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為什麼都在台中

在一間幽暗的 PUB 裏頭,一個只穿著細肩帶、麻花牛仔短褲的少女,穿著一件鹿皮大衣,百無聊賴地坐在吧台上。

她美麗的眼睛充滿了落寞,正在喝一瓶可樂娜,那雙幽深的眸子像是寂寞的井,蕩漾著故事,在嘈雜的PUB 裏顯得非常惹眼。

「Hi!」一個黑人坐到她身邊,笑出一口白牙,很激賞地欣賞她及腰、光燦如緞的長髮,「What’s your name?」

少女抬了抬眼,繼續喝她的可樂娜。

黑人發現少女不理他,以為她不懂英文,盡力擠出腳的中文,「妳……名字?美小姐?」

她喝掉最後一口可樂娜,很無奈地看著黑人。「I miss my dog. I want go home.」

黑人愣住了,正在仔細想她講的怪異英文時,少女已經無聲無息地離開了。

麒麟站在街道上,摸摸乾扁的口袋,心裏不禁沒好氣地想,可惡的明峰!肝指數高一點又不會死,幹嘛那麼忠實地執行蕙娘的指令,把她的酒都倒光光了?更可惡的是,這些日子讓他當家,金融卡和現金(甚至是錢包)統統都在他手裏。

真不敢相信,他一天居然只給她兩百元過酒癮?!

「兩百元已經太多了。」明峰冷冰冰地拎著健康報告,「妳看看這是什麼樣的肝指數?醫生打電話來了,要妳回去覆診,怕是檢驗出錯。」
「沒出錯啦!」麒麟大剌剌地坐在沙發上,「我在美國驗也是這樣。」
「妳果然是妖怪!」明峰氣急敗壞地指著她,「哪有人的肝指數比正常人高上三十倍還活蹦亂跳的?妳還喝?兩百元已經太多了,這可以讓妳在便利商店買多少酒啊?」
「我是在路邊坐著喝酒的人嗎?」麒麟發怒了。
「那就乖乖去喝瓶可樂娜吧!」明峰大腳一踢,把她踢出大門。

這個該死的助手!他有沒有搞清楚他只是個助手啊?管頭管尾的,肝指數高一點點又死不了人!

為什麼她得這麼委屈,蹲在PUB喝一瓶可樂娜,還得被黑洋鬼子、白洋鬼子、台客和色咪咪歐吉桑搭訕啊?為了這瓶可樂娜,她已經被騷擾一夜了啦!

「該死的宋明峰!」她舉起拳頭怒吼。
「妳罵人一定要這麼大聲、這麼公開嗎?」明峰滿臉掛滿黑線。

台中真的也太小了點,兩人就這樣在大街上大眼瞪小眼。

「堂哥?」明峰身後鑽出一個活潑的女孩子,「你女朋友啊?」

接下來,兩個人用極大、極雄壯的氣勢一起吼著:「不是!」

憎惡地互相瞪了一眼,「妳看我像是瞎了眼嗎?」兩個人又異口同聲地表達了他們的憤怒。

女孩子嚇得猛眨眼,「呃……我只是他堂妹,真的堂妹哦!」媽啊,她可不想因為感情問題被這麼有氣勢的女人大卸八塊。

「堂妹?」麒麟興致來了,暫時忘記沒酒喝的氣悶。她低笑兩聲,「喂,明峰。」
「幹嘛?」她這麼和善一定有問題。為了酒喝不夠,這幾天她活像是個刺蝟。
「你若想平安無事,最好解開我的禁酒令。」麒麟拍拍他的肩膀,「不然事情不是普通的難纏哦!」
「妳別想藉故喝酒!」明峰鐵了心,「蕙娘說妳不能這樣喝了……」
「你是我的助手還是蕙娘的?」麒麟咬牙切齒。
「我倒是比較想當蕙娘的助手。」明峰怒目回去,「妳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啊?」
「哼!到時候別來求我!」麒麟氣憤地往反方向走。
「妳要招……『那個』計程車,就走到暗一點的地方招!別嚇到路人,聽到沒有?」明峰不放心地追上幾步。

「堂哥,你跟女朋友吵架了?」堂妹張大眼睛,哇!終年見鬼的堂哥也有女人愛耶!
「妳看我的眼睛像是瞎了嗎?」指著眼睛的手拚命在發抖。
「哎呀,我了解、我了解,」堂妹安慰地拍拍他的手,「堂哥,我懂!好歹小妹也修過戀愛學分……」

妳根本就不了解!妳不了解那女人,只有瞎子才會愛上她啊!

他胡亂地比了連自己也不懂的手勢,「算了,明琦,妳怎麼會跟我聯絡?妳怎麼會在台中?」

「大哥明璃跟我說的。」明琦很快樂地挽著明峰的手,「你不知道嗎?除了大哥在這邊工作,我們堂兄弟姊妹不少人都在台中唸書。」

對哦!他們宋家算是不小的家族,父親排行老三,上面有兩個哥哥,下面還有兩個妹妹。就算各自婚嫁,也都住在附近,這些堂兄弟姊妹從小一起長大,上學的時候總是陣容浩大。

叔伯阿姨感情好,他們這群小輩也要好到像是親手足,從小一起玩耍,放了學還到處串門子寫功課,暑假往往是窩在二水的老家度過,跟著爺爺修煉,也跟著奶奶上山下海地到處遊玩……

「六堂哥,你真壞!」明琦喃喃抱怨著,「既然回來台灣,連封信都沒有。要不是大哥跟我講,我還真不知道你在台中哩!大家都好想你哦!也不給我們一點消息。」

他不能回去啊!他是宋家血緣最濃厚的子孫,上了國中,一進入青春期,他特異的體質橫衝直撞起來,險些害死了和他一起住在爺爺家的兄弟姊妹,爸爸為了他,也……

他不願意再給親愛的家人帶來災難了!

「修業很忙啊!」他勉強擠出理由,摸了摸口袋裏的火符和麒麟給的護身符,心裏才比較安定了點,「不過也實在很久不見了,大家都好嗎?」

一路閒聊著,他們走入了一家咖啡廳。

一走進去……明峰臉孔發青,不不不,他不想留在這裏。「我們換一家好不好?」他的聲音微微顫抖。

「這家不好嗎?」明琦對著櫃台招著手,「阿丁,這就是我那個有陰陽眼的堂哥。他說這家咖啡廳不好……」

明峰瞠目看著像是「自動餐車」的大男生走過來,他的身上纏滿了烏黑的髮絲和一雙雙不懷好意的眼睛……

「他……算了,這家咖啡廳沒有什麼不好。」他臉孔慘白地低下頭。真正不好的,是阿丁後面跟的那群女鬼啊!

他們坐了下來,明峰死盯著菜單,明琦嘻嘻一笑,眼睛亮晶晶的,充滿期待,「堂哥,你看得到對不對?阿丁身上的那個……你看得到對不對?」

「我什麼也沒有看到!」明峰兇她,「妳也不該看到!什麼都沒有,聽到了沒有?」
「但是……」阿丁遲疑地開口,「我看得到耶!就算閉著眼睛,我也看得到。」

明峰張著嘴,氣急敗壞地拖來明琦,「妳把我叫出來,該不會就是要我看這個吧?」

「堂哥,你有修煉啊!」明琦很開心地回答,眼中充滿羨慕,「而且你有很厲害的陰陽眼。」

妳如果真的很羨慕,我送妳如何?

魂不守舍地點了咖啡,明峰清了清嗓子,「那個……呃……這位……」

「我叫阿丁。」阿丁很有朝氣地回答。

真奇怪,被這麼多女鬼纏身還這麼有元氣?「我能幫你什麼忙?」他硬著頭皮問,突然想到麒麟的烏鴉嘴。該死!好的未必準,壞的卻準成這副德行……

「呃……我能想辦法跟『她們』溝通嗎?」阿丁滿臉期待地問。

明峰剛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差點噴了出來,強嚥下去的結果,差點嗆死。

「咳、咳咳咳……你說什麼?」這年頭的小孩是怎樣?膽子大到可包天?「你幾歲?」
「我十九了,堂哥。」阿丁很規矩地回答。

誰是你堂哥啊?轉頭看看明琦,他明白了。「這是妳男朋友?妳才剛上大學不是嗎?」他的手指在顫抖。

「哎唷,堂哥,你好討厭!」明琦害羞了起來,「我們是同學啦!不管啦,堂哥,你趕緊想想辦法,這群沒天沒夜地跟著,人家不好意思……」

還是繼續不好意思好了,弄出「人命」那還得了?

「喂,你!」明峰很兇地說。
「我叫阿丁。」阿丁很嚴肅地回答。

我管你叫阿丁阿丙阿戊阿辛!「你們都還非常年輕,千萬不要試圖跟『那個世界』的居民溝通,聽到了沒有?那不是你該接觸的世界,除非你嫌活太長!」
「但是……」阿丁遲疑了,「我從小就看得到『她們』,她們一定有什麼緣故才跟著我吧?我很想幫她們……」
「不可以這麼想!」明峰咬牙切齒地一拍桌子,「就算她們在一旁你們不好意思親熱,但也不能夠試圖跟她們溝通。」

他發寒地望了望那群充滿憤怒嫉妒的女鬼,「還有,你若想要平安無事,就別跟我堂妹親熱!」

「堂哥!」明琦生氣了,「你也才大我幾歲,怎麼這麼老古板啊?」

阿丁這個保守的大男生,坐在一旁已經臉孔通紅了。

「小堂妹,妳要聽話。」明峰簡直想哭了,他按著明琦的肩膀,「二伯只有妳這個心肝女兒,要是妳有個三長兩短……我沒臉回去見二伯啦!」
「堂哥,那你也犯不著哭吧?」

說好說歹,明峰終於讓小堂妹答應絕對不踰矩。臨別的時候,他殷殷囑咐,「可能的話,還是分手吧!」

「我才不要!」明琦很義無反顧,「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我要堅守我的愛情!」
「我會盡量想辦法……」明峰很沒把握地承諾,「但是記住,千萬不要踰矩!」

看他們倆親親密密攜手而去,明峰覺得很絕望。但這麼久都沒出事,應該不會出什麼事情吧?

「分手就好啦!」他沮喪地招車,「我這三腳貓的工夫,要怎麼應付這麼大群的女鬼啊?」

***

到家之後,明峰望了望滿臉得意的麒麟……呿,他才不要求她!好歹他也是茅山派的正統傳人(雖然已經很凋零了),區區幾個女鬼(其實是幾十個)他會搞不定?

他拿出全副家當,咬牙開始準備開壇所需的種種法器。傳到他手上的法籍已經不多了,但是他父親、祖父都是出色的道士,沒理由他不行!

只要他不要臨陣忘個乾乾淨淨就好了……他對這個毛病真是痛恨到想哭啊!

擦乾眼淚,他開始複習早就爛熟的法咒,又把祖父給他的降鬼除妖手冊仔細地念了一遍。

正在選黃道吉日的時候,明璃急沖沖地打電話來了,「明峰,不好了!」

他嚇了一跳,「怎麼了?」

「明琦她……突然發起高燒,卻全身不斷冒冷汗,醫生不肯讓她住院,但連我靈力這麼低都看得到她身上有『壞東西』……」

明峰心頭一冷,連忙把準備好的開壇法器捆一捆,連他的道氅一起帶走。「明璃堂哥,快給我地址!」

他雖然千百個不願意,還是招了鬼車,胡伯伯很快就笑嘻嘻地出現了。

這時,冷眼旁觀的麒麟說話了,「我可是不管的。」她鼻孔朝天,「除非你解了我的禁酒令。」

「免談!」他火大了,哼!了不起嗎?死爛酒鬼!「胡伯伯,快到這個地址!」

不顧麒麟的鬼臉,明峰搭著鬼車,火速趕到了明琦的小套房。一走進去,他立刻全身發毛,明琦被鬼髮纏得像個繭,只剩下一口氣了。

明璃緊張地迎了上來,明峰來不及打招呼,劈頭就罵明琦,「瞧瞧妳!妳一定沒聽我的話!」

她氣息都微了,還眼淚汪汪地耍倔強,「怎麼可以……可以讓她們嚇到?我又沒做什麼,只是親了阿丁一下啊!」

「妳笨啊!為什麼要刺激女鬼的嫉妒心?」明峰滿頭大汗地罵人,一面把壇擺出來。
「你哪來的黑狗血和雞血?」明璃瞪著眼睛,看明峰從一個小冰箱拿出兩小試管的血液。
「動物醫院和養雞場要的啊!」明峰將試管的血倒出來,「我不喜歡殺生,抽血就可以了……明璃堂哥,趕緊把明琦綁在床上。」

明璃趕緊將明琦的四肢固定在床腳,她痛苦地不斷呻吟,已是命在旦夕了。

將壇擺設好,明峰穿戴好道氅道冠,非常肅穆地點香起壇,執起桃木劍,深吸一口氣,搖鈴、焚符,口中喃喃地唸著驅鬼咒。

他的咒語唸得越勤,濃厚的黑髮越來越騷動,最後,一雙憤怒的眼睛從黑髮中升了起來,發出憤怒的呵呵聲。

「急急如律令!」將漫長的驅鬼咒唸完,明峰結令,抓起黑狗血潑在明琦身上,她痛苦地大叫,女鬼也跟著扭曲哀號,因為她被綁著,女鬼沒辦法附身解決那個可恨的道士……

吃痛的女鬼蜿蜒盤旋於空,漸漸脫離了明琦,明峰又舉起桃木劍,發出火符,讓痛苦的女鬼更是怒不可遏,狂嘯著撲向明峰……

他早已舉起小罈,火速用雞血在罈口抹了一圈,大叫一聲,「收!」

慘叫一聲,女鬼身不由己地被吸了進去,明峰暗暗鬆了口氣,幸好咒語唸在前頭,他才不至於忘得乾乾淨淨,也幸好才一隻而已。

正要蓋上罈口,只聽得門口一響,阿丁慘白著臉,看著被綁在床上的明琦,「你、你們……你們想對小琦怎麼樣?」說著就衝了進來──連他背後那群女鬼一起衝了過來。

這下真的完蛋了!一隻就讓他大費周章地唸半天,再說,他也沒那麼多黑狗血啊!

只見滿天黑髮,那群女鬼赤紅了眼,咆哮著衝上前,看樣子,他們幾個兄妹得死在這裏了……

偏偏這個時候,他腦海一片空白,什麼咒語都想不起來,只有一個鮮明的、忘也忘不掉的咒──

「哦啦哦啦哦啦哦啦哦啦哦啦……」他一面吼著,一面打向阿丁。

這咒真是強而有力,不但把阿丁打倒在地,還打散了滿天鬼靈,讓她們恐懼地飄遠了一些。

對,他唯一想得起來的咒,是麒麟教給他的卡通對白。

「你打我?」一隻眼睛成了熊貓的阿丁發愣,還哇啦哇啦地亂叫。
「對,」明峰發狠地遞出第二拳,讓阿丁成了完整的熊貓,「而且我還想打死你。」

他的話語引起所有女鬼的同仇敵愾,她們撇下了明琦和明璃,尖嘯著追著明峰,他猛然跳起來,衝出房間,一面大叫,「堂妹,這種笨蛋還是趕緊分手吧!老胡!胡伯伯!快開車啊!」
鬼車一閃,將他載走了。

他大大地喘了一口氣,拍拍前座,突然好感謝胡伯伯。「真是多謝啊!若不是有胡伯伯,我真的沒辦法,您真是道家居家良伴……」

「良伴?我還涼拌霉乾菜哩!」胡伯伯緊張地大叫,「你哪兒惹來這群女鬼官兵?連牛頭馬面都禁她們不住啊!」

咻地一聲,一隻羽箭射了進來,胡伯伯和明峰同聲大叫,那支羽箭很險地扎在方向盤上面。

明峰顫巍巍地回頭一看,陽界看起來不過是長髮和眼睛的女鬼,在冥界一旦顯形──啊娘威……竟成了刀戟森然、行列有序的女鬼兵團,個個騎著黑馬,居然快要追上鬼車了!

「殺!」帶頭的女將軍嬌喝,整團娘子軍氣勢磅礡地跟著喊:「殺!」真的是天搖地動,日月無光。
「胡伯伯,開快一點!」明峰倒抽一口冷氣,死命拍著前座,吼了出來。
「冥路是有速限的……」胡伯伯爭辯著,「我會被照相罰款的!」
「性命交關,還管速限啊?」明峰欲哭無淚,「罰款我都繳,都算在我身上好不好?」

這個優良的鬼駕駛,真是被打鴨子上架,只好努力催油門,任冥路的照相機一路閃了!可是,他們開得越快,女鬼兵團追得越急,甚至有超車包夾的趨勢。

「不行啦!這條路不通、不通!」胡伯伯氣急敗壞,「這個不好,我們得回陽界去…這個只有麒麟可以解決!」
「我不想求她!」明峰臉孔一白,幸好他頭縮得快,不然一把刺進車裏的長槍大約刺掉了他的腦袋。
「現在是顧自尊的時候嗎?」胡伯伯幾乎哭出來,「我是滿喜歡美女的,但不想被美女SM啊……」他急轉彎,立刻開進陽界,出現在麒麟家的大門口。

正要開進去,卻被女鬼軍團堵住了。

「為什麼?」明峰目瞪口呆,回到陽界了,為什麼這群女鬼還是軍團形態?
「麒麟,出來救命啊!」胡伯伯吼著,將頭縮在方向盤下面,「該死的女孩兒!把這兒住成了陽冥交界………快出來救命啊!」

眼見女鬼軍團氣勢洶洶地奔上來,明峰一咬牙,「胡伯伯,你快回冥界去!」他拉開車門,滾了出去。

「咦?小明峰,你做啥出去送死?喂!」胡伯伯連聲叫喚,「快回來!你別莽撞!」

只見眾女鬼兵女鬼將挾著黃霧,滾滾滔滔地騎著馬奔來……不行!他不能連累胡伯伯……快啊!快想起咒,什麼咒都好……

情急之下,他只記得這個咒,「滾──」

他的怒氣衝撞了法力,毫無保留地釋放出來,女鬼兵團正面撞擊了這團法力,只見黃霧吹散,黑馬虛弱無力地紛紛軟蹄,竟讓這個簡簡單單的一字咒吹開了一條道路。

明峰呆了一秒,連忙踏著禹步,在軍團重整陣式之前,衝進了大門,倒在地毯上面喘息不已。

「吵什麼?」麒麟揉著眼睛從二樓的臥室走出來,不太高興地從樓梯俯望,「門關那麼大聲要死?」
「蕙娘呢?」明峰簡直要急瘋了,「她在外面嗎?」他爬起來張望著窗戶,發現胡伯伯已經回了冥界,心情稍微安定了些。

「蕙娘在廚房開發新菜單。」麒麟很沒形象地張著大嘴打呵欠,「就算原子彈炸在屋裏,她也啥都聽不見。」

順著明峰的視線望出去,她精神都來了,吹了聲口哨。「強啊!你連這個娘子軍團都引來了!」

只見門口的草地被踏得體無完膚,嚴嚴整整的娘子軍團行列於前,也不叫陣,也不言語,井然有序地停軍門口,隊伍前面的將軍尤其美豔,只是臉色泛青,讓人望之生怖。

「林四娘?」麒麟打開窗戶,滿不在乎地對著外頭嚷,「做什麼把我家的草地弄得像是爛泥巴塘?妳們不是找到了妳們的主公?不看嚴一點,當心妳們主公娶了老婆,妳們就沒得纏了。」

那位美豔將軍一凜,驅馬上前幾步,厲聲說道,「妾身正是林四娘。原不該打擾真人清修,然而此賊意圖謀害主公,讓他使奸計逃到真人這兒,即使知道鬥不過真人,還是得驅兵而來!萬望真人慈悲,將此賊發還我等,如此大恩,林四娘等必銘記在心,伺機而報!」

「說得頗有理。」麒麟嬌笑,「但是這孩子可是我的小徒。說要殺人,也不過說說而已,就這樣當真了?妳們且去吧!念妳們一片癡心,我就不跟妳們計較。」

林四娘碎咬銀牙,容顏更為慘青可怖,身上的盔甲流出一絲絲的鮮血,「意圖加害主公,就是千刀萬剮也不為過的!我敬妳是得道真人,難道我們就沒有本事?若是不交出人來,就踏平了這處陽宅,讓妳無處容身!」

「呿!」麒麟豎起兩道秀眉,「好生跟妳說,妳反而威逼上來。妳真當我好欺負?惹動了我的性子……」
「就是惹動妳,怎麼樣?」林四娘手一揮,弓箭手拉滿弓,將整個屋子射得跟刺蝟一樣。要不是窗戶關得夠急,連麒麟都得挨上一兩箭。

麒麟氣得臉都變色了,「好啊!若是我出去打,一個也別想有轉世的機會;若是不出去打,讓這群女鬼看輕,我還做人不做?」

她一把拉開大門,立了結界不遭箭雨。「蕙娘,那群女鬼欺負我!」

心不甘情不願離開廚房的蕙娘應聲,「知道了!知道了!讓妳被人欺負,我面子上也過不去呀!妳說怎麼樣?」

「別都殺了。」麒麟皺起眉,開始喃喃唸咒。「我召喚你回來,重生吧!前鬼!遵從我命,去除邪惡,解除,解開束縛!重生吧!前鬼,我還你原形!」

她大喝一聲,蕙娘美麗溫柔的身形漸漸消失,化成一團白霧,等白霧消散以後,只見她唇角露出獠牙,雙眼透出青光,直通雲際,身子一躬,暴漲出一丈許,十指烏黑,美麗的臉龐露出嗜殺的狂喜。

修行八百年的殭屍,今天終於現出原形,非常美麗、莊嚴又邪惡,雖然一絲不掛,卻擁有櫻花般彈性而緊致的肌膚,讓人見了只覺敬畏恐怖,卻一點也起不了邪念。

她張口發出龍吟之聲,黑馬被這聲音驚得亂走狂跳,女鬼們禁受不住,紛紛墜馬哀號。

接下來不能稱為交戰,應該叫作屠殺──即使牛頭馬面也不敢稍掠其鋒的娘子軍團,在殭屍面前成了無助的小孩,刀槍不能傷,鬼力不能役,然而蕙娘抓一把就是一個血窟窿,一甩髮就去了半邊身;雖說鬼魂不易死亡,但是這樣痛苦卻在重生後反覆加劇,最後重生越來越不易,奄奄一息地維持不了戰鬥形態,化為長髮眼睛的鬼靈,滾地哭泣。

只見潰不成軍,蕙娘似乎要趕盡殺絕,林四娘忍住疼痛,跪在蕙娘面前大叫,「且慢,且慢!有罪都在我身上!我身為姽嫿將軍,督軍有錯,應當滅我,和我的部屬是無關無涉的!」

殺得性起的蕙娘停了手,奇怪地望著她,「原來是妳們!妳們不是恆王的妻妾,那廝好武兼好色的恆王把妳們像軍隊一樣操練起來,後來恆王被賊黨殺了,妳們這起女兵不是自行討伐賊黨,全死了嗎?後人立了姽嫿祠祭拜,也有些香火,不好好安享香火,跑來這兒亂什麼?」

聽到有人知道她們的身分,林四娘上前哭道:「香火縱好,奈何對主公情恩難消。是我等毀了祠,專心尋找主公下落。好不容易找到他了,只是人鬼殊途,我們也不敢別有他想,傷了主公的性命。我們繫情近千年,主公一些兒也記不得,這也難怪他,只可恨世間一干狐狸精都要近我主公,一時氣憤不過,屋裏那廝還口口聲聲要害主公性命,我們這才敢冒犯真人,又冒犯了您,有過都在我,請饒了這些姊妹吧!」

蕙娘原本就不想下殺手,聽她們這樣哭訴,怕她們亂人間,實在不知道該饒不該饒,只好瞅著麒麟。

「橫豎不過是個男人罷了!」麒麟老大不耐煩,「他又沒長三頭六臂,倒是三妻四妾!說妳們傻,還真是傻透了!妳們又沒什麼過錯,轉世投胎,搞不好還跟他有姻緣,這樣橫纏豎纏有什麼結果?」

林四娘磕頭泣訴,「真人所說我們都明白,但是情恩難忍,投胎後前事都忘了乾乾淨淨,姊妹也都會離散……我們又沒有非分之想,只是想在他身邊罷了!」

「癡人,癡人!」麒麟翻個白眼,「誰讓他惹了前生這麼多情債?罰他終生無妻也應該。妳過來!」
只見林四娘委委屈屈地跪在麒麟面前,麒麟虛畫了個符,打入林四娘的靈體內。底下的女鬼紛紛驚叫,都要上來救。

「怕什麼?我又不是要滅了她。」麒麟罵著,「拿了去!算妳運氣好,今天我心情還可以。領了這符去,我包妳的主公就算看到林志玲,心也不會動一動,這輩子他是標準和尚命了。這可遂了妳們的願了,以後敢隨便傷害人類,看我饒不饒妳們!」

女鬼們感激涕零地磕頭跪拜,就要離去。

「就這樣走了?」麒麟怒道:「把我的草地弄成了泥巴場,被單衣服全髒了!該補草的補一補,該洗的衣服洗一洗,以後聽了我的命令,乖乖回來當我式神!聽到了沒有?」

明峰瞠目看著這群窮兇惡極的女鬼,賢慧萬分地裏外開始打掃整理。蕙娘深深吸了一口氣,恢復原來的模樣,笑吟吟的,「好了吧?我可以回廚房了吧?」哼著小調,她依舊溫柔甜美,只是手指身上染了不少血。

「沒酒喝的日子真難過……」麒麟癱在沙發上,開始喃喃抱怨。
「知道啦!」雖然不甘願,但是這件事情是靠她才解決的,「隨便妳喝到死啦,我不管了!」

明峰氣呼呼地拿起錢包,麒麟驚異地看著他,「你去哪?」

「買酒讓妳灌到死啊!」他兇狠地回答,摔了門就出去。

從廚房探出頭來,蕙娘輕笑,「這孩子真的是有天賦。」

「可不是?」麒麟繼續癱著,「我的言靈對他沒用了呢!他專心一意地藏東西,我是怎麼找也找不到的,難得他心地善良,個性又認真,不過,就是太認真所以才拘泥在有形的咒上面啊!」

她噗哧一笑,「也幸好如此,不然不用三年,我會被他逼到打破飯碗。」

「妳偏要教他!」蕙娘搖頭,「不教他不就不會打破了?」
「我也做得疲了……」麒麟乾脆整個躺在沙發上,「而且,我也滿想知道他能不能超越過我,成為真正的禁咒師。」
「妳已經太厲害了。」蕙娘笑著走進廚房。
「那是蕙娘妳疼我呢!」麒麟嘻嘻地笑著,「好啦!把鬼釀拿出來吧!我熬得酒蟲啃肝腸了。」
「妳唷……」

***

這事件就這樣有驚無險地落幕了。

胡伯伯安然無恙,明琦也痊癒了,他心裏實在有些感激麒麟,也相信她的確是偉大的禁咒師……

但是當他知道,她解除蕙娘的封印,用的是動畫鬼神童子的卡通對白時,那種偉大的程度,突然下降了五十個百分點。

跟她學藝,自己似乎越來越偏離道家正統了!他心裏不禁深深哀悼起來。

這天,明琦為了感謝他,要請他吃飯,他很高興地前去赴約。

一到那家餐館,他臉孔一白,發現黑抹抹的一屋子人,更慘的是,幾乎都是他的堂兄弟姊妹。

血緣互相呼喚是種可怕的事情,他袋子裏的護身符不斷抖動,不知道承受得了嗎?

「哇!六堂哥好厲害。」一個堂弟非常崇拜地說,「你一進來,路過的『一團黑黑』看得好清楚。」
「在這邊玩錢仙一定很靈驗。」
「六堂哥,我有帶塔羅牌哦!我覺得靈氣這麼充足,一定可以算得很準……」
「六堂哥,我們同學有人想見你,他有陰陽眼……」
「你看這個靈異照片,哇,比剛剛清楚好多,呼之欲出……」
「你們幹嘛統統來台中啊?」明峰的頭髮幾乎要站起來了。
「咦?」明琦笑了,「堂哥,你不知道台中是學校最密集的城市嗎?我們不是在念大學,就是在念研究所,這也是緣分,宋家的兄弟姊妹都聚集在這兒哦!」

這個城市的妖魔鬼怪也都聚集在這裏啊!

「堂哥,你不會離開台中吧?」明琦盼望地問。雖然她跟阿丁分手了,但是她的新任男朋友也有些靈異事件需要堂哥解決。

明峰鐵青著臉,全身冷汗直冒,「不,我不會留在台中。我要回紅十字會當圖書館員!」

天啊!救命哦!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妃妃
  • 沙發Q.Q
    看了N次還是好看..
  • 天衍
  • 拘泥於有形的咒嗎?
    請問是不是說心誠則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