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盡信命不如別算命

抬頭看看烈日熔熔的太陽,提著好幾大袋食物的明峰沉重地嘆了口氣。

都快十一月了,為什麼還是這麼熱?沉重的袋子、沉重的食物、沉重的心情,因為烈陽烘烤,似乎變得更沉重了……

為什麼他們家只有三個人(蕙娘吃得相當少,少得跟麻雀一樣),他天天都得出來買像是要給整個軍營吃的菜啊?

費盡力氣將食物塞進機車的超大置物箱,在踏板上努力堆疊到將近手把的高度,後座還綁了一箱啤酒,這才勉強將食物塞進「小小的」一二五機車。

他真該去學開車,然後要麒麟買部車讓他載菜……

「唷,少年仔,你家要請客哦?買這麼多?」賣水果的阿嬸跟他打招呼。

呃……怎麼回答呢?

「不是哦?少年仔,你家開自助餐厚?我看就知道了,這麼多菜一定是賣自助餐的啦!」

你們會相信,這麼多的菜和酒大部分都進了一個超資深少女的肚子裏嗎?不,連他都不想要相信……

默默地把車騎回去(這需要一點靈活的技巧),他現在已經很熟練了,不再騎一騎就騎到冥界去(這需要更高深些的技巧)。

沒想到在門口遇到熟人,他呆望著,「雲生大哥?你怎麼來了,還在門口站?」

林雲生不好意思地笑著,過來幫他搬貨。(不記得林雲生是誰?請回頭翻閱「第三章」,謝謝。)

他搔了搔頭,不知道怎麼解釋,「聽說半夜有大師們來你們這兒打擾?」

明峰的臉上掛著幾條黑線,「是我不好,麒麟也不好,對不起…」

「不不不,是我們這些公務員的錯!」林雲生狼狽地搖手,「政客來來去去,我們這些技術官僚才真的要守護國家,對吧?是我們疏忽了,沒告訴上位的政客這些事情,才讓他們胡作非為。我已經嚴重警告過了,以後不會再犯。」他深深地鞠了個躬,「老弟,你在禁咒師面前美言幾句吧?請她休假的時候務必還是回來這兒……」

為什麼要這個瘟神回來?明峰有些摸不著頭緒,「既然你這麼說,我盡量試試看好了。」

林雲生大大地鬆了口氣。要知道,這個島國雖然高人甚多,偏偏都高來高去,不食人間煙火,當然也就不管濁世凡間的事情了。只有這個嘴巴厲害的麒麟,不管當面怎麼生氣發飆,口口聲聲一千個不願意,總是背地裏暗暗地料理了。

這島國受她五年一次的庇護,不知活了多少生靈!若是她長久在此就好了,幾次大災,都是她人不在島國的時候發生的,身為這個島國身分最高的「裏世界官方代表窗口」,實在是忍不住這股心痛和自責……

若是得罪了她,讓她從此不再來,那不比鳳凰南飛還悽慘嗎?

「我已經當面跟她老人家道過歉了,還請老弟多幫忙囉!」林雲生陪笑著。

「老哥說話真見外。」明峰爽朗地拍拍他的背,「說幫忙就幫忙囉!只是你幹嘛站在門外?」

「因為……」雲生還沒說完,瞠目看著霍然打開的大門。麒麟咬牙切齒,像是提著死老鼠一樣提著史密斯老師的後頸。

「快滾吧!老娘不是綁匪的料!」說著就將史密斯老師摔出大門。

「沒要妳去綁他啊!」史密斯老師忍住屁股的疼痛,「拜託啦!只要妳去問個原因,我就奉上……」

「你看我像是可以賄賂的嗎?滾!」麒麟摔上大門。

你需要把我也關在外面嗎?明峰提著大包小包的菜,沒好氣地站在門外。

「老師,你怎麼突然來了?」史密斯老師以紅十字會為家,根本很少離開。雖然聽說他身分很高,身為他的學生,卻看不出什麼高明的地方。

「對呀,」史密斯一擊掌,「我還有個得意愛徒可以說服她!明峰啊,這件事情一定要你幫忙……」

「幫忙?」今天是什麼日子,為什麼大家都要他幫忙?

大門又砰地一聲打開,麒麟把明峰和大堆的食物往屋裏一扔,順便把啤酒抬進來,「不要煽動無辜的小孩!你這樣還像是老師的樣子嗎?」

她氣到連阿拉伯文都蹦出來了,「吵吵吵,吵什麼吵?再吵統統給我伸出腳踝來,讓老娘打個五下散心!」不知道打哪兒抓出一根一人高的鐵棒,迎風晃了晃,居然有雷霆之聲。

兩個大男人嚇得面無人色,跑得一陣煙似的,直到跑出中興新村的大門,這才驚魂甫定地對望。咦?為什麼這麼害怕呢?麒麟是標準的紙老虎,就算拿出機關槍,也不用怕她會真的打人啊!

「啊!是言靈!」這兩個人恍然大悟地叫出來,然後一起氣餒地蹲在地上,背後都是深重的陰影。

「她會同意嗎?」林雲生有點憂心忡忡,「我不想弄到最後得面臨國際危機。」

「我也不想啊!如果紅十字會防災組斡旋失敗……」史密斯抱住頭,啊,那樣情形會很麻煩啊!

他們頹唐地嘆了口氣,眼眶都含著淚,「不要為難我們這些領薪水的啦!」



※※※

麒麟將明峰扔進來以後,她就開始沉默,而且是充滿怒氣的沉默。

明峰寧可麒麟吵死人,也不希望她這樣安靜。這種安靜怎麼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恐怖?還是超級大雷雨哦!

「吃飯!」她怒吼出來,一把揪著他的衣領,「吃飯!吃飯!吃飯!我要吃咖哩飯!」

吃飯就吃飯,需要兇得像是要吃人嗎?

「妳沒有說要吃咖哩飯。」他戰戰兢兢地回答,「我告訴妳,我沒買洋蔥哦!」

「放大蒜不就好了?」她額爆青筋,咬牙切齒,「我要吃咖哩飯!很多很多咖哩飯!」

看起來得把十人大電鍋拿出來了!他和蕙娘臉色蒼白地在廚房猛洗猛切,麒麟則在餐廳大嚷大叫,一面拚命用湯匙敲著盤子,「咖哩飯!咖哩飯!吃飯!吃飯!吃飯!」

哐啷一聲大響,他和蕙娘慌忙出去一看,餐桌的桌面已經趴在地上,四條腿東倒西歪。妙的是,湯匙完整無缺,連盤子都好好的。

「看什麼看?」麒麟難得地暴怒,「我要吃飯!」

他可不想變成那張桌子!明峰嚇得落荒而逃,跑回廚房死命地加快煮飯的速度,蕙娘嘆了口氣,默默地修理餐桌。

等明峰用最快的速度把咖哩飯做出來了,蕙娘已經將餐桌「暫時」修理好(法術修復的桌子其實不太可靠的),才剛端上桌,麒麟像是餓了八百年,嘩啦啦地用湯匙掃進嘴裏。

咖哩和飯用一種驚人的速度消失了……明峰和蕙娘看愣了眼,蕙娘雖然陪伴麒麟許多年,還是永遠適應不了這種場景。她蒼白著臉,將自己的份推給明峰,「你吃吧!」

「妳呢?」發呆的明峰傻傻地問。大胃王算什麼?她那個不叫大胃……她的胃是亞空間對吧?一吞下食物就掉進黑洞裏了……

「我看她吃就快撐死了。」

最後,十人大電鍋裏的飯都清空了,麒麟甚至把蕙娘的份吃掉,還一個人吃掉了三人份的烤布丁。

「主子,妳會把腸胃吃壞的。」雖然徒勞無功,還是得勸勸她。

「妳不知道,吃飽了心情會比較好。」麒麟氣比較平了,一面拿出啤酒,喝了一口。

不是這個啦……啊啊啊啊……

「我要喝紅酒!我要喝好喝的紅酒!」麒麟把啤酒一推,「這種東西叫人家怎麼喝得下去?我要喝一九一六年產自SIRAN的極品紅酒!」

蕙娘搖手,示意明峰不要理她,又哄又勸地送上了自己釀的鬼釀。

「為什麼我去買個菜,回來就天地變色了?」明峰有些驚魂甫定。

「所以我不喜歡客人。」蕙娘嘟著嘴,「什麼垃圾任務都堆過來!」她也生氣了,悶悶的不想提。

表面上,蕙娘的鬼釀某種程度上安撫了麒麟,但是她越來越沮喪,也越吃越少,到最後連鬼釀都不喝了。

她一定生病了!

隔了兩天,麒麟悶悶地摔了電話。良久,突然開口,「明峰,你覺得什麼東西對我最重要?」

突然被她這樣一問,明峰脫口而出,「有酒喝?」

麒麟盯了他好一會兒,盯到他發毛,以為自己說錯了。

「沒錯!果然頭腦簡單的人才真的了解真相……我就是太聰明了,所以才會迷惑!」

「誰的頭腦簡單啊?」明峰發怒了。

麒麟根本不甩他,疊聲地喊,「蕙娘!蕙娘!快準備行李,我們上台北去!」

台北?為什麼突然……

「主子,我不贊成啦!」蕙娘從天花板透「牆」而出,「那個孩子什麼也沒做,妳怎麼可以助紂為虐?」

「史密斯說,我只要去找舒祈了解狀況,讓她說出理由就好了。」麒麟意氣風發地握拳。

「然後那兩瓶一九一六年的紅酒就送妳是吧?」蕙娘抱怨著,「主子,為了兩瓶酒,就算要妳跳火坑,妳也跳了……」

聽了半天,明峰還是胡裏胡塗,「舒祈?誰呀?」一面灌了一口沙士。

麒麟奇怪地看了他好一會兒,「嘖,你真是茅山宋家的?連都城的管理者也不認識嗎?」

明峰把滿口的沙士都噴了出來,麒麟敏捷地一跳,結果沙士都噴在剛剛下樓來的蕙娘頭上了。

他大咳了好幾聲,「咳咳咳……管理者?!」

※※※

明峰有種如在夢中的感覺。坦白說,都城的管理者,這個島國稍有能力的眾生怎麼會不曉得?

在他剛開始學習法術的時候,父親就慇懃地吩咐過,若是有機會到了都城,千萬要對這個城市和管理者抱持著恭敬之心。

恭敬,就是敬而遠之,盡量不要打擾到管理者的安寧。

但是想要細問,叔叔伯伯都三緘其口,連祖父都似有忌憚,只是要他不可輕慢自大,隨意去找都城或管理者的麻煩。

後來零零星星地聽了大人的閒聊,只知道她能力極大,等於是魔性都城意志的具體象徵。很奇怪的是,她既沒有修煉,也沒有師承,說得時髦點,應該是個「麻瓜」,半點法力也不該有……

但是三界眾生都畏懼她,連看到電腦都會下意識地發抖。

對,這個奇特的人類管理者,使用電腦網路管理都城內的眾生,而且還能在電腦中開啟檔案夾收容孤魂野鬼,甚至可以收妖、魔、靈,連高高在上的神仙之屬都有些怕她,聽說她還因為煩不過,將一個又吵又鬧的星宿收到檔案夾裏頭當作懲戒。

這個奇異得像是傳說中才存在的人物,他就快要親眼看到了!

鬼車沒辦法進入都城,所以他們乖乖在桃園改搭計程車,一路上,各有各的心事,難得地沉默安靜。

好不容易到達了,明峰有些暈車地抬頭一看,只見錯綜複雜的巷弄,幾排灰樸樸的公寓,雜七雜八地搭了頂樓違建,巷弄裏隨便用著花盆、路障霸著停車格,很典型的老台北混亂。

真的是這裏嗎?明峰心裏湧出疑問。他以為管理者會住在陽明山上的深宅大院裏,與世隔絕呢!

麒麟在一個破舊公寓前面走來走去,每次要舉足爬上狹窄幽暗的樓梯,就煩躁地轉身,繼續踱來踱去。

「我說,不去也罷!」蕙娘噘起嘴,「主子,妳向來不蹚渾水,也不怎麼喜歡去見管理者……」

「別吵啦!」麒麟不耐煩地大叫,眼角瞥見一樓便利商店的少婦抱著孩子出來散步,她怔了一怔,低頭掐算了一下,「厚!該說落點超準,還是落點很爛?怎麼就在她家樓下?」

蕙娘已經湊過去和那個少婦聊起天來,還逗著人家的孩子玩。

「到底妳是來找管理者做啥?」明峰忍不住問了。

原來,世紀末的恐怖大王預言,一直都在各個占卜師的心裏揮之不去。雖然已經平安度到二十一世紀,但是許多備受推崇的占卜師都憂心忡忡,依舊想要解開這個不解的謎團。

從去年開始,就有二十幾個頂尖的占卜師算出相同的結果──恐怖大王已經出生。再加上若干學者發現真正的西元初始有誤,身為世界性的「裏世界」管理,紅十字會很重視這個預言,經過許多精密的推算和占卜師交錯研究的結果──

這個恐怖大王,已經在二○○三年的七月十五日出生在這個島國了。

首席的二十三個占卜師各自卜算,有十九個結論相同,一個反對,三個棄權,幾乎確認了出生在都城的某嬰孩就是恐怖大王的化身。

明峰又不笨,他瞠目地思前想後一下,轉頭看看那個大約一歲大的嬰兒,「他?」

「舒祈拗起來,真是叫人受不了!」麒麟煩躁地搔頭,「我還以為她四大皆空,只差出家,哪知道她死也不讓紅十字會來接這孩子。本來我還奇怪,她最討厭麻煩,也不管閒事,怎麼突然管了起來?原來這孩子就住在她家樓下!只能說紅十字會遭了瘟……」

「喂!妳怎麼這麼說啊?」明峰火了,「這孩子做了什麼?他還是個嬰兒耶!怎麼可以憑算命的胡說八道就決定他的一生?難怪蕙娘說妳助紂為虐!」

「吵屁啊?」麒麟瞪他,「我會不知道嗎?我實話對你說,真的贊同把這孩子送去紅十字會監管的人,實在沒有幾個。但是上面的命令下來,下面的不做成嗎?大家都是出來混的嘛!沒人敢來找舒祈,我來討個回音也算是做好事……」

「其實妳只是想要那兩瓶酒而已。」蕙娘悶悶地頂嘴。

「幹嘛說得這麼難聽?我不做,叫誰來做啊?喂!妳把人家的孩子抱過來幹嘛?」麒麟一跳,那孩子被她逗笑了,咭咭咕咕地笑了起來,胖胖的小膀子拍著麒麟。

那雙清澈到沒有絲毫污穢的眼睛,倒映著整個天光,麒麟突然有點明白太祖爺爺惆悵地說著「太可恨」時的感受了。

真的是太可恨了!對著這樣的眼睛,她怎麼忍心?她有些悲憫地看著抱著嬰兒慈愛輕哄的蕙娘。

不能有自己的孩子,蕙娘一直都很寂寞吧?而她呢?她會不會偶爾也泛起這種憐愛的寂寞?

「趕緊把孩子還人家。」麒麟不敢抱,也不能抱。抱了孩子,怕是再也抑制不住那種寂寞,「放心,我只是討回音而已,真的啦!」

蕙娘狐疑地看了看她,向來溫順的蕙娘,也只有遇到跟小孩子有關的事情時,才會這樣反抗。

「妳若愛跟他玩,就留在樓下吧!」麒麟眼睛看著旁邊,「反正妳也不怎麼喜歡去舒祈那邊……」

蕙娘眼睛一亮,「可以嗎?我可以嗎?」她抱著孩子繼續跟便利商店的少婦閒聊,就像是尋常人家的主婦。

麒麟凝視了一會兒,突然低下頭,「走啦!別磨磨蹭蹭的。」她領著明峰爬上三樓,遲疑了一會兒,才敲了敲門。

明峰緊張得喉嚨乾渴,不知道出來的會是怎樣的人……

只見一個胡亂綁著馬尾、穿著破舊運動服的中年婦女探出頭,看見麒麟,她沒好氣地將門一摔。

「舒祈!」麒麟捶著門,「喂!難得來看妳,這算是哪一國的待客之道?舒祈!」

「我已經死了!」屋子裏傳來憤怒的怒吼,「在下個禮拜三交件之前,我不存在這個世界上!」

啊?那個胖胖的中年歐巴桑,就是大名鼎鼎的管理者?

麒麟鍥而不捨地拚命敲門,「不管啦!快開門!妳如果不想因為太吵被房東罵,妳就趕緊開門!不然我就敲門敲到警察來為止!」

舒祈一把拉開門,「夠了沒啊?統統不關我的事啦!不管是裏世界、表世界,還是五彩繽紛鳥世界,都跟我無關,我在趕工啊!」

「妳可以比照律師的鐘點收費!」麒麟扳住門,「反正……」

舒祈瞪了她一會兒,突然笑了,鬆手讓她進來,麒麟背上頓時汗毛直豎,「告訴妳,我不要聽錄音帶打字!」她已經被整過很多回了,可不想再被整一次!

「沒有犧牲什麼,就什麼都得不到;為了得到什麼,就需要付出同等的代價。」舒祈平凡的臉出現獰笑,「這就是等價交換原則。」

「《鋼之煉金術士》我背得比妳熟。」麒麟冒汗了,「我再說一次,我不要聽著錄音帶打字!」

上次舒祈拿了十捲雙面的錄音帶當作回報,差點讓她打字打到發瘋!

「沒問題。」舒祈丟過一大捆、足足有半尺厚的稿紙,「這本手寫稿打完,想問什麼都可以。」

「我能不能將我的工時換算成新台幣?」麒麟看著那堆鬼畫符,心頓時冷了。

「辦不到?得慕,送客!」舒祈是很乾脆的。

「等等等!」麒麟轉頭對著明峰,「有事弟子服其勞,你過來打這個好了……」

「也可以,」舒祈埋首電腦,正在弄一個該死的封面,「我可以回答妳弟子的問題。但是不包括妳要他問的。」

麒麟氣得發抖,望著天花板數到一百,怒火高漲地坐下來,「我打!妳什麼都要回答我哦!」

「快點打!說話的時候手不要停下來!」舒祈趕工已經趕到脾氣很暴躁了,「得慕,告訴那愣小子掃把和拖把在哪!你別閒著,開始打掃吧!」

「喂!」麒麟抗議了,「他為什麼……」

「進我屋子就要付代價。」舒祈一副沒得商量的樣子,「打掃還算便宜他了。」

明峰拿著掃把,有些不知道從哪裏開始。這大概是他看過最亂的屋子,原子彈轟炸過也不過如此。若只是東西亂就算了,但這屋子充滿了飄來飄去的孤魂野鬼啊!

這些孤魂野鬼好奇地看著他,還好心地告訴他哪裏沒掃到。

理論上來說,牠們是很友善的。這亂世,很難得看到這麼友善的孤魂野鬼集團……但還是鬼啊!

他不知道該哭還是該跑,只能鐵青著臉,照著管家得慕的指示,機械式地打掃。

連管家都是飄飄的人魂……他要不要害怕一下?

「我讓式神來打可不可以?」麒麟欲哭無淚。

「那我就回答式神的問題。當然,妳要她問的我概不回答。」舒祈瞪著電腦。

麒麟生性不是極動,就是懶在一旁癱著,讓她正正經經地坐在電腦前面打字,簡直比把她捆起來倒吊還痛苦。偏偏每次來舒祈這兒,總是這類的「代價」……

所以她才很討厭來找舒祈啊!

折磨了三個多小時,她終於把手稿打完了。馬上往後一倒,趴在明峰擦得光可鑑人的地板上奄奄一息。她寧可再面對吸血鬼軍團,把血和靈氣噴光光,也不想再碰鍵盤了。

「我可以問了嗎?」麒麟兩眼無神。這兩瓶酒的代價好高啊!

「問啊!」舒祈看了看手稿和電腦稿,「還是有些錯字。」

「紅十字會想問妳為什麼阻止他們?他們需要妳的回音回去打報告。」麒麟無力地揮揮手。

「為什麼?」舒祈輕笑了一聲,「我沒看到就算了,既然在我眼睛底下,我看得到的地方,別想用那種莫須有的理由隨便帶走任何人。」

「妳知不知道他是誰啊?」麒麟支著下巴。

「我不管,那又不關我的事。」舒祈繼續在電腦上捨生忘死,面對電腦的臉龐拉起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盡信命不如別算命。」

「妳好任性哦!」麒麟抱怨。

世界上最任性的人,居然抱怨別人任性?這世界真是顛倒了。明峰沒好氣地想著,費盡力氣終於把亂到找不到地板的屋子打掃好了,累得眼皮開始沉重……

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充滿孤魂野鬼的屋子,卻「乾淨」得適合睡覺,或者適合作夢。

麒麟和管理者又說了些什麼,他沒聽見,只覺得自己漸漸升高,像是從高空中俯瞰這個城市。

要怎麼說呢?這個城市很美,但是也很難看;充滿聖潔的味道,卻也很污穢。他不懂……在華燈初上的夜裏,他不懂。

「她」真像是個天女──那個魔性都城,半躺著凝視著紅塵,用河流做霞帔,將群山戴在頭上為冠冕,輕軟的天衣綴著華燈閃爍的珠寶,卻讓污濁的空氣和邪穢的人心染得薄紗泛黃。

「她」美得有如觀音,卻也醜得宛若夜叉。但是「她」的表情這樣安然、放蕩,幾乎是欣喜若狂地看著蟲蟻似的人類的種種悲歡,像是瘋狂夜宴的女主人,縱容著都城的所有善與惡。

「她」沒有善惡也沒有美醜,「她」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座落在島國北端的魔性天女──都城,隨著放蕩的意志選擇無慾無求的人類作為管理者。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他突然了解了都城的心。

「世界毀滅,妳也無所謂吧?」明峰喃喃地問著。

半躺的天女妖嬈地笑著,饒有興味地看著他。

「就算魔王真的降生在妳懷裏……」明峰深深著迷,「妳也會用奶水將他養大。毀滅或不毀滅,都是『自然』的意志,妳不管這些,妳只想跟妳喜歡的,神聖又邪惡、美麗又醜陋的人類在一起吧?」

魔性天女尖利地笑了起來,聲音卻粗啞地像是烏鴉。「她」吻了明峰,那魔性天女的口中,同時擁有馥郁和及腐敗的氣味。

無論清濁,這就是都城的味道,不會有人和「她」一樣……


※※※


「糟糕,他居然睡著了。」麒麟有些傷腦筋,「我忘了跟他講,在這裏睡著可是很危險的。」

「別人或許很危險,但他絕對不會有事。」舒祈半倚著,「妳比我還清楚吧?」

「……」

「而且,我還知道,預言從某個角度來說,是正確的。」她直直望進麒麟的眼睛,「只是曆法不正確。真正的世紀末,早在二十餘年前就發生過了。」

麒麟望了望明峰,「我還是把他叫醒好了。」

「不用管他,都城召喚他了。」舒祈頗感興味地看著麒麟,「為什麼妳要帶他來這裏?妳明知道我會看出來。妳又為什麼非指名他當妳的弟子?」

麒麟高舉雙手,「因為我想確定一下。舒祈,我不擅長和鬼溝通。而妳這裏什麼鳥都有,妳的能力比我強大……妳能確定的。」

舒祈看了麒麟好一會兒,「便利商店的孩子並不是魔王,我確定這個。但是妳……」她笑著搖搖頭,「妳在想什麼?」

「一個圖書館員,或許就讓這宿命沉寂了。」麒麟聳聳肩,「但是,我很想看看他的選擇。」

「世界毀滅也在所不惜?」舒祈笑了。

「我不是算命的。」麒麟也跟著笑,「預言或許是正確的,但是我對解讀的人沒信心。我想看這孩子可以去到哪裏,這世界又做了什麼選擇?」

「什麼圖書館員?什麼選擇?」明峰迷迷糊糊地抬起頭,剛剛他作了一個很美的夢……但是卻想不太起來。


「你別想做什麼圖書館員。」麒麟將他拖走,「你啊,我還有很多要教你的,回家吧!我快餓死了。」

「喂!麒麟。」舒祈喊住她,「你不要這孩子的時候,把他給我吧!他很勤快,我需要人來幫我打掃。」

「想得美!」麒麟對她做鬼臉,「這麼好用的徒弟我才捨不得送人咧!」

「喂!我的功能不是只有打掃好用吧?喂!」

這一天的都城黃昏特別美麗,像是天女被盛讚了她的容姿,展現出戀愛般的絕麗。

這是二○○四年秋天的一個傍晚,這個時候,年輕的明峰,還不知道他在這世界佔了一個重要的位置。


(第一部 完)

 


 


禁咒師Ⅰ
 
 天生體質就吸引妖怪的少年,遇上把毆打妖怪當運動的少女。
 口嫌體正直的老實徒弟;遇上菸酒不忌、狼吞虎嚥的老師。

 一個號稱茅山最後傳人,卻連看小抄唸咒都會被怪物毆飛;
 一個唸著亂七八糟的卡通對白,卻連妖邪鬼神都為之辟易。

 命運的遇合,即將帶領他們走向未知的旅程。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萌意
  • 不管看幾次都是一樣的好看呢!
    謝謝蝶大的分享
  • 小陞
  • 第2名ㄝ 還是禁咒師最棒
  • 4張J
  • 禁咒師回來了
  • 疑惑
  • 我想問一個小問題
    為什麼??
    禁咒師要重新版阿
    是有哪裡不一樣嗎??
  • 疑問者
  • 請問瀲豔遊是出到第幾集? 第5還是第4?
  • 回覆者
  • 瀲灩遊目前出到第四集。
  • 疑問者VS回復者
  • 阿..阿請問禁咒師新版會出第2部嗎?
  • ??
  • 我看不出來到底有哪裡不一樣耶

    有人能好心的告訴我哪裡不一樣嗎
  • 孫奕先
  • 有喔 內文文字意思一樣可是句子有改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