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環苦笑了一下,「我被剜出內丹,」他比了比傷痕,「等於將我的法力撕出勢均力敵的兩半。他們只要將我的內丹放在上面的塑像裡,用禹王爺的鎖龍鍊捆起來,我等於被自己另一半的法力困住。要不,就要有人拿下鎖龍鍊,要不然,就得有個應龍在這裡幫我。」

「…但這裡不會有任何生命進入。」靜彤說。
「所以他們給我新娘。」龍環輕輕冷笑了一下。「他們要的是永遠的水源,但其實沒有永世水源這種事情。這是片乾枯的大地,他們能獲得的水就是這麼多而已,他們要湧泉何不搬去江南?我告訴他們實情,我也說過只能救急,但他們…」

過往遭背叛的傷痛翻湧,他緊緊的握緊拳頭,「他們利用了我的信任。他們用鎖龍鍊將我捆起來,就在這裡…在我意識清醒的時候…」

「龍環!」靜彤的眼淚掉下來。

他勉強冷靜下來。都過去了不是嗎?他不是發誓,不管怎麼樣,都不讓仇恨污染自己,不是嗎?

「…這是趙家和我的賭注。他們要的是永世的水源,不是頭死掉的龍。所以他們不能讓我自盡。他們給了我一個微弱的希望,只要我能生下子嗣,即使只是初生的應龍,也足夠破壞這種均衡。趙家賭我永遠不會有子嗣,我賭我會有。所以他們給我不甘願的新娘,我也就…就像禽獸一般,為了生育而苟合。」

觸及傷痕,勉強的冷靜崩解。「我到底是為了什麼,離開族民獨自流浪?不就是為了抗議這種禽獸似的苟合?」龍環激動起來,「為什麼?究竟為了什麼?我為什麼必須這樣才可以…」

「龍環,龍環!」靜彤抓著他的手,「那你為什麼不跟我試試看呢?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他張大琥珀色的眼睛,神情複雜的看著靜彤。

他知道會這樣,如果告訴靜彤的話。她大約沒想到自己能不能出去,而是想到被拘禁千年的他終於可以自由。

「…妳不是新娘。」他哀傷而憐愛的扶著靜彤的臉,「妳是外地人,沒喝過我半點水,沒受過我一絲恩澤。妳是不幸被牽連的姑娘,妳不應該是那個被獻祭的新娘。」

「但是…」
「聽我說,」他恢復冷靜,「彤,我沒說實話。或許一兩個月,或許一兩年,妳應該就可以出去了。」

靜彤張大眼睛。

「我的壽算應該就這麼多。等我死了以後…」
「住口!」靜彤突然怒吼,不但嚇到龍環,也嚇到自己。

我叫龍王住口。她想笑,但更想哭。「…我不准你死,我不准你丟下我。就算你不喜歡我,覺得像是苟合,我也求求你試一試。我喜歡你,我好喜歡你!我不求你喜歡我,但我求你好好活下去…」

她哭得非常慘,「只要你好好活著,什麼都不要緊,求求你…」

龍環白皙的臉孔沁著深深的桃花紅。「…妳真的知道,妳在說什麼嗎?」

靜彤狠狠的點了頭。

「那妳知道,我喜歡妳很久了嗎?」

這下換靜彤的臉湧起相同的紅了。

這真是非常神奇的事情。龍環想。我會心跳的人,也會對著我心跳。這非常非常奇怪並且巧合。

但她是人類,我是龍族。我能接受人類內心和外表天差地遠,但人類不能接受我的真身。

「我…不是只有人類的模樣。」他聲音緊繃,「或許有一天,妳看到我的真身,感受又不同。」
「…葉公好龍?」靜彤依舊漲紅著臉,但她昂起頭,「你為什麼不試試看?」

原來她的柔順下面,還有這樣倔強的一面。

龍環望著她,挑起一邊劍眉。像是靜彤的勇氣感染了他,讓他也想知道結果。

「好。」他開始變化。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呆
  • 頭香??

    頭香嗎??
  • ㄚ喵
  • 第2~^^
  • 2
  • 第二

    耶~~ 讚
  • 牛奶貓
  • 我是第四, YA....苦等是值得的...
  • LYT
  • 小時候曾對"葉公好龍"故事生氣過,後來想想,喜歡玩具熊的小朋友都會被現實中的真熊嚇哭,這也沒什麼。沒想到居然在這個奇幻愛情小說中看到這橋段,十分有趣。
  • 玲
  • 第五第五???
  • 憨吉
  • 咦咦?

    有誰知道蝶大的第一本書是哪本?我是從禁咒師開始看的
  • 妞
  • 然後呢...?((炸))
  • PING
  • 葉公好龍啊XD
  • 銀魚
  • 葉公好龍?
    不知道那是啥故事

    不過我想,彤剛看到時就算會驚訝,但一定也會很喜歡龍環的真身吧
    蝶大筆下的女主角總是會愛烏及屋的啦
  • amy
  • 葉公好龍,喻表裡不一,似是而非的假象
    龍環以人之幻像跟靜相處,怕靜不能接受他
    的真面目
  • f6415
  • 這是我跟劉家的賭注

    疑問?一開始的神司不是趙家的麼?
  • 前文為誤植,已修正!

    感謝您的細心!XD

    雅書堂 蝴蝶館 於 2008/05/11 12: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