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再想下去了。她掩住自己的臉,試圖讓自己睡著。

然後她聽到小石子打著玻璃窗的聲音。探頭出去看,聖在對她微笑,示意她下來。

快一點多了。他找我做什麼?更何況...我不想再看到別人眼中的惋惜了。而且他不是說,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他早拒絕我了。

但十三夜看到他撿起一塊足以砸破玻璃窗的石頭,很快的改變主意,匆匆跑下樓。她可不想驚動沈睡的其他人。

「什麼事?」她匆匆穿上外套,底下還是白睡袍。
「我看妳翻來覆去,大概睡不著。」他空出臂彎,「去散散步?」
 

十三夜狐疑的打量他,但還是輕輕搭上他的臂彎。「...好。」
她恨自己這樣沒用。掙扎了一會兒,「我相信你找得到別人散步吧?很多人都遲睡。」

「但我想跟妳去散步。」

她表情古怪的看著聖。他是不是有什麼難以啟齒的要求?比方說要跟她借點血還是皮毛骨頭去研究?直說就好了,反正她也沒辦法拒絕。

再怎麼氣自己沒用,她就是喜歡聖。很白癡、沒有道理、不自量力。但喜歡就是喜歡,除了等時光洗刷而過,別無他法。

分部的碉堡是個環狀建築物,當中有個廣大得像是運動場的天井。他們走到正中間的水池,聖的眼睛倒映著微星,閃閃發光。

「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好了。」十三夜坐下來,認命而忍耐。「哪部份?」
「我寫信回妳...『除了我以外』的那部份。」他語氣平靜,「我想我錯了。」

他是什麼意思?

「我不交女朋友,也不結婚的原因,妳知道嗎?」聖挨著她坐下,十三夜不太自在的挪開些,但他又靠近點。

很怪,非常怪。

「...因為你有男朋友?」她謹慎的問。

聖的平靜打破了,驚愕的看著她,摀著嘴,他笑出來。「老天,當然不是!妳怎麼...噗...」

十三夜懷疑的看他一會兒,「...不然呢?」

聖撥了撥她的頭髮,她閃了一下,滿眼懷疑。「我的工作很危險。我有特裔的壽算,但還是隨時都可能因為意外喪命。我不希望讓我愛的人痛苦哭泣。」

你跟我討論這個適合嗎?十三夜皺眉思考了一下。或許他喜歡了誰,所以來找我商量?又可以得到建議,還可以讓十三夜徹底死心,真是睿智...睿智而殘酷。

「活在這世間就很危險。搞不好出門就被撞死,誰知道?意外的發生,又不看你是不是紅十字會的。照你這麼想,大家都出家,而且人類也滅絕了。」十三夜壓抑住傷心,冷靜的分析。

「這麼說,」聖微笑著牽住她的手,「妳不介意成為寡婦囉?」

花了幾秒鐘她才聽懂聖的意思。只是她瞪著被聖牽住的手,好一會兒才找到自己聲音。「...這不好笑。」

「我也覺得不好笑。」聖握緊她的手,「但我不想錯過妳。」

她先是臉孔褪得一點血色也沒有,然後慢慢漲紅。「...你是不是食物中毒?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某個實驗出狀況,所以你昏頭了?我勸你先回去睡覺,明天記得看醫生...」

「我很好。」聖平靜的回答。

十三夜想把自己的手抽回來,卻像是被鐵鉗夾住,動彈不得。她抽了幾次,聖都不放手。

「...聖,你是好人。」她侷促的笑了一下,「光明的聖騎士。但...但我不像你活得那麼光明磊落。」使勁想抽回手,無奈的放棄了,「我想過了,是我不對。我...我不該跟你...有太多互動。」她低下頭,「我...我不是個好女人。」

或許她可以騙別人,但她不想騙聖。

「我在大學的時候...」她聳聳肩,深深吸了幾口氣。「我、我很放蕩。但我不想為自己找理由。」失戀不足以為這種放浪行骸當作藉口。「我一直到碰到未婚夫...前未婚夫才停止這種生活。我不希望將來你知道的時候才後悔...雖然你現在可能只是撞到頭。」

「妳的意思是說,妳少年時有留下孩子嗎?」聖拉著她坐在池畔,心平氣和的問。
「哦,老天,不是!」十三夜有些被激怒,「我是說我年輕的時候跟男人混得很兇!」
「但我不像妳想像的那麼光明磊落欸。」聖輕撫著她的手,「我不但曾經跟女人混的很兇,甚至靠她們吃飯。我還殺人放火、搶劫...凡是妳想得到的罪行我的犯過了。」

十三夜微微張嘴,「...真的?為什麼?」

「我發現我的信仰只是我父親寫的遊戲手冊設定,我甚至發現我有神敵的血統。那時還太年輕,因為這樣的理由,我崩潰了。」聖抬頭望月,「那是我第一次逃出紅十字會,以為墮落就符合神敵血統。只是我發現,血統不能決定我是個什麼樣的人,而是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我的信仰可能是個命運的玩笑,但聖光未曾背棄我,既然我信仰並且喚出祂,我就該依循祂前行。」

他微微偏著頭,月光將他褐色垂肩長髮染得宛如白銀,連眼底都濺著溫柔的月,「妳會因為我過去的墮落罪行討厭我嗎?」

「為什麼要討厭你?那是過去不是嗎?」十三夜反射性的回答。
「那我可以用妳的答案回答妳的問題嗎?」他微微一笑,臉上整齊的鬍鬚也跟著微彎。

她又想抽回自己的手,卻被緊緊抓著。

「我、我從來不是美女。」十三夜結結巴巴的回答。
「妳什麼樣子我都看過呀。妳覺得我妖化的樣子會很可怕嗎?」
「當然不覺得...」她將話嚥下去,聖一定會用她的話反擊。「那是兩回事好嗎?」
「夜,我不像妳想的那麼好。我有很多缺點,相處後妳就會發現。說不定妳會覺得受不了,也可能我會改不了。但...我還是不想錯過妳。」

那雙濃眉大眼。即使不成人形,還是翹首望月。不管受過什麼艱困痛苦,還是沈默的面對。

或許在初見面的那一刻,就已經在他心頭劃下深刻的痕跡。

「...為什麼?」她還是腦海一片空白。
「那妳為什麼喜歡我?」

十三夜茫然的抬頭,「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但注意,妳承認喜歡我了。」聖眨眨眼。

她的臉孔瞬間飛紅。這傢伙...根本不像他的信仰那麼神聖!

「那麼,就這樣說定了。」他挑挑眉,將十三夜拉近一點,在她額頭印了一個輕柔的吻。

...死了。就這麼說定了?說定什麼?

「...你會後悔的。」過去的陰影像鬼魅般纏上來,心頭的舊傷隱隱作痛。
「那是我的問題。但妳呢?」他的唇還離十三夜很近,近到可以感受他的呼吸。「妳會後悔嗎?」

她安靜很久,才帶著嗚咽的哭音。「不會,絕對不會。」

實現了她一直渴求而痛苦的願望,十三夜卻沒有想像中快樂。她哭了一夜,完全不能成眠。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留言列表 (23)

發表留言
  • warren
  • 沙发吗?
  • Cat
  • 哈~可愛的聖 ^^
  • st
  • 喔.然後呢
  • 喵
  • 然後呢然後呢>////<
  • 炘Ray
  • 先留言再說~
    第五耶~好前面喔~
    中午回寢室開電腦是對的~哈哈哈哈哈~~
  • 炘Ray
  • 哈哈~聖好可愛~
    真是腹黑耶~偷偷套人家可愛單純的十三夜的話~~
    嘖嘖~這樣好聰明喔~
  • 時之沙塵
  • 腹黑聖......(抖)
    十三夜小心餓狼...(逃)
  • 冰雪
  • 太好了, 原來聖有夜之帝王的傾向, 要不然就是她的神敵血統可能來自於某個媚魔祖母...(為十三夜默禱)
  • 夢夔曇歆
  • 可愛的十三夜會被拆吃入腹~XDDDDD
    聖~記得不要留殘渣(喂)
  • 蒼晴
  • 披著羊皮(聖光)的狼嗎!?~XD
  • 香腸伯
  • 哈哈哈...果然是管理知識的惡魔子孫..
    連說話都很有..血緣天賦
  • 幻
  • 13夜好可愛喔~

    呵呵~~
  • 財旺
  • 好棒....
  • YY
  • 好感动哦~
    终于在一起了!!!
  • 牧
  • 哇哇哇~~~

    好閃ㄚ好閃!! 可是我愛!!
  • 飯糰
  • 在一起,在一起了!
    好閃啊!>"<
    受不了了。
  • 荒
  • 為什麼要哭(疑惑
    有情人終成倦(?)屬XD
  • RURU
  • 是有情人終成眷屬..^^
    我想十三夜知道.儘管相愛.但可能無法相守...所以難過吧...
    我想大概是醬吧.
  • 熊趴天下
  • 喜歡看蝴蝶大大的文 沒有色情,血淋淋.... 滿清新 + 可愛 新意無限 請加油 由禁咒師看後一直找找找 有關係的文章點點滴滴 番箱倒籠在餓嚥 一直至歿世錄2 不敢再看 因為大大未完的故事怕會釣引 等待你完成文章的一天
  • support1
  • 聖好像有點不同?
    為什麼十三夜還是沒有想像中快樂?
    難道聖真的沒有什麼時間可餘?
    好緊張啊~~~
  • 古柏
  • 我記得...蝶大無寫過聖是好人...= =+
  • 布拉
  • 19樓的
    由此可知你沒乖乖買書(指)
    歿世2已經出很久了喔
  • 濺影
  • 神敵血統,那是什麼樣的血統啊,不記得蝶大哪本書裡有提到過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