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黃土高原,有個豐饒的富村。因為有個不會乾涸的水源,所以這個村莊非常富庶。在荒蕪的大地上像是個綠洲。

但這個村莊非常封閉,排斥外人。明峰會刻意到這個偏遠的村子,是因為聽說了這個村子有個靈驗的「應龍祠」。

大約是這個祠名讓他心底一動。雖然他感應不到任何鱗蟲的蹤影,但他還是強烈的想去看一看。

因為是外人,所以他沒辦法進應龍祠,連圍牆都不可靠近。但他注意到,這村莊的水源源頭,似乎就在應龍祠裡。

注視著清澈的河流,他覺得傷腦筋。但就在這時候,他的左眼似乎模模糊糊看到什麼…遮住右眼,他從左眼望出去。

他看到了虛弱殆死的應龍少主,和一旁哭泣的人類女孩。那女孩明顯懷孕了。

在他試圖進入應龍祠的同時,應龍祠差點全毀--他終於知道為什麼龍玦和他都找不到失蹤的少主龍環。

人類為了保住水源,欺騙了溫和對待他們的龍環,掏出他的內丹藏在塑像裡,並用鎖龍鍊鍊住塑像,且將失去內丹的龍環拘禁在地下伏流的深幽洞穴。



每百年,他們獻祭一個新娘給龍環,定期供應食物和禮物。就這樣,將龍環拘禁了千年。

這千年的拘禁,嚴重損壞龍環的健康。除非他在結界內生出另一隻應龍,不然沒辦法破壞禁制。畢竟禁制是加諸在他的內丹上面,等於用他的力量禁錮自己。

但這年獻祭的新娘,意外的生出了純種應龍。

「事實上是未足月的應龍。」明峰悶悶的,「可憐的孩子…那村的主祭發現了新娘懷孕,想要殺害新娘…結果這孩子未足月就出生抵抗。要不是我發現得早,這一家子搞不好死了個乾乾淨淨,我怎麼對得起老應龍的托付?」

「那女孩不是他們在地人,說起來和我們有些淵源。她原是列姑射的大學生,還是臣雪的學姊呢。去大陸旅遊,結果被綁票獻祭…」

「我知道。」麒麟打斷他,掏出一本小說給他。那本小說封面赫然寫著「應龍祠」。「幾乎都吻合…最後他們都到列姑射島安家立戶,對吧?」

明峰匆匆翻閱,眼睛越瞪越大。除了人名不對以外,幾乎吻合度百分之百。

「…這是怎麼回事?」他失聲叫了起來。
「這是個發瘋的小說家寫的。」麒麟端起玉釀,「很有趣。末世將臨,奇人異士輩出。這大概是繼司馬遷之後第二個『史家筆』。」

「史家什麼?!」明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史家筆。可以在虛空中閱讀到他人的故事。但這沒什麼好高興的,因為閱讀他人人生是種逆天,逆天就要付出代價。」

明峰複雜的看看麒麟,又看看手底的書,作者叫做「姚夜書」。

奇人異士輩出,乃是因為末世將臨。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些沈重。

異變越來越多,純血應龍的出生不過是當中的一個例子。

這幾年,他暗暗心驚。人類強勢基因壓制著的眾生血緣,似乎有越來越抬頭的趨勢。紅十字會這幾年疲於奔命,除了要對付「無」,對付人類愚蠢的野心,還有突然發作暴走的人類半妖。

各種衝突暴動,人類的恐慌,覺醒半妖的恐慌…

麒麟說,這是因為天柱歪斜,力流失衡的緣故。但天柱不就是帝嚳嗎?他暴虐的滅絕應龍一族,聽說還發了瘋。但他活得好好的。

「他啊,他算是天柱的具象化。但不是只有他就能構成天柱。」麒麟漫應著,「哪有那麼簡單?」

但他要再問下去,麒麟就不肯說了。

她只顧著喝酒,然後在沙發上沈沈睡去。明峰氣悶的瞪她一會兒,坐在地毯上,仔細閱讀《應龍祠》,身邊還堆著一堆姚夜書寫的小說。

越看他越頭昏,因為他無法分辨哪些是真實的,哪些是虛幻的。若不是他親身經歷,他不會肯定「應龍祠」是真實記錄,但其他的小說他就無從分辨。

這還真是沒有任何用處的天賦。

或許有一天,他會尋找那位小說家吧?不過麒麟又說他發瘋了。不知道能不能好好應答啊…

「怎麼大家的神經都這麼纖細,」他喃喃的抱怨著,「天柱也瘋,小說家也瘋,趕流行麼?」

噗嗤的一聲,英俊笑了出來。即使有個上大學的女兒,英俊依舊擁有著羞怯笑容,還是那個純情少女。

為了保護這樣的笑容,明峰就會覺得他的辛勞都是值得的。

***

短暫的相聚之後,麒麟和明峰又要各奔天涯。

畢竟地維的範圍真的太大,麒麟再厲害,能夠巡視的範圍也有限,只得放手一些災害範圍比較狹小的部份給明峰處理。

但麒麟卻叫住了明峰,一臉壞壞的笑,「我親愛的徒兒,聽說你送應龍一家子回列姑射島,還幹了番大事業。」

明峰臉孔立刻飛紅,「什、什麼大事業,我我我,我不知道。」

「聽說舊列姑射的現任政府很了不起啊,也順應潮流動『無』的歪腦筋。」

明峰含糊的應,「…人嘛,總是會一時糊塗的。現在沒有了…」

將臉轉向旁邊,英俊拼命忍住笑。

「好啦,小英俊,妳來告訴我,妳家主人是怎麼兵不血刃的進去國家設立的實驗室,還把人家重金弄到的實驗株弄死光光?」

「別!別說!」明峰整個慌張了。
「…主人他啊…」英俊大笑起來,「他坐下來彈琴。」

交涉到最後,雙方都動氣了。明峰知道他們在搞啥鬼,非常火大,官方認為他仗著紅十字會的背景干涉國家主權。雙方說話都不太好聽了。

若是麒麟的個性,就乾脆的打進去。但明峰不願意動手。

他深呼吸了一下,取出古箏。「我們都太激動了。讓我彈奏一曲,讓大家冷靜一下,如何?」

負責談判的官員有的罵有的譏笑,但明峰沒管他們,調了調絃,逕自開始彈奏。

他彈了二十年的琴,終於把廣陵散學會了。身為天才琴姬的關門弟子,這二十年的努力和磨練,讓他的琴隱含著某種魔力。他原本就聰明身體笨腦袋,這琴音更讓他聰明的身體發揮到極致,一下子就迷住了剛剛破口大罵的官員…

趁著這悠揚琴聲,他讓靈魂出竅,默不作聲的潛入實驗室,破壞了禁錮著的「無」。

兵不血刃,他告辭而去。官方暴跳如雷,卻抓不到任何把柄。

「你果然學到我的三成功力。」麒麟欣慰的拍著他肩膀,「為師真是欣慰啊。」
「…閉嘴!我才不要跟妳一樣!跟妳一樣我就毀了啦!」

互相叫罵了很久,明峰才意猶未盡的背起行囊,再度啟程。似乎沒有經過這種洗禮,他就會缺乏動力,前往如亂麻般的無盡任務。

麒麟懶懶得靠在門上,望著明峰的背影,直到看不見了,她才淡淡的說,「人也走得遠了,史密斯,你還要藏到幾時?」

那個管著大圖書館,博學多聞的通識老師一臉尷尬的笑,陽光在他黃金似的頭髮上閃爍。

「我還以為我躲得很好呢。」他訕訕的從樹叢中走出來,皙白的臉孔上還畫著幾道迷彩,帽子上綁著樹枝。

蕙娘忍不住笑了出來,但麒麟沒有笑,反而狐疑的瞇細眼睛。

她認識史密斯已經許久許久,這個管著大圖書館的學者老師,在紅十字會像是個永恆的存在。傳說史密斯是十八世紀的煉金術士,因為實驗失誤才長生不老…

但麒麟沒有相信過。

不過史密斯一直是個溫和正直的人,甚至還帶點搞笑的幽默感。若說偌大的紅十字會她最喜歡誰,大約就是這個總是笑嘻嘻的金髮老師。

她也知道,史密斯很疼愛明峰。但他鬼鬼祟祟的蹲在那兒,很明顯就是有什麼訊息不想給明峰知道。

轉思著許多可能性,她溫和的笑笑,「史密斯,別搗鬼。想說啥就直接講,我知道你歌劇唱得好,但我不要聽你現在給我耍花腔。」

史密斯的笑容凍結,臉孔有種奇異的哀戚。他拿下帽子,神情有點徬徨。蕙娘也不是第一天跟他相處,藉口準備茶點,就轉入廚房了。

麒麟暫居的地方正是她的舊居。領著史密斯,她在陽光室坐下,史密斯苦笑著撿了陰影處的座椅。

「…你的眷族惹了什麼麻煩?」麒麟支著頤,淡淡的問。

他雖然極度壓抑了自己的驚跳,但臉孔卻忍不住微微抽搐,洩漏了他的恐慌。

麒麟微皺著眉。她不是意慈心軟的人,不是那種殺生後輾轉難眠,後悔終生的弱女子。她幾乎確定史密斯應該是吸血族的後裔,最少有濃厚的混血。而麒麟殺過最多的,就是吸血族。

這個徒有野心卻日漸凋零的種族,頑強的滲透了許多政府和機構,紅十字會當然也不例外。她不相信會長不知道,但吸血族是非常優秀的幹員和老師,在可能的範圍內,他們希望可以相安無事。

她會血洗底特律也是想要乾脆的警告吸血族:「記住你們移民的身分,給予原住民當有的尊重。」並且將吸血族的怨恨拉到自己身上,別波及紅十字會。

史密斯…在當中是怎樣的角色呢?

「…別用這種懷疑的眼光看著我,麒麟。」史密斯垂下眼簾,「我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妳還是個孩子我就認識妳,直到現在。我喜歡你們,我喜歡紅十字會每個人。我…我就是非常喜歡人類。這個複雜的、單純的,擁有無限可能性的人類…別這樣看我,麒麟。我很痛苦。」

他將臉埋在掌心。

麒麟的神情和緩下來,帶著幾分同情。「…難為你喝這麼多年的番茄汁。你是純血吸血族吧?」

「這怎麼講?」史密斯苦笑,「該怎麼說好?我出生的時候並不知道我是吸血族…我父母都是正常的人類。」

吸血族被放逐到人間之後,血脈凋零,再也無法生育子女這件事情,讓吸血族陷入極度恐慌中。

他們做了許多努力,研究醫學、魔法,甚至盲目的擄取人類,想生下正常的孩子,或是試圖將普通人類變成吸血族。

人類的基因太強大,生下來的都是普通人類;醫學和魔法無法讓他們正常懷孕。但他們仿造了天魔兩界的轉化,卻得到一部份的成功:他們將自己類似病毒的遺傳基因注入人類體內,大部分都發狂而死,一小部份成了殭尸,很稀少的人,成了他們的新族民。

但吸血族後來才發現,之前脫逃的人類後裔,在漫長的傳承中,偶爾會因為基因的巧合,生出純血吸血族。

「我一直不知道,請相信我。」史密斯低低的說,「我不喜歡日照,但還是可以忍受;偶爾我會有吸血的衝動,但我以為是性癖異常。我可以面對十字架,我也喜歡大蒜…」

「那是人類轉化的吸血鬼,才會有的恐懼。」麒麟輕輕嘆口氣。
「我一直都像是個人類,也相信自己是人類。」史密斯安靜了片刻,「我甚至以為是實驗出問題才活這麼久。」

他一直是個樂觀的人。即使這樣的變故也沒打倒他,他還是興味盎然的活著,一直和自己最喜歡的書籍為伴。作為一個渴求知識的煉金術士,能夠一直活著,年輕有活力的學習這世界的新發現、新知識,難道不是最棒的事情嗎?

懷著寬容溫暖的眼光看待著身邊的人,他對人類這樣極度的邪惡和極度聖潔感到著迷,所以南丁格爾邀他一起創會的時候,他不但出錢出力,還常跟她並肩出生入死。

之後紅十字會漸漸轉型,開始處理裡世界的事物,「靠行」的組織越來越多,他一肩挑起大圖書館的建立,確保知識的保存和傳承。

這個時候,他一直以為自己是人類。

「後來他們來找我,『觸發』了我的能力。」史密斯苦笑,「我『覺醒』了,麒麟。我真感謝這是二十一世紀,血漿取得的管道是那樣的多…」

他抱住頭,「但願我從來沒有覺醒過。」

麒麟默然,「…這是在我血洗底特律之前,還是之後。」

「就在妳血洗底特律後的那個禮拜天。」史密斯的聲音帶著嗚咽。

啊。麒麟無聲的嘆口氣。

因為鬥不過她,所以他們試圖找尋麒麟的弱點。最後發現紅十字會深居簡出的圖書館老師。

一時之間,百感交集。

她剛收明峰時被吸血族襲擊,但她不相信是史密斯洩漏的情報。若是史密斯有心致她於死地,她連明峰的臉都見不到,更不要說收他為徒。

她又不能躺在墳墓裡收徒弟。

但史密斯知道她被襲的消息,一定非常恐懼吧?若他的祕密走漏,一定會列為最高嫌疑犯,他的身分,他的世界,將完全崩潰了。

「你是誰有什麼關係?你還是我的朋友。」麒麟走過去,溫愛的拍拍他的頭,「老好史密斯,你幹嘛?早該跟我講啊。是部長找你麻煩嗎?看我去炸了他辦公室!」

史密斯被她逗笑了,鬆了口氣。「…不是。我已經告訴他了…部長聳聳肩說,『是嗎?』然後就沒追究。妳是我第二個告訴的人。」

他抬頭,麒麟燦爛的笑,比陽光還耀眼。

或許,就因為麒麟能夠這樣不在乎的笑,他才會覺得得到某種救贖吧。

「麒麟,小心吸血族。妳是他們頭號公敵。」史密斯低聲說,「他們的壽命長到妳不能想像…能力也如此。妳遭逢的吸血族都是年輕衝動的傢伙,還大半都是人類轉化的吸血族,那不過是他們的免洗筷部隊。」

麒麟點點頭。

「我剛剛告訴妳的故事,已經包含了我要講的話。」史密斯困擾了一會兒,「…不行,我沒辦法提及。」

「…言靈?」

史密斯拼命點頭,「他們給我看,試圖說服我…但我不行,我辦不到,我不認同…」

「願基督明白我。」他突然用猶太話說了這句。

他很焦急。焦灼的注視麒麟,他不知道還有多少時間。若麒麟也不懂呢?吸血族的醫學和科學遠遠超過他想像,甚至超過紅十字會的調查。他們現在甚至已經研發出操控人類潛意識的方法,若說知識就是力量,吸血族說不定已經是這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

「其實我也一直很矛盾,搖擺不定吧?」史密斯對著自己苦笑。吸血族並沒有威脅恐嚇,而是懷柔的勸誘,當他因為人類的極度排外和邪惡感到疲倦時,有時候,真的,有時候他會覺得由吸血族統治世界也不太壞。

最少他接觸的吸血族都是以一種被害、低調,堅忍而理智的面孔出現在他面前。即使他一直拒絕提供任何情報,對應他的窗口人員從來沒有露出不耐的表情。

但現在…但他看到吸血族所謂「拯救世界」的做法,他震驚而狂怒。受困於言咒,他無法告訴任何人,但或許麒麟可以懂。

他…不管血緣如何,內心終究還是個人類。

麒麟安靜很久,久到他覺得已經開始絕望。她才突然露出一個促狹的笑容,也用猶太話回答他,「彌賽亞聽到你的心聲了。」


史密斯的眼淚奪眶而出。「…獨角獸的傳說?」

「我可是獨角獸的眷族。」麒麟拍拍他,「我知道了。放心吧…」
「但是…」

麒麟制止他,「我誰?我可是麒麟哪!交給我就對了。」


----- ----- ----- ----- ----- -----

為了英倫三島的創世神話,托爾金寫就《魔戒》!

為了列姑射島的創世神話,我們擁有《禁咒師》!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Mrs.O
  • 太好看啦~
  • 美滿
  • 好看~

    真的好好看喔^^
    我很喜歡禁咒師ㄛ~
  • prince810117
  • 高興=ˇ=
    想到應龍祠
    龍寶寶還跟著明峰 學習了一陣子呢!
  • 夢夔曇歆
  • 最後那句話~標準的麒麟式作風呀~XDDDD
  • L
  • 荒癈已久的二館, 終於動起來了,而且還一口氣刊登二個故事.

    慶祝前十, 留個紀念.
  • 寒月
  • 咳咳,那個……雖然現在才說有點遲了,不過,紅十字會的創辦人不是南丁格爾,是亨利.道南才對……
    另外,史密斯老師,你是好人~~~(含淚拍肩)
  • 15
  • 怎么姚夜書叶掺进来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