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擁有魔物的卡片



「蕙娘 ──」癱在二樓床上的麒麟拉長了嗓子,「別讓明峰晾我的內褲哦!太便宜他了!」

站在草地上正在晾被單的明峰發昏了,「靠!為什麼我要晾妳的內褲?妳會不會想太多啊?」

「啊……」麒麟從床上滾下來,掛在欄杆上,「你不要藉機偷洗我的內褲。讓男人摸過我不敢穿。」

明峰氣得發抖,「妳真的是女的嗎?是女人就自己洗自己的內褲,不要讓蕙娘和我忙個半死!妳這個任性又懶惰的女人!」

「好了啦!」蕙娘溫柔地勸著,「麒麟害羞,她的意思是不要讓你太累啦!」

「我沒有哦!」麒麟掛在欄杆上,有氣無力地拌嘴。「男人生來不服侍女人,那男人這種生物的生存意義在哪?」

「妳聽聽看,蕙娘,妳為什麼要跟這種破爛主子?這種女人沒有一點女人樣子!」明峰眼淚汪汪的,「為什麼妳這麼溫柔勤快,那傢伙只有臉皮還像女人?要娶就得娶蕙娘這樣的人,千萬不要有瞎了眼的男人娶樓上的那一個……」

明峰,我是殭屍,是可以嫁誰啊?

蕙娘苦笑著摸著明峰的頭,「乖乖,她只是嘴巴壞一點,麒麟的心地很好啊!」

明峰乾脆抱著蕙娘大哭,「我受不了了啦!我今天就要回紅十字會去……」

麒麟倒是看得津津有味,掏出床頭冰箱裏的梅酒。「小子,現在不流行勾起女人母愛把妹的老套了。」

「妳……」明峰氣得話都不會講了,指著麒麟大跳大叫。

蕙娘默默地把衣服晾好。自從他來了以後,家裏熱鬧了好幾倍,真像大聖爺長住在這兒一樣……

她突然有點懷念以前安靜的日子。



※※※

明峰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不趕緊打包回紅十字會?就算圖書館員沒得做,憑他在校的優秀成績,最少也可以撈個文職幹吧?

但是,他就是有點兒不服氣。大家都誇那個懶惰的笨女人本事如何如何大,好吧,她是很行,但那只是她本身能力很行,不是靠道術的力量,只不過借道術之名,弄點似是而非的噱頭。

他這個正統茅山派傳人是萬萬不能夠承認的!(雖然他不知道不承認和不離開有什麼關係,也不知道每次辭行的時候麒麟就對他下言靈。其實他是很可憐的,他的資質被麒麟看上了……)

只是每次削一大籮筐的馬鈴薯時,他都會氣餒地想著不如歸去。

唉!烤箱烤著杏仁餅乾,手裏削著馬鈴薯……他越來越像家庭煮夫了。嗚……他才二十一歲耶!為什麼已經被那死女人折磨得像個歐吉桑?他好想休假啊!

「……我在休假中!」

麒麟突來的咆哮差點害他削到手,正在削紅蘿蔔的蕙娘則是拍拍額頭,「唉,又來了……這些官僚真煩!」

「別這樣,禁咒師,如果您不管的話,自殺的死亡率會越來越高的!求求您大發慈悲……」一個年輕卻又有磁性的男聲響起,聲音很是焦慮。

「早知道就別幫你們了。」麒麟老大不耐煩,「幫了幾次就像是欠你們似的,不是跟你們說過了嗎?只要禁止信用貸款就好了,這才是大病根,去了這個病根才是治本的方法啦!」

「麒麟大人,您明明知道這不可能……」

「囉唆!不可能就一定會死人啊!老是來煩我幹嘛?死又不是死我家的人,告訴你,老娘不幹那種治標不治本的麻煩事情啦!」

「麒麟大人……」

「煩死了!煩死了!」麒麟一面發著牢騷,一面推門進廚房,「杏仁餅乾能吃了嗎?我好餓啊!」

「妳中午吃了三大碗公的炒麵,現在才幾點啊?」明峰罵歸罵,還是氣呼呼地打開烤箱,把杏仁餅乾拿出來放涼。

「三點了啊!該是吃午茶的時間。」麒麟捧起一整個烤盤的小餅乾,像是不覺得燙似的,一面打開冰箱,在腋下夾了一瓶冰透的葡萄酒。

「喝午茶還拿酒做啥?」明峰阻攔不及,平常懶得跟廢人一樣的麒麟,突然敏捷得像猴子,端了糧食就往窗外一跳。

「咿──」她做了個鬼臉,「這就是我的茶!反正都是液體,就別計較了。」

幾個起落,她就逃了個無影無蹤,這時從客廳追進廚房的男人,只能愴然地看著了無蹤跡的遠方。幾片落葉飄下,徒增幾分尷尬的淒涼。

「呃……這位先生,」明峰起來招呼,「要不要喝點紅茶?我已經泡好了,反正吵著要喝茶的人已經跳窗逃逸了。」

帶著黑框眼鏡、斯斯文文的男人很客氣地回應,「啊,您是禁咒師的學生吧?幸會!」說著,一面遞上名片。

學生?是打雜的吧!不過叫學生……的確比較好聽一點。

只是,有這種老師真的很丟臉。

低頭看著名片,「都市計畫處,林雲生」,再看看地址……咦?是個在總統府辦公的公務員!

「您是……」明峰抬起頭,「您是裏世界的……」

「我是政府對裏世界的窗口。」林雲生很恭謹地點頭,「還沒問您貴姓。」

「我姓宋,宋明峰。」終於遇到知書達禮的人類,他心裏說不出有多感動,幾乎要落淚,「再來一杯茶吧?」

「茅山宋家?」林雲生鬆了口氣,「說起來算是同道,我是白蓮林家的。」

明峰「啊」了一聲,更覺得親切了。白蓮教在台灣也有傳人,雖然跟茅山派像是兩個難兄難弟,凋零得差不多了,但還是比尋常人親近些。

「難怪您當得起政府窗口。」明峰把藏起來的杏仁餅乾拿出來,「請用!」

「哪兒話,有辱家風,我這不成材的後人,只剩一點點靈力,還可以看看,其他的是啥都不會了。只是還記得祖訓,當個勤謹的公務員罷了。」

看他樣子是個老實認真的人,啊,好久沒看到正常人啦……

「林家也頗有些能人,又何必來求那個女……咳咳咳,我師父?」

林雲生為難地低了頭,「說實話,林家是還有些弟子,但是這事兒非同小可,讓人摸不著頭緒。似妖非妖,似魔非魔,每隔幾年就知道要出事了,但是我等能力低微,只能略有感應,眼睜睜看著死亡率節節高升罷了。」

雖說社會文明進步,產生許多副作用,憂鬱症或躁鬱症的患者有增無減,但是平日倒還能維持平和。不過,每隔三五年,就像是發作了流行性感冒似的,一窩蜂地鬧自殺,雖然新聞媒體還能含糊掩飾,但是統計數字卻非常觸目驚心。

「幾年前,實在鬧得太可怕了,死法又五花八門,短短兩個月,全島死了上萬人,實在破史上新高。我等束手無策,只好來哀求禁咒師。幸好她發了慈悲,這股熱潮才退燒了,但是…」他欲言又止。

「又來了嗎?」明峰也覺得驚心。

「是,又來了,這次比上回更厲害,短短半個月死了一萬五千人。想拜託禁咒師,偏偏她氣我們不聽她的,死都不肯幫忙……」

「聽她的?」明峰呆了一下,「禁止信用貸款?」

「對。」林雲生無可奈何,「這怎麼可能?而且信用貸款跟自殺率有什麼關係?又不是個個自殺的人都去借了錢。禁咒師忍心不管,我怎麼能?考進這國家機器,本來就不是圖個鐵飯碗而已。我們白蓮林家,對這世道還是得負點責任啊!雖然我什麼法術也不會,也不能夠這樣眼睜睜看著百姓這麼死去,看著死者親人哀痛欲絕……」

他抱著頭,痛苦莫名。

這人的人格真的很崇高耶!明峰按著他的肩膀,正氣說道:「林兄,咱們好歹也算是同道,我不敢說能做到什麼,但是我會盡力,好嗎?你先回去吧!那個死鬼靈精……呃,我是說我師父……她那兒由我來說服。你在這兒,她活像個地裏鬼……呃,我是說她無所不知,說什麼也不會回來的。」

「宋老弟,」林雲生感動得熱淚盈眶,「果然是宋家的熱心漢子!這一島生靈都在你手裏了!老哥替全島的黎民百姓謝過了!」

「老哥!」

「老弟!」

兩個熱血漢子抱頭痛哭,蕙娘鎮靜地削完了紅蘿蔔,又拖過一籃白蘿蔔開始削。

幸好她是殭屍,不怎麼需要飲食,肚裏沒吃什麼,不然看這兩個熱血到要奔夕陽的男人摟摟抱抱,她怕肚子裏的食物也忍不住要奔了出來。

那可是很傷胃的。

※※※

蕙娘默默地煮著咖哩飯,飯桌上的爭吵已經持續了一個鐘頭……她嘆了口氣,把咖哩飯端出去。「吃飯了。」

「我餓死了!」麒麟柳眉倒豎,「要吵也等我吃過飯再吵!」

「等一下!」等她吃飽還有什麼戲唱?當然要等她飢餓難耐的時候才能逼她就範啊!「妳想想,全島的性命都在妳手裏……」

「我不聽!我不聽!我就是不聽!」麒麟拚命搖頭,拿出連續劇女主角的氣魄來抗拒。

「不聽是吧?」明峰只好打出最後一張王牌,「我本來要告訴妳,飯後點心是冰透的、我手工揉的天然愛玉冰,既然妳不聽……」

握著湯匙的麒麟咬牙切齒地大叫,「你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屈服!」

「還有我剛弄到的,新鮮剛榨、冰得牙齒發酸的生啤酒。」明峰冷笑,「妳也知道我藏東西的技巧是不輸人的!」

忍了又忍,千忍百忍,麒麟抱著腦袋大叫,「我只能給你一點指示!其實你可以自己查辦的。」

這樣的結果雖然不滿意,但是勉強可以接受了。「妳會指導我吧?」

「我會!我會!」她拿著湯匙拚命敲盤子大吵大鬧,「愛玉冰!生啤酒!快拿出來!」

什麼偉大的禁咒師?鬼才信!看她連吃了三大盤咖哩飯,又吃了一大盆的愛玉冰,抱著一小桶生啤酒的樣子,他覺得自己真的很難尊敬這種女人。

「吃也吃完了,總可以告訴我了吧?」明峰吼著。

麒麟滿足地大嘆一口氣,「提示我早就給你啦!」

啥?她幾時提到食物以外的話?「妳以為吃進肚子裏就可以賴帳?」他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我是那種賴皮人嗎?」麒麟把粉嫩的赤足大方地擱在茶几上,「我不是說過,『禁止信用貸款』就可以去禍根嗎?」

「這是哪一國的提示啊?」明峰氣得要冒煙了。

「你早晚都得獨當一面的,難道事事都要長官提示?這是個好機會,能夠讓你磨練磨練,反正是小事一樁……」麒麟開始打呵欠。

「其實妳只是懶吧?」明峰氣得發抖,「講那麼多好聽話,妳只是懶骨發作而已吧?」

「呃……這樣都被你看出來了,以後怎麼搪塞你呢?我爬到床上去好好想想好了……」

「甄麒麟!」明峰怒吼了,只是語氣中多了幾許絕望。

為什麼他要跟到這種鳥大師?除了無語問蒼天,是還可以做什麼?不過,也不能說她對他不好,為了怕他沒事又肉身下了冥界,她給了他護身符,保護他的人身安全。(其實是怕少了他,就沒有自動送上門的妖怪沙包吧?)

不過她給的提示真的少得可憐,幸好林雲生大力支持,給了他不少機密資料,平常他又愛看《柯南》、《金田一》,所以還算知道往哪兒著手。

只是,一萬多個人的資料,雖然林雲生整理過,看起來還是很吃力。他越看越不對勁,並不是所有人都借了信用貸款,但是看著看著,卻有種越來越濃重的違和感。

這些人、這些資料中有種若有似無的妖氣,若是分開來看,一點感覺也沒有,但是一萬多筆湊在一起,原本稀薄到近乎沒有的妖氣,就會濃重一點點,略有靈感的人就感覺得到。

他終於明白,似妖非妖、似魔非魔的感受了。

光看資料只能感受到這些,麒麟又說「禁止信用貸款」是關鍵句……

想了很久,他突然想到有個堂兄也在台中,而且還是銀行貸款部門的。能夠造成這麼大規模的自裁,若是跟咒有關,那就跟每一家都有關吧?因為死亡的人口是全島都有的。

他馬上打電話和堂哥約時間,堂哥也很爽快,熱情地邀他吃中飯。

「我去銀行等你,方便嗎?」明峰趕緊打蛇隨棍上。

「來啊!我會說你是我的客戶,還可以乘機溜班。」堂哥笑得很大聲。

到了銀行,一爬上二樓貸款部,有種森冷的氣息撲了過來,他忙拿出火符,那種冷冰冰的感覺立刻消失了。

「你還活著啊?」堂哥頂頂明峰,「沒想到那種體質還可以活這麼久哦!」

「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我還活得好好的。」他沒好氣地說。

不過,這頓飯還是吃得很開心,明峰離家久了,親戚的狀況一概不知道。因為青春期的時候非常不穩定,引來太多的靈異現象,為了不帶給別人麻煩,他選擇出國念書;久別重逢後,雖然堂哥嘴巴甚壞,但他還是很高興。

「怎麼會突然來找我?」吃完了飯,堂哥舒服地往後一靠,點了根菸,「要我介紹妹給你?」

明峰乾笑兩聲,「這……很久不見了嘛。對了,堂哥,你在銀行哪個部門?金飯碗,很不錯哦!」

「我在房貸部。」一向樂天的堂哥居然黯淡了一下,「要不是金飯碗,鬼才想待在那裏。」

「不是信用貸款部?」他裝作無意,「聽說這幾年信用貸款很賺錢耶!」

堂哥卻暴怒地抓起他的前襟,「你看我像是那種傷天害理的人嗎?我好歹還是宋家的子孫,肯賺這種黑心錢嗎?」

看他青筋都浮出來了,明峰真的嚇到了。「堂哥,這話怎麼說?」

堂哥愣了一下,嘿嘿笑了幾聲,只是笑聲裏完全沒有歡意。「唬你的,幹嘛嚇得臉都青了?」說完,便站身準備結帳。

「堂哥,請你告訴我,這很重要!」明峰扯著他的袖子。

堂哥死盯著地板,「唉!但我不只是宋家的子孫,也還是個銀行員。」掙扎了一會兒,他才說:「你辦過信用卡沒有?」

「我要那幹嘛?」明峰有些莫名其妙。

「哈哈哈!你的能力果然是我們同輩中最強的!」堂哥笑了一會兒,「還知道要迴避危險呢!去辦一張吧!」

他很凝重地看著明峰,「如果是你……你一定會發現的。去辦一張看看吧!」

看著堂哥遠去的背影,明峰還是摸不著頭緒。

是有人在信用卡裏下了咒?但是信用卡發行公司多如天上繁星,這樣大範圍的咒,是怎樣的眾生可以下得了的?

沉思了一會兒,他走到附近的銀行,決定辦一張信用卡。

只見服務台的小姐笑臉迎人地拿出資料讓他填,慇懃地拿了許多樣式不同的信用卡讓他選擇,滔滔不絕地鼓吹信用卡有多少了不起的好處。

但是,他一摸到信用卡,只覺得冷澈心扉,惡寒一陣陣湧上,眼前發黑,嘴唇發白,頭昏目眩地站起來,馬上吐了一地。

「老天!先生,你沒事吧?」小姐嚇得花容失色。

明峰擺擺手,幾乎是用逃的離開銀行。想要騎機車,發現手腳抖個不停,呼吸困難,掙扎半天,才叫了鬼車回去。

一下車又馬上吐了,卻不是因為暈鬼車。

「明白了?」

明峰虛弱地抬頭,逆著光,麒麟的臉上有些悲憫。

「是,明白了。」他想要站起來,反而昏了過去。

※※※

「物慾、貪念、狂熱。」明峰躺在床上,覺得非常虛弱。

「沒錯。這些東西,附在小小的卡片裏頭。」麒麟靠著窗台,把玩著小小的信用卡,但在明峰眼底,卻像是在把玩毒蛇。

回頭看見縮在床角、臉色發青的明峰,麒麟笑了出來,「也沒那麼可怕好不好?這玩意兒像是很棒的大麻,能夠勾起短暫極樂的快感,大部分的人抽大麻都會欲仙欲死,但是也有極少數的人一聞就嘔吐。」她瞥了瞥臉孔青筍筍的明峰,「你一定沒辦法抽大麻。」

一聽到大麻,明峰的胃一陣緊縮,抓著床側的垃圾桶吐了起來。

「你幹嘛這麼纖細啊?」麒麟扶著額。

「物慾呼喚貪念,貪念呼喚狂熱、虛榮,」明峰臉孔慘白,「這種無盡循環交織,像是一種咒。」

「的確是一種惡毒、強大的詛咒。」麒麟玩著信用卡,「一開始或許很快樂,然後淘盡了數年後、數十年後的人生,無力償還這種透支,只好透支更多來償還,還必須滿足越養越巨大的物慾,最後透支了一生,弄得心也病到穿孔,淘空的人只好死。」

她目光遙遠,「這卡片,還有個形體可以依附,但還有沒得依附的信用貸款!不管有沒有形體,最後都是啖食人生的吸血鬼。不是妖不是魔,是人類自招、貪婪的邪祟,幾年就收割一次大批人命的邪祟啊!」

難怪麒麟不願意插手。這怎麼救呢?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呢?誰也救不了!

「還是有辦法的哦!」麒麟慢條斯理地收起那張信用卡,「別人不成,我們卻有辦法。」

「真的嗎?」明峰猛抬頭,「請教我!我沒辦法眼睜睜看著那麼多人死去。」

「死去說不定還比較幸福呢!毒癮是很難戒除的,而且非常痛苦、難受。」

他開始天人交戰了,良久,他開口了,「我做不到。」

麒麟諒解地笑笑,正要離開,明峰抬起頭,眼睛有著兩簇不屈的火苗,「我做不到眼睜睜看著別人死,雖然我怕得要死,但只要還有可能,我想試試看。」

她瞅了他一會兒,笑了。「很好,去辦信用卡吧!」

啊?明峰瞪大了眼睛。

※※※

幾天內,明峰幾乎把所有的信用卡都辦齊了。雖然說,他還是會吐,但他努力抱著垃圾桶到處辦信用卡。

一個禮拜後,信用卡陸續寄來,隨著信用卡的累積,物慾和貪念也隨之堆積,越來越可怕,加上兩個吸引妖魔體質的人類在此,這些盤旋的物慾漸漸凝結、成塊、成形。

要不是麒麟圈了條繩子,將信用卡和累積的物慾拘在封印中,恐怕成形的魔物早就出來吃人了!

「還缺幾家的。」明峰這些天吐得很虛,有氣無力地說著。

「救不了所有人的。」麒麟站在他身後護法,「透過相同的信用卡,幾乎所有的物慾和貪念都被吸過來了。可以說,附在島內信用卡的魔物都集中在此,若是誅除了這隻,大約可以保四五年平安。」

看著越來越成形,像是泥淖凝成的魔物,明峰的手在發抖。「我得砍死牠?」

「沒錯。被你吸引來的妖異,得親手終結。」麒麟笑了,「很怕嗎?」

他呼出一口氣,勉強穩定心神,「怕死了。但是再怕也得做啊!」他咬咬牙,執起桃木劍,往前劈落了當作結界的繩子。

那隻魔物失去了結界的桎梏,馬上膨脹了好幾十倍,像是個很大的變形蟲,用非常噁心的樣子往前蠕動,速度雖然不快,但是頗有排山倒海之勢。

明明知道要打倒這隻魔物,但是明峰的腦海卻變得一片空白。對,他又緊張到忘記了所有背到熟爛的咒語。

「不要害怕,守住丹田!」站在他背後的麒麟低語,「你行的,只要照我的咒語……」她在他耳邊說了幾句。

緊張過度的明峰連想也沒想就大喝,「哦啦哦啦哦啦哦啦哦啦哦啦……」仗著桃木劍砍了過去!

只見那個宛如一座小山的魔物捱了這一下重擊,居然龜裂、粉碎,爆成滿天的粉末。

好厲害的咒啊!他從來不知道自己有這麼大的力量。

「很厲害的咒吧?」麒麟得意洋洋,「這可是《JOJO冒險野郎》裏頭喬喬的專有對白哦!」

他……剛剛把性命交給了一句漫畫對白?

明峰翻個白眼,仰面昏了過去。

神啊!求求你大發慈悲,放我回去當圖書館員吧!再這樣玩下去,我會被那個死女人玩到沒命啊!



 


 


禁咒師Ⅰ
 
 天生體質就吸引妖怪的少年,遇上把毆打妖怪當運動的少女。
 口嫌體正直的老實徒弟;遇上菸酒不忌、狼吞虎嚥的老師。

 一個號稱茅山最後傳人,卻連看小抄唸咒都會被怪物毆飛;
 一個唸著亂七八糟的卡通對白,卻連妖邪鬼神都為之辟易。

 命運的遇合,即將帶領他們走向未知的旅程。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千羽
  • 麒麟倒是看得津津有味,掏出床頭冰箱裏的梅酒。

    床頭冰箱?真有麒麟的風格
    只是麒麟不怕有電磁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