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行動華麗了一點...甚至引發明峰的暴怒,導致他把狂信者式神放出來。

因為麒麟得意的道具出了差錯,繩索斷裂,她筆直的掉進擁擠的實驗室。事出突然,即使是麒麟也忘了舞空術,一屁股跌在地板上,和眾多吸血族研究員面面相覷。

短暫的沈默與呆滯之後,警鈴大作,守株待麒麟等到快要暴動的軍隊終於有宣洩的機會,一湧而上,只見機槍雷火霹靂閃...明峰飛馳而下,後背挨了一刀,又磕破了額頭,護著麒麟,滿臉是血的轉過頭,眼中閃爍著怒火...

因為他看到麒麟的臉頰被子彈擦過,滲出血來。

他放出狂信者式神,如暴風般橫掃實驗室。這批狂信者曾經殲滅底特律的吸血族前鋒部隊,成為吸血族的夢魘。


「問問自己,你們是誰?」明峰凌厲的號令,「帶著天風,捲起塵土而來,莫忘甘醇之肉味!」

他的封咒歌緩住了狂信者的嗜殺,讓他們在致命的攻擊下留下活口。

「我們是熱心黨。我們是熱心黨斯卡力奧得猶大!」狂信者隆隆的回應,如這地底嚴厲的雷。
「昔日山在虛無縹緲間,思想起!」明峰又喊,抹去臉頰的血,眼神和狂信者有著同步的乖戾。

「我們是死徒!我們就是死徒!
    我們只是伏在地上,請求主人的允許,
    我們只是伏在地上,自願為主殺敵。
    自願在黑夜中,揮動短刀,並在晚餐裡下毒。
    我們是刺客!我們是刺客猶大!」

舉起喚微笛凝聚而成的光劍,明峰的臉孔陰暗,「服從我!服從你們的主!」

他們成為一群名為「恐懼」的具象化部隊,鬼影幢幢的狂捲整個龐大的實驗室。所有的吸血族完全喪失了勇氣,被恐懼徹底征服,爭先恐後逃出去,事後完全想不起來發生什麼事情。

麒麟倒是在一旁張大了嘴。她這小徒進化到這種地步,完完全全可以搶走她的飯碗了。

等明峰把可以弄壞的儀器設備、實驗成果,甚至連「無」的病毒都毀得乾乾淨淨,跑回來發現他的師傅還坐在地上發呆。

「...麒麟?妳沒事吧?」他緊張的在麒麟眼前晃了晃手,發現她還會眨眼睛,稍微心安了點,掏出OK繃幫她臉頰的傷止血。
「...狂信者呢?」麒麟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聲音。
「我收起來了呀。」他以為麒麟擔心他的傷勢,轉過身給她看,「別擔心啦,我現在可以在輕傷狀態喚出他們,還可以快速癒合喔...」

他總不能一直依賴麒麟是不是?他總是要長大的。所以,他很努力的設法控制狂信者,終於有了成績。

「......」麒麟一臉古怪的看著他,「你的始咒出於...?」

...妳問我幹嘛?那不是妳教我的?但他有種書蟲的強迫癖,很直覺的回答,「平野耕太的《厄夜怪客》。」

「那半中間的驅使咒是...?」
「藤田和日郎的《魔力小馬》。」

他和麒麟面面相覷,好一會兒,麒麟一臉感動,「徒兒,你終於學到為師的精髓了。青出於藍,又勝於藍哪。」

明峰臉孔一白,又羞得通紅。「誰、誰像妳?都怪妳啦,給我這種什麼奇怪的式神!試了無數方法都不鳥我,只聽動漫畫的咒!什麼人就養什麼狗,什麼樣的人就收怎樣的式神啦!我這叫做因時制宜,可不是學妳亂來聽到沒有?!」

麒麟掏了掏耳朵,把耳機塞進去。

「...甄麒麟!」他暴跳起來,「妳那什麼態度啊?!」

他氣沖沖要撲上去,卻被雜物絆得一跤,麒麟看他那可笑的模樣,笑得前俯後仰。

摀著鼻子,他羞怒的坐起來,正要發作,卻聽到旁邊一個老式唱盤似的玩意兒嗡的一聲發動起來。

那像是個立體投影,一個大約半公尺高的「人」漂浮在半空中,俯瞰著他們。


----- ----- ----- ----- ----- -----

 

為了英倫三島的創世神話,托爾金寫就《魔戒》!

為了列姑射島的創世神話,我們擁有《禁咒師》!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MO
  • 我第二個是嗎?
    這篇滿快樂的=)
  • zero398
  • 第三

    真的很好看
  • 阿毛
  • 這是...厄夜怪客裡的台詞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