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 凝住幸福的方法

夜半的醫院,死亡天使在唱歌。

隱隱約約的歌聲在寂靜的醫院底迴盪,引得舒祈一回頭。

母親因為血壓過高住了院。向來不喜歡醫院的舒祈,只好乖乖地隨侍。

就像這樣,夜半裡聽著死亡天使的歌聲,無法睡去。

一路到加護病房才找到,舒祈先看到月光而驚訝。

在朔日,怎麼會有月光?


漂浮在半空中的粼粼月光,偏轉過來。

銀白的長髮,月光的錯覺,安靜地看著舒祈。

「月紡?」

死亡天使正準備拔掉床頭的氧氣。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死亡天使。業績不是這麼搶的。」

死亡天使變了臉色,「舒……舒祈!是她自己要求的耶!不要這麼殘忍,我這個月還沒有業績。」

舒祈攙扶起溫馴的她,「你希望我向誰投訴?你們課裡的死神?還是直接找天使長了解一下?」

「是我求他的。」她開了口。
「妳看,是她求我的耶!」

舒祈只冷冷的橫了死亡天使一眼,「守好她的身體。萬一再有管子掉下來,你就等著調職吧!」

「喂,舒祈,不要這樣子,喂……」

跟著舒祈靜靜地走,她卻沒有問將到哪裡去。

「舒祈,她居然自殺啦!我最喜歡的那個作家……」得慕從螢幕透出來,喊叫著,沒有防備舒祈剛好有客人。

月光般冰魄似的長髮流瀉,眼神寧靜。

看得久了,才發現那份寧靜只有沉甸甸的死寂。

這女子看來有幾分眼熟……

「啊!啊啊啊……」她指著新來的客人尖叫,「妳是她……妳就是她……」得慕搶過報紙,晚報正有頗負盛名的女作家上吊獲救的消息。

「得慕,吵死了。」舒祈不太愉快地斥責著。她倒是沒有什麼不愉快的神情,淡得幾乎看不到的笑容。 
「我是妳的讀者,請簽名!」

忍無可忍的舒祈把得慕給轟走。

「受不了。」

她也只是淡淡地笑,對於周遭發生的事情,漠不關心。直到舒祈帶她到鴉片館,她的神情才有了追憶的變化。

「妳……妳是鴉片館的夫人。原來,不是夢嗎?」

舒祈對她微笑。「是夢,也不是夢。月紡。」

這才慢慢地記憶起來,深深的睡眠中,她常到鴉片館。在鴉片館的名字,叫月紡。

總是拿著冰冷的月光,和著雪,混著花香和陽光,紡著夢境。用梭子飛快地往復著。這就是她夜裡的工作。在她辛勤的紡織夢境時,總會有眷戀夢境的魂魄前來觀看。

沒有身體,睡眠和作夢不再是每個人都會的基本能力,必須藉助著月紡這樣的能力者,才能夠回到夢境。

「先在鴉片館住著,好嗎?」瘋狂癲舞的人和她們只隔著一道簾子,鴉片館的內室卻安靜得像教堂。

月紡的眼神還是只有深沉的死寂。「不,我想要死,包含魂魄毀滅的死亡。」

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妳的願望並不嚴苛。只要妳離開這裡,外面會有妖魔吃了妳。但是,藉著吃了妳,說不定讓妖魔得到奇特的力量。這力量……誰知道呢?說不定不會害了誰。」

她沉默著。「雖然想死,卻不想帶給別人麻煩。」輕輕的聲音,像是一個嘆息。

她默默地在鴉片館住下來。

「她真的是月紡?」得慕不可置信地問,「雖然有點眼熟,但是,天哪!沒想到常在鴉片館看到的月紡,居然是鼎鼎大名的作家!為什麼她要自殺呢?」
「她一定有自己的理由吧!先別煩我,趕工。」

得慕不死心地糾纏著,「但是她沒有理由啊!雖然月紡的前半生非常艱辛顛沛,但是這幾年,她算是苦盡甘來了耶!聲望、財富、愛情,幾乎什麼都有了,也不見她有什麼痼疾呀!」

「沒有遺書嗎?」
「那算遺書嗎?」得慕困惑著,「『凝住幸福的方法』,就這樣一張小小的紙條,誰懂意思?」

原來。

在鴉片館的內室,月紡透過鏡子,觀看慟哭的俊俏男子。神情是不捨的,卻也異常平靜。

「很清秀。」舒祈溫厚地笑笑。
「是呀!」
「死亡,就可以凝住他對妳的思念嗎?將來他總是會遺忘妳,另外尋找活生生的幸福。」

淺淺的笑,淡淡地出現在月紡的唇角。「就算我活著,他還是會遺忘我,另外尋求幸福的。我們年紀差太多了,還有家世、背景……他總是會忘了我的。在未來的某一天。」

「這就是妳自殺的原因?」
「不。我只是選在最幸福的時候劃下終點。」她溫柔地笑笑,「這麼一路走來,我很驕傲。但是,我也很累很累了。現在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刻。為了不失去這種幸福的感覺……」

閉著眼睛,緩緩地漂浮在半空中,「我選擇了結束。這樣,幸福就不會從我的心底溜走。我可以笑著說,到死那天,我都是幸福的。」

「對於他的眼淚呢?妳怎麼說?」舒祈皺了皺眉。
「算是還我吧!這些年來,我欠他眼淚,還是他欠我眼淚,算不盡,也算不完。」她眼睛慢慢閉起來,淚水緩緩沿頰而下,「我只想死去,但是我連睡去都不能。」

舒祈斜躺在沙發上,看著她的淚水,飄向天際,反射著虛擬的月光,折射出虹彩。

她為月紡開了檔案夾,破例給了她睡眠的能力。月紡也安靜地待在自己的檔案夾中,不再離開。

漫長的睡眠。即使舒祈走進她的檔案夾中,她還是靜靜的,在冰層下安眠著。

淺藍的冰層,她躺在沒有人碰觸得到的地方。沒有王子能夠喚醒她。

舒祈將手按在冰層上,喊她。她只睜開一點點的目光。

「月紡,妳死了。妳的他衝進了病房,拔掉了妳的管子和維生器。」

月紡緩緩地落下淚,心臟劇烈地絞痛……

同時,微笑。

「舒祈,讓我睡吧!再也不要醒過來,讓我凝住這一刻的狂喜……」

舒祈伸出手,五色鳥在她掌上漸漸成形,帶著火焰的光芒,作為防火牆。「沒有妳的密碼,即使是我……」 

 
「謝謝。」

然後,舒祈沒再踏入月紡的檔案夾過。

她應該還靜靜地躺在冰層中,極遙遠的地平線,除了冰和月光,也只剩下月光和冰吧!

緩緩地,在黑絲絨的天空中,五色鳥翱翔著,守護她的夢。

月紡,妳是幸福的。這種幸福,我也強烈地希望過。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 ^
  • 月紡就是非羽吧
  • 琪玲
  • 非常強烈的對比^^

    很溫柔的故事呢
    啊! 附帶一提
    我媽正在看肥皂劇
  • 訪客
  • 每個人都追求幸福,但當真的感受到幸福時,反而幸福到讓人害怕
  • 訪客
  • 從痛苦到幸福很開心 從幸福到痛苦就沒多少人承受的住了 所以有人會輕生 抗不住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