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啟程前往九天之上


三月的第一天,麒麟的心情很壞。

她違反常態的早起,悶悶不樂的攤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蕙娘和明峰打包,更反常的是,她居然沒去碰酒。

明峰勉強忍住推窗的衝動,他確信,外面不是正在下紅雨,就是在下刀子,要不然就是正在下食人魚,絕對不可能只是下雨這麼簡單。

那隻千年酒鬼居然沒碰酒欸!

「主子,妳該換衣服了。」蕙娘溫柔的提醒。她有些擔憂的看看麒麟陰沈的臉孔,「是不是還不舒服?如果很不舒服的話,我們再請幾個月的假好不好?」

「我才不要。」麒麟一口回絕,「我好不容易做好了『心情很糟』的準備,幾個月後又要再來一次?這是很困難的欸!蕙娘,我的衣服。」她非常沈重的嘆了口氣。

賢慧的蕙娘捧出一捧疊得整整齊齊的衣服,然後麒麟她……她她她,她居然在客廳非常大方的開始換衣服了!

明峰滿臉通紅的跳了起來,「喂!喂喂喂!妳能不能稍微有點女人的自覺?!妳需要在客廳就換起衣服?」他狼狽的衝去關上大門,連頭都不敢回,「拜託!妳多少也關個門,爬上樓梯回房去換不會要妳的命,妳可不可以……」

「我還有哪裡你沒看過啊?」麒麟滿腹牢騷,「我傷重到爬不起來不是你幫我換藥的?修道修到哪去了?看不清紅粉骷髏皆是表象?你也中了『我執』這種咒……」她脫得只剩下內衣,悶悶不樂的將牛仔褲套上。

「不要老是拿《陰陽師》打發我!」明峰憤怒的對她揮拳,卻忘記她還在換衣服,真要命……明知道她近百歲,根本是人瑞了,該死的她身材好到噴火,只穿著牛仔褲更誘人啊~

「妳妳妳……」他趕緊垂下頭摀住脆弱的鼻子,匆匆一瞥,她美麗的身體卻有著可怕扭曲的傷痕,從左邊的頸項蔓延,消失在牛仔褲的腰際。

他突然覺得,鼻子也不是那麼脆弱了。

「我看妳還是聽蕙娘的話,多休養一陣子吧。」他心裡一陣陣的難過。這麼久了,傷疤還在,而且癒合得很差。

麒麟的靈力……是不是開始耗竭了?

「笨蛋。」麒麟套上T恤,懶洋洋的穿上獵靴,「我可不想將『心情很糟』無限延期。」

蕙娘看了她一眼,輕輕嘆口氣。她叫了鬼車,老胡笑嘻嘻的把車開上來。然後明峰看到不可思議的景象——大包小包的行李,甚至連電視機、電冰箱,都從容的塞進鬼計程車看起來「不大」的後車廂。

不知道為什麼,他越當麒麟的弟子,越覺得自己偏離世間的常理越遠。

「老胡,這些行李拜託你了。」麒麟依舊不大開心的坐進來,「等下次休假再跟你拿。」

「放心放心,」老胡滿口承諾,「我會把這些寄庫存放。妳知道我們冥界金庫的保全是三界有名的……」

沒錯,真的越來越超現實了,他不要這樣啊啊啊~~

火光一閃,麒麟居然低頭點了根煙,「蕙娘,我們第一站是哪?」

「我看看……」蕙娘很嫻熟的掏出筆記本,「我們第一站是到國際機場,然後前往香港……」

明峰一把搶走麒麟的煙,「喂!不喝酒就抽煙?妳這女人怎麼這麼多壞習慣啊?!」

「你住海邊嗎?」麒麟暴怒了,「身為一個人類,不喝酒不逛街不看電影,連漫畫動畫都沒得看,幾乎沒有任何娛樂,讓我抽根煙是會死啊?!把我的煙還來!」兩個人在不大的鬼車裡面打成一團,互相搶奪一根香煙。

蕙娘嘆著氣繫好安全帶,堅持坐前座果然是正確的……

麒麟和明峰打到那根煙燃盡才怒氣沖沖的停止,而鬼車已經開到國際機場。

「主子,明峰,我們到了……」蕙娘再次嘆了口氣,「煙屁股都要燒到手指了,給我好不好?好好好,明峰就是擔心妳的身體嘛。我知道我知道,她也抽不了太多,你就讓她抽幾根過過癮……哎,這是國際機場,你們聲音放小一點好不好?」

勸了這個,又勸了那個,蕙娘有種深深的無力。

反正航空站不能夠抽煙……但是明峰還是盯著麒麟,為什麼要搭飛機?明峰過去不好的記憶都湧上來了,如果只有他一個,可能還沒事……

但是體質相當,強烈到可以烈日下喚鬼的兩個人?不要忘記他老爸為了要帶他去紅十字會,靈騷到飛機兩次迫降,老爸的靈力耗盡啊!

「為什麼不搭鬼車?」明峰跳了起來,「我不要跟妳搭飛機!」

「因為冥界的國境管理局很煩啊。」麒麟不耐煩的回他,「他們那起死官僚堅持式神必須以封珠的形態才可以經過國界。我能讓蕙娘接受這種侮辱嗎?!」

「妳知不知道狀況啊?!」明峰激動的指著越來越多的鬼靈妖異,「看到沒有?妳是看到沒有啊?!我們兩個的氣相乘,在機場就引來這麼多、這麼多!在飛機上還得了?就算我不怕死,其他乘客也是無辜的吧?!天啊~我搭下一班飛機行不行?我絕對不要跟妳同班飛機!」

 

「我懶得改機票。」麒麟將臉一別。

「這不算是理由吧?!喂~」

「你們聲音放小點……」

吵到最後,明峰還是不敵蕙娘溫柔的規勸和盈盈欲淚的眼睛,垂頭喪氣的搭上了這班飛機。

幸好他隨身帶著《符論》。就算是臨時抱佛腳,總比一緊張忘個精光好。

如他所料,飛機還在機場就出狀況,還沒飛就莫名其妙的漏油。等緊急修復,換儀表板突然停擺,又是一陣兵荒馬亂。明峰低著頭,不敢看窗外。

「蕙娘,我跟妳換位置好不好?」他不要坐在窗邊了!

外面……比搭鬼計程車的時候還可怕,根本就是百鬼夜行嘛!什麼樣恐怖的臉孔都爭著貼在玻璃上垂涎,他到底是正常人類,再怎麼說都會覺得噁心吧?

「不要理他啦。」坐在他們中間的麒麟忙著玩俄羅斯方塊,「小孩兒沒見識,幾隻小雜魚就把你嚇成這樣……」

「一直誤點也不是辦法呀!」蕙娘身形不動,卻和明峰快速的交換了位置,輕輕拍著玻璃,「寶貝兒,都是上門讓我做菜的麼?」

原本糾纏得讓飛機幾乎看不到外殼的眾多雜鬼妖異,卻被蕙娘這位大殭尸的氣嚇得連滾帶爬,退到五里之外。

空氣突然變得清新,飛機也突然停止了各式各樣的狀況,恢復正常了。

明峰瞠目了好一會兒,低頭尋思自己有沒有無意間得罪過蕙娘。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蕙娘搞不好比麒麟還強。

飛機順利起飛,明峰偷偷鬆了口氣。他擔心的靈騷現象,因為蕙娘的坐鎮,居然沒有發生。

一放下心,他開始昏昏欲睡,朦朦朧朧中,他看到幾道黑影在飛舞……蝙蝠?飛機會有蝙蝠嗎?

定睛一看,他倒抽了一口氣。一隻漆黑的鳥像蝙蝠一樣倒掛在機頂,九個鳥首安在蛇頸上面,蜿蜒著探到幾個人的頭上呵氣。

應該原本是十個腦袋吧?當中有個蛇頸無力的垂下,沒有頭,濃稠的血液滴下來,落在地毯上發出嗤嗤的輕響,像是濃鹽酸一樣侵蝕著地毯。

怪的是,機上沒有人看到,除了明峰。大家都安心的在這隻妖怪鳥的底下睡覺或吃飯,沒人覺得有什麼不對。

甚至麒麟也埋首玩著俄羅斯方塊,蕙娘在喃喃自語,「羅勒……西洋芹……」應該是在開發新菜單。

難道這是他的幻覺嗎?

他心驚膽戰的偷偷抬頭看著妖鳥,那隻妖鳥居然有點害羞的縮了縮,不大好意思的笑了笑。

笑?一隻妖鳥不好意思的笑?!

他趕緊低頭避開妖鳥的目光,掏出包包裡的鏡子,從鏡裡看他在幹嘛。他還在往人的頭上呵氣。要很仔細看,才看得到人的百會穴升起還微弱的熱氣,冉冉上升,妖鳥便把這熱氣吸進去,像是很陶醉的。

一個人取一點,一個人取一點……但是遇到小孩,他卻蜿蜒的避過去,甚至對凝視著他的嬰兒笑一笑,伸出舌頭擺著可笑(但也有幾分恐怖)的鬼臉,逗得嬰兒咯咯笑。

這其實……還滿可怕的。

看了好一會兒,明峰才恍然大悟。喔,那妖鳥只是在吸食人的生氣而已嘛……

咦?!生氣?!

他一跳,指著妖鳥,「你給我住手……」卻被麒麟一記重拳擊中胃部,讓他摀著肚子倒在椅子上臉色發青。

「甄麒麟!」他好一會兒才說得出話,「妳沒有看到……」

「我看到了。」麒麟繼續玩俄羅斯方塊,「別打擾他用餐。」她橫了一眼縮成一團的妖鳥,「你看你嚇到他了。」

「但是他他他……」

「這是必要的耗損啊。」麒麟打了個呵欠,「你不知道搭太多飛機對健康不好?你該感謝他,就是因為姑獲鳥寄居在飛機上,所以飛機的失事率才這麼低。不然航空公司那種千瘡百孔的維修制度,早就讓天上的飛機摔光了。」

「他還是飛機的守護神啊?」明峰沒好氣。

「守護妖。怎麼?你有種族歧視喔,妖族不能當守護者,只有神族可以?」

這跟種族歧視有什麼關係?明峰再抬頭,那隻姑獲鳥已經不見了。

算了。別想太多,頭好痛……他離開座位,走進狹小的洗手間,剛好跟姑獲鳥面面相覷。

姑獲鳥正打開水龍頭,洗著不斷滴血的受傷蛇頸。

「呱呱呱呱~別殺我~」姑獲鳥嚇得噴淚,差點一頭栽進馬桶,「我我我~我只是怕毒血滴到小貝比,想說洗一洗讓血不要滴太多出來……別殺我別殺我~」

明峰呆站了一會兒,突然有點鼻酸。一隻妖怪欸!吸人氣的妖怪欸!會擔心毒血滴到小嬰兒?

「讓我看一下…」他語氣柔軟下來。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姑獲鳥繼續歇斯底里的叫,九個頭一起搖,搖到讓人頭昏。

「誰要殺你啊?!」有些暈的明峰一把扯住他當中的一個頭,「我只是要看看你的傷口啦!」

「你要在上面撒鹽?!」姑獲鳥涕淚滂沱,「不要不要~人類好可怕好殘忍喔!」

明峰真的要氣死了。他對著姑獲鳥的耳朵大吼,「我只是想看看你為什麼一直發炎!發炎到有毒,那不是很嚴重嗎?!」

不知道是聽懂了他的意思,還是被吼到發暈,姑獲鳥僵住不動,明峰趁機察看了他的傷口。

這比較像是詛咒,不是外傷。雖然說明峰的專長不是祓禊,但是音無來家裡治療過麒麟,他看也該看會了。

試著將邪氣祓除,原本滴著毒血的傷口居然漸漸乾了,開始恢復健康的顏色。

「欸?」姑獲鳥呆了,「不痛了?本來好痛呢!」

「會痛?」明峰覺得有點難過,「貼上這個不要再感染,應該就好了……」他掏出蕙娘幫他準備的小花OK繃,交叉貼在受傷的蛇頸上。

「這不是感染。」姑獲鳥很愛惜的看著小花OK繃,「好心的先生,謝謝你。」他有些泫然欲泣。

「這是你幹壞事的時候被打傷的吧?」明峰板起臉來。

姑獲鳥慌張的搖著雙翅,「沒、沒那回事!我們雖然吸食人氣,但不會傷人,也相對應的庇護飛機安全啊……這是我的祖先……」他的聲音漸漸小了,「我的祖先曾經幫過天帝的敵人,天帝要細犬咬下祖先的腦袋,我們後代就永遠有個流著毒血的傷口……」

一人有罪,禍延子孫?這怎麼公平啊?

「我以為有生之年都要痛得半死呢!」姑獲鳥感動得幾乎滴淚,「不痛的感覺真好啊!」

明峰覺得鼻酸的感覺更重了。

「好心的先生,你要上洗手間吧?」姑獲鳥很客氣的鞠躬,「你的大恩大德,我永遠不會忘記的。謝謝謝謝……」他幾乎是一步一拜的離開,還小心翼翼的關上門。

沒想到,除了想吃他的妖怪,還是有著這樣外表醜惡,內心善良的眾生……

 

***

 

走出洗手間,他卻聞到血腥味。

那是很淡的味道,卻從頭等艙飄過來。難道是……他相信錯了妖怪?是不是不該治療他?難道傷口好了,他就開始殺生?

明峰臉孔變色,衝進頭等艙,只見滿艙的人在昏睡,姑獲鳥的九個蛇頸都纏在一個女人的身上,那女人抱著嬰孩,看到明峰就呼救,「救命啊~」

「把那個孩子給我!」姑獲鳥怒吼,九個鳥首這樣的猙獰。

「救命啊~有妖怪啊~快救我啊~」女子又哭又叫。

「把那個孩子還給我!」姑獲鳥兇狠的咬著那個女子。

「妖怪快要吃掉我了,救救我和孩子啊~」

明峰衝上去,一拳打向……

那女子的臉頰。頰骨碎裂的聲音很輕微,卻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你快退開!」明峰吼著,「你的血快流光了,姑獲!」

「但是孩子……」姑獲鳥不肯鬆開,雖然他已經讓那「女子」的刺穿透了千百個孔,「剛剛小貝比對我笑啊!我不要退開!把貝比還我!」

那女子的臉頰偏一邊,望著明峰,發出冷冷的笑聲。「你袒護一隻妖怪。你……還算是人類嗎?」只見女子的皮寸寸龜裂、爆裂,一隻毛茸茸宛如獅子的妖獸,撐開姑獲鳥的緊纏,「想逃也來不及了!」

姑獲鳥被摧毀了三四個蛇頸,像是破布般飛了出去。

明峰覺得眼前一片模糊,那隻醜陋卻善良的妖怪,像是死了一樣躺在地毯上。

「我不想問你是誰。」明峰低著頭,一陣陣的火氣洶湧,「但是我一定要殺了你!」

妖獸赫赫的笑,叼著嬰兒的衣服,「你想連這孩子也殺了嗎?愚蠢又軟弱的人類!」

妖獸頗感興趣的看著明峰,真奇怪,這個卑微的人類居然沒先殺了姑獲鳥。「我以為你會先殺了那隻醜鳥呢,你為了那隻醜鳥先襲擊人類嗎?」

「我,沒有你想像中的笨。」明峰勉強自己冷靜下來,緊緊的盯著眼前的妖獸。他不得不承認,這隻妖獸的確有個堂皇俊美的外表。他擁有豹的頭,獅子的鬃,麒麟尾,全身都是黃金般的龍紋,臉孔有著野性的美。

但是這樣俊美的野獸想吃人,那樣難看的妖鳥卻心心念念掛著貝比的安危。

「空氣中充滿了血腥味。」明峰取出黃紙,「但是卻只有姑獲鳥的血味,沒有其他人的!」

「你有一個很靈的狗鼻子喔。」妖獸揚起巨大的爪子,「來世投胎當狗對你可能比較好!」

沒錯,明峰的老毛病又犯了。一臨戰,所有的咒語都忘了個乾乾淨淨。但是當妖獸的巨爪快要將他撕碎時,明峰手裡的「符」卻擋住了妖獸的爪子。

「……天羅神,地羅神,人離難,難離身,一切災殃化為塵。南無摩訶般若波羅蜜!」

沒錯,他會忘記。但是寫在符紙上總念得出來吧?

妖獸短短的恐懼了一下,往後一躍。他將嬰兒用尾巴捲起來,突然笑出聲。「白衣神咒?你以為我會怕嗎?」

妖獸的尾巴掃了過來,捲在上面的嬰兒大聲哭嚎,明峰只能閃過去,卻被妖獸的爪子抓到,雖然閃得快,但還是抓爛了衣服,留下了幾道深深淺淺的血痕。

他打得絆手絆腳的,飛機上的空間不大,滿機的人都在昏睡中。妖獸不在意人類的生命,但是他在意!漸漸的,明峰處於處處挨打的局面,好幾次都用自己的身體去掩護沈睡的旅客。

「真令人感動啊。」妖獸赫赫的笑,「但是我玩夠了呢……」

妖獸的毛髮幻化成飛針,飛向一個熟睡的孕婦。雖然知道挨了必死,明峰還是擋了上去。眼見就要被射成蜂窩,飛針卻像是撞到了隱形牆,無力的落下來。

「去上個洗手間要上這麼久?」麒麟巴了明峰的腦袋,她看了看妖獸,又看了看渾身是血的明峰,忍不住深重的嘆了口氣。「我該說你很敏銳還是很笨?拿小抄還打輸會不會很丟臉啊?」

什麼小抄?明峰的嘴硬了起來。「又還沒打完妳怎麼知道?妳不要插手啦!」

「你用白衣神咒對付觀世音的寵物金毛犼,你覺得有贏的機會嗎?」麒麟的臉孔浮出冷冷的笑。

「我以為是誰。」金毛犼沈下臉,「原來是孫猴子傳下來的雜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江湖術士啊!」他陰森森的笑,「我佔了皇后,吃了多少宮女,孫猴子連我根寒毛都碰不到。妳這雜種又能奈我何?」

「也對啦,後台硬就是這樣啊!連我太祖爺爺都拿你沒啥辦法……」麒麟掏了掏耳朵,「但我可不是仙神,不受天界管束呢。」

麒麟的唇角浮起冷冰冰的殘忍,「決定就是你了!上吧,明峰!」

欸?上什麼呀?他只作了白衣神咒的小抄,其他的……他慌張的從口袋裡拿出「小抄符」,沒細看就照著上面的咒語唸:

「燃燒吧!我的小宇宙!以麒麟的名義!」

飛撲而至的金毛犼被明峰的怒氣和法力一激,像是被十萬伏特的高壓電打中,碰的一聲撞上了飛機的天花板,卻被麒麟預先佈下的結界擋了下來,沒傷害到機身,但是摔下來的時候,砸壞了一個小亭子。

就在明峰的咒語發動的同時,他的尾巴讓蕙娘切了下來,嬰兒穩穩的躺在蕙娘的懷抱。

看著渾身冒煙燒焦的金毛犼,明峰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妳什麼時候把小抄混進來的?」明峰吼了起來,「我沒寫《聖鬥士星矢》的對白啊~」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麒麟移開視線。

天啊……他又把性命交給一句漫畫對白……

「飛機上有電話可以打吧?」明峰泫然欲泣,「我要打電話回紅十字會……」定睛一看,一只壓壞的話筒從動也不動的金毛犼身下露出來……

人生還有比這個更絕望的嗎?「我不想再當妳的徒弟了!嗚嗚嗚……」

誰能救救他啊?





-----------------------------------------------------------------------------------------------------------------------------------------------------


禁咒師 Ⅱ

      拿小抄還打輸會不會很丟臉啊?

      最慘的是,裡面還混進一張聖鬥士星矢的對白--

     「燃燒吧!我的小宇宙!以麒麟的名義!」

      天啊!他再度把性命交給一句漫畫對白…………

      就這樣,明峰得到了他親手收服的第一個式神。

      這個式神陪伴了他終生,一直忠實地為他捨生忘死…………

      而這個禁咒師的好徒弟,

      至今仍不知道他擁有一種超乎任何法力的強大力量。

      其實,溫柔才是真正無比強大的咒…………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