臉。→森雨看到語森一頭是汗是淚很是心疼
    「森雨,對不起…」→語森說,嚇到森雨而感到抱歉

    「偶而會這樣,貧血來時都沒徵兆的。」森雨對他一笑,語森最喜歡的那種溫和的笑容。

    她沒看到嗎?驚嚇過度忘了嗎?→語森想。因為森雨對他一笑並解釋昏倒的原因而沒有驚恐和排斥

    (森雨)握著語森的手,「還要跟我結婚嗎?」→森雨說,了解了某種事?意義?心情?(我不知怎嚜解釋,但算了解那個境意-v-+)而解開了心結
    "還要跟我結婚嗎?"→森雨會這麼說是因為自己剛剛昏倒傷害到了語森,不知道他是否還願意和自己結婚.就另一個層面來說是森雨願意嫁給語森!!(算一種反問吧!!)

    他拼命點頭,淚下如雨。→因為森與同意核他結婚了

    大概就是這樣了吧!! ^ 0 ^
  • 陽
  • 嗚~~~

    後來呢後來呢!!!
  • 藍兒
  • 原來這篇文章是蝴蝶寫的阿,好幾年前就看過了呢,發表在某個已經停刊的小說雜誌。
  • D.D
  • 我倒是覺得
    不是他想讓他發現
    而是他過度激動...
    結果顯現罷了
  • SkyFiRe
  • 這讓我想到明鋒第一個找到的應龍...
    似乎叫龍玦
    除了種族不一樣 其他還蠻符合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