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啟程前往九天之上(續)

還有四十五分鐘,飛機就要降落了。

明峰忙著急救姑獲鳥,看到他幾個鳥首都已經碎裂,心裡不禁一陣陣的難過。蕙娘溫柔的哄著哇哇大哭的嬰兒,卻止不住他的驚惶。

「欸,讓我看看貝比吧……」姑獲鳥氣如遊絲的說著,搖搖晃晃的揚起蛇頸。嬰兒看到姑獲鳥,居然哭著伸手要姑獲鳥抱。

嘿嘿嘿!小貝比真的好可愛唷!

「嚕嚕嚕嚕~」姑獲鳥弄出鬥雞眼,舌頭伸出來亂晃,做了一個滑稽又恐怖的鬼臉,襯著一身的血——

原本驚惶哭泣的嬰兒,卻被逗得破涕為笑,咯咯的聲音響透了沈寂的機艙。

但是為什麼我覺得這樣鼻酸?明峰問著自己。他要很努力才能夠忍下那股酸楚,連坐在金毛犼身上的麒麟都動容了。

「幫他上藥吧。」麒麟扔了一管軟膏,「光祓禊是不會好的。」

明峰狐疑的看著沒有標籤的軟膏,「這是啥?該不會是香港腳藥膏吧?」

「我會有那種毛病嗎?」麒麟揮著拳吼。

「難道是少年得『志』?喂!你怎麼用水杯打我?我反對暴力!」明峰摀著腦袋的腫包大叫。

「快幫他上藥!」麒麟的怒火幾乎要燒過來了。她正在尋找其他水杯,屁股下的金毛犼卻抖動起來。

想起身?想得美。她使了個千斤墜,險些將金毛犼壓得吐血。

「大人,麒麟大人……」金毛犼哀求了,「是小的有眼無珠,請饒過小人一命,小的迷魅法只有小人能解,請您起身,我解了這機的迷魅,不然飛機會栽進海裡……」

「蕙娘,把孩子送回去。」麒麟看嬰兒回到母親的懷抱,彈了彈手指,滿機的人都醒過來,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空姐在他們身邊走來走去,卻沒有人看到他們。

「我不能解?嗯?」麒麟獰笑起來,又加重了一層千斤墜。

金毛犼被壓得腦漿都要噴出來了,無計可施,不禁大吼大叫,「妳要知道我的主人是南海普陀落伽山大慈大悲救苦救難靈感觀世音菩薩!妳若殺了我,我家主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理那一世無夫、縱放狂獸的尊者做什麼?她就是一味的意慈心軟,才縱你這樣的惡獸出來尋人吃!」麒麟嘿嘿笑了起來,「這會兒我要好好想想怎麼吃你好……蕙娘,有主意嗎?」

「嗯……」蕙娘偏著頭,很認真的思考,「叫化金毛犼?我一直想用死海泥來作看看……全身裹上厚厚的死海泥,然後用土窯烤,等烤熟了,毛皮跟著硬泥一起剝下,原汁美味一點都不會跑掉喔!」

「好吃是好吃,可惜了這身好毛皮。」麒麟搖了搖頭。

「那就三杯金毛犼?我會先把皮剝乾淨的!我跟太平天國的那些人學會了剝皮的好辦法,還沒機會試招呢!」

「這招我也知道,但是泡過水銀不好吃了吧?」

金毛犼聽她們說得有來有去,不禁毛骨悚然,他瞥見地上飄著的白衣神咒,情急的大喊,「主人!主人!救命啊,快救救我啊~我快要被吃掉了~救命啊~」

只見符上氤氳了霧氣,緩緩成形,一個莊嚴美貌的女子出現,身穿貼身小衣,束著錦裙,面容露著薄瞋,啐了金毛犼一口,「好孽畜!讓你在南海修行你不要,現在要讓人捆下鍋了才想起主人來!」

蕙娘颼的一聲躲了個無影無蹤,重傷的姑獲鳥一跳跳進明峰的懷裡發抖,只有麒麟寂然不動,只是坐在金毛犼身上冷笑不已。

觀音看到麒麟的無禮,心裡好不自在,但是到底理虧,她還是勉強低頭,「麒麟真人,這廝乃是貧尼的一副腳力,還望真人發還是幸。」

麒麟冷笑更深,「我也知道這畜生是尊者的寵物。只是隔個幾百年就忍不住嘴饞,要下凡撈幾個人吃吃才過癮。也不想想這麼做豈不是玷辱了尊者的聖名?這等敗壞家風的畜生,尊者心慈下不了手,我代尊者斷了根吧!」

說著就掣出一根雙頭包金的鐵棒,金毛犼嚇得涕淚泗橫。這根雖然不是如意金箍棒,卻是大聖爺仿其意特地做給麒麟使的,雖沒那麼重,卻也沒輕多少,論起神威,大約也跟如意金箍棒不相上下。

二十年前,金翅大鵬私離佛境,到處吃人,就是挨了麒麟幾棒,打折了兩翅,險些命都沒了,養到現在還是半殘廢。連佛母之子都挨不住,看來他是要沒命了。

「主人主人~救命啊~」金毛犼痛哭個聲嘶力竭,「莫讓那哭喪棒打殺我啊~」

觀音大士也變了面容,厲聲制止:「麒麟真人,且慢!待我說明前因後果……切莫衝動!」

麒麟端著鐵棒,冷冷的看著觀音大士,卻還是坐在金毛犼身上。

「這孩子……」她指了指偎在母懷的嬰孩,「前生多有罪愆,這世命該多災多難,身耽殘疾,痛苦終生。是貧尼一時感嘆,覺得如此生不如死,不如夭折還免了幾十年磨難。哪知道這孽畜留了心,居然私自咬斷鐵鍊下凡替這孩子消業。且看在貧尼的份上,讓貧尼帶回管教吧。」

「哼哼,」麒麟嗤笑兩聲,「好個大慈大悲的尊者,好個救苦救難的菩薩,真是了不起,了不起!說起來,的確是消業的好辦法,說不得我也得學學……」

觀音大士鬆了口氣,沒想到麒麟居然單手抓住金毛犼的脖子,像是提件衣服似地將龐大的金毛犼提起來,惡狠狠地往金毛犼的耳朵咬下去。

不知道為什麼,金毛犼被她這麼一抓,全身都癱軟了,耳朵又傳來劇烈的疼痛,他像是殺豬似的大叫起來,觀音大士變容,搶救不及,金毛犼已經少了一隻耳朵。

麒麟啐了一口,一截血淋淋的耳朵吐在地上,「果然要紅燒過才好吃。蕙娘,剝了這畜生的皮,替他消消吃人的罪業!」一面將癱軟的金毛犼往蕙娘那兒一擲,「先穿了他琵琶骨,斷了他四足的筋,省得他給我作怪!」

蕙娘雖然畏神,卻對麒麟異樣忠實。聞得主人命令,一言不發的執行,金毛犼發出陣陣的慘叫。

觀音大士不禁大怒,「妖魔鬼怪竟敢在我面前裝腔作勢!」她擲出淨瓶打向蕙娘,卻讓麒麟擋在前面。

她提著鐵棒,輕輕將淨瓶一撥,「尊者,請自重。妳能縱放妳家畜生吃人消業,就不准我們吃畜生替他消業麼?」她又回頭斥罵金毛犼,「叫什麼叫?又還沒活吃了你!你活吃了多少人自己倒說說看。你會痛,旁的人不會痛?」

金毛犼失了一隻耳朵,又被穿了琵琶骨,四肢的筋都被挑斷,痛徹心扉,幾乎暈了過去。看觀音大士被說得臉孔一陣青一陣白,遲遲不敢相救,心知必死。一股惡氣湧了上來,大吼著,「媽的,老子就是要吃人,怎麼樣?人類還不是殺生存活?就准人類吃萬物,不准老子吃人?人吃家畜,老子吃人,天經地義!天底下誰不是奪誰的性命存活?人類就比較高貴嗎?雞鴨魚肉、蔬菜水果還不是生靈!我吃人有什麼錯?」

「說得好。」麒麟冷笑兩聲,「你吃人類,我吃你,又有什麼錯呢?你這論調我喜歡,誰讓你打不過我,得到我鍋子裡作客呢?」

「妳這母猴子!」金毛犼痛得牙關格格響,「你家那隻潑猴祖宗見了我們大士還得三跪九叩陪笑臉,妳居然……」

「孽畜!我是怎麼教導你的?快快閉嘴!枉費我千年來的教誨!果然糞土之牆不可污也!」觀音大士喝住他,她垂首想了一會兒,語氣和軟了下來,「真人,我也知道孽畜頑劣,實在罪不可赦。但這孽畜與我相處千年之久,但請發回管教,若有再犯,但憑處理,決不求情。這次可否看在我的薄面,免他一死?」

在旁邊發愣的明峰猛然一驚,「麒麟,不要放了這傢伙!妳看看他將姑獲鳥害得多慘!他一定會再犯的!」

麒麟笑了笑,卻一點歡意也沒有。她拎起滿身是血、奄奄一息的金毛犼往大士面前一擲,「別說我不賣尊者面子。尊重妳保護人間,這畜生就交還妳了。封天絕地也有段時間了,人間事,人間自會處理!不加庇護誰也不會說什麼,總不要跟著妖異一起祟禍吧?別讓我上奏章去打小報告……天帝他老人家也夠忙的了。」

觀音大士忍氣吞聲的收了金毛犼,發現他氣息微弱,琵琶骨和腳筋都被挑斷,千年道行毀於一旦,心裡大怒,卻不方便發作。孫猴子當了和尚,反而比往昔更潑更不怕人,如來又縱著他,連痛打佛母之子,如來也只是默默的收了金翅大鵬回去養傷,一句話也沒有,她一個尊者,又能多說什麼?

甄麒麟背後有孫猴子和慈獸這兩大勢力撐腰,能不撕破臉,就別撕破臉。只是她心愛的寵物為了幾個微不足道的人類傷成這樣……忍不住恨恨的望她一眼,只見她昂然不懼,觀音越想越氣,卻又只能隱忍下來。

「我還得謝謝真人網開一面。」她緊咬銀牙,勉強客套了一句。

「好說。」麒麟很流氓地將一人高的鐵棒一頓,「若是大士的苦口婆心對這畜生無效,倒還可以交給我的鐵棒管教管教。」

觀音氣得無話可說,忍了忍氣,「應當不至此,貧尼告辭。」

麒麟將鐵棒收起來,揮了揮手,「不送了。」

等觀音恨恨的消失,蕙娘才鬆了口氣。她原本是殭尸,離觀音這麼近,連氣都透不了。寧了寧神,她忍不住嘮叨,「我的真人,妳做什麼跟觀音大士起衝突?平日妳不是很有耐性的周旋?怎麼處理得這麼火爆……」

「誰讓我沒酒喝呢?」麒麟悶悶的坐下,「要怪就怪那隻死狗偏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惹怒我。」她喝了口葡萄汁,厭惡的皺起鼻子,「蕙娘,我的煙呢?」

「主子,我們在飛機上。」

「逼我出去抽麼?」她悶悶的起身,「飛機外面很冷呢……」

「哎唷,主子!再十分鐘就降落了……喂!妳不要真的出去了!等等又被拍照!喂!主子呀,現在外面很冷呀~」

蕙娘抓起外套,追著挪移到飛機頂抽煙的麒麟而去。

這真的很違背常識對不對?跟她們住久了,明峰覺得越來越偏離正常的世間了……

他沈重地嘆口氣,姑獲鳥同情的用翅膀拍拍他。

被一隻鳥同情……他的哀愁似乎更深了。「我幫你上藥吧!」


※※※

下了飛機,麒麟還是悶悶不樂。他們下榻在一家四星級的旅館,面對著山光水色,異樣華麗。但是房間卻只有雙人床,抱著姑獲鳥的明峰傻了眼。

「……我睡哪?」

麒麟懶懶得往沙發一癱,奄奄一息的開始抽煙。「隨便你。看你是要睡在沙發上、浴缸裡,還是地毯……就算你要倒掛在通風口睡我也不管你……」

「……我就不能自己一個房間嗎?」他吼起來,「累了一天,我要睡在床上!」

「可以啊。」麒麟無精打采的,「你就睡床上。但是要另一間大概不可能……你不知道防治災難小組是很摳門的嗎?預算就這麼多,別奢求了。」

「……我睡床上,妳睡哪?」他心裡覺得有點不妙。

「當然也是床上啊。」麒麟奇怪的看他一眼,「你怕睡不下?這床是king size的。」

我管你是國王尺寸還是皇后尺寸……我怎麼好跟妳同床共枕啊?!

「……妳好歹也拿出點女孩家的矜持來!」明峰沈痛的指責,「好隨便邀請人家上床睡覺嗎?!多少也得想想妳是女孩子……」

麒麟疲倦的看著他,「……你如果願意睡陽台,我也不會阻止你。」沒酒喝就夠悶了,偏偏跟來的是囉哩囉唆又拘泥的小徒。唉……她的命真是越來越苦了……熄掉了煙,她鑽進被窩裡,一件件的把衣服從被窩扔出來。

蕙娘很理所當然幫她將衣物收拾好,明峰卻趕緊將臉一轉,臉孔紅得快出火,在他懷裡的姑獲鳥又同情的用翅膀拍拍他的肩。

……你的同情心不要這麼氾濫好不好?

低頭瞧了瞧姑獲鳥的傷口,那管軟膏還真是神奇,姑獲鳥的傷口不但癒合,破碎的鳥首也長好了,只是傷痕猶在,看起來有點像是縫補過的怪獸娃娃。

九個腦袋都專注的看著他,眼神卻是非常溫柔的。

為什麼吸食人氣的妖怪,會有這麼溫柔的眼睛?

「你先在我身邊養傷吧。」明峰拍了拍他的背,主動輸了一點氣給他,「等你傷好了,再送你回飛機去。對了,你叫啥名字?」

姑獲鳥瞪大了眼睛,差點說不出話來。這是第一次……有人問他的名字欸。「……你不覺得我長得很猙獰可怕嗎?」

有些靈感比較強的人類可以看到他……不是尖叫,就是昏倒。眾生雖然不怕他,但也嫌惡他醜陋,不屑交談。

他在飛機獨守的時候,其實是很孤獨的。

「神經病哦?」明峰粗聲粗氣,「看久了也頗順眼啊!你叫什麼名字?你總有個名字吧?」

姑獲鳥忸怩了半天,他的名字叫出來總是會讓人捧腹大笑。「……我媽叫我英俊。」他一定會笑,一定會笑的!

但是明峰沒有笑,只是摸摸他的頭,「哦,英俊?不錯啊,好叫又好記。」

呆呆的看了他一會兒,姑獲鳥用雙翅拉著他的前襟,「……你不覺得好笑嗎?我這麼醜……卻叫什麼英俊……」

「你很煩捏,」明峰不耐煩了,「是多醜啦?在你媽媽眼中,你一定是最英俊的小孩啊!我看也覺得滿順眼的,幹嘛一直說自己醜……你幹嘛哭啊?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溼了~」

姑獲鳥九個腦袋十八隻眼睛都湧出淚,嘩啦啦的像是下雨一樣。或許侍奉像麒麟這樣美麗又強大的術者很榮耀……但是他更願意侍奉這個法力低微但是真心體貼的人類。

「主人!主人~」姑獲鳥把九個腦袋都埋進他的胸口,「我不回飛機了!我終身侍奉你,主人~」

「什麼?!」明峰被鬧個手忙腳亂(十八個眼睛流下了淚水其實滿有蓮蓬頭的效果),他狼狽的阻止英俊繼續哭,「什麼啦?!求求你別哭了,我要洗澡會去浴室……靠!快溼到我的長褲了!你說什麼都好,別哭啦~」

就這樣,明峰得到了他親手收服的第一個式神。這個式神陪伴了他終生,一直忠實的為他捨生忘死。

躺在床上的麒麟疲倦的睜了睜眼皮,翻身又睡了。這個蠢徒弟不知道他擁有一種超乎任何法力的強大力量……不知道他幾時才明白?

其實溫柔,才是真正無比強大的咒。


※※※

一大早,麒麟心情很壞的起床。

她工作時滴酒不沾,但是狂喝了一年的酒,突然絕了,難免會有禁斷症候群。所以心情低落是應該的……

只穿著內衣短褲,低頭一看,明峰和姑獲相擁而眠,睡得挺香的,身上卻連條手帕也沒有。她把棉被扯下來,朝明峰的身上一扔,無精打采的往浴室去梳洗。

正在刷牙,鏡面突然朦朧蕩漾起來,她漱了漱口,輕輕嘆了口氣。

只見大聖爺瞪著她。

「……關電視。」她喃喃著,就要走出浴室。

「妳給我回來!」大聖爺氣得全身發抖,「死丫頭膽子越來越大了!什麼人都要惹,連尊者妳也惹了!上回差點打殺了大鵬,這回兒又把尊者的座騎打殘了!妳這惹禍的性子到底是像到誰啊!?」

「遺傳是很恐怖的。」麒麟沮喪的回答。

大聖爺指天罵地,又跳又叫了半天,連說帶念,鬧得麒麟耳朵嗡嗡叫……

「好了,好了!」麒麟舉手投降,「行了,我知道了!這次香港這隻我就溫柔說服行不行?彈也不彈他一指甲,成不成?別念了,太祖婆婆……」嘖,老人家年紀略有些,碎念到令人崩潰。

「太祖爺爺!」大聖爺吼了起來,「我孫行者的子孫是縮頭畏禍之輩嗎?給妳鐵棒做什麼用的?給我打!重重的打!」

麒麟瞪著大聖爺好些時候,忍不住笑了出來。「那您老人家罵我半天做啥?」

「罵當然要意思意思罵兩句,」大聖爺理直氣壯,「我只嫌妳打得輕了。」

……遺傳果然很恐怖。

「讓我洗澡吧。」麒麟輕嘆一聲,伸手將鏡面攪混,「我知道您要說什麼。」

看起來,她的工作越來越不簡單了……



----------------------------------------------------------------------------------------------------------------------------------------------------


禁咒師 Ⅱ

      拿小抄還打輸會不會很丟臉啊?

      最慘的是,裡面還混進一張聖鬥士星矢的對白--

     「燃燒吧!我的小宇宙!以麒麟的名義!」

      天啊!他再度把性命交給一句漫畫對白…………

      就這樣,明峰得到了他親手收服的第一個式神。

      這個式神陪伴了他終生,一直忠實地為他捨生忘死…………

      而這個禁咒師的好徒弟,

      至今仍不知道他擁有一種超乎任何法力的強大力量。

      其實,溫柔才是真正無比強大的咒…………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簡毓漪
  • 哈哈哈~~~~
    好好笑喔!
  • 甘樂
  • 對不起.....請問一下 ....禁咒師新版和舊版有什麼差別?
  • 123
  • 給2樓的甘樂:

    這個問題我也問過小編了噢!

    其實舊版的意思是說蝶姐直接在網路打的版本。而新版就是出書後的禁咒師,因為排版跟文字都有再修過排過,所以才會以舊版、新版這樣做個區分。

    希望我這樣說能解釋你的疑惑=)
  • 甘樂
  • 謝謝您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