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鐐銬的救世主(續)

這廣大如運動場的電梯是透明的。他伸手去摸,發現他們在一個極大的、玻璃管狀的通道,外面是花崗岩,地板通透的看到得極深的地下,看久了會腿軟。

看不出使用什麼動力,並沒有機械在上或下支撐。他對吸血族的科技有了更擔憂的認識。

電梯不斷的往下沈去。

很久以後,明峰才知道,他誤入了吸血族最隱密、最重要的實驗室。這個實驗室是吸血族當中最大的祕密。從十八世紀開始,他們從西方人類那兒學到了煉金術的概念,自行發展,終究要開花結果。

這個時候,明峰還不知道。

吸血族自從被魔界放逐之後,懷著深切的怨怒生存在人間。他們為了生存做了許多努力,卻還是走向日漸凋零,出生率幾乎是零的末路。

近萬年來,他們一直沒有放棄過各式各樣的實驗,但直到人類的煉金術才讓他們原本絕望的未來出現一線曙光。

這讓他們領悟到,魔法所不能及的地方,科學卻可以。

他們謹慎的站在歷史的背後,成為許多政權的支持者。兩次世界大戰讓他們取得非常珍貴的人體實驗資料,他們更專注的研究「人類」,不僅僅是為了食物這樣單純的理由。

古老落後的魔法和感染,造成許多失敗品。但是這些人體實驗資料,更發達的醫學和科學,讓他們漸漸修正過程,已經可以將失敗率降到最低了。

人類轉化成吸血族,已經不是困難的事情。但這個過程卻需要非常精密而繁複的實驗室才能夠操作完成,這個名為「望都」的實驗室就是為此存在的。

甚至,他們更祕密的在這裡製造可以震撼三界的祕密武器。


毫不知情的明峰,就這樣闖進了這個殘酷的實驗室。

一開始,他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更不知道吸血族融合了魔法和科技,到處佈下了嚴密的結界。

但他無視結界與規則的天賦,讓他大大方方的在裡頭逛來逛去。是英俊覺得實在太不像樣,設法偷了兩套實驗衣,才稍微有點偽裝。

這裡的吸血族都是匆忙的科學家,並沒有特別留意這兩個新面孔。和人間的實驗室,其實沒有太大的不同。

「...一開始我就警告過你,那個劑量太重了!這下好了,出現了59.87%的不良!今年的進度怎麼辦?我怎麼跟長官交代?」金髮的女研究人員大叫著,激動的揮著手上的報告。

「我怎麼知道會這樣?明明是這些人類的篩選出差錯...看清楚,上面的要求是十四到二十四的青年,妳送了票老太太老先生給我?現在也沒辦法了,還有四成是成功的啊...明年補足嘛,今年說什麼也沒辦法了...」

「你說得很容易啊,」金髮女士怒目,「今年衰老意外過世的有一百五十六人,上面要我補足人口,看到沒有,補足。你給我這個數量我怎麼交代得上去?」

「...妳該計算更多耗損,而不是跟我吵!吵能吵得出來什麼?我哪有時間再去管這部份?人口計畫我在管,彌賽亞也我在管!我什麼時候可以休假妳說啊妳!」

金髮女士的臉孔陰沈下來,咬牙切齒的,「你若連彌賽亞都搞砸,我就讓你永遠休假,再也不用醒來了。」

「那我還得說謝謝囉?」研究員的臉孔也難看了。

他們在說什麼?明峰困惑了。但他聽到了「彌賽亞」。

他望了望英俊,心領神會的悄悄跟隨在怒氣沖沖的研究員後面。

這個研究員似乎是個大人物,許多吸血族研究員看到他都打招呼,帶著敬意的喊他「羅伯特」、「部長」。

他們小心的跟隨著,居然沒有人質疑他們倆。或許整個實驗室都太匆忙,來往的研究員都用小跑步,誰有沒有空多望他們一眼。

還在發火的羅伯特也沒發現。他滿腹牢騷的走入一個房間,許多人進進出出。明峰和英俊低著頭,跟著混了進去。

那是一個充滿儀器和試管的地方,許多胎兒或嬰兒漂浮在奇怪的液體裡頭,一大瓶一大瓶。明峰有種走入科幻電影的錯覺。

「瑪麗呢?」羅伯特大叫。
「她在後面哭呢。」一個研究員搖搖頭,「她的個性不改改怎麼做得下去。」

「幹,死幾個牲口也哭,要這樣哭,老子早就幹不下去了!」羅伯特大罵,「瑪麗!忙得要死,妳還有空哭!」

他刷卡開了門,又到另一個房間去了。

這就不容易混進去了。明峰沈吟片刻,望著英俊。

她點了點頭,一根蜿蜒的長髮滾到地上,化成一條透明雪白的蛇,鑽進門縫裡。

然後他們離開那個熱鬧滾滾的房間,到僻靜的角落,準備看著小蛇傳回來的影像。英俊握著明峰的手,將蛇眼中的真實傳達給明峰。

羅伯特氣急敗壞的走進房間,對著一個哭得像是淚人兒的女孩大吼,「哭三小啊!我跟你說過多少回了,當他們早就死了不就完了?現在哭什麼哭?珍妮那婆娘逼我們進度啊!妳還哭,該死的...」
叫做瑪麗的女孩抱著明顯已死的小孩子,臉上的淚不斷落下。

「...羅伯特,我做不下去了。35是我一手帶大的...64、52也是啊!為什麼要把他們的魂魄抽出來?沒有抽出來他們還是成功的彌賽亞啊!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妳以為只有妳受不了嗎?他媽的,不是只有妳念過人類的學校,我也念過啊!我也有人類的親朋好友,我的女朋友還是個人類呢!」羅伯特怒吼一陣,疲倦的抹抹臉,「瑪麗,別鬧了。」

瑪麗抱著死去的孩子,低頭飲泣。

看著她的傷心,羅伯特氣餒了。「我讓妳用數字給他們取名字,就是怕妳產生感情。結果好像沒什麼用...」

「...我的血跟他們一樣是紅的,我跟他們有著同樣的心跳。」瑪麗閉上眼睛,眼淚不斷的滑下,「現在什麼時代了?都二十一世紀了!取得血漿的管道那麼多,為什麼要殺跟我們幾乎沒有兩樣的人類?我討厭這種野蠻下流的血腥...」

「對。年輕人都討厭,家裡還蓄著牲口,好好笑的文明吸血族。」羅伯特一臉心灰,「但是瑪麗,政治比什麼都可怕,現在是鷹派的時代。」

瑪麗嗚咽著,低頭不語。

羅伯特拍拍她,「...其實說不定35算是幸福的。這些彌賽亞都是準備拿來當犧牲的。他們的出生就是為了...為了成為地維的一部份。瑪麗,不要任性。妳也看過未來之書...是,我也很難過。我也不想做這份工作。但瑪麗,我們最少會和善的對待他們,妳瞧瞧二部那兒怎麼對待實驗品的。我們不做,最後落到二部那兒...」

「很不該讓那些納粹轉生為吸血族。」瑪麗拼命發抖,「他們不是人,是妖怪!是食屍鬼,他們...」
「好,好。我都知道。」羅伯特安撫著她,「總要有人做這些,是不是?最少...」他苦澀的咽了口口水,「最少我們會歉疚。」

明峰眨了眨眼。眼眶刺痛,他花了點時間消化。

這是個殘酷血腥的實驗室,人類的煉獄。他應該狂怒,放出所有的狂信者,將這個地方毀個乾乾淨淨。

但瑪麗的淚,羅伯特的苦澀無奈。

跟人類一樣,有最邪惡最無恥污穢的敗類,但也有最聖潔最無私奉獻的好人。吸血族和人類,也沒什麼不同。

他下不了手。

「我們走吧,英俊。」他終於下定決心。
「啊?主人?」她驚愕了,「你不動手清理嗎?」

他煩躁的搔搔頭,「...我不喜歡殺生,英俊。在走之前...」他向著英俊的耳邊低語,英俊雖然不解,卻也照辦。


----- ----- ----- ----- ----- -----

為了英倫三島的創世神話,托爾金寫就《魔戒》!

為了列姑射島的創世神話,我們擁有《禁咒師》!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牧
  • !!
  • 挖屋
  • 第二?
  • 男爵
  • ㄎㄎ

    本來嘛~~人類函每個族群都一樣~~有好有壞阿~~
  • 阿屁
  • 有最好的跟最壞><
  • 銀貓
  • 前五!!
  • 藍眼
  • 接下來呢?
  • atsuko
  • 然後呢~?
  • 玲玲
  • 颱風天一覺醒來,蝶大又有新作了~超好看滴
  • 羊
  • 我還要看!!!
  • shrimp
  • 瑪莉的淚...
    好悲傷...
  • 小巴
  • 還有沒有還有沒有...
  • Pei
  • 很期待明峰會做什麼耶!!
  • 12
  • 嘿嘿~
    明峰又要來場轟轟烈烈的
    "到此一遊"
  • Ellen
  • 鷹派?

    蝶姐有在看Trinity Blood 齁 X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