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某些禁忌,不可碰觸

 

祭天結束,他們整理行囊準備離開。住不上半個月,不知道為什麼有這麼多行李?每次看蕙娘從車子的後行李箱又掏出什麼東西來,他都不想追究了。比方說,七十二吋的電漿電視是怎樣塞進那個小小的後行李箱……

這種疑問越探討只會越偏離人世間的常軌,明峰已經很聰明的避免去了解。

但是手上這部笨重的桌上型主機突然爆炸,螢幕嗡的一聲開啟——當然,螢幕和主機的線早就拆光了,電源也在遙遠的牆壁上,沒有插上插頭。

這會不會太扯了一些?妳們這些「人」……就不能稍微遵守一下人世間的常軌嗎?

「你們好歹也替路人想想!」明峰氣急敗壞的把主機和螢幕往屋裡搬,「這樣看起來像不像鬧鬼?這根本就只有鬼片才會出現這種恐怖的劇情!」

懶在沙發上的麒麟一骨碌的爬起來,倒讓明峰嚇了一大跳,她推開明峰,望著電腦螢幕發呆。這引起明峰的好奇心,他也跟著望著螢幕——

那是一封e-mail。

 

「師尊在上:

無暇問候請見諒。徒兒接獲莉莉絲的簡訊,只言在秦皇陵遭難,之後訊息全無。百般探尋紅十字會,無奈該會堅不吐實,毫無結果。小徒惶恐之至,聽聞師尊已至古都。能否順探莉莉絲安危?小徒身有任務牽絆,恐延誤救援,萬望師尊搭救是幸。

徒俊英叩首再拜」

 

莉莉絲是誰啊?明峰心裡浮出疑問。他倒是還記得俊英老師兄,那個很帥的、開著輕航機的老農夫……

欸?莉莉絲不正是那個自稱「鳳凰」的金髮美女大師姐嗎?

「秦皇陵?」麒麟語氣很輕,但是怒氣卻像暴風雪般漸漸濃重,「到底有沒有人把我的話當話啊?」

她憑空炸了一張火符,千萬里之外的紅十字會就遭了殃,特別災難處理小組的部長專線馬上炸得飛起來,傳來麒麟雷霆萬鈞的聲音:「部長!你別給我當烏龜!立刻拿起電話!」

一陣慌亂和奔走後,硬著頭皮,史密斯老師拿起電話。「呃,哈囉?」

「哈你的頭啊!」麒麟的聲音其實不大,但是隱含的恐怖卻令人想就地找掩護,「好的老師直接讓你笑嘻嘻,不好的老師讓你慘兮兮,就這麼簡單嘛!之前老師有沒有講?說千萬不可以摸秦皇陵?

「不要摸!不要摸!不要摸!

結果你還是摸了,現在居然派我的徒兒去那裡,你們是怎麼對我交代啊?!

摸也就算了,還讓莉莉絲陷在那兒……

老師在講 你有沒有在聽?你沒有在聽嘛!

你不聽老師的話 你們還聘我當什麼鳥顧問啊?」

麒麟越說越氣,又是一發火符炸下去。遙遠的部長專線乾脆粉碎了。

史密斯老師可能不知道,但是這段「老師說」還真是流毒千古,連麒麟都學會了。

比較可怕的是,股市老師還只是扔筆,他們家的麒麟扔威力十足的火符。

史密斯老師哀怨的看了躲在椅子後面的部長,清了清嗓門,「親愛的,請妳冷靜一點……」

「誰是你親愛的!」麒麟憤怒的聲音從電話線冒了出來。

「這個這個……」史密斯老師吞了吞口水,「我們也不想呀!只是當局再三懇請,這到底也是他們重要的文化遺產嘛……」

「是他們送了大筆的錢叫你們想辦法把秦皇陵挖出來吧?」麒麟的聲音幾乎要轉變成雷霆了。

史密斯求救似的望了望部長,只見部長乾脆鑽到桌子底下去,他幽怨的望了望天花板,無言的在胸口畫了十字默禱。

「不出聲音?你以為向上帝祈禱就會沒事嗎?」麒麟暴跳了,「今天你不給我交代清楚來龍去脈,我扔的就不會是火符而已!」

「有人這樣說嗎?沒有嘛!」史密斯擦了擦額上的汗,「交代給莉莉絲,也是因為她是您得意的弟子呀!」

「她去探秦皇陵多久了?」

「呃……七天。」史密斯的聲音漸漸小下來,「我們也是盡力在救援,但是連大門都進不去呀……」

「她多久前沒有音訊?!」

「兩天前。」

兩天?麒麟氣得發暈。這麼兇險的事情,居然不敢讓她知道?是不是要到發訃文才要讓她知道?

「不要再派任何雜魚進去了,知不知道?」麒麟開始罵各國髒話,很不幸的,史密斯都聽得懂。「要是莉莉絲有個三長兩短,你們就洗乾淨脖子等著吧!」麒麟又炸了一張火符收音,結果引起防災小組全體網路短路。

「主子,冷靜點。」蕙娘溫柔的勸著,「事情發生了,還是得解決呀。」

「我馬上要趕到秦皇陵去。」麒麟心煩意亂,「行李不用搬了,你們都待在這兒吧,我去就行了。」

「不行!」蕙娘雖然溫柔,臨危卻很堅決,「我不可能讓妳涉險,我是妳的式神呀!」

欸?蕙娘要去?他怎麼可能看著溫柔慈悲的蕙娘跟著麒麟去送死?麒麟是蟑螂命,蕙娘可是很柔弱的。

(喂喂,明峰,蕙娘是哪裡柔弱……?)

「蕙娘去,我當然也要去。」明峰豪氣干雲的站出來,「保護女性是男人的天職。」

啊?主人要去?英俊慌張了。他當然知道秦皇陵是什麼可怕的地方,但是為了他心愛的主人,刀山油鍋他都拼了。

「呱!主人去我當然也跟著去!」英俊緊緊抱著明峰的大腿不放。

「這不是去郊遊啊!」麒麟吼他們,「會沒命的你們知不知道?」

「不知道。」

「又不一定會沒命。」

「跟主人一起殉情是我的心願。」

這三個幾乎是一起嚷起來,麒麟突然很無力。不知道是教得不好還是教得太好……一個徒兒加上兩個式神,都有股麒麟式的賴皮和任性。

說服他們要花多少時間成本?莉莉絲不知道熬不熬得了那麼久……

「別說我沒警告你們。」她疲憊的爬上駕駛座。結果這三個不怕死的小傢伙歡呼一聲,通通擠了上來。

「請繫好安全帶,謝謝。」麒麟喃喃著,語氣有著掩飾不了的疲倦。

 

※※※

 

一抵達秦皇陵之前十里左右,麒麟把車停了下來。

幾乎是三個車門同時開啟,三個人(對不起,一人兩式神)一塊朝著外面的黃沙吐。

明峰頭昏眼花的抬起頭,只覺得眼前一片金星亂冒。他跪在黃沙上,有點感激能夠活著回到陽世。自己開車穿梭冥道沒什麼感覺,坐在麒麟車上穿過冥道……

哇靠!他從來不知道中國冥道的數量會這麼多,果然是世界數一數二人口超多的古文明大國……他更不知道種類和樣子會這麼多元化以及恐怖啊~

在冥道航行,兩邊車窗貼滿了好奇的往裡面張望的「阿飄」。普通看就已經很可怕了,怎麼禁得起阿飄把臉壓在玻璃上扁平看?

哇啊啊啊啊~這不僅僅是恐怖,而是爆笑加上恐怖會引起交感神經打架……

真的太可怕了!

望著吐得軟綿綿的蕙娘和英俊,他滿眼同情。「你們也會怕吧?」數量多到比西門町假日人潮還可怕,麒麟居然若無其事的碾過去,宛如摩西分開紅海。

「怕?」英俊呻吟一聲,「麒麟大人開車的確好可怕……」他抱著明峰哭了起來,「我以為會撞到刀山還是跌下奈何橋……」

蕙娘疲憊的跪坐在黃沙上,「主人哪,你開的是休旅車不是裝甲車,更不是賽車,有需要這樣橫衝直撞,宛如飛機低飛嗎?拜託以後讓我開吧……」

人和妖怪暈車的理由居然這麼不同。

麒麟看著他們,有點無奈。「我趕時間。」

反正都會暈車……明峰看著滿地黃沙,「不直接開進秦皇陵?」

「誰有那種本事開進去呀?!」麒麟吼著,「可以直接開進去我還需要這麼費事嗎?」

她脫掉皮大衣,只穿著緊身萊卡運動上衣,牛仔短褲、獵靴,腰上掛著兩個槍套,裡頭是兩把左輪手槍(大概是吧),背著一個登山背包。

這些打扮不算不尋常,真正不尋常的是——

她手上提著一挺M4R.I.S軍用卡賓槍,看起來像是準備去殺人不像是去除妖。

「妳……」明峰目瞪口呆,「妳這是……」

「威力掃蕩。」麒麟沈下臉,「老娘沒時間慢慢陪你們耗!」她槍口對著明峰……左邊一尺的濛濛黃沙瘋狂開槍,明峰提著英俊抱著蕙娘慌張走避。

「妳想殺我們嗎?天啊!妳以為亂開槍可以打出什麼……」明峰的聲音越來越小,眼睛幾乎突出來。

黃沙發出痛吼聲,緩緩的從黃沙裡凝聚出一個巨大的土俑,摀著被打得像蜂窩的腦袋。

「開門讓我過去。」麒麟冷冷的把槍扛在肩上。

巨大如無敵鐵金剛的土俑發出驚天動地的怒吼聲(攻擊力和命中率同時上升),一掌拍向麒麟(範圍大約一部車的大小),麒麟是很輕巧的躲過去,但是在她身後的明峰卻像是躲不過了……

慘了!不能讓英俊和蕙娘受到傷害!他猛然回身要掩護,卻抱了個空,而可怕的災難也遲遲沒有落下……

他回頭,眼珠子差點掉下來。蕙娘恢復原身,皮膚泛著淡淡櫻花白,指爪墨黑如長夜;那隻九頭鳥,居然化身為少女模樣,說起來也相當可愛……

但是這個可愛的少女長了滿頭蜿蜒的蛇髮啊啊啊~

這兩個女性(?)同時抓住巨大土俑的手,平地給他一個過肩摔,讓他四平八穩的趴倒在地,引起強烈的地震。

接下來真是慘不忍睹……

「我家麒麟是讓你當蒼蠅拍的嗎?!」蕙娘的爪子變得無比巨大,抓破了土俑的臉和左眼。

「我的主人是你可以碰的嗎?!」英俊張開口,滿頭蛇髮怒張,尖銳的鳴叫以超音波的形態打碎了土俑的胸口。

「叫你開門還跟我五四三啊?!」麒麟的槍管子冒出硝煙和子彈。

這根本是單方面屠殺嘛……那麼大的一隻土俑被這三個女人(?)打個半死,只能趴在地上抖抖抖的口吐白沫。

女人真的好可怕呀……Q_Q

明峰抱著腦袋,蒼白著臉孔回憶,到底有沒有得罪過她們(?)……

「知道錯了嗎?」麒麟氣勢凌人地拿著卡賓槍指著土俑的腦袋,「別以為李斯老頭的字醜我就看不出來……等我打爛了這個符文,你辛苦千年的道行也沒了!乖乖把門給我打開!」

「妳,妳們這些女人怎麼這麼兇?」土俑淚眼汪汪,「我可是秦皇陵的守門人,妳怎麼跟那個黃毛的外國番女一樣,一過來就打人哪?」

「我管你是什麼鳥,」麒麟拉開保險,「讓你一命嗚呼再鞭屍也是可以的。」

「我開我開!」土俑馬上正跪,顧不得渾身酸痛,「我馬上開門……」

垂頭喪氣、淚眼汪汪的守門人,肚子突然像是門扉般打開。裡面漂蕩出一股深沈的塵土味道。

像是冥間的氣息。

他們魚貫的走入守門人的肚子裡,眼前出現寬廣的通道。牆壁上閃爍著拳頭大的「燈泡」,明峰好奇的湊過去看,卻發現一摸就會滾下來。

「沒見過夜明珠呀?」麒麟不耐煩的一把搶過,安回去。「別東張西望,小心腳下。」

沒錯。之所以秦皇陵到現在還開挖不出來,就是因為大門安放在黃沙凝聚的守門人身上。屬於自然精靈的土妖被安在土俑身體裡修煉,忠實的執行看守門口的命令。

這個會移動的門口,就是秦皇陵的第一道防線。

走下長長的甬道,他們意外到了一個廣闊的大廳。說廣闊,真不是蓋的。那種大,真的有點像是巨蛋體育館,可以同時容納好幾萬人的那種廣闊。

麒麟陰鬱的領著他們,默默的穿過大廳。到了正中間的時候,希希嗦嗦細微的鐵甲摩擦聲,悄悄的在他們身邊響起,湧現。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讓數以萬計的兵馬俑包圍了。土黃色的外表漸漸轉換顏色,宛如重生復活。

無比的安靜籠罩著。只有夜明珠閃爍,反射著刀戟蒼白的銳光。

「別阻礙我。」麒麟拿起卡賓槍,「讓我過去。」

她的話像是炸彈一樣引爆了原本沈寂的兵馬俑軍團,一起發出整齊的殺聲,震耳欲聾地攻了過來。

麒麟、蕙娘和英俊站了三個方位,將明峰圈在裡頭,開始盡情廝殺。但是這些精魂被拘在兵馬俑裡的鬼兵根本不畏懼,打碎了馬上重組復合,怎麼殺也殺不完。

麒麟知道,有個核心或者陣眼指揮著他們的舉止。但是要怎麼從千軍萬馬中找到那個「核心」?這跟大海撈針沒兩樣。

如果有時間,她會很高興的慢慢超度這起鬼兵。但是她沒有時間。

「隱藏黑暗力量的鑰匙啊,」她舉起卡賓槍,「請在我面前展示你原有的力量。與妳們締結契約的麒麟命令妳們……」雲霧緩緩升起,魄力驚人地隱隱有雷鳴電躍,「封印解除!」

一片朦朧中,從冥道湧現黑馬紅騎,鐵青著臉孔卻妖嬈美麗的林四娘軍團出現在這孤寂千年的古墓中。

雖然被殘酷的拘束在陶製兵馬俑中,這些精魂可都是當年古秦朝精銳的勇猛少年將軍,多久沒看到美嬌娘了,一陣沈默後,有人忍不住吹了口哨。

「輕薄兒!」林四娘發怒了,「看不起我姽嫿軍團?!姊妹們,上!」

一場好殺!只見紅衣娘子軍殺入黑衣秦軍中,宛如鮮豔的雲霞染紅黑夜。只是抱著輕慢的秦軍,居然被這票勇悍無比的娘子軍硬殺出一條血路,還被電得慘兮兮。

惹熊惹虎,不要惹到恰查某。明峰深深地膽寒了。

女人,真的好可怕……

「四娘,交給妳們行不行?」麒麟喚了一聲。

乾脆跳下馬扔了劍的林四娘正抓著某個倒楣秦朝將軍猛揍,「啊?我們看起來像是有問題嗎?」她迴腿踹得撲上來的小兵飛得大老遠。

是我的教育方法有問題?麒麟摸了摸下巴。為什麼我的弟子和式神們都有相同的任性和暴力呢?同時看到這麼多「麒麟」……

她深深地思考起這個問題。

「妳們到底是誰啊?!」絕望的秦軍大叫,「為什麼你們都跟那個黃毛暴力女一樣不分青紅皂白就揍人啊~」

唔,看起來莉莉絲不是在這裡栽跟斗的。

「交給妳們了。」麒麟穿過打得熱鬧滾滾的大廳,「我去下一站找莉莉絲。」

「放心……靠!色狼!」林四娘青筋浮起來,一個重心不穩的秦軍抱到她的胸部。「對不起就可以了事,那世界還需要警察嗎?!」她使出了巴掌六連擊,「你已經死了!」

……我的教育方式真的需要檢討一下。麒麟默默想著。

她穿過大廳,在古銅大門停了下來。明峰看她從背包掏出手榴彈時,臉色大變。「麒麟妳冷靜一點……」

「我冷靜不下來。」她將沒有拔掉插稍的手榴彈按在青銅大門上。

「妳最少也跑遠一點扔!」麒麟抓著蕙娘和英俊往後跑。

「很安全的啦……」麒麟眼中精光大射,那個沒拔掉插稍的手榴彈猛然在她手下引爆。

驚天動地的大響之後,那兩扇擁有堅固咒力的青銅大門晃了兩晃,垮到另一邊去,轟然引起滿天的黃沙灰塵,讓明峰嗆咳不已。

麒麟手掌冒著煙,神情看起來很輕鬆,「我不是說過很安全嗎?」

妳、妳真的是人類嗎?

這一刻,明峰意識到兩件事情。第一,他是麒麟這邊唯一的男性;第二,他不該跟來秦皇陵的。

跟來只是讓他感受到女性無窮的「潛力」和「爆炸力」。

「我能不能回紅十字會?」他眼淚汪汪的問。

「啊?什麼?」麒麟轉過頭,手裡還握著另一個手榴彈,「你要幫我拿這個嗎?」她揚了揚手榴彈。

「……什麼都沒有。」

女人,真的是種恐怖的生物呀!


----------------------------------------------------------------------------------------------------------------------------------------------------


禁咒師 Ⅱ      拿小抄還打輸會不會很丟臉啊?

      最慘的是,裡面還混進一張聖鬥士星矢的對白--

     「燃燒吧!我的小宇宙!以麒麟的名義!」

      天啊!他再度把性命交給一句漫畫對白…………

      就這樣,明峰得到了他親手收服的第一個式神。

      這個式神陪伴了他終生,一直忠實地為他捨生忘死…………

      而這個禁咒師的好徒弟,

      至今仍不知道他擁有一種超乎任何法力的強大力量。

      其實,溫柔才是真正無比強大的咒…………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