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碰觸了禁忌,就要有覺悟

 

眼前是無盡的黑暗。

黑暗而冷寂,宛如噴出死亡氣息的墓穴。麒麟扣下板機,發出驚人的槍響,驚破了冰冷的沈默,發出來的火光居然沒有熄,在他們頭頂上宛如火鳥般飛舞盤旋。

明峰被槍聲嚇了一大跳,身後又有東西猛撲上來,他放聲尖叫,卻被麒麟瞪了一眼。

顫巍巍地往後一看,那隻該死的九頭鳥居然九個腦袋都是眼淚鼻涕,用翅膀抓著明峰的襯衫拼命發抖。

「做什麼嚇我?」明峰驚魂甫定的罵。

英俊可憐兮兮的抬起頭,「……我、我怕黑。」

明峰無言了好一會兒。怕黑?「妖怪怕什麼黑呀!?欸?」他把英俊從背上抓下來,那隻九頭鳥又害怕的緊抱著明峰的脖子不放。

不對吧?剛剛他不是化身為人嗎?「你剛剛不是變成……」他感到不可思議。

「那是戰鬥形態之一呀。」英俊可憐兮兮的說,「但是那個樣子好醜,我不喜歡。」

難道你覺得現在這個樣子比較好看?

「人類女生的樣子好怪,」英俊抱怨著,「只有一個腦袋,手和腳細得像是竹竿。」

「那麼,你覺得麒麟很醜?」

「怎麼可能?麒麟大人是很漂亮的。」英俊張大十八個眼睛,「你沒看到麒麟大人擁有這麼美麗高強的靈力嗎?」

這倒是我的錯了。明峰默默的想。他不該用人類的審美觀扣在妖怪上面,妖怪自然有他們一套的審美觀。

「那我在你眼中應該也很怪吧?」

「……才不會!主人就算只有一個腦袋和竹竿手,我還是不會嫌棄主人的!就算你沒有優雅的蛇頸和出色的長嘴,對我來說,主人就是主人!我絕對不會因為主人的外貌而嫌你難看的!就算生不成雙,我也要跟主人死同墳!」

那還真是謝謝你呀。我、宋明峰,今年二十四歲,出生到現在沒交過任何女朋友,為什麼對我有好感的,不是妖怪就是想當吸血鬼的人類?!這是什麼命……

現在我的式神居然滿臉通紅的跟我講要與我同生共死,我是該哭還是該笑啊?

「我想要一個正常的女朋友,嗚……」明峰熱淚盈眶。

「呃,但是龍女把你訂下了呢。」蕙娘不知道怎麼安慰他,「從某個角度來說,她也算正常的……」嗯,很正常的伏羲氏女性,屬於神人的一族呢。

「主人主人,我也是很正常的妖怪啊!」英俊自告奮勇了。

麒麟瞥了他一眼,「照我的卦看來,你這輩子跟『正常』沒有緣份了。」

「你只會除妖,混充什麼算命師?」明峰不依了,他一定要對抗這種不幸的命運!「我要女朋友!我要正常的女朋友!」

寂靜的黑暗突然大放光明,讓所有的人眼睛都睜不開,等眼花過去,可以看到東西時……

只見車水馬龍,熙熙攘攘,根本就是……

根本就是都城嘛!

抬頭一看,「民生東路三段」。沒錯,這是都城呀!

「我們回家了?」明峰呆呆的。

在行人道擺攤子賣可麗餅的可愛女孩笑了起來,「噗,你叫那麼大聲,那麼想要女朋友呀?」

她穿著可愛荷花邊的圍裙,紮著乾淨俏麗的馬尾,滿臉甜甜的笑,不是說很漂亮,卻讓人打從心底覺得好舒服。

沒錯!他夢想中的可愛女朋友就該像這樣!勤勤懇懇,滿臉陽光向上的笑。

「妳願意嗎?」明峰的心跳得好劇烈。

「欸?」可麗餅女孩臉紅得好好看,「哎呀,好害羞……雖然人家也很喜歡你這樣的……」

「因為精氣很好吃?」麒麟冷冷的插嘴,開槍打暴了可麗餅女孩的腦袋。

「妳、妳怎麼可以這樣?!妳可以隨便殺人嗎?!」明峰撲了過來,麒麟輕鬆的給他一記窩心腳,讓他蜷縮在地上呻吟。

「哎呀呀,妳這樣踹我看中的男人,豈不是不給面子嗎?」只剩下半個腦袋的可麗餅女孩微笑著,像是黏土重塑似的將自己的頭重生出來,「你們以為能夠從這兒出去嗎?」

「我只想問妳,莉莉絲是不是陷在這邊?」

可麗餅女孩舔了舔手指上的血,「妳說那隻黃毛女?她的確也在這邊。」她臉孔猙獰起來,「但是你們都無法離開這裡,因為這裡是夢!你們原本可以做著美夢而死,但是你們卻放棄這樣的福利,自甘墮落到惡夢去!就在惡夢裡痛苦哀……呃……」

她低頭,瞠目看著鐵棒貫體而過。

麒麟不知道什麼時候棄了槍,掣出鐵棒,結果了她。輕輕的,麒麟在那妖魔的耳邊說,「妳知道為什麼我拿槍,不先拿鐵棒嗎?」

妖魔徒勞的想重生,卻發現傷口漸漸腐蝕,敗壞。

「因為我會想拿出鐵棒的時候,通常心情都很不好。我心情若不好,我就會不爽,我若不爽我就想要開扁,我若開扁下去,下一個要死哪個鬼玩意兒,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她拍了拍妖魔的臉蛋,「明白?」

一蓬純青的火焰從鐵棒冒出來,轟然燃盡了那隻妖魔。原本熙熙攘攘的都城街頭,像是融蠟般垮了下來,露出赤裸黑暗的天空,和無垠的沙漠。

「幻象之後還是幻象?」麒麟冷笑一聲。

明峰勉強爬了起來,他目瞪口呆的。「……麒麟。」

「幹嘛?」她有點不耐煩,如果還要吵怎麼殺了他的意中人,就乾脆用窩心腳踹出他的腸子。男人的腦袋到底有沒有一個「紅肉李」大?稍微平頭整臉的女人都可以勾引走?

「我當妳徒弟以來,覺得今天妳最勤奮,最有禁咒師的樣子欸。」他真的深深讚嘆了。

「你給我閉嘴!」

 

※※※

 

麒麟將卡賓槍扔給明峰,「拿著防身。」

他膽戰心驚的拿著槍,雖然沒當過兵,但是紅十字會有射擊課,他多少也學過一些。

問題是,他不祥的預感居然成真了。那把卡賓槍果然沒有子彈。

「沒子彈……你是想要我拿槍托打怪?」明峰幾乎落淚了。

「你可以上刺刀。」麒麟漫不經心的回答,「哎,你很煩捏,修道修這麼久,連將靈氣凝聚成子彈都不會?」

誰會啊?妳當每個人都跟妳一樣不正常?「我可是正常又平凡的人類啊!」明峰吼了起來。

「那是你對自己不夠了解。」麒麟拎起鐵棒,「警覺點,別又被拐走了!我不太想救笨蛋。」

跟這種師父到底有什麼前途?

說是這樣說,他還是小心翼翼的跟在麒麟的背後。漆黑的天空旋著詭異的紫,黃沙遍野,卻連一絲風也沒有。

完全的寂靜,寂靜到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麒麟一言不發的前行,不知道走了多久,腿和心都感到麻木。

他這才發現,當寂靜到一種程度,會讓人有窒息的感覺。而單調一直幾乎無盡循環的景色,會讓人疲倦,很疲倦。他越來越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漸漸陷入一種漫長的恍惚中……

然而,他聽到了細微的聲音,打破了墳墓般的寂靜。

一個男人跪在沙土上,不斷扒抓著,像是在挖著什麼。靠近一看,不禁毛骨悚然,那個男人像是個木乃伊,枯瘦異常,一雙手早已經沒有血肉,只有白骨森森。

「這裡挖不出水。」麒麟的聲音很平靜。

「妳難道沒有眼睛看嗎?」宛如骷髏的臉孔轉過來,只見他眼窩空空盪盪,已經沒有眼珠了,「我在挖我的墳墓!」

男人不斷的抓著滾燙的黃沙,但是黃沙像是有生命似的,每挖開一些,就流入更多,「我要挖出可以躺下的墳墓,才能夠死掉。讓我死,讓我死……」他淒慘的哀號,「我錯了!我不該來盜墓,讓我死!讓我死!偉大的秦皇,讓我解脫吧,讓我解脫吧……」

麒麟閉了閉眼睛,舉起鐵棒,那男人倒在黃沙上,再也不動了,只放鬆的呼出一口氣,像是在說「謝謝。」

「他不是妖怪欸。」明峰呆掉了。

「嗯,對啊。但他已經死很久了。」那男人漸漸風化,只剩下破布似的衣服無力的飄動,「只是他在這幻境中,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她轉頭,「那邊也有……」

到處都是沙沙的聲音,乾枯如木乃伊的盜墓者哀號,徒勞無功的挖掘著自己的墳墓。麒麟舉起手上的鐵棒,一個個「解放」他們。

明峰往後退了兩步,再兩步。

「妳真的是麒麟嗎?」他低低的問,恐懼的四下張望,蕙娘和英俊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

「你說什麼傻話?被幻境迷住了嗎?」麒麟轉頭看他,「我當然是麒麟。」

「不對,妳不是。」明峰後退幾步,「就算外貌再怎麼像,妳也不是她。」

麒麟望了他好一會兒,「你走路走到呆啦?快點,蕙娘和英俊在前面等我們……」她伸手去抓,卻被一記火光和巨響射個正著。

她朝下看著自己胸口的洞,又看了看明峰微微冒煙的槍管。

「奇怪,」她困惑了,「這明明是你心目中的『麒麟』。不管是容貌還是語氣,能力或者是氣味,我都照你的想法塑造,為什麼你會發現?」

「妳沒學到她的偏心。」明峰蒼白著臉孔,拿槍對著「假麒麟」,「她對人類極為忍耐,絕對不會去主動拿走任何人的性命。再說,她懶。如果有人哭著尋死,她會叫他自己去死,不要弄髒她的手。」

「假麒麟」笑了,「你倒是很了解她。」她設法癒合傷口,感到更困惑了。奇怪,這樣一個小洞,卻癒合不起來,反而漸漸融蝕。

當然她還是有辦法的,只是要花時間。一槍還好,多來幾槍大約不太妙。

「那麼,你能殺她嗎?」假麒麟無邪的一笑,容貌漸漸改變,「明峰……」

他愣住了,卡賓槍匡啷的落在沙地上。他,的確無法下手。

 

※※※

 

麒麟向前走著,突然有種異樣的感覺。猛然回頭,發現明峰還跟在她身後,但是,她有股奇怪的違和感。

「我有點怕……」明峰湊了過來想抱住她的手臂,麒麟警告似的舉起鐵棒。

「妳在幹嘛?」明峰滿臉困惑,「我只是覺得害怕。」

「幻妖,別枉送性命。」她不禁有些後悔,不該大意的,「李斯那老鬼拘你們來當差,又不是什麼好意的,犯得著為他送命?」

「為什麼妳會看出來?」假明峰滿臉困惑,「明明這是妳心目中的『明峰』。」

「哎呀!」麒麟輕輕叫了一聲,「我的確覺得他膽子很小,但是他膽子雖小,卻硬撐著男人的尊嚴,不會隨便對我示弱。」她聳聳肩,「很傷腦筋的徒兒,對吧?」

「我愛好和平。」假明峰很遺憾,「本來不想使用暴力,畢竟李斯大人希望妳毫髮無傷的到皇上面前。」

「真剛好,我也愛好和平。」麒麟懶懶得看他一眼,「饒了你,叫李斯那老鬼把莉莉絲送出來,我給他賠個不是,大家都擱開手吧。」

「但是李斯大人的旨意不是這樣的。」他笑咪咪的伸出巨大又醜惡的爪子,「跟我走吧!在幻境中,我的能力遠超過任何眾生……」

「只超過人類而已。」麒麟拄著鐵棒,半厭煩半好笑地回望,「我召喚你回來,重生吧!蕙娘!遵從我命,去除邪惡!」

原本迷失在幻漠的蕙娘像是被強大的力量拉扯,瞬間就到了麒麟的面前,在強烈的光芒下,恢復大殭尸的原形。

幻妖露出懼色,咬咬牙還是撲了上來,卻讓蕙娘銳利的指爪劈成兩半。他不敢相信,「怎麼可能?式神無法進入幻境,妳曾經陷在這裡一年多,從來也沒能呼喚任何式神……」他的聲音漸漸虛弱。

「因為我是麒麟。」麒麟微笑,有點寂寞的,「我當初陷在秦皇陵時……還是個貨真價實的人類。」

看著幻妖分解在幻境中,麒麟默然。在她年紀還輕,收服蕙娘不久的時候,年輕氣盛的她,曾經在這幻境裡困足了一年。多少次她想使用咒呼喚蕙娘,但是所有的咒,在幻境裡都失去效用。

她能逃出秦皇陵,實在是運氣和僥倖。

多年後,她回到這裡,已經可以隨心所欲的將式神帶進來,只因為,她已經不算是人類了。

「主人。」蕙娘恢復溫柔嬌怯的模樣,「明峰他……」

「所以我才不想讓他來的。」她的臉孔,很憂鬱,「他喚了英俊。」嘆了口氣,她朝著強烈的法術痕跡,如光般飛行。

 

※※※

 

他無法動手。明明知道是幻象,但是他就是下不了手。他以為已經忘記,他以為已經不再疼痛,不再想念……

但是這瞬間,他蓄滿了淚,嗓子眼像是塞滿了棉花,哽著。心頭的傷痛和思慕一起被扯開來……死別的傷本來就無法痊癒。

「媽?」他輕輕喚著,像是回到兒提時。「不、不對,妳不是……妳太過分了……」

「明峰。」一模一樣的聲音,一模一樣的娟秀。那是他的母親,為了替他擋災,折損了壽命早逝的母親,「我一直好想你。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假的假的!她明明是假的!但是為什麼,他的眼淚無法停止,想不起任何咒語,也沒辦法抗拒虛幻的母親將他抱在懷裡……

太可恨了,連氣味都一模一樣……他更恨自己的軟弱。明明知道很可能就這樣被吸乾精氣,就是沒辦法撿起槍,射殺她。

麒麟……還是誰,快來,誰都好……他不想這樣死在妖魔手裡。若是母親知道他是這樣死的……豈不是心都要碎了?

「英俊……英俊!」在體力大量奔流,越來越虛弱時,他鼓起最後的力氣大叫,「英俊,快來!」

孤獨尋覓的英俊聽到了明峰的呼喚。他知道,那不算是咒……但是你又怎麼知道,咒的真正面貌?

咒,難道不就是深刻的祈求嗎?

她像是一道流光飛奔到明峰面前,化為人形的她,滿頭蛇髮怒張,重創了幻妖,將明峰搶了過來。

「不可能!」呆了半晌,幻妖摀著臉喊,「眾生無法進入我的幻境,除了人類以外;但是人類……人類沒有辦法在我的幻境喚出任何式神!」

「妳說什麼我不懂,」英俊鼻間獰出怒紋,「但是別想動我主人。」

明峰喘了一會兒,像是貧血般頭重腳輕。他根本沒聽到幻妖說些什麼,他只是愣愣的看著「母親」。

這輩子他再也見不到了。

幻妖修復好了臉上的傷,「妳敢嗎?」她溫和的一笑,「我現在可是妳主人的母親。」英俊大吃一驚,回頭看明峰,卻被幻妖掐住脖子。她伸出蛇髮咬住幻妖,和幻妖打成一團。

看到英俊的血,明峰清醒了過來。他突然體會到英俊的溫柔。她會打得這麼絆手絆腳,這麼狼狽,只因為他在意,在意那個外形像母親的假相。

再也不要有人死了……再也不要了!

「殺了她!英俊!」他下不了手,但是他的式神可以,「她不是我媽媽!」

等麒麟趕到的時候,明峰坐在沙地上,將臉埋在膝間。手足無措的英俊,依舊是蛇髮美少女的模樣,滿身是血,只敢輕輕搭著他的肩膀。

「假的就是假的,有什麼好哭?」麒麟輕嘆,從幻妖融化成一攤的的屍首裡,掏出一個古樸的玉蟬。

找到了,陣眼。想來李斯那老鬼學會了一些什麼,知道陣眼不能擺在幻境,就像會走動的守門人,這陣眼,擺在幻妖身上再合適也不過了。

「觸犯了禁忌是要付出代價的,我承認。」麒麟冷下臉,「相對的,我的禁忌也不容觸犯。」

她捏碎了玉蟬。

整個幻境都在搖動,景物像是銳利的玻璃脆化、破裂,然後一一沒入地下,露出一個極大的宮闕,什麼都沒有的宮闕,除了滿地重重疊疊,森然的白骨。不知道多少人困於這個幻境內,幾乎沒人可以逃脫。

而我居然逃過了兩次——麒麟其實是有些自豪的。

「沙漠呢?妖魔呢?」明峰大吃一驚,「這是什麼地方?」

「除了秦皇陵還會是哪?」麒麟橫了他一眼,「把鼻涕擦一擦,像樣嗎?」

「我哪有流鼻涕!」明峰慌張的用袖子擦著。

「主人,用面紙比較好。」英俊掏出有著小心小花的漂亮面紙,還有淡淡的香氣,「你的鼻涕都染在袖子上了。」

「囉唆!」


----------------------------------------------------------------------------------------------------------------------------------------------------


禁咒師 Ⅱ      拿小抄還打輸會不會很丟臉啊?

      最慘的是,裡面還混進一張聖鬥士星矢的對白--

     「燃燒吧!我的小宇宙!以麒麟的名義!」

      天啊!他再度把性命交給一句漫畫對白…………

      就這樣,明峰得到了他親手收服的第一個式神。

      這個式神陪伴了他終生,一直忠實地為他捨生忘死…………

      而這個禁咒師的好徒弟,

      至今仍不知道他擁有一種超乎任何法力的強大力量。

      其實,溫柔才是真正無比強大的咒…………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