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這是個很糟糕的開始。不管是對日影,還是對星耀,都是非常惡劣的。

日影站滿了一天一夜,已經問候遍了星耀的十八代祖先,順便問候魅魔的列祖列宗直到三十八代,等他終於被釋放的時候,他已經完全「鐵腿」,連彎曲膝蓋都會劇痛。

比上回好一點的是,榮譽堡的守護塔溫暖多了,不時有空襲的地獄火加溫,所以他沒有感冒,只是有一點熱衰竭。畢竟穿著全套盔甲悶烤,滋味不是很好受。

但他終究可以滿臉冷汗,僵硬如機器人般走下塔,沒有被損友們看到他的糗樣。

這該死的女人!他一定是腦筋打結才想要招募她!將來一定要讓她OT死個幾十遍才可以,這邪惡的巫婆!

不過,不管關係再怎麼惡劣,這兩個同樣非常重視然諾的人開始共同進行地下城的冒險任務了。不管再怎麼看不順眼,他們還是恰如其分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日影不得不承認,星耀的確是個控場專家,最普通的裝備卻擁有最兇殘的殺傷力。

在戰鬥中,她完全看不到那種易怒、暴躁的影子,她變得纖細而專注,在最兇暴的輸出中優雅的緊咬著他的仇恨,讓他更緊繃的提高自己的仇恨上限。

或許是因為星耀太優秀,好一陣子日影都不太習慣和陌生法師同隊。應該說,他會用相同的標準衡量任何隊友。

這不好,這樣真的很不好。

另一方面,星耀也隱隱感到不安。她有自信在任何隊長手下成為一個優秀的攻擊手,但她幾乎都要將自己的能力壓抑再壓抑,才不至於超過隊長仇恨,並且要分神注意全隊的狀況。

但日影不同。

她幾乎不用壓抑自己,可以盡情輸出。日影會注意每個細節,她不再需要精神緊繃的注意每個突發狀況,日影會完美的解決。她只要控好自己要控的對象,然後將輸出壓榨到極限就可以了。

之後她幾乎無法習慣任何隊長。對於必須不斷壓抑自己,疲勞的監控全局,她完全不習慣。

這不好,這樣真的太不好。

在他們警覺的時候,已經太依賴對方。這真的不是什麼好事,最少對星耀來說,非常糟糕。

***

隨著日影四處征戰,星耀有種奇妙的感覺。

日影是個非常老練的隊長。他對各個地下城暸若指掌,不管是任何地方。但有個例外,就是撒塔斯城郊的奧齊頓。

這很奇怪。距離撒塔斯城這樣的近,許多人第一個最熟悉的地下城就是這裡。但日影卻非常陌生,他最容易出錯的地下城也是這裡。

「…我不懂。」星耀把烤好的魚遞給日影,「為什麼你對奧齊頓這樣陌生?你很少出這裡的任務?」
日影有些尷尬,他接過魚,「…是很少。」

他很習慣來星耀的火堆白吃白喝,自從見識過他連水都買不起的窮困,星耀就默默容忍他了。唯一的要求是,不准喝酒。

她怕自己失手真的宰了喝個爛醉的日影。

聽說公會已經支付了所有坦克的修裝費,她不懂為什麼日影會窮成這樣。不過她向來嚴守禮節,所以也不會去問。

「為什麼?冒險者公會發出許多奧齊頓的任務單。」
「…沒為什麼,」日影含糊的咬著烤魚,「就剛好來撒塔斯都有事…請把辣椒遞給我,謝謝…」

雖然狐疑,但星耀沒有追問。他們關係沒有親密到那種可追問的地步。他只是隊長,而星耀,也不過是效忠他的隊員而已。

而且只是職務上的效忠。

不過,終究星耀還是明白了原因。

這日,他們接了冒險者公會的任務單,準備前往法力墓地。但一到撒塔斯城,日影就失蹤了。

她和其他隊友等了又等,等到其他的隊友等不住離開,而兩個鐘頭已經過去了。

又驚又怒的星耀開始在整個撒塔斯城找人,然而遍尋不獲,密語法術也沒有回音。

她向獅鷲獸管理員詢問,也沒有查到日影飛離的記錄。

這麼大一個人,怎麼可能失蹤呢?她的心臟緊縮,喉頭乾渴,她突然很害怕很害怕,這種害怕多麼陌生…

她望著陰鬱城,感到一絲絲的絕望。日影一直不喜歡奧齊頓,是不是有什麼她不知道的原因?是不是那個原因吞噬了他?

視線有些模糊,但她不肯承認自己想哭。她遠望,想把這莫名的刺痛抹去…

她看到世界盡頭小酒館。她和日影曾經在那兒碰見過…現在,她又看到櫃台上一群酒鬼在囂鬧…

一口氣血翻湧,她招了地獄馬,火速奔下通道,一路騎進酒館裡。

遍尋不獲的日影脫得只剩一條內褲,一面跳著猥褻的舞,一面大聲的跟黑市商人下訂單,「我要三箱魔鐵栓,四組恆金錠,還有,那個機械小雞的圖呢?一千金?太便宜了,下單下單~」

…這就是他窮困的原因。他把所有的錢都拿去喝掉、拿去購買昂貴的工程玩具,然後窮到沒錢修裝沒錢吃喝,窮到簡直是窮困潦倒的地步。

騎著地獄馬,星耀的臉孔照得鐵青,瞳孔燃燒著兩簇怒火,「…所以,你對奧齊頓這麼不熟?因為你一進入撒塔斯就會泡在酒桶裡?」

日影的酒瞬間嚇醒。「星、星耀,妳、妳冷靜點,聽我解釋…都是豬朋狗友害的啦,他們硬要拉我來喝酒…」

「你知不知道招募來的隊友跑了?你記不記得你還有任務在身啊?」星耀的神色越來越難看。
「我、我真的只想喝一杯而已!」但他身邊堆了無數的酒杯和酒桶,讓他的說明非常沒有說服力。
「………」星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那天,世界盡頭小酒館幾乎被炸翻過去,酒客們被炸得東倒西歪,天花板裂了個大洞,遍撒星光。而一個只穿一條內褲的聖騎,被一隻地獄犬追著跑遍了整個陰鬱城。

這個事故,成了撒塔斯城的一個傳奇。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夜月
  • 感動阿
    等好久了
  • 胖胖
  • 只剩內褲日影好可憐歐
    被狗追不知道有沒有被咬屁股
  • jghs;djfghj;d
  • 樓上!你問這問題就表示你沒去過一館
  • 默
  • 日影的酒品真的讓人無言......(汗

    原來他窮到底的原因是這樣-_-"
  • 財旺
  • 呵呵....

    本來以為甚麼感人的事呢.....
  • 6仔仔
  • xcc

    還蠻好笑的呢,不知道這本會不會出書呢......?
  • 我是湯姆
  • 這種酒鬼, 是該被好好教訓一頓才是!
  • 羽
  • 疑?
    疑??
    這這....
    為什麼我有看過了的感覺壓(抱著頭猛搖>"<)
  • 小庭
  • ......

    ORZ
    8樓的
    一館就有啦
  • 尹喬
  • XD

    哈哈
    (笑倒在地)
    不過
    感覺上好像真的有什麼事...
    不會這麼簡單只是去喝酒而已...
  • 才才
  • 哈哈...日影很可怜哦!星耀很有型耶!蝶姐,你最棒!
  • 12
  • 日影吶~
    你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嗎?!
  • 筱颯
  • 好想扁日影~星耀好酷好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