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日影和星耀被會長叫去痛罵了一頓。

會長簡直氣壞了,無數投訴讓他焦頭爛額,酒館老闆差點帶人來拆了公會辦公室。賠錢倒還沒什麼,但公會名譽受到相當的損失。

(雖然投訴之後通常都是好奇這兩個人的關係…)

等他罵完,看著鐵青著臉孔,低下頭的星耀倔強的忍著淚,和那個鼻青臉腫,只穿一條內褲,屁股上還有隻地獄犬的聖騎,突然感到一陣陣無力。

「星耀!我知道妳通過最高等的術士考試,正式封頂了,但妳不該用這種方式通知我!難道妳的才華就是這樣傲慢的…」

「是我不對。」日影插嘴,一面使勁拔下屁股上的地獄犬,「是我喝醉了,纏著星耀決鬥,才波及酒館其他人。都是我不好,請處罰我。」

會長的眉毛可怕的攏聚,「聖騎士是不可以說謊的。」

日影馬上漲紅了臉。「是我不對。」

「是我的錯,抱歉。」星耀開口,有種強行壓抑的激昂,「所有損失和責罰我都願意承擔。這跟日影沒有關係。」

「星…」日影想說話,卻被星耀厲聲打斷,「不是聖騎不可以說謊,是任何人都不該說謊。」

她倔強的昂起頭,「會長,請讓日影去著裝。他這樣有失禮節。」

會長仔細看了看她,對日影揮手,「去穿上衣服,把身上的傷治一治。你的懲罰,等裁奪了晚點會通知你。」

日影還想開口,卻看到星耀眼睛裡滾著的微光,他閉上嘴,頹喪的走了出去。

沈默降臨,誰都沒有開口。

「星耀,我的立場很為難。」會長沈重的嘆口氣,「妳一向冷靜,為什麼…」
「是我沒控制好自己,我還不夠成熟。對不起。」

他有點擔心,卻不是因為這個事故。雖然麻煩,但不是處理不起。他們可是 TD 哪。真正讓他擔心的是,星耀似乎太在意這個防騎。

「…換個隊長如何?」他提議,「妳若和日影處不來,我想可以幫妳安排一個比較好的隊長…」
「我承諾了。」她深呼吸一下,「我會努力控制自己的脾氣。會長,你知道我的,承諾就是承諾。我從不輕諾,但許下就決不更改。」

或許他多慮了?星耀向來重然諾。冒險者公會的定期報告也指出,他們小隊的表現向來優異。

「好吧。星耀,我相信妳。」他語重心長的說,「但你們的懲罰是不能免的。紫羅蘭之眼委託了一個任務,我將之交付給你們。你們先去卡拉贊看看吧,看能幫上什麼忙。」

星耀點了點頭,離開了。

一直到走出辦公室很遠,她才讓臉頰上的淚滑下來。

雖然,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哭什麼。

***

並肩走在逆風小徑,地獄馬和聖騎軍馬並轡,有種詭異的協調感。

自從世界盡頭小酒館那一炸,日影和星耀都出了名。豬朋狗友都將他們倆亂配對,連撒塔斯那群八卦到極點的居民都自行編劇到八點檔的境界,他去修裝,武器商還擠眉弄眼的問,「你那愛吃醋的老婆沒來?你到底是親哪個酒侍被她看到啊?嘖嘖,偷吃要擦嘴啊,娶了這麼漂亮又厲害的女人…」

「我還沒結婚。」日影悶悶的打斷他。
「女朋友?那更麻煩啦!老婆呢,床頭打床尾合,靈魂綁定嘛。但女朋友可是會跑掉的…」
「她不是我女朋友。」日影更悶了。
「嘖,才剛開始追就亂搞?小哥,不是我在說,表面工夫也得做足了…」

我沒有要追她!你看我像是瞎了眼,追一個可以把人炸上天的術士嗎?更不要提她萬惡的魅魔和更萬惡的奶油犬!

但他的憤怒一轉到星耀鬱鬱的臉孔,又煙消雲散了。

尤其是獅鷲獸管理員跟他講,星耀帶著哭聲詢問的時候,他的心頭一痛。

這麼高傲頑固的女人,因為他的失蹤帶著哭聲。

那場事故後,星耀簡直不跟他說話了。除了必要的任務提點,她一直都是沈默的,安靜的。

似乎回到最剛開始的那個自我封閉、冷漠、瞳孔裡飄著冰霜的術士。

他還寧願星耀天天對他暴跳如雷,也好過這麼冷冰冰的。但他實在沒膽子再去逗她…他的屁股還隱隱作痛,一眼一眼都是那隻奶油犬的牙印。

默默的,他們通過逆風小徑,來到雄偉的卡拉贊。原本在作實驗的法師們似乎鬆了口氣。

「終於有人肯來了,歡迎你們,冒險者。」大法師艾特羅斯點了點頭,「我們委託這麼久,願意來的冒險者卻不喜歡這個偏僻的地方。目前才幾個小隊來而已…」

「你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日影振作起精神。

星耀一直默默的站在旁邊。這是個偏僻的地點,但是因為紫羅蘭之眼不斷的向冒險者公會發出要求,所以除了他們,還有幾隊小隊也在附近。

一個部落的不死賊盯著她不放,咧開有些腐爛的唇笑了笑,對她發出決鬥的要求。

星耀冷冷的望他一眼,拒絕了。那個不死賊不放棄,又發出一次決鬥邀請,星耀再次拒絕。

被拒絕了第三次,不死賊呸的一聲,朝著星耀的腳邊吐了口口水,開始嘲笑她。但星耀只是將目光朝向遠方,理都不理他。

和大法師交談的日影漸漸分神,有股灼燙的憤怒緩緩升起。他胡亂點頭,表示明白了。這個時候,不死賊對星耀做了個下流的手勢。

星耀連眉毛都沒抬。

「…妳為什麼不暴怒啊?!」日影發火了,「妳幹嘛不生氣?妳明明對我又跳又叫,為什麼那個畜生侮辱妳妳卻…」
「我對陌生人生什麼氣?」星耀有些訝異,「我又不認識他。我若打贏他,他只會說術士imba,我若打輸他,就是他技術高超。這兩種結果都是他開心我不高興,我為什麼要跟他決鬥?」

莫名其妙的,日影卻臉紅了。她…只對我生氣嗎?還有,別人侮辱她,我作什麼這麼生氣?

一種又羞又氣的莫名情緒下,他怒氣沖天的找那個賊決鬥,然後把那個不死賊打得跪地求饒,又朝著不死賊吐口水,比中指。

「…你幹嘛啊?」星耀瞠目。
「我不爽!他侮辱妳我很不爽!」日影非常大聲的說,「我、我…我們去執行任務吧。」

他僵硬的像是機器人一樣走在前面。所以他沒看到,星耀的臉孔紅的跟初綻的桃花一樣。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9512
  • 9512

    .......1...
  • 懶
  • 22222^^
  • 鴨
  • 好看!!
  • amber286
  • 更萬惡的奶油犬(笑倒)
    是因為專咬屁股的關係嗎...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