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交融

她踏入門扉,龍環原本委靡的臉孔剎那光亮起來,讓她感到短暫的窒息。他伸出纖細的手臂,靜彤走上前,將臉貼在他的胸膛,親密的相擁了一會兒。

這半年來,他們從陌生到熟悉,到相依為命。默默的發展出一種無言的親密。藉由彼此的心跳,確定自己還活著。

「你醒很久了嗎?我回來晚了。」靜彤心疼的撥了撥龍環額頭上濡溼的髮。他剛剛一定痛苦過,才會這樣冷汗涔涔。

「我聽得到妳的聲音。」

幫他擦汗的手停了下來,靜彤皺緊眉,「你還在生病,不該使用力量…」

「…我會擔心。」

靜彤想說話,卻說不出口。只是默默的幫他擦汗,替他更衣。這些事情她都做得很習慣了,一開始當然是害羞的。但龍環的態度一直落落大方,似乎穿不穿衣服沒什麼兩樣。

那當然,他是龍王嘛。

但他的從容也感染了她,甚至會偷偷欣賞龍環的胴體。龍環乍看很纖細,但行動間有種矯健的氣息,即使是長期的監禁和衰弱也不能泯滅。他的身體修長而美麗,完美並且充滿生命力。

有點像是希臘美少年的雕像,只是沒那麼外顯的肌肉。他畢竟是中國的龍王。

但他臍下有道非常醜陋的疤痕,大約食指長,卻扭曲糾結,令人觸目驚心。偶爾瞥見一次,靜彤嚇呆了。

發覺靜彤的目光,他淡然的穿上衣服。「很久以前的舊傷了。」

「…那不會是割盲腸吧?」縫成這副德性,不去告醫生對不起天地良心。

龍還輕笑,「呵呵,不是的。那是剜出內丹的舊傷。」

現在她又看到那個可怕的傷痕。畢竟部位太曖昧,她實在不該盯著看,但每次看她都有相同無能為力的哀傷和憤怒。

他們怎麼可以這樣?他們憑什麼這樣?!

含著眼淚幫龍環擦澡,又幫他換好衣服。他安靜的半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在臉頰落下陰影。

看到她若有所思,龍環撫了撫她的頭,「在想什麼?」

「沒有呀。」她掩飾著,掏出一個碗大的玉石,「喏,給你玩的。」

他孩子氣的笑了,像是捏陶一樣玩著堅硬的玉石。靜彤欣賞著他的靈巧,他和玉石的關係非常深,像是牧人與他的羊。他的手極巧,而玉石遇到他總是意外溫馴。

很快的,那個碗大的玉石成了一隻怒飛的飛馬,四蹄燃著火,舉翅欲去。

「真漂亮。」靜彤幫他放在床邊的小櫃子上。或許明天來會變成鳳凰,或者是麒麟。這是龍環病中的唯一消遣。

「妳有心事。」龍環觀察著她,「什麼事呢?」

瞞不過他。靜彤咬了咬唇。龍環尊重她,她明白。龍環想的話,只要握著她的手,就可以看穿她所有的心思。但他總是尊重別人,像是尊重著自己。

「…龍環,你為什麼需要新娘?」

龍環的臉孔褪得慘白。她問了。他一直希望靜彤別問的。「…我怕孤單。」

靜彤偏著頭,她一點都不相信。「那為什麼指定生辰八字?」

龍環沒有說話,但靜彤固執的盯著他看。

撒個謊含糊過去?但龍環不喜歡這樣,特別不喜歡騙靜彤。「…那是我推算中最容易生出子嗣的新娘。」他苦澀的笑了笑,「我需要子嗣。」

靜彤眼中露出迷惘。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小女鬼
  • YA~又有新文了~~

    我也好想看看"青春的肉體"...(羞)
  • 路人A
  • 這是我第一次做到沙發
  • 葳葳
  • 葳葳

    第一次坐沙發^^
  • 咖啡
  • 阿~

    香說吃飯前來看一下就有文ㄖ
  • 銀魚
  • 哈 龍環說出來了(我須要子嗣)
    靜彤的反應不知會是如何呢 XD
  • N.S.
  • 等到了=ˇ=
  • 粉粉=ˇ=
  • 接下來兩個人就會從容的褪去衣服了

    我都害羞了=D
  • 洛
  • 18限@@!?
  • 魚
  • 第一次前10壓=ˇ="
  • 梓凰
  • 哇喔 終於有前10了!
    龍王的身體我也想看(夠了#)

    靜彤不知道會怎麼回應呢ˇˇˇˇ
  • babylemon
  • 喔...可以問應龍祠會有幾章嗎?
    都還沒發生關係 等明峰到還很久吧...= =
    不由得希望小編放快一點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