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妳特別請了彌賽亞來開道,又說想終結這種殘酷的宿命。我想妳有什麼麼惹滔天大禍的主意吧?」夫人語氣顯得溫和多了。

麒麟偏了偏頭,「夫人,斬草要除根。妳我都明白,讓彌賽亞去結地維只是暫緩,末日還是在那裡虎視眈眈。」

夫人顰起秀氣的眉,點了點頭。

「若把『末日』的結局取消呢?」麒麟注視著夫人。
「不可能。」夫人馬上否決,「創世者將末日寫進未來之書,就註定這個結局不可更改...」
「那就把末日之書燒了不就結了?」麒麟倔強的挺直背。

夫人驚呆了,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

燒掉末日之書?她在動什麼褻瀆的念頭...燒掉創世者的劇本?!

......但為什麼不可以?她為什麼沒想到這點?

她是第一個出生的古聖神,由創世之父所造,心性容貌卻似創世之母。她也特別依戀母親,母親失望離去時,她哭得最哀。

當創世之父漸漸瘋狂,甚至寫下未來之書,有了最黑暗的結局時,她血泣請求父親回心轉意。

當時已經瘋狂的創世之父只冷淡的看看她,「哀,妳和妳母親真像。真奇怪,妳不過是個無性無別的創造物,居然會這麼像那個軟弱心腸的女人。」

「...父親,請你發發慈悲。」人類是她協助母親一起創造出來的,是她這沒有性別的神祇僅有的孩子們,她受不了這個。她受不了她的孩子當中的彌賽亞血祭才能延緩毀滅,而且只能延緩一點點時間。

「發慈悲?那誰對我發慈悲?那女人走的時候對我發了什麼慈悲?」創世之父怒吼,摧毀了好幾座大山,怒氣才稍稍停止。「哼,哼哼哼。那女人要我發慈悲,妳也要我發慈悲。可以啊...」

他的眼底擁有清醒的瘋狂,「如果妳將眼睛挖出來,我就讓妳改一次結局...記住,妳只有一次的機會。妳要我發慈悲,妳就先捨己為人吧。」

按著白布,她只有空空的眼眶,苦笑著。創世之父給她改變結局的機會...等她挖出自己眼睛,才發現這是個精緻的惡意。

折斷的天柱的確得到重生,卻是個天人的皇儲。斷裂的地維得到修補,卻依舊讓「無」啃噬著。

即使她盡力扭轉了方向,未來之書依舊運行不墜,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孩子們走向末日。

為什麼不?小丫頭的女孩兒都有這種志氣,她有什麼不能捨?

「我能幫妳什麼?妳說說看。」夫人開口了。
「我要知道,末日之書的真正面貌,還有他的一切。」

望著麒麟,夫人深思起來。這女孩兒,是個禁咒師。難道外於創世者的劇本與規則之外,尚有奇妙的巧合和軌跡,冥冥之中運作不已?

「末日之書,並不真的是一本書,最少不是妳概念中的那種書。」夫人開口道,「他和我相同,都是創世者的創造物。但我是模仿創世者的形態呈現的,而未來之書不是。」

「我問妳,『書』的構成是什麼?」

書?麒麟轉念,紙張?裝訂?不,這些都是枝微末節。電腦呈現的網站內容也可以說是一種「書」。

「...是文字。」

夫人讚許的點點頭,「沒錯,是文字。所以這個創造物稱為『未來之書』。他的一切都是由文字所構成,至於妳看到的影像聲音,都是未來之書轉譯文字的結果。正因為他是由文字所構成,所以只要是文字可以敘述的範圍,都是他的領域。」

「...沒有文字不能敘述的範圍。」
「所以他的領域沒有邊界。」

麒麟安靜下來,她雙眼燃燒著怒火,「不可能存在著全知全能的人事物!」

很不錯的志氣。夫人彎了彎嘴角。這女孩兒做得到。

「唯有文字可以轄治文字。」看麒麟困惑的瞇細眼睛,她提點,「妳是禁咒師。」

咒,乃是心苗湧現的字句。英文稱為「power word」,和中文的「真言」不謀而合。

「一開始,所有的語言都是『咒』。」夫人露出追憶而苦澀的笑容,「我和母親創造人類時,母親將『文字』用『語言』的方式教給了人類。我不知道這是巧合還是母親的用意...雖然父親強行用了『禁』將人類的文字壓抑住,但人類漫長的文明卻發展出自己的『文字』。所有的文字和語言都出於同源。而妳是掌握『禁』與『咒』的人。」

...原來,我就是為了這一天,成為禁咒師的嗎?麒麟笑了起來,充滿勇氣和興味。

這很有趣。

「我必須感謝妳,夫人。」麒麟行了禮。
「先不忙著謝,我問妳,」夫人微微偏著頭,「既然妳能打動我,為什麼不求我去親手毀了未來之書?」
「『唯有人類即將毀滅,我才會起身。』」麒麟說,直視著夫人光燦的臉孔,「這是您給自己下的『咒』,您有您的理由,而獵殺未來之書是我的責任。」

「我是托付了個聰明人。」夫人淡淡的,轉頭「看」著明峰,卻對麒麟說,「其實,妳選了一條沒人知道結果、也特別艱險的道路。一般人會選比較平順的路。」

麒麟垂下眼簾,「明峰,你告訴夫人,你想要走哪條路呢?」

聽呆了的明峰如夢初醒,「啊?呃...」他總算組織出來龍去脈,「若真的我非結地維不可,我會去的。」

他現在可以明白每一任的彌賽亞、繼世者為什麼都甘願去結地維,甘心就死。一個人活在世界上,就與世界的眾生人類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有些親友老去,有些親友死了。但他認識了新的親友,更多更多的眾生與人類。羅紗死了,但她的倩影永遠在他心中,活生生的微笑;明熠老了,但臣雪長大了。

他想到這漫長的旅途遇到的每個人、每件事。或許他在長生中感到孤寂,但只要麒麟和蕙娘還在,只要英俊還會羞怯的笑,或許孤寂就不是那麼絕對。

說不定,連艱苦的地維巡邏都不是那麼難受,在安撫大地的同時,他也安撫了自己的孤寂。付出一點努力,他就可以改變一些些,這微小的努力累積起來,說不定可以讓這世界更和諧。

因為他將是個禁咒師。因為他擁有心苗自然湧現的字句,這是一種音樂,一種早於生命迴響的、用文字構成的美妙音樂。

「...但在宿命來臨前,我想成為一個禁咒師。」他燦笑,擁有一種從容的溫柔。「麒麟說,要燒掉未來之書。要燒就一起去燒吧...但若失敗了也沒關係。我會去的...真的。」

夫人的臉面對著他,雖然知道她失去眼睛,明峰卻覺得被她深深凝視著。

「很好,很好。我的孩子,甚好。」夫人的聲音如此溫柔,像是響徹稍頭的凜冽春初東風。「我允你。我一定實現你的願望。」

失明的眼睛向著天空,「彌賽亞的犧牲,將到此為止。」

她將所有關於未來之書的一切,灌注到麒麟的心裡,抹之不去。



 

 

 

----- ----- ----- ----- ----- -----

 

為了英倫三島的創世神話,托爾金寫就《魔戒》!

為了列姑射島的創世神話,我們擁有《禁咒師》!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okmok
  • 看來是系統出問題了文章才會沒貼上來 真是讓我鬆了一口氣 即使已經看過的書 重看卻看到一半還是讓人扼腕
    每一種生物到自己種族發生危機時都會不顧自身 雖然物競天擇 弱肉強食 可這種特色真是令人感動
  • Lauren
  • 意外之喜!
    就是不睡,也要把它看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