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異是非常緩慢的,最少一開始是這樣。

平常人沒有什麼感覺,只有科學家憂心忡忡。因為不明緣故,讓兩極冰帽融化的速度加快很多,像是把幾百年的進度濃縮到一兩年,一吋吋的吃掉陸地。

原本緩和下來的沙漠化,也在沒有原因的乾旱中,突然變得嚴重。莫名其妙的疫病流行,讓紅十字會和夏夜疲於奔命,家畜大批大批的死去。

吸血族隱瞞不發,但他們實驗室內的「無」產生更多變異,甚至頑強難以控制。為此發生了幾次「意外」,只是被壓下來。雖然沒有因此停止實驗,但他們將實驗室遷到寒冷的西藏高原,因為在這種氣壓溫度下「無」比較穩定。

都是一些非常微小的變異、災害。但這些為小的變異和災害累積起來,一點一滴的侵蝕...

再加上那個夏夜的群體恐慌。人間染上一層陰影,有種緩緩沈沒的末世感。

明峰的心情也越來越沈重。雖然麒麟什麼都不說,但他還是知道天帝駕崩了。天帝和天柱有微妙的關係存在,身為彌賽亞的他本能的知道。雖然他也知道真正天柱化身的皇儲不但活著,而且成了新的天帝。

但他還是感到虛無、悲傷。連地維流動的力流都充滿了焦躁和不安。

或許那一天,不太遠了。




他沒告訴過任何人,但早已打定主意。身為稀有的彌賽亞,或許是種幸運,起碼對他而言。這人世有太多愛他和他愛的人,若是末日來臨,他卻只能束手無策,那才是真正的不幸。

跟彌賽亞雙華一樣上天為帝,他辦不到。他對權勢和力量太無謂,也絕對沒有領袖天分,讓他這樣意慈心軟的人去當什麼天帝魔王,絕對是災難中的災難。但和前幾代彌賽亞一樣,投身地維,那就一點問題也沒有。

這幾年,他隨身帶著一本小說東奔西走。那是地海傳說中的一部,提到一個老法師將自己投身於大地,阻止地震的經過。

這說不定就是我的寫照。明峰默默的想。說不定。

成為大地的肉中之肉,骨中之骨。

但他不悲傷,真的。他依舊在這個世界,這個有著麒麟蕙娘英俊,他心愛的親人朋友和陌生人的世界。

龍女大概會大怒,倒豎起她詭麗的瞳孔罵他負心;音無大概會哭...最後一次見到他時,風姿猶存的他,已經有孫子了。

想到很多人很多人的臉孔,那些奇妙又可愛的邂逅。想到羅紗那半毀的微笑,和殃美麗的歌聲。

我不後悔的,真的。他望著遠方的雲。我很高興我是彌賽亞,我可以伸出手,擁抱並且保護這個世界。

絕對不會後悔。

在一個涼爽微寒的初秋夜晚,陷入冥想的他,意外看到一個絕對想不到的訪客。

默默站在陰影中,一頭鐵灰色的長髮,映著無瑕的豔容,顯得特別觸目驚心。那是種被極度痛苦悲傷侵襲後才會有的鐵灰色,是種接近死亡的衰老才會有的髮色。

她在笑,但她的笑容只滿溢著愁苦和堅忍。她曾經美麗得那樣活生生,是此生他見過最美的女人,連麒麟都得讓她三分。
她現在更美了,因為籠罩著死亡的陰影,將凋前最豔麗的芬芳。

「...鬼武羅?」明峰霍然站起。
「明峰君,久違了。」她的聲音縹緲悠遠,帶著深重的鬼氣。
「妳...」他幾乎說不出話來。
「我死了。這是我的精魄...很快就會消散。請原諒我用這樣不堪的模樣來見你,明峰君。」

他的眼淚立刻奪眶而出。

「不要為我悲傷,明峰君。」她縹緲的聲音帶著一種灰燼般的平靜,「天帝駕崩,我也知道自己活不了了。死不足惜,我只遺憾沒見到天帝最後一面...不過,我終究了解他的心意,夠了。」

她在天帝殆死時,跪在崑崙天門外聲嘶力竭,苦苦哀求能夠見帝君一面。她極盡悲痛的聲音若有似無的隨著早霜侵入天宮,昏迷已久的天帝竟因此流下血淚。

王母說她擾亂宮廷,令仙官將她捆在珠樹上,鞭三百,反省三晝夜。她差點被打死,卻強撐著一口氣,希望王母可以開恩,讓她見天帝一面。

最後,服侍天帝的侍兒冒死送了一方羅帕給她,是天帝留給她最後的遺言。

「負你千行淚。」

那方羅帕是她親手繡的。天帝迴光返照的時候,沾著自己的血淚,筆觸軟弱的寫了這幾個字。

她知道出處。天帝很喜歡人間的詩詞,這是宋朝柳永的《憶帝京》當中的一段:「繫我一生心,負你千行淚。」

天帝待她守禮到簡直狷介的地步。她早就死了心,覺得不過是天帝慣有的仁慈,自己根本算不得什麼。

他說,「負你千行淚」。他在臨死前還惦著我。

夠了,這樣就夠了。她很滿足,非常非常滿足。

第三天,仙官來解她下珠樹,發現她已然氣絕,掌心還緊緊攢著血字羅帕,默然許久,悄悄的將她和羅帕一起葬了,才回報王母。

明峰聽完,更泣不成聲,鬼武羅透明的手輕輕撫著他的頭。「明峰君,我前來並非引你哀痛。求仁得仁,求情得情,我沒有任何不滿。只是徹底封天之後,我被拘禁在崑崙,一步也走不得,連音訊都沒得傳。

「當初我被抓到崇家蒙你搭救,彼時我盡力將一些生還者傳送到青要之山,沒想到居然無法送他們離開,始料非及。現在我只是讓你知道,我將他們送出山,回到人間了。」

她光潔的面容帶著溫潤的憂愁,「這是你平生第一起殺孽,也是你心底一個解不開的結。你殺的人比你想像的少很多...我只是想告訴你這個。」

這一生,困於過度姣好的容貌,累及一生。是這人類的孩子說,「美麗不該只是一聲嘆息」,解救了她的心困。

她也希望可以回報,希望可以解開他心底的結。

「...崇家,沒讓我滅了麼?」明峰終於能夠開口,哽咽的模糊難辨。

鬼武羅輕輕搖了搖頭。她憐愛的摸摸明峰的頭髮,翹首望天。「能遇到帝君,又遇到你,我覺得我這一生,真的也不壞。」她偏頭,微微笑著,「不知道我解魄之後,能不能遇到帝君?這次我一定要緊緊攢住他的衣袖,不會害羞了。我要一直彈琴,給他聽。」

在明峰眼前,她消散了。

明峰大哭了一夜,完全沒辦法克制。

----- ----- ----- ----- ----- -----

 

為了英倫三島的創世神話,托爾金寫就《魔戒》!

為了列姑射島的創世神話,我們擁有《禁咒師》!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財旺
  • 「繫我一生心,負你千行淚。」....
    .................
    蝶姊真會賺人眼淚呀......
  • 闕琉璃
  • 跟著明峰大哭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