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漸深,春寒越發迫人。一曲終了,甄進看著子麟一身單薄,悶了起來。

「…下官也該去忙了,族長請回吧。」回去多穿幾件衣服,千百年來,愛美不怕死的性子都不改,到底是怎樣?

子麟沒好氣的回嘴,「你要忙什麼?今天你排休。」

甄進一時語塞。「…族長大人也該有自己的事情忙吧?」

「今日我排休。」子麟乾脆的回答。
「哼。」甄進冷笑一聲,自言自語,「妳也捨得排休是吧?妳不心底唯有你們麒麟族方是大事,一切都可以放諸腦後?妳也捨得放下一時半刻?」

「我就知道。」子麟冷哼,「你惱我這幾千年,橫豎就是吃我看族裡比看你重的醋罷了。」
「鬼扯什麼?」甄進耳上一抹惱紅,「我甄進乃頂天立地的大丈夫,兄弟如手足,妻妾如衣服。我會為了衣服惱怒?笑話啊笑話。」

「誰穿我衣服,我砍他手足,是不是啊?」子麟一瞪眼,「慢說『穿衣服』,別人跟我近些說話你都惱怒。奎宿半開玩笑的跟我求婚,你把人家奎宿怎麼了?打得跟個爛豬頭一樣!你會被踢到雲府這個黑單位,還不就為了這個『私加械鬥』?若不是雷部老大盡力罩著…」

「他才不是開玩笑!」甄進跳起來,「那傢伙腦袋裡頭只有精蟲,哪還有長腦漿的空間?笨就算了,還傻氣都由著他拉妳的手!妳也不怕手指頭爛掉!」
「他只有拽了拽我的袖子!我還搧了他一耳光,你沒看到?!」
「打得那麼輕有屁用?他只當妳在跟他打情罵俏!」
「打得五指留痕還嫌輕?難不成我還得打掉他的腦袋?」
「能夠這樣當然是最好的…」

他們越吵越兇,開始翻陳年舊帳,甄進聲音越來越大,子麟越來越帶哭聲,到最後還是一個吼,一個哭。

子麟一行氣湊,一行啜泣。「真那麼氣我,不會一紙休書休了我?吵了幾千年,休了我不就完了?看你要怎麼溫順的娘子會沒有?滿天天女…」

「閉嘴!」甄進吼得她耳朵生疼。「我誰?我甄進會休糟糠之妻?就說我不習慣別的女人了,我怎麼可以休了那個糊塗只會惹禍的妖怪娘子?妳叫她以後怎麼辦?」

子麟抽抽搭搭的,「…跟、跟你說過多少回,我、我是慈獸。」一面哭得眼睛發紅。

甄進看著她哭,洩了氣。別開眼睛,推了條手絹給她,她擦眼淚不夠,還擤鼻涕。

我是慈獸。

當年他們成親,他心下不安,問她到底是什麼。她就偏頭看著他,說,「我是慈獸。」
 
那時,他還沒二十。據說他母親是個妖怪,他那當了一輩子秀才的父親從來不肯證實,卻非常怕他、厭惡他。他的繼母不是惡毒的婦女,也仗著繼母的寬大,他還算是有吃有住,只是住不進主屋,老住柴房而已。
鎮上教拳腳的師傅喜歡他,常誇他有天賦。讀書識字和武功,幾乎都是師傅教他的。他努力讀兵書,希望將來考個武舉,想的倒不是光耀甄家的門楣,而是讓人誇獎師傅慧眼獨具。
早早的,甄父就分了家。他領了一畝薄田和頭老牛,就在田邊蓋了棟簡陋的茅屋。早點獨立也好,老看父親的臉色和繼母的接濟也不是辦法。

師傅說,他該娶房媳婦了,他也不是沒想過。但他窮成這樣,又有個妖怪母親,沒有閨女肯嫁他,就算師傅說媒,也只是碰了一鼻子灰。
他聳聳肩,反而安慰師傅,「匈奴未滅,何以家為。」

「你怎這麼說呢?」師傅不甘心,「這些閨女的眼睛是被什麼糊到?看不出你一表人才相貌堂堂,絕非池中之魚?隔壁那個癩痢頭阿三還拖著兩管鼻涕,十六歲就當阿爹了!你都要二十了…」
「…師傅,」他含糊的敷衍,「緣份未到。」

他不是不想成家。看別人一家和樂融融,他也想。更何況,他從來沒有自己的家過。但這種事情又急不來。

不知道他妖怪母親長什麼樣子?聽說她半雲半霧,流著眼淚把孩子送來,然後就消失無蹤。他們這邊喊她妖怪,數十里外的白河鎮可是尊她水母娘娘,香火鼎盛。

但不管是妖是神,就是沒有閨女敢嫁他。看起來,他也只能娶個妖怪。

這個念頭讓他自己笑了。他還真的相信這個荒誕不稽的傳說?大約父親跟個名譽不好的女人來往,生了孩子不好賴帳,只好編段鬼話。他真還真的信?別鬧了。

說他是妖怪的兒子,他怎會這麼平常,就是有幾斤力氣而已。別說呼風喚雨,連收驚扶乩都一竅不通。這是哪門子的妖怪…

但某天,他的田裡出現了一個美麗到讓他瞪大眼睛的姑娘。更讓他驚嚇的是,這姑娘走路不著地,離地寸許的飄。

那天也是春雨綿綿,約清明前後。她拿著桐花傘,嬌懶的看著他,「你是甄進對不對?」

甄進愕然的點點頭。

「你好。」她露出一個懶洋洋的笑,「我叫子麟,來當你老婆的。」
「…啊?」他瞪大眼睛,看了看不沾泥的子麟。
「糟糕,我習慣了。」她掙扎幾下,終於踏到地面。「這樣應該可以吧?」
「這樣當然…不對!」甄進驚醒,「妳說什麼?妳要當我老婆?!」
「是啊。」她偏著頭,點了點下巴,「你不是討不到老婆嗎?不過我要先說,我不會做家事唷。」

「我的確…但妳是誰?我不認識妳啊!?」甄進整個頭昏腦脹。
「我不是說過,我叫子麟呀。」她眨了眨水靈靈的眼睛,「現在不就認識了?」
…這程序怪怪的吧?「…為什麼?」

「因為我想當大聖爺的兒媳婦啊。」她回答的很自然。
「…我爹不是大聖爺。誰是大聖爺?姑娘,妳是不是認錯人…」
「對喔,大聖爺現在還在五指山壓著,你們都不知道他吧…但世尊說,他將來會很了不起,這門親事是有好處的。」
「…世尊又是誰啊?」他頭暈的更厲害了。

子麟用一種覺得他很笨的眼神看著他,考慮了一會兒,「不重要。反正你是大聖爺…呃,」她看了看手底的小紙條,「水母娘娘的孩子,所以我來嫁你。」

…我娘?是我那妖怪母親可憐我沒媳婦兒,所以送一個給我?

「我娘要妳來嫁我?」他愣了好久才說話,「但妳想嫁我嗎?」
「當然。」她笑了起來,像是整個田野都開滿繁花般燦爛美麗,「不然我來作什麼?要打昏南天門的守將可是大工程。」

或許是因為,這是未曾謀面的母親給予的關懷,也可能是,她的笑實在太美麗。更可能是他乍見她的那一眼就心跳不已,一種酸甜的情感猛然衝上心頭。

還沒來得及思考,他就聽到自己說。「…好。我們成親吧。」

等他清醒過來,已經請師傅來主婚,拜完堂了。

…我娶了個妖怪。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會幹這樣事情。但她自己拿下蓋頭,怡然自得的望著大紅燭玩著手影。

最少也得知道她是什麼妖怪吧?

「妳…妳到底是什麼妖怪?」他小心翼翼的問。
「我是慈獸。」她笑靨如花。

慈獸?聖獸麒麟?他無可奈何的笑起來。開玩笑,慈獸特別下凡來嫁我?我又不是董永,還有天女來嫁哩。沒想到妖怪也這麼可愛,特別牽拖個好身世自抬身價。

「是驢子或馬的精怪有什麼關係?既然成親了,我就不會嫌棄妳。」甄進凝重的說,「別是騾子就行了,幹嘛說是慈獸?」

「誰是妖怪啦?」她扁嘴,「就跟你說我是麒麟!」
「好好好,」甄進敷衍著,「我不會嫌妳是妖怪的。馬妖是吧?」
「誰是馬妖來著?」她跳起來,「麒麟!我是麒麟!」
「就是了嘛,幹嘛否認?我會很重視妳的,我們成親了嘛。」
「…你怎麼聽不懂人話啦~」她嬌嗔的聲音非常令人心醉。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2) 人氣()


留言列表 (42)

發表留言
  • laywu
  • 終於又出新的了~~~
  • 柯子
  • 然候勒

    首座...耶 我出運了 阿然後呢
  • fishghosts
  • 甄進和子麟都好可愛呀~~(心)
  • 亞雪
  • 咦?
    雖然我覺得報數很蠢…
    不過我是第三?

    子麟記慢得讓人心癢癢啊!
  • appleversach
  • 我...
  • 焰
  • XDDDD~
  • 彤艷
  • 好可愛~ ^^
  • ert0701
  • 我真想知道大聖爺在天庭看到他兒子的畫面 甄進在生前應該還不知道他娘是大聖爺吧 畢竟之後大聖爺要去西方旅遊
  • 微笑戀戀
  • 嗯嗯
    慢得有點令人心焦

    LUCKY 7
  • 125
  • 是說搶排名有意義嗎?
    我幾乎每次留都蠻晚的,但是我真的要搶個頭香玩玩不難哎,只是我都先看文,看完又常忘了回。
    重點是,第一個回也不具任何意義吧,與其這樣搶我還寧可花一點時間留感想(或者小小番外,有在夜蝴蝶館活動的應該知道,我就是那只之前在追尋之章活動的「19樓」)。
    就好像那個誰誰誰,我忘了名字的,之前也是在夜蝴蝶館那裡連搶三次頭香還被警告,啊是很有成就感還是怎樣,我實在無法理解。
  • Nala
  • "要打昏南天門的守將可是大工程"
    哈哈哈
    不愧是子麟
    說的理所當然的

    真的出的有點慢
    好期待唷
  • ert0701
  • 騾? 變成妖怪還會生不出來嗎
  • 新_孩子
  • 好險甄進他的媽媽不會和八點檔的一樣壞

    真是謝天謝地

    XDD

    不知道禁咒師故事集會不會出書阿

    好想要阿

    > ˇ <
  • tiao
  • 所以子麟一開始是為了利益來找甄進下嫁的啊..
    不過子麟一開始也傻傻的..= =
  • 小黑炭
  • 終於等到了啦XD
    期待一下集啦 呵呵^^
  • 雲動
  • 蝶大~出的好慢丫...
    等著等著就天亮了..
  • 金
  • 子麟記難道每天只出一篇嗎?
    我已經中毒了
    我還想要看(>.<)
  • angela
  • 子麟想策謀的感覺果然跟麒麟很像

    都是禍頭子= ="

    不過子麟好像比較傻傻的
  • 玥
  • 我也覺得只有報數的留言沒意義...

    是說這麼簡單就成親了喔?會不會太快...
  • akita
  • 姚大人.......
    拜託你校稿校塊一點啊
    一天一篇吃不夠啊~~
    題外話
    子麟奶奶居然那麼...女性化!
    跟麒麟的個性真是天差地遠 @@
  • hyrami
  • 所以其實一開始麒麟就都講了嗎 XD
    不過甄進當時太單純~~~ XD
  • 憨吉
  • 嗚嗚嗚~~T-T

    總算出了,然後呢?
  • 路人
  • 哇哈哈哈

    XDDDDDD
  • 妮妮
  • TO:125 很久沒看到你那發自心苗的番外了耶 偶而弄點出來看看咩
    子麟記一天只有一篇 不能解讒ㄚ...
  • 銀魚
  • 「打得五指留痕還嫌輕?難不成我還得打掉他的腦袋?」
    「能夠這樣當然是最好的…」
    ------好大男人主義的人啊...是說,幾千年前的男人嘛,這樣也是滿正常的啦……但,都幾千年過去了,這個性還這樣,真要不得啊……(怎麼沒被子麟奶奶淺移墨化啊…)

    ============
    「糟糕,我習慣了。」她掙扎幾下,終於踏到地面。「這樣應該可以吧?」
    ----上回她足點地時就差點踩死了去打擾明峰的妖怪,這回她踩到地面時,沒踩死東西嗎? XD

    ==============
    「不然我來作什麼?要打昏南天門的守將可是大工程。」
    ----XD,不愧是子麟奶奶啊,出場華麗,過程更是暴力……
  • 小安~^^
  • 甄進跟明峰有某種程度上的相似的說@@
    一樣白白= =
    一樣要遭到麒麟(子麟)的奴役
    一樣會音樂
    一樣關心麒麟(子麟)的衣著!
  • 梵.そよぎ
  • 「…你怎麼聽不懂人話啦~」

    呃,姑娘,別忘了,妳是慈獸,不是人…XD
  • 銀鉤
  • 你怎麼聽不懂人話啦~
    子麟奶奶,某程度上,你們一家也是差不多…看明峰老被灌酒就知道了(笑)
  • 聒聒
  • 甄進啊.......
    人家一開始就說了
    嫁你有好處利益
    自己是慈獸
    從沒騙你
    從來都是你自己誤會
    你生氣啥?
  • Panda
  • 哈哈哈哈哈
    大概就是因為一直都是自己誤會
    所以惱羞成怒特別久?
    夫妻喧嘩~~夫妻喧嘩~~~
  • Tia
  • 哈哈哈哈哈!!!!

    子麟奶奶妳真是太可愛了!!~

    打昏南天門的守將...對您來說應該算是小事一樁吧~
  • lunareclipse02
  • 可愛> <"
    不過好難跟發酒瘋的時候認為是同個人耶XD
  • 蝶舞者
  • 這篇文真是甜的可愛啊XD
    有時看看這種輕鬆的文也不錯
  • 玲
  • 為什麼要搶前面留言??
    這各問題很好ㄟ....
    就我個人觀感而言,搶前面當然是因為希望作者大大可以看的到阿.....
    (怕作者大大太懶惰,迷有往下看咩)

    看到有意義嘛?
    恩.....這各問題更好了
    我覺得 人總是會希望自己的努力,被發現的.....所以要讓作者大大知道 我們有在關心他阿~~~~
  • 小桃
  • 天阿

    天啊~甄進太太太><太固執了吧 >< 都說世麒麟了><怎麼這麼盧阿 ㄎㄎ><子麟奶奶超可愛的
  • 貓孃
  • 「你好。」她露出一個懶洋洋的笑,「我叫子麟,來當你老婆的。」

    「糟糕,我習慣了。」她掙扎幾下,終於踏到地面。「這樣應該可以吧?」

    「我不是說過,我叫子麟呀。」她眨了眨水靈靈的眼睛,「現在不就認識了?」
    …這程序怪怪的吧?「…為什麼?」

    「因為我想當大聖爺的兒媳婦啊。」她回答的很自然。

    「對喔,大聖爺現在還在五指山壓著,你
    子麟用一種覺得他很笨的眼神看著他,考慮了一會兒,「不重要。反正你是大聖爺…呃,」她看了看手底的小紙條,「水母娘娘的孩子,所以我來嫁你。」




    我怎麼覺得好像看到了"若干年後"的麒麟啊.....


    遺傳果然是很可怕的東西........


    XDDD
  • 倫
  • 或許....打昏很難
    打死比較簡單吧XD
  • sucha
  • 好可憐喔!
    明明是偉大的聖獸麒麟
    卻硬被當作驢或馬的妖怪~~
    傻傻的甄進 = =
  • ESSE
  • 貼文的速度慢了,是不是蝶大的身體不舒服><!!!要保重要保重!!!妳是我們最重要的蝴蝶丫!!!!!!!!!!!!!!!!
  • 冰藍北極
  • 那甄進是在氣什麼?

    照蝶大文章上透露的的,是否他氣的是自己被排在第二位(第一位是麒麟族),甚至更後。。。
  • keiichi
  • 「…世尊又是誰啊?」他頭暈的更厲害了。

    子麟用一種覺得他很笨的眼神看著他,考慮了一會兒,「不重要。反正你是大聖爺…呃,」她看了看手底的小紙條,「水母娘娘的孩子,所以我來嫁你。」
    -------------------------------------------------------------------------------------------------------------------------
    子麟也是很迷糊的.....

    甄進是東漢人....
    會認識世尊才奇怪.....
  • 玦
  • 怎摸跟麒麟在千年後在星們開玩笑的嫁給嚳一樣強迫人家呢?
    對了!麒麟是不是在星門迷路時剛好走到嚳的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