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最強之咒?!

解決了心宿狐以後,沒幾天,蕙娘帶著明峰忙進忙出的,忙著整理行李。

明峰不知道算是認命了還是絕望了,悶聲不響地跟著蕙娘忙碌,但是看行李越打理越多,還是覺得有點不對勁。

「是怎樣?」他連自己的行李都得打包,「要搬家?」

「什麼搬家?」蕙娘賢慧地將紙箱貼上標籤,「是回家啦!」

……這天天鬧妖怪的廢山村不是麒麟的家?

「回哪兒啊?」他胡裏胡塗地幫著搬,「我以為這裏就是她的家了。」

「噗──」蕙娘笑出來,「咱們麒麟大人滿世界亂跑,到底還是有個家的,這都城有能人管理,她只算是個小客居。若不是你來了,她還沒得收妖,天天嚷悶呢!也難怪,活動慣的人了,是不能太安逸,每次休假她都得病上一場,幸虧你來了,不然非病倒一陣子。」

「病?」明峰沒好氣地大叫,「是病酒吧?妳能不能叫她別抱著酒瓶睡覺啊?漂漂亮亮的女孩,抱著瓶月之露像什麼樣子?我看她是有病,這病叫酒鬼!天啊,這也是個學道的樣子?」

「酒肉腸間過,佛在心頭坐。」精神委靡的麒麟抱著空酒瓶走進客廳,還是穿著細肩帶短褲,又披著皮大衣。

明峰現在才知道,不是她耍帥,而是起床懶得換睡衣,隨便拉了件大衣披著。

「我餓了。」她很大牌地往沙發一坐,沒精打采地哀怨。「明峰,我要荷包蛋火腿和煎得嫩嫩的漢堡肉。早起喝日本酒不太好……給我一杯啤酒吧!」

「醉死妳算啦!」明峰很氣,「妳幹嘛不泡個啤酒浴?洗澡醉死一兼兩顧!」

「你若幫我弄的話,泡泡看也可以。」麒麟打了個大呵欠。

明峰氣得發怔了一下才轉頭對著蕙娘大嚷,「我受不了了!我這就回總部要求調職!聽說她是個高手,本事大得很,但妳看看她這樣兒……」

嘴裏一面罵著,卻還是走到廚房開始做早飯。

蕙娘心裏暗笑,「別這樣,她本事的確很大,工作壓力也很重呢!她每工作四年,才休息一年,工作的時候,滴酒不沾,所以累積了四年的酒癮……你就讓她散散心吧!」


「什麼工作那麼緊張?」明峰牢騷滿腹地煎荷包蛋,「像是擒拿十大槍擊要犯那麼了不起嗎?」

「那輪不到我們管。」蕙娘幫著切火腿,「她主要是管精神異常的魔、墮落的神仙、膽大妄為的妖靈在世界各地犯下的恐怖行動。」

蕙娘從冰箱拿出牛奶,「她是這方面的談判專家,也是帶頭攻堅的高手。」

「什麼?」明峰瞪大眼睛,「紅十字會沒人了嗎?派到她?」

「你別拿休假時的表現當標準嘛!」蕙娘好心提醒,「你的蛋快要成了皮鞋底了。」

沒好氣地做好了早餐,卻看見麒麟病懨懨地撥著盤子,厭惡地推開牛奶,「我的啤酒呢?啤酒!啤酒!啤酒……」開始大吵大鬧地拿湯匙敲盤子。

這個爛酒鬼會是談判專家兼攻堅好手?讓他死了算了!

「我想跟從的是嚴謹的道術老師啊!」明峰吼了出來。

「她的七十二地煞數可是祖傳的正宗唷!」蕙娘笑咪咪地說。

明峰只感到一股惡寒,想到那個把他當蟋蟀灌,險些醉死的大聖爺……

「這種『正宗』還是算了吧!」



※※※

本來打電話回紅十字會大跳大叫,就是想要回去重新找份適合的工作,哪知道洋鬼子老師一陣乾笑,「一來是目前沒有缺,連圖書館員都有了;二來……」

「啥?!」明峰感到一陣絕望,連圖書館員都沒得做了?

「再者,」洋鬼子老師咳了一聲,「禁咒師對你很滿意。」

「蝦米?!」明峰暴跳如雷,「媽的,我來這兒她什麼也沒教我,她對我的廚藝很滿意是吧?我又沒打算當廚師!」

「不,」洋鬼子老師冒汗了,「她對你吸引妖怪的本事很滿意。」

「你們把我當什麼,妖怪專用捕蠅紙嗎?厚!我是要學習正宗的道術,你們……」

「別這樣發火嘛!」洋鬼子老師陪笑,「她手下也教出不少好學生,只是剛好現在在休假,是比較散了些……你還記得『三角洲大騷動』嗎?」

「我的『裏世界史』念得很好。」明峰沒好氣地應。

他當然知道那回事!百慕達三角洲自古以來都有妖魔作祟,擄掠的人類數量驚人,紅十字會對此傷透腦筋,在二十世紀末派遣了特種部隊消滅了盤據已久的妖魔軍團。

「講是講特種部隊,」洋鬼子老師抹了抹汗,「事實上那支特種部隊也只有一個人和一群式神。你不了解,你跟隨的老師可是擁有最強的咒,一個字就可以讓妖魔軍團灰飛煙滅。」

一個字的最強之咒?

明峰掛了電話,他跟洋鬼子老師學習了幾年歷史,知道他雖然滿臉笑容,遇人就「親愛的」、「甜心」地滿嘴甜言蜜語,為人倒是很方正,不會信口胡說。

那個爛酒鬼會最強的一字咒?

他蹲在張著嘴呼呼大睡的麒麟身邊看了半天,實在看不出這個流口水的少女有這種本事。

「最強的咒?」蕙娘被問得有點不好意思,吃吃地笑了,「是有這麼回事。先別管這個,來幫我打包吧!」

她不願意講,卻一面打包一面笑個不停。

這群女人真是莫名其妙!

越是這樣,越勾起他的好奇心,也就暫時打消了離去的念頭。即使叫了鬼車來搬家,他還是強忍住暈車跟去了,雖然一到目的地他就吐了。

「這是哪兒?」他頭暈目眩地抬頭張望,只見草地修剪整齊,像個大公園似的,還有個舒服的洋樓。

「中興新村。」蕙娘將行李往屋裏搬,「小明峰,快幫著搬呀!」

「我們住這裏嗎?」他愣了一會兒,叫了出來。

「可不是。」蕙娘慇懃地對著還在揉眼睛的麒麟說:「主子,我們到了,先進屋睡吧!」

她丟了滿屋子狼藉,就先鋪好了麒麟的床,還先開了空調,這才服侍像是廢人似的麒麟睡下。

「妳會不會對她太好了啊?」明峰生氣了,「妳瞧瞧她!跟癱瘓了有什麼兩樣?妳幹嘛跟著這種廢人?她是把式神當什麼呀?」

如果他有這樣高貴美麗的式神,他才不會這樣罔顧神權哩!

如果,他能夠招式神的話……

蕙娘笑了笑,一雙美麗的眼睛閃著靈動的光,「你真是個好人。就跟麒麟一樣……」

「我才跟她不一樣!」

蕙娘一面整理行李,一面垂頭笑著,「怎麼說呢?我會認她為主,實在是因為……她很強。我不是說法術的強。論力,當初她收我的時候,也才中學畢業,能力還不穩定,再說,她也不過是跟著父輩去大陸掃墓,手邊空空沒有法器,怎鬥得過我這修行八百年的大殭屍呢?」

明峰差點跳起來。他出生道術世家(雖然說家業衰敗),多少還是有點見識,殭屍通常是無知無識的妖異,怪力驚人,但不登大雅之堂;然而潛居修行、保有靈識的殭屍可就不同了。因為曾為人身,能夠照道術修煉,卻屬妖類可行採捕,每吃一人就可增加功力,能夠修過百年就已經很棘手了,何況是八百年的殭屍!

原本以為她是鬼靈,沒想到是殭屍!他嚇得貼在牆壁上,只能喘氣眨眼。

「怕什麼?」蕙娘噗哧一笑,「要吃你,還留到現在?我自願跟從麒麟以後,就誓願不再吃人。論修行,也夠了,殭屍怎麼修都不成正果;論飲食,什麼不能滋養,非吃人不可?」

她的目光變得悠遠,「來吧!勤快些,我們趕緊把東西整理整理,再說個故事給你解解悶吧!」

「要說我是怎麼變成殭屍的,我倒也不很記得。但是前世的事情記得清清楚楚。宋朝時,豪富間頗流行『廚娘』。所謂廚娘,倒像現在的主廚,只是更清貴了,若是做得賓主盡歡,人人讚嘆,是得宣出廚娘當眾打賞。一等廚娘的架子,可比那五六品的小官還大些,往來皆顯貴,怎能不顯出泱泱大度的樣子?

「真正的廚娘並不下廚,只是吩咐指揮。要能吩咐指揮,自己手上的工夫也要有一些,在當時,我也算是色藝俱美,名動京城、數一數二的廚娘了。

「只是你知道,人若醉心於某事某物,過分執著,就會漸漸入魔。起初只是用雞鴨牛羊,漸漸的,非魚翅熊掌不入菜單,然後又覺得這些富貴食物俗了,開始蒐羅奇珍異獸,天下能用的食材,都讓我用盡了,想來應是殺孽過重,所以招了邪祟在心……

「最後用了人家打下來的胎兒,喚作『紫河車』,用了一陣子,覺得味道太淡,就買了嬰兒來做菜。現在想想,那時像是讓饕餮附了身,只是狂著廚藝。買來的嬰兒不滿足,我又想殺了婢女,就因為她手膀子好入菜,結果讓婢女逃生,東窗事發,被抓到牢裏。

「在牢裏哪有廚房讓我做菜?我終於忍不住這種煎熬,用衣帶上吊了。也不知道昏暈多久,我醒過來時,發現自己在亂葬崗裏。只見十爪烏黑,刨開棺材像是刨豆腐似的,好久以後才知道自己死了呢!但那時哪想到這些,只知道我又可以做菜了,高興得不得了。

「不知道殺了多少人烹煮後,我才漸漸了解自己成了殭屍。若是讓道士收了,我還能做菜嗎?所以就混跡人群,小心翼翼地度日……」

明峰聽得嘴巴閤不起來。他說不定是第一個聽到殭屍告白的人類……不不不,麒麟應該也聽過,他是第二人。

「後來呢?」他真聽到傻了,就算扛著衣櫥鞋櫃都沒感覺。

「然後嗎?」蕙娘打點著廚房的餐具,「然後我遇到了麒麟……」

那一年,麒麟國中剛畢業,陪父輩回鄉掃墓。而蕙娘則隱姓埋名地在鄉間開了家小小的餐館,誰也不知道這個廚藝極佳的廚子是個殭屍。

麒麟吃完了整桌菜,摸到廚房,倚著門框瞅著蕙娘。

被她看得發毛,蕙娘陪笑,「小姐,餐點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好吃得很,非常好吃。」年紀尚幼的麒麟眼睛清澈得讓人不敢直視,「但是這菜……很寂寞啊!寂寞得讓人發狂。」

蕙娘呆望了她好一會兒,早就不會跳的心,居然發痛起來。

「不管用什麼食材,妳也不會滿足吧?」麒麟滿眼的悲憫,「因為廚房不是一切。除了廚房,這世界很大,妳看過沒有?」

廚房,不就是一切嗎?她打從出生就該當廚娘,三歲就開始拿菜刀,廚房是她唯一知道的地方,也是她唯一敢去的地方啊!是她生存的意義,她的一切……

「這才不是一切。」麒麟拿過蕙娘手裏的菜刀,溫柔地摸著她的頭,「這世界很大,妳看過沒有?」

「沒有。」蕙娘呆呆地回答,「我沒有。」

「妳要跟我走嗎?」麒麟溫柔地抱住她。

「我跟妳走……」

明峰聽到這兒,茫然地問:「然後呢?」

「我跟她走了呀!」蕙娘很滿意地看著整理好的房間。

「就這樣?!」喂!三言兩語就把妳騙走了,妳有沒有點殭屍的自尊哪!(是說,殭屍的自尊是什麼?)

「你還小,不明白啦!」蕙娘咯咯笑著,「這是很強的咒啊!」

「哪裏?哪裏啊?我怎麼沒聽到啊?」明峰莫名其妙地抱著頭,啊──好難明白啊!

「溫柔的話語就是很強的咒語啊!」蕙娘正經地豎起食指。

「妳不要學麒麟都拿《陰陽師》來唬爛我!」


※※※


被蕙娘哄了半天,明峰還是不知道麒麟有什麼最強之咒。

不過他也絕望了,開始有些自暴自棄,反正「照顧」麒麟很簡單,她只要有飯吃、有酒喝、有床睡,這樣就是一天了。偶爾有被吸引來的妖異或妖怪,她才會興致勃勃地跳起來「玩」可憐的妖怪。

真的很可憐,總是把妖怪揍個半死,就晾在門外的晒衣竿上,等妖怪回氣了,忿忿地衝進來,她再粗暴地把牠打個半死,繼續晾在外面──據她說,因為心情好,所以不用唸咒。

「妳是不是把打妖怪當成運動項目?」明知道妖怪是想把他吃下肚,他還是忍不住同情這些倒楣的妖怪。

「沒錯。」她頗遺憾地搖搖頭,「怎麼搞的?我都手下留情了,牠們不會再去邀些幫手哦?所以說,不管是人或者是妖怪都要有朋友嘛!平時可以談心,打架的時候可以助拳……」

朋友不是這樣用的吧?明峰頹下雙肩,深深地嘆口氣。「我去買菜。」他還這麼年輕,身後已經有了哀怨的陰影……

「啊,蕙娘陪你去吧!」雖然打得不太痛快,但是啤酒還是要痛快喝的。

「蕙娘在烤妳要吃的乳豬。」他實在無法忍耐了,「妳非把冰箱吃得五窮六絕不可嗎?妳正在吃最後一塊起士了!」

「可以的話,我也想有下酒菜啊!」麒麟不大滿意地皺眉,「要不是什麼都沒有,我怎麼會委屈到吃起士?」

冰箱什麼都沒有,是哪隻母蝗蟲害的?妳到底把東西吃到哪去了?身上沒有三兩肉,這根本就是糟蹋糧食吧?

「我走了。」明峰頹喪地推著菜籃走出去。為了不肯搭鬼車,他硬凹了一輛機車。

這小子很有趣,就是嘮叨了點……為什麼她認識的男人都這麼嘮叨呢?麒麟搖了搖頭,「蕙娘,明天鬼門開哦!妳要跟明峰跟緊一點。」

正在烤乳豬的蕙娘伸出頭來,「今天就是鬼門開了吧?咦?明峰呢?他到哪去了?」

「啊?」在美食和懶惰當中掙扎了一會兒,「乳豬要烤好吃一點哦!」

接著,她懶懶地站起身,招了鬼車。「我去把那小子帶回來,省得他成了別人的烤乳豬!」

明峰到她身邊的時候,她的確很高興。從來沒看過這麼適合的誘餌,這種資質,根本就是採補妖的夢想。雖然她本身也是這樣的,但是兩個氣相同的人引起的效果不是相加,而是相乘。

不用出門就有妖怪沙包打,多好啊!但是在這個方位不利、時間不對的時候,讓他一個人亂跑,萬一被別人吃了,她會很困擾。

「老胡啊,開快點,晚點他就變成別人的盤中飧了!」

這時,明峰正覺得有點奇怪,騎過了熟悉的十字路口以後,他就覺得景物很陌生,路上的行人也很詭異。

到處都在排隊,站在馬路邊就開始吃流水席。最近有選舉嗎?好像沒有耶!抬頭看路牌,也很詭異,什麼陰水路、刀山二街……台中有這地名嗎?

一停紅燈,他低頭想把地圖拿出來,怪了,怎麼都騎不到菜市場?這時,旁邊騎著機車的可愛小姐一直對他笑,他瞥見了,也靦覥地笑了笑。

那個可愛小姐乾脆對他眨眨眼,他轉頭看看,發現停紅燈的人都在對他笑。台中真是個友善的城市。

「請問,菜市場要往哪兒走?」他不好意思地收起地圖,「我剛搬來不久,找不到路……」

可愛小姐扯了扯他的袖子,「你過來,我載你去!」

「喂,為什麼是妳載?我啦!我啦!我載你去……」

「不不不,我的車比較舒服,我載你去!」同樣停紅燈的機車騎士們七嘴八舌地吵起來。

「我自己騎去就好了。」他有些慌張地擺手,「不過是買幾斤肉……」

「肉?」可愛小姐笑得更開懷,指甲幾乎掐進他的手臂,「這不就有上好的肉嗎?」

接著,臉色一變,非常猙獰地撲了過來。

明峰一嚇,悽慘地尖叫一聲,不由自主地猛催油門,立刻就「翹孤輪」地從車水馬龍的馬路衝了出去。

他完全不敢回頭看,只是猛衝,慌不擇路的結果,讓他撞上了安全島。

頭暈目眩地掙扎起身,幸好只是擦傷,他無意識地往後一看,只見黑壓壓的一大群「人」,獰笑著緩緩逼過來……

一摸口袋,馬上絕望了,忘記咒語就算了,還忘記補充火符,這下真的死定了!閉上眼睛,他實在不忍心看著自己的末路……

「喂,斬節一點。」那懶洋洋又不開心的聲音很熟悉,「我家的蒼蠅紙是給你們隨便吃的?」

只見麒麟披著皮大衣,很有氣勢地攔在前面,「多少尊重一下好不好?所謂打狗也得看主人……」

明峰忘了害怕,「喂!誰是妳家的狗啊?」

「到嘴的肉,哪有讓妳三言兩語就打發的!」眾鬼喧囂起來,「妳在陽界囂張就算了,冥界輪得到妳嗎?滾邊去!」

「太不把我放在眼底了!」麒麟大怒,「我以太祖爺爺美猴王的名義起誓,非滅了你們不可!」

雖然聽聞過麒麟的威名,但是明峰誤闖冥界,陽人在冥界裏的法力不到一半,鬼眾又多,所以一點也不畏懼,對著她狂囂,「怕妳怎樣?正嫌一個不夠吃!大夥兒上,當作普渡吧!」

眾鬼一湧而上,黑壓壓真如狂濤洶湧一般,正在命懸一髮之際,只見麒麟不慌不忙地拿出擴音器,大喝:「滾──」

這聲怒吼加上擴音器的幫忙,真如兇器一般,狂風似地吹散了鬼眾,連街道、房子、車子都像紙糊似的片片翻起剝落,方圓百里內成了一片白地,滿天車啊、房啊、鬼啊地亂飛。

麒麟豎起中指,「呿,早跟十殿閻羅說過了,別圖省錢,城市還是石頭磚塊蓋的好。弄這什麼紙糊的房子、車子……」

是的,明峰終於見識了麒麟最強的咒語。

驚魂甫定地回到家裏,他馬上衝去打電話,歇斯底里地對著洋鬼子老師大吼:「快解雇那個圖書館員!我寧願回去當圖書館員!救命啊……」


 


 


禁咒師Ⅰ
 
 天生體質就吸引妖怪的少年,遇上把毆打妖怪當運動的少女。
 口嫌體正直的老實徒弟;遇上菸酒不忌、狼吞虎嚥的老師。

 一個號稱茅山最後傳人,卻連看小抄唸咒都會被怪物毆飛;
 一個唸著亂七八糟的卡通對白,卻連妖邪鬼神都為之辟易。

 命運的遇合,即將帶領他們走向未知的旅程。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野莓子
  • 謝謝您 收到囉!
  • e.c
  • 文篇第一句: 解決了心"月"狐===> 應該是心宿狐吧~~
  • 感謝!已更正。

    雅書堂 蝴蝶館 於 2010/05/26 12:1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