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青春之妖

明峰繃著臉跟在麒麟背後出了機場,這個沿岸的大都會鄰近香港,正展現他富庶雍容的一面,氣派的豪華機場絕不遜於其他國際都市。

但是他卻沒看到這風流富貴的景象,只覺得眼前一片黑暗,鑽進一股甜味。非常甜的味道,卻甜到令人做噁。

只有一瞬間的黑暗。很快的,人聲、陽光、形影都出現了,他都懷疑只是光影的變化,但是那股甜膩的味道卻驅之不去。

「我想吃肉。」跟在他旁邊的蕙娘臉色慘白,不斷的發抖,突然吐出這句話。

吃肉?雖然蕙娘不避葷食,但是向來吃得清淡。相處經年,這是第一次,她要求吃肉。

「蕙娘?」他趕緊攙住,「妳不舒服嗎?」

蕙娘卻將他一推,倒在麒麟的懷裡顫抖不已,「主人,我得吃些肉……」

麒麟將她抱在懷裡,快步出了機場。明峰不明究底,「欸!麒麟!我們的行李……」

「放心,會有人幫我們送去。」麒麟扶抱著痛苦的蕙娘,「快來。紅十字會的人來接了。」

來接的人聲音爽利,是個美貌的少女,「哎哎,久仰大名!禁咒師,咱們等您好久了!希望有機會跟您學習學習……」

「先幫我準備肉。」她扶著蕙娘跨進車內,「什麼肉都行,重點是一定要煮熟!就算煮得過熟也無所謂,絕對不能帶一點血漬,知道麼?」

啊?接待小姐有點摸不著頭緒,但還是拿起手機回去吩咐了。明峰跟著坐進車子裡,卻發現英俊有些心不在焉,神魂不守的樣子。

「怎麼了?」明峰摸了摸他的背。

「唔?唔唔唔……」他含混不清的應著,翅膀欲展不展,「我也不知道……只覺得這裡……很豐厚。」

豐厚?他想關上車窗,英俊卻阻止他,將九個頭探出去,好像很陶醉。

這個城市……是怎麼了?他有點迷惘。這味道和他知道的都城不一樣。同樣都是現代化、華麗繁複的城市,但是好像缺了什麼,一種很重要,卻說不出來的東西……

接待小姐喋喋不休的介紹沿途的景觀,但是誰也沒聽進去。到了一處極氣派的公寓,金碧輝煌的像是大飯店。據說是某外商公司的高級職員宿舍,打開大門,起碼也有四十來坪,漂亮得宛如樣品屋。

「每天都會有女佣來打掃。」接待小姐笑得很甜、很熱切,「這段時間由我當您的嚮導兼助手。」

「小姐貴姓?」麒麟扶著蕙娘進來。

「我?我姓尤,尤小杏!」小杏很興奮,「這是我的名片,我一直很希望跟從您這樣偉大的老師……」

「呵。」麒麟皮笑肉不笑的,「尤小姐,我要的肉在哪?」

小杏呆了一下,有些狼狽的拿起電話撥到櫃台。等服務人員將整隻烤雞送過來的時候,麒麟胡亂的點了點頭,給了小費。

她轉頭對著小杏,「我五年收一次弟子。我的弟子就是我的助手。」她用下巴指了指抓著英俊進來的明峰,「我用不著其他助手,謝謝妳。」她關注的看著蕙娘發著抖,抓著整隻烤雞猛啃。

小杏有些厭惡的看了看蕙娘,眼神有著掩飾不住的失望。她被派遣來這個都市好幾年了,當初災難小組認定她才能不足,將她分發到這裡當內勤,她一直很忿忿不平。

如果可以跟隨禁咒師的話……若是可以成為麒麟的弟子……

看誰還敢說她才能不足!

深深吸了口氣。沒關係,聽說禁咒師要在這裡滯留十天。這十天,她還有的是機會可以討好大師。

「名片上面有我的手機號碼。」她歡快的說,「明天早上我再來接您。」

麒麟淡漠的看看她。「……尤小姐,青春沒有那麼重要。」

「啊?」小杏瞪大了眼睛。蕙娘卻突然拋下手裡的烤雞,鐵青著臉衝進洗手間,然後發出一陣陣嘔吐的聲音。

麒麟不欲多說,擺了擺手,「罷了,明天再講吧。蕙娘?蕙娘!撐著點……」連明峰都跟進去看,忙著遞水給蕙娘漱口。

一隻式神奴僕罷了,也太小題大作。小杏被這樣忽略,有些不愉快。但是為了將來的前途,她還是悄悄退下,關上了門。

吐完以後,蕙娘虛軟的靠在麒麟身上,「主子,我好難過。」

麒麟拍了拍她,將她抱到床上睡下。瞧了瞧她剛吃的烤雞,低低咒罵了一聲。

「是不是食物中毒?」明峰比麒麟還緊張,「要不要緊?該不該去看醫生?」

「有專治殭尸的醫生嗎?」麒麟沒好氣,「沒事……只是這烤雞沒熟。」吃殘的雞骨上還帶著血絲。

明峰迷惘了,「為什麼?為什麼蕙娘和英俊都怪怪的?這城市怎麼了?」

麒麟沒說話,憑空抓出一個約一尺長的羽毛。

真的跟這些女人住久了,偏離世間的常軌越來越遠。明峰安慰自己,麒麟大約搶了小叮噹的四度空間袋。

「幸好舒祈送了我這個。」麒麟揚起羽毛,卻啪啦啦的跟著揚起一小股旋風。

「這是啥?」明峰張大眼睛。

「鳳羽。或稱……」她閉上眼睛,神態莊嚴而優雅,「風羽。」

「玉帝有敕,神硯四方,金木水火土,雷風雷電神敕,輕磨霹靂電光轉 ,急急如律令!」

低沈像是附帶著強大電力的聲音,深深的引起聽者的共鳴。真要對麒麟刮目相看了,沒想到她也懂得這樣正統而規矩的咒!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有種違和的熟悉感……)

「風華招來!」

她揮下那根風羽,狂暴的風呼嘯而出,像是穿透了每個人的身體,令人透不過氣來的窒息。卻只有一瞬間……莫名的壓力消失了。

空氣突然乾淨起來,那股甜膩得令人作噁的味道不見了,原本縮著發抖的蕙娘放鬆下來,英俊卻呆呆的僵了一會兒,從沙發背倒栽蔥的跌到地板上。

「欸?英俊?英俊!」明峰趕緊去把他提起來。

「別擔心……」麒麟又憑空收起那根風羽,「他只是突然到了生氣漫溢澎湃的地方,驟然抽去了所有不該有的生氣……」她看明峰滿眼迷惑,這該怎麼解釋好?搔了搔頭。「你就當作他暫時性缺氧好了。」

「生氣?是人的生氣嗎?」明峰低低的問,「但是這個城市怎麼會有那麼多氣聚集?濃郁到簡直有妖味……」

麒麟托著腮,「你感覺得到嗎?」

「有股甜膩的味道,很噁心。」明峰思索著如何形容,「但是聞進去卻有種鐵鏽的感覺湧上來……」

「很像血腥味吧。」

明峰猛然驚醒。對!味道不同,但是某種本質上來說,的確是血腥的氣息。

麒麟出神了一會兒,輕嘆一聲。「這個城市,沒有管理者。」

管理者?明峰愣了一下,仔細思索這個常常聽到的名詞。

「每個城市都有管理者嗎?」他提出長久以來的疑問。

「不。」麒麟沾了水,在大門畫著龍飛鳳舞的符,「不是每個城市都有,雖然每個城市都有其生命,但並不是每個城市都有『魔性』——或者你要稱呼為『神性』。」

她偏頭想了一下,「其實,魔性都市的本質比較類似『物妖』,日久成精的那種。有的因為位置、有的因為歲月,除了城市的生命以外,又演化成大妖;但這是很粗糙的解說。比起仙魔妖靈,『魔性都市』雖然由人所創,卻屬於自然的一部份。眾生法力再強,也沒辦法跟『自然』對抗。」

明峰聽得有點頭昏,似懂不懂的。「這裡,位置屬於藏風聚水之處,更是立都超過百年之久。為什麼會沒有管理者?難道跟香港一樣,龍女咒殺了所有的候選人?」

「呵。」麒麟忙完了,坐在窗台上看著絢麗的萬家燈火,宛如打翻了珠寶盒。「不是這樣的……」她垂下眼簾,語氣充滿了感傷,「這城市來不及慢慢長大,強迫性的整容了。手段是這樣的粗暴,簡直像是大火兇狂後的灰燼上,硬整容出現代化的豔麗風貌。連都市的基本生命力都奄奄一息,怎能奢想她還能發展出魔性,甚至會自行選擇管理者呢?」

「揠苗助長是最壞的。」麒麟有些怏怏不樂,「尤其是城市。」

因為城市的力量不夠,所以沒有辦法鎮壓眾生嗎?他隨著麒麟的眼光望過去,覺得這樣燦爛的夜景雖然與都城相似,卻隱隱有種欲淚的悲傷。

痛楚的城市,橫溢的貪念和物慾,卻沒有秩序,無法管理。他想到在舒祈家裡作的「夢」,那個白紗染黃,依舊安穩艷笑的魔性天女姿容……

他似乎有點懂了。

「我餓了。」麒麟伸了個懶腰,「去做飯吧。我想冰箱應該有些菜可以作。」

「欸?我們不出去吃嗎?」明峰驚醒過來,「不然應該可以叫外賣吧?」

「別折磨我的腸胃。」麒麟躺在沙發上,「香港到底是停留時間不多,所以才勉強吃外頭的食物。乖乖做飯去吧。」

明峰想抗議,躺在床上的蕙娘虛弱的張開眼睛,「我來吧,主子。妳得吃好一點,剛剛的咒耗了妳不少精氣……」

「我來我來,」怎麼可能看蕙娘病得要死還起床做飯,「我來作就好了。」

進入光潔亮麗的廚房,驟眼看真的非常現代化。一體成形的流理台,各種小家電都俱全。但是他打開冰箱……冰箱的燈居然不會亮。

是壞了嗎?但是蔬果等食物都放得好好的,冰箱也還是冷的,只是聲音有點大。想要點起瓦斯爐,打不出火來。烤箱是壞的,一開水龍頭,沒多久,底下也開始淹水。

他這頓飯煮了快兩個鐘頭,但是麒麟居然沒有催促,只是闔著眼在沙發上睡著了。「麒……」

「且別喊她。」蕙娘推被坐起,挽了挽頭髮,臉孔慘白得可憐,「你且先去我包包裡小袋裡拿酒出來。」

「麒麟不是禁酒嗎?」

蕙娘勉強笑了笑,「現在禁不得了。之前她禁酒,怕飲醉誤事。世人只知好酒是壞事,卻不知道酒能淨魔祓妖。」每五年來一次祓災,這城市卻每況愈下。麒麟又耗了精氣硬把邪氣驅趕,這才累得力倦神疲,動彈不得。

「你勸她喝幾口,她才吃得下飯。」蕙娘感到一陣陣的虛軟,又和衣倒下。

找出了酒,麒麟聞到酒香醒了過來,嘖,我工作的時候是不碰酒的。」

「主子,」蕙娘顫聲的喚著,「您靈力不比以往了,且把原則放鬆放鬆,喝一點吧!不然您怎麼吃得下飯呢?」

「不到這種地步吧?」麒麟拿起筷子,卻一點食慾也沒有。剛剛果然太勉強,即使有風羽相助,她還是累得吃不下。這城市的邪氣真的太重了,硬要在裡頭清出可以呼吸的空間,對於現在的她,太勉強。

難道我該退休了?舊傷隱隱作痛,她心底有些惘然。

「嘖,想喝就喝啊。」明峰粗聲粗氣的倒酒,「別喝到肝指數亂飆就好啦!蕙娘要妳喝,妳就喝吧。」

麒麟瞪著酒,輕嘆一聲,喝了下去。疲憊的面容像是久枯的花兒逢了甘霖,漸漸的有了精神。

所有的邪氣都被逼了出來。

她滿足的呼出一口氣,揮手將香煙扔進垃圾桶。然後據案大嚼,跟以前似乎沒有什麼兩樣。

但是明峰知道,一切都跟以前不一樣了。


※※※

在這城市住了幾日,明峰覺得很奇怪。這個外表華麗的城市……卻只有外表而已。只要隱藏在外表之下的東西,幾乎壞掉的居多。連他打開衣櫥要掛衣服,都讓木刺扎了好幾下。

一種粗魯不重視內涵的華麗。

他照顧著生病的蕙娘和昏睡的英俊,麒麟每天早出晚歸,身上帶著檀香和甜膩的味道和滿身的疲憊回來。

明峰只知道麒麟在做祓災的準備。她會被邀請來這裡,就是為了祓除這都市的龐大妖禍。但是麒麟不准他去,他也只能乖乖聽命。

那位叫做小杏的小姐天天跟著麒麟進進出出。但是明峰卻很討厭她……說不出為什麼。

就在麒麟準備好的那一天,她囑咐明峰,「你千萬不要離開這棟大樓。畢竟你修為還淺……蕙娘和英俊都需要人照顧。」她輕嘆一聲,「這裡的問題很嚴重……等我處理完,我們馬上離開。」臨出門的時候,她惘然的頓了頓,「這是個人吃人的都市……」

還來不及問,麒麟已經出門了。

明峰發呆了一會兒,又把裡裡外外打掃一遍,順便把漏個不停的水龍頭修好了。英俊終於醒了過來,撲翅飛到他的肩膀,「主人。」

「好點了嗎?」

「嗯……」英俊撒嬌的將九個鳥頭在明峰臉上磨蹭,「我不喜歡這裡。」

「我聽麒麟說,這城市的人氣多到蔓延在空氣中,你光呼吸就可以過日子了。」明峰摸了摸他的背,「為什麼還不喜歡。」

「我不喜歡骯髒。」英俊嘆氣,「混了很多骯兮兮的邪念……會讓我變得奇怪。」

門戶一響,英俊突然一跳,颼的一聲鑽進蕙娘的被窩發抖。

明峰回頭一看,是小杏。

「呃,麒麟不在。」明明知道她是人,但是他會產生碰到妖怪的自然反應……他暗暗把火符塞回袋子裡。

「我知道。」小杏垂下眼簾,「剛剛我送她去祭壇了……」她露出甜美的笑容,「我想這段時間都跟麒麟大師忙進忙出,沒時間好好招呼你。明天你們就走了……」

她提起一鍋保溫著的湯,「這是我親手作的。聽說你很會做菜,也幫我打個分數吧。」

打開鍋蓋,明峰聽到尖銳的哭叫聲。像是要撕裂耳膜一般……他嚇得往後一跳。

「怎麼了?只是餛飩湯而已啊?」小杏笑笑的靠過來,「吃吃看嘛,這餡兒可是我費心找來的,可以養顏美容喔。」

「……青春美麗有那麼重要嗎?」明峰抑止不住自己的顫抖,卻不是因為恐懼,「有重要到奪去嬰兒的生命嗎?!」

小杏變色了。「為什麼你會知道?麒麟知道也就罷了,你這樣一個沒有什麼法力的笨蛋……為什麼會知道?嬰兒又怎麼樣?人不是吃豬吃牛?同樣都是肉,同樣都是殺生,有什麼不一樣?想要永遠青春美麗錯了嗎?我又沒有殺他們!」

她一步步的走上前,每走一步,臉孔就發白一分,修剪整齊的指甲透根兒發黑,跟著竄長。

「大家都這樣吃,又不是只有我!更何況這是人家墮下來的胎兒……又不是我殺的!憑什麼因為我吃了這個,麒麟收你不收我?我會不如你這沒用的東西嗎?」她逼了過來,「你給我吃下去!吃了以後,我看麒麟還有什麼理由拒絕我!」十指烏黑箕張,撲了過來,明峰急急的一閃,卻重心不穩,仰面跌倒了。

小杏不懼還在冒煙的熱湯,從裡面撈了一個餛飩,騎在明峰身上,硬要塞進他嘴裡,「吃下去!你給我吃下去!」

明峰讓她掐得幾乎窒息,只能勉強將頭別到一邊去。驚覺她的力量大得驚人,居然推不開她。

正在難分難解的時候,小杏被蕙娘撞開。她不耐的將額上散亂的頭髮推了推,冷冷的說,「我從沒見過自找當殭尸的……這樣的青春永駐很有價值嗎?」

小杏怒吼一聲,一爪子抓過來,「我不是殭尸!」

蕙娘將明峰拖了開來,硬生生挨了她一爪,臉頰上淋漓的血痕,「妳瞧瞧自己的模樣吧。是不是殭尸,問妳自己就好了。」

「我不是……我不是……」小杏喃喃著,她抓起整鍋熱湯潑了下來,「妳才是!妳才是殭尸!」

蕙娘讓那鍋熱湯潑了,卻全身反而起了霜,僵硬了起來。這是她的罪業……她逃不開的罪業。這可怕的城市……將吃食這種東西當作時髦,蔓延著相同的罪業……

光聞到就受不了,不停的衝擊她,讓她乾渴飢餓,幾乎壓抑不住,但是她對著麒麟起過誓,起誓再也不吃人。

誓願和罪業,還有這個城市的罪惡,讓她被束縛得動彈不得。

小杏露出狂喜,「我制服她了!我制服殭尸了!哈哈哈哈~」她發出狂笑衝了過來,抓住明峰,「吃下去!」那個餛飩在她手裡被揉成一團肉醬,「若這有罪,你也跟我承受相同的罪吧!吃下去!」

她突然讓九條蛇頸纏繞得動彈不得,狂怒之餘,她在英俊的蛇頸上亂抓,「放開我!你這醜陋的東西!」

「我不要!」英俊發著抖,咬著牙死撐,「我不會讓妳傷害我的主人!我死也不要放!」

明峰看著滿地的湯湯水水,僵硬的蕙娘,死命對抗的英俊,他突然很厭惡,非常厭惡,厭惡這種將吃人看得理所當然的行為,厭惡自己無法保護自己親愛的家人。

(是的,他也將蕙娘和英俊看成自己的家人)

厭惡這個為了青春的貪念,自甘成為殭尸的女人,厭惡這個充滿邪念的城市。他受不了了,再也受不了了……

「他媽的,妳給我滾!」

他衝口而出,這不成咒的「咒」卻挾帶了強大的力量,像是狂風般,將小杏臉上的皮膚片片刮起,她就宛如風化的枯葉,剝落而粉碎的消失了。

遠在最高的樓頂開壇祓災的麒麟和明峰的力量起了共鳴。像是無數生命力狂湧,她藉了這股怒氣,揮下風羽……瞬間掃蕩了整個城市的邪氣。

……她是收了一個奇異的弟子。

回到暫居的地方,明峰滿臉淚痕的看著她。這孩子跟她……其實是很辛苦的。

「你想回紅十字會嗎?」她累得往沙發一癱,「如果你想回去,我幫你說情看看,好歹也有圖書館員可以作。」

「不要!」明峰正在擦地板,「妳別想這樣就可以甩了我!」

※※※

要離開這個城市的時候,明峰對著那台超豪華大型九人座休旅車倒抽了一口冷氣。

真是閃閃動人,潔淨光鮮又艷麗,只要是愛車人士都會忍不住眼睛為之一亮。實在他也覺得這樣的車很棒,但是要他來開這輛龐然大物就不太棒了。

「我只有台灣的駕照,沒有國際駕照。」他還在做垂死前的掙扎。

「我開也可以。」正在喝酒鬼的麒麟薄醺的說。

「妳給我閉嘴!妳也想想自己的肝指數啊!」明峰對著她怒吼,「一大早喝酒,妳是不是女人啊妳?!」

「主子,妳也該為路上的行人著想。」蕙娘溫柔的勸著,「酒駕是不對的,還是我來吧。」

「蕙娘會開車?」明峰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原來蕙娘不但會做菜,還會開車啊!真是個現代化的式神。

「會啊。」她笑咪咪的,「D檔打下去,車子自己就會走了呀。」

「我也會我也會!」英俊舉起右翅,「我也會開車喔!連方向盤都不用握……」

你要用什麼「握」方向盤?你這隻九頭鳥!「最好你喊『小黃』,車就會走了……」明峰臉上掛了幾條黑線。

「不是『小黃』啦,是『忍者』。」英俊豎起翅膀更正他。

「沒錯,而且要喊『ninja』!」麒麟精神大振的擠進來,「而且嘴巴要湊近方向盤喔!」

他們很快樂的討論《Taxi》這系列的電影,完全忘記旁邊絕望的明峰。蕙娘同情的拍拍明峰,「沒關係,我開好了。這車的確大了點……」

「蕙娘和英俊一樣,都對周圍的人類下了暗示,誰也看不到你們吧?」明峰有種深沈的無力感。

「對呀。」蕙娘覺得他問得奇怪,「式神出現在人群中會引起騷動。」

駕駛座沒人車子卻會動,這才真的會引起騷動吧?!

「不會呀。」蕙娘美麗的一笑,「通常我是晚上才開車的。」

晚上駕駛座沒人車子卻會跑,這不更像幽靈人間嗎??!!

「請你們有自覺一點……」明峰快要掉眼淚了,「你們好歹也要有點身在人間的自覺呀!」他幾乎是哀叫了,「為什麼非開車不可?大眾交通工具不好嗎?」

最少引起的都市怪談會比較少一點啊!!

「我不要再搭飛機了。」麒麟抱怨著,「飛機上的豬食是能吃嗎?」

「這是哪一國的理由啊?!」明峰怒吼起來。

「很正當的理由。」麒麟嚴肅的豎起食指,「你知道一個人壽算有限,一生能吃的飯有幾何?當然每一頓都該是美食,不然有違生在人世間的使命……」

「請問您貴庚啊?」妳起碼也吃了幾十萬頓飯,需要計較到一兩餐嗎?

「年齡是女人的祕密。」她懶懶的爬上車,「蕙娘,妳袋子裡的茅台記得拿出來,別放在行李箱裡頭。」

「妳……」明峰無力的在閃亮亮的大車之前呈現「Orz」狀態,蕙娘和英俊都覺得他的背影有著深重的哀愁。


※※※

沒想到,這只是災難的開端。

這輛豪華配備的休旅車實在是大部分人的夢想,不但有天窗,柔軟舒適的牛皮座椅,還裝置了全套的卡拉OK和DVD,甚至還有衛星電視。

不過,豪華的休旅車應該乘載優雅的乘客。但是這群人與非人跟優雅實在沒有什麼關係。

一上車,麒麟興致很好的坐在助手座,自任為點歌小姐。於是這一車簡直要吵翻過去,一路上又吼又唱,連車頂都為之震動。連穩重的蕙娘都跟著下去唱聲如裂帛的崑曲……吵到明峰要抓狂了。

「夠了吧?夠了沒啊~~」他一面緊張的看著電子地圖,一面對著喧鬧如幼稚園的乘客們怒吼,「拜託你們安靜點行不行?!喂!」

他一回頭,心臟病差點發作,「英俊!把你的九個腦袋縮回來~」慘叫還沒有完,腦袋伸出天窗外的英俊已經遭到低垂的招牌一記猛擊,軟軟的栽進車子裡。「你到底有沒有常識啊?~」明峰快崩潰了,「頭手不要伸出車外都不懂?……麒麟!妳半個身子伸出窗外幹嘛?妳要幹嘛啊~」

「我想吐……唔……」

「我是造了什麼孽啊~」明峰慘叫著,急忙把車緊急靠在路邊,「要吐出去吐!」

麒麟望著明峰好一會兒,「你一停車我就不想吐了。你開車的技術真的很爛……」

老天爺,你為什麼讓我認識這些非人……?這是不是天要亡我?

「通通不許吵了!」他大叫,「再繼續吵下去,我就把車開去撞黃河!」

「黃河離這兒還遠著呢……」喝醉又暈車的麒麟掛在車窗上。

「妳給我閉嘴!」明峰很兇的關上卡拉OK,順手塞了片DVD進去,「安靜的看你們的卡通!」

這招倒是奏效了(這和幼稚園播放《天線寶寶》有異曲同工之妙),所有的乘客都安靜下來,擠著看卡通,沒人再大吵大鬧了。

明峰的耳朵終於有片刻的寧靜……只有動畫的對白斷斷續續地傳入他的耳朵。但對他來說,已經值得謝天謝地了。他終於可以專心看著地圖,開向下個目的地。

但是他卻聽到熟悉的對白。

「玉帝有敕,神硯四方,金木水火土,雷風雷電神敕,輕磨霹靂電光轉 ,急急如律令!」

眉清目秀的大眼男孩唸出這樣的咒,非常有氣勢的揮下手勢……

「風華招來!」

龐大的休旅車發出刺耳的緊急煞車聲。明峰面白如紙的望著卡通……那是動畫《庫洛魔法使》裡頭小狼的對白……吧?

難怪當時他有種奇異的違和感啊啊啊~

「妳妳妳……妳為什麼又……」他氣得口齒不清。

「我?我怎樣?」麒麟開放了酒禁,正在喝第二瓶茅台,「唉呀,你不懂的通通的是咒啦……」

明峰疲倦的趴在方向盤上,久久不能動彈。

「讓我回紅十字會吧~」淒厲的叫聲劃破天際,「我甘願回去當園丁啊!」

麒麟灌著酒,目光飄向遠方,「一切都來不及了……」




---------------------------------------------------------------------------------------------------------------------------------------------------


禁咒師 Ⅱ

      拿小抄還打輸會不會很丟臉啊?

      最慘的是,裡面還混進一張聖鬥士星矢的對白--

     「燃燒吧!我的小宇宙!以麒麟的名義!」

      天啊!他再度把性命交給一句漫畫對白…………

      就這樣,明峰得到了他親手收服的第一個式神。

      這個式神陪伴了他終生,一直忠實地為他捨生忘死…………

      而這個禁咒師的好徒弟,

      至今仍不知道他擁有一種超乎任何法力的強大力量。

      其實,溫柔才是真正無比強大的咒…………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星
  • 真的是超好看的,有些段落看到都會直掉眼淚,師徒吵鬧的片段還蠻爆笑的,真的是笑中有淚,淚中有笑,很精彩的一本書,喜歡^_^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