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百里的寂寞妄想

 

踏過空曠的宮闕,腳下的枯骨嘎吱作響。

如果可以避開,明峰是很想避開的,但是滿地鋪了厚厚的一層,根本沒有下腳處,除了硬著頭皮踏過去,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他只能懷著恐怖和憐憫的情緒,盡量小心的走過,但走得越慢,刺耳的嘎吱聲卻越響亮。

「他們死很久了,這副枯骨也不會痛。」麒麟深深的嘆了口氣。

「我理智上知道,情感上我不知道。」明峰熱淚盈眶。

「你真的很愛哭欸。」麒麟又嘆了口氣。

「我哪有!我哪有!」明峰趕緊偷擦眼角的溼潤,「我只是想到他們家中還有人在等待……」

「家裡的人?」麒麟惆悵起來,「時光帶走一切,包括他們的生命和家人的想念。他們因為貪心死在秦皇陵,他們的家人懸心死於年老病苦,同樣的是消逝在生命的長流裡……」

很少看到麒麟這麼感性,他反而呆掉了。「呃,麒麟,我不知道妳這麼……」

「愛錢死好囉!」麒麟踢了滿地枯骨一腳,「還絆得老娘走路不便。隨便來挖人家的墳墓?你們是夠了沒有?一群混帳!」

什麼感性?他果然是誤會了。

等他們橫越了整個廣大如足球場的宮闕,麒麟不再說話,看著眼前聳立的大門。不同於氣派的青銅大門,這個門是用岩石雕塑的,富麗堂皇而繁複的花紋,誇耀著盛秦時代的豐功偉業。

但是明峰看起來,就像是個龐大的墓碑,其實他老覺得任何紀念碑都像墓碑一般。

感慨未定,看到麒麟又往包包掏東西,他嚇得抓著蕙娘和英俊就地找掩護,沒想到她居然掏出一張規規矩矩的符紙,這比掏出手榴彈還讓他驚駭。

「妳、妳妳妳……妳會使用符咒?」她一定是裝裝樣子,「妳還是用手榴彈吧!拿符咒一點都不像妳的風格了!」

「喂,你懂不懂什麼是尊師重道?」麒麟不高興了,「你以為禁咒師是叫假的?」

難道不是嗎?

麒麟不想理他,肅穆地取出符咒,喃喃念著,「宇宙天地,賜我力量,降伏群魔,迎來曙光……」

眼中精光大射,「疾破!」

是啦,法力是很強,威力完全不輸手榴彈,還是把岩石大門炸得粉碎。幸好他有預感,早就拉著大大小小就地找掩護了。

但是妳念的「咒」是不是怪怪的?

「妳騙我沒看過《神眉》?」明峰額頭的青筋都爆出來了,「妳還是用手榴彈吧!不要欺世盜名了!」

「手榴彈的威力不夠猛。」麒麟漫應著,「還是符咒來得帶勁兒。」

「……」除了無言,他還可以說啥?

沒好氣的跟著麒麟進入門內,卻感到一陣窒息。他們像是陷入一片黑暗凝聚的果凍,空氣厚實而沈重,連轉動四肢都有困難。

麒麟舉起鐵棒,頂端發出幽幽的光,這才把黏稠的黑暗驅除開來。有種奇異的氣息讓明峰畏懼,他被妖異糾纏了大半生,非常熟悉妖異的氣息……

但這並不是,反而是另一種刺鼻的香氣,讓人陣陣頭暈。這種強烈到令人發噁的香氣,很像是……

貪婪的氣息。

穿過了濃稠如粥的黑暗,明峰跌跌撞撞的到了充滿光亮的空間,他舉目四望,有點目瞪口呆。

他看到了天空漆黑如夜,鑲著閃亮的北斗七星。光源是從繁星、熊熊燃燒的香油燈,和河裡穿梭不息的水鳥身上發出來的。

一望無際,無邊無涯。這廣大的宮廷幾乎沒有盡頭,呈現一個「口」字狀排列,當中圈著極大的庭園,河川蜿蜒,無數的橋和明亮的河水交織成醉人的美麗。花園有著奇花異卉,百鳥爭鳴,遠看宛如天堂的景象。

我們真的在秦皇陵?難道這又是另一個幻象?明峰自問著。他湊上去看著白玉欄杆上的翠鳥,發現牠不曾驚走,依舊鳴唱著,只是鳴唱的旋律沒有改變過。

「那是假的。」麒麟阻止他的好奇,「你看到的一草一木,一禽一獸,不是用金玉刻就,就是用標本唬弄,畢竟這裡是個陵墓。」

「那麼那個……」他不敢置信的指著天空繁星和明亮蕩漾的河水。

「假的。」麒麟抬頭看看繁星,「那是用夜明珠和咒術的力量讓他看起來很真實。至於河水,那是水銀。」麒麟輕嘆,「當然因為某人強大的妄念,這世界已經是半真半假了……」

「那麼那個女子呢?」明峰朝著正在掐花兒的女郎一指,「她也是假的?」

那女郎聽見明峰的聲音,楚楚可憐的抬頭,反而把明峰嚇了一跳。只見她折了一枝珠玉花兒,軟弱又蒼白地對著明峰望望,輕輕把花拋在明峰面前,咬著長長的衣袖咯咯笑著,飄然的走進宮門,覷著他好一會兒,指了指花兒,又招了招手。

「唷,有美女垂青呢。」麒麟惡意的一笑,「嘖嘖!你不去?」

「妳在開玩笑?」明峰差點嚇死,「她她她……她連眼珠子都沒有!媽啊~鬼啊~」

「你這樣就很沒有禮貌了,」麒麟搖著手指,「她當年也是因為美麗才被選進宮當宮娥,不夠漂亮還不能陪葬呢。你是因為還沒被妄想影響,才看不出她的美麗……」

她都不知道死了幾千年了,這種美貌他也不敢看啊!南無阿彌陀佛……

他們在這廣大的宮闕漫遊,觸目都是乾枯如木乃伊的宮娥嬪妃,有的在嘻笑,有的在哭,有的默默的織布養蠶。她們似乎不在意麒麟這些人,依舊機械似的做著自己的事情。他漸漸明白,為什麼麒麟會說她們也是「假的」。

這些宛如鬼魂的女子有些像是電動花燈,固定的做著相同的事情。籮筐裡的蠶明明是金箔擰就的,她們還是一片片放上翡翠雕成的桑葉;織機上的絲線早已腐朽成灰,她們還是一無所知的投梭。

唯一不同的是,有的宮娥會多看明峰幾眼,大膽一點的可能偷扔個手帕花兒,甚至手鐲玉佩,暗示他撿起來。

對於這種垂青,他真是敬謝不敏。雖然如麒麟所說的,他進入這裡越久,這裡的假就漸漸取代了真──乾枯的臉龐豐潤,空空的眼窩有了靈秀的眼睛,水銀河流成了真正的小橋流水,冷寂的宮闕充斥了笑語和人聲……

但這一切,都還是「假的」。他知道自己的視覺被影響,但是大腦的判斷可還沒有被影響。

雖然知道這些手鐲玉珮價值連城,一想到這是陪葬品,他就覺得紅十字會的薪水也夠多了,用不著發這種財。

這和他的道德相抵觸。

麒麟卻沒有半點害怕,倚著窗,和裡頭織布的宮娥微笑,「大王在哪呢?」

「麒麟娘娘,大王憶念您好久了。」宮娥泛起謙卑的笑,偷偷地對著明峰拋媚眼兒,「這會兒大王剛收了位金髮嬪妃,就在您舊時住處呢。」

「敢情好,」麒麟笑了笑,「我這就去找大王敘敘舊。」

麒麟熟門熟路的逛過去,明峰小跑步的跟在她後面,「麒麟娘娘?」

「偏你耳朵尖,女鬼的胡說八道也聽得這麼真。」麒麟的回答卻異樣的冷淡。

這麼說,還真的有這麼回事?這裡是秦皇陵吧?這裡的大王……豈不是死了好幾千年的秦始皇?

那麒麟到底是什麼時候被封為秦始皇的「娘娘」?一定是死後吧?對吧對吧?若是生前……那真的太可怕了!

「是生前還是死後?」他完全不敢去想麒麟的年紀了。

「死很久以後啦!」麒麟有點生氣了,「四十年前我來過這裡。」

……他還是別問麒麟的芳齡好了。

麒麟跨進最大的那個宮門,明峰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跟著跨進去。

「喂,這可是很好的實習機會,」麒麟不耐煩了,「很少有機會看到這麼大的場面。」

硬著頭皮跨進去……哎呀,老天!果然很少有這機會……

只見景色豁然一變,出現了極寬廣的石板廣場,烏鴉鴉的站了一地的文武百官。這些人全部穿黑,手拿玉笏,一言不發的瞪著他們。

「我要見大王。」麒麟心平氣和的說。

「麒麟娘娘求見大王。」站在門口的守衛喊著,然後下一個低階官吏也接著喊,「麒麟娘娘求見大王。」下一個官階高一些的官吏又跟著喊,「麒麟娘娘求見大王。」

一個個的呼喊慢慢像浪潮一樣傳到廣場極遠那端,沈重渾厚、美侖美奐的巨大宮殿。

乖乖!好大氣派。這喊話接力起碼也傳了快十五分鐘才傳到宮殿門口,又起碼花了二十分鐘才傳回來,派個人去跑一趟的確不會比接力快。

這要多少時間訓練啊?明峰胡思亂想著。萬一中間接個不好,「麒麟娘娘求見大王」變成「麒麟老娘求見大王八」,在古代大約要掉腦袋了。

「大王宣,麒麟娘娘進宮晉見!」守衛中氣十足的喊著。其實他不用這麼大聲,五分鐘前他們就聽清楚了這一句。「上殿棄武!」

「什麼是棄武啊?」明峰糊塗了。

「說白話就是,把你身上的武器交出來。」麒麟把身上的六把槍拔出來扔在地上(!),還有背包、又從獵靴扔出半打小刀(!!),接著像是變魔術一樣,扔出了兩三把七長八短的劍和武士刀(!!!)。

她到底是把這些東西藏在哪啊?

「你的兵器呢?」麒麟問著明峰。

「我?我哪來的兵器?」他愣了一下,「就只有妳給我的卡賓槍,但是我丟在幻境了,我這樣善良無辜的老百姓……」

「沒有就好。」麒麟舉步,文武百官嘩然讓出一條路給他,像是分開了黑色的浪潮,「被查出來別說我沒先警告。」

哪來的兵器啊?我又不像妳,滿懷暴力因子!

走到宮殿門口,「噹」的一聲大響,明峰居然「黏」在大門上,動彈不得。侍衛們幾十把長槍指了過來,只差一點點就戳在他的臉頰上。

「等等,等等!」麒麟趕緊阻止,省得明峰被戳了幾十個透明窟窿,「他搞不好也不知道他帶了什麼,看在是我的小徒份上,好歹也搜一搜,別真的戳下去……謝謝,謝謝……」

侍衛們在慌張失措的明峰身上搜出了一把瑞士小刀。看到小刀,侍衛們一起頓著長槍,如雷喊著,「上殿棄武!」「上殿棄武!!」「上殿……」

「不用喊我也知道了,需要在我耳朵邊吼嗎?」麒麟吼了回去,「大王宣我進去!收了兵器就快滾吧!吵什麼吵!」

侍衛們倒退著離開,拿走了明峰的瑞士小刀。

「那是我的瑞士小刀,陪伴我很多年欸!」明峰嚷了起來,「喂!還給我……」一回頭,發現蕙娘和英俊不見了。

「蕙娘?英俊?」他吃了一驚,剛剛明明在身後啊!「他們呢?」

「他們也算是『兵器』。」麒麟把明峰從門上「拔」下來,「放心,他們會好好的……如果我們有機會回去的話。」

他們沒事,重要的是——我和這笨徒兒的事情大條了。

麒麟深深的嘆了口氣。

 

※※※

 

在鋪滿打磨得發光的黑曜石地板的大殿上,秦皇的寢宮意外地廣大而寂寥,幾乎沒什麼擺飾,秦皇遠遠的盤坐在不知名的豪華動物毛皮上,手裡執著鏈子。

鏈子的另一頭,拴著拼命掙扎、狼狽不堪的莉莉絲。

麒麟暗暗鬆了口氣,又覺得沈重起來。「……大王。」

秦皇身量不高,容顏卻意外的溫和善良。有些像是小孩子般純真的表情,帶著寵溺的眼神看著掙扎不已的莉莉絲。

他抬起眼,有些恍惚地笑著,對著麒麟。「終究妳還是不捨朕這兒的富貴。既然妳願意回來,朕還有什麼好說的呢?妳這次回來,就要好好聽話,切莫再像之前那般任性了……」

「大王,你都死這麼久了,哪還有什麼富貴?」麒麟嘆氣,耐著性子交涉,「你讓李斯那老鬼騙了,當了他實驗長生術的材料。瞧瞧你,長生不成,倒弄成這副狼狽樣,人不人、鬼不鬼,連殭尸都說不上。你關在這陵墓裡也夠久了,是該鬆鬆手,真正安息去了……」

「誰說朕死了?」秦皇臉色一沈,「朕明明還活著!依舊統治著大好江山!永永遠遠,無窮無盡!李斯!你來告訴她,是不是這樣子?」

慘白著臉孔的李斯從黑暗中冒出來,面無表情,「大王說得是。」

麒麟望著這個曾經野心勃勃的秦朝宰相,不禁暗暗嘆息。

李斯貴為一國宰相,遙想六國兼併,秦朝統一,他這位足智多謀、信仰嚴刑峻法的大宰相要記上第一功。

但是李斯,又不只是秦朝宰相而已。他是個修仙者。

為什麼一個修仙者要涉入塵世?就不得不從另一種貪婪說起。

李斯不希冀人世間的富貴,但是他不耐煩花上好幾百年去修仙得道,既然他是這樣聰明智慧,忍不住就想要走捷徑。

他花了二十年當宰相,只需要花一點點力氣就可以將繁複的國事治理得井井有條,其他的時間,他拿來勾引秦皇幫助他的實驗,而秦皇,很快就上鉤了。

長生不老的確是個最好的誘餌。

秦皇幾乎提供了傾國之力幫助他做了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甚至殘忍嚴酷的實驗,李斯到最後終於研究出結果,但是在喝下靈丹妙藥之前,他猶豫了。

雖然他相信自己的配方萬無一失,也總要找個人先試試看不是?但若製造出另一個不受控管的神仙,豈不是給自己找麻煩?

藥是一定要試的,但是那個人必須讓他控制得到。

環顧他監工打造的秦皇陵,還有比這更好、更堅固的監獄嗎?他花了更多的心思去修茸、施咒,拘了幻妖來為他加上好幾重幻境,收服了黃沙精靈,為秦皇陵守門。

當一切都準備好了以後,他假借著請秦皇參觀陵墓的理由,趁秦皇心滿意足時,祕密獻上長生不老藥。

但是秦皇喝完了以後,馬上倒下,死了。

當然他不知道出了什麼差錯,只能惶恐的逃了出去,捏造了秦皇暴病而死的消息,匆匆的將大批宮娥趕進秦皇陵殉葬,幸好一切早已就備,也算是掩飾了過去。

只是他不知道,秦皇是死了,但也沒有死。

長生不老藥毒死了他的身體,魂魄卻依舊依附在死去的身體上,不僵不腐的屍體雖然不再有心跳,但也的確不會老。

等秦皇復甦,發現他被困在龐大而孤寂的陵墓裡,觸目都是殉葬的死人和精心打造、華麗卻冰冷的地下王國,他漸漸的,發瘋了。

他原本旺盛的貪念轉成執妄,在他瘋狂而清醒的意識裡,依舊堅信他還是秦皇,天下唯一的君主,他的宮殿依舊住滿宮娥妃嬪,跟著下葬的兵馬俑就是他強大的軍隊。

甚至,他一紙詔書就可以將李斯召來他的面前,依舊是他忠誠的臣子。

他的執妄是這樣的強烈,強烈到簡直不可質疑、無法抗拒,強烈到他真的下達詔書,將修仙者的宰相魂魄,毫無抵抗能力的拘進秦皇陵,成為他的奴僕。

淪落為倀鬼的李斯,也真的照這位執妄主上的心願,將所有殉葬者的魂魄都拘在這個三百里廣闊的地下陵宮,殉葬的宮娥妃嬪不消說,當初兵馬俑燒製是照各個真人捏塑的。

這些年少健壯的秦朝軍官,就在李斯的咒力之下,紛紛暴死,魂魄寄宿在兵馬俑內,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強大的執妄經過三千年歲月的醞釀,已經成為極強大的妖氛了。如果秦皇有自覺,他已經是數千年的大妖。但是發了瘋的他,只將整個三百里廣闊的陵墓變成妄念的王國,不曾也不試圖離開。

這不知道是幸還不幸。

「由得你們吧。」麒麟放棄說服,「請把莉莉絲發還給我。我知道不該來打擾大王的安寧,但看在我的薄面,請將她交給我。」

「我會把她交給妳的。」秦皇含情脈脈的瞅著她,「麒麟愛卿,自從妳私逃以後,我沒一天好睡。」

麒麟一言不發,咽喉莫名出現一個小洞,緩緩的流下血。

這是當年秦皇將黃金項圈銬在她的脖子,裡面的暗刺插進她的咽喉,讓她出不了聲音。

這麼多年了,這個舊傷沒有痊癒過,在秦皇的凝視下,又想起當年的痛楚。

所以,她才說,不要來秦皇陵。對於這個數千年妖魔化的君主,任何力量都像小孩子一樣稚弱。

她清了清嗓子,「大王,你根本就沒有清醒過。」



----------------------------------------------------------------------------------------------------------------------------------------------------


禁咒師 Ⅱ      拿小抄還打輸會不會很丟臉啊?

      最慘的是,裡面還混進一張聖鬥士星矢的對白--

     「燃燒吧!我的小宇宙!以麒麟的名義!」

      天啊!他再度把性命交給一句漫畫對白…………

      就這樣,明峰得到了他親手收服的第一個式神。

      這個式神陪伴了他終生,一直忠實地為他捨生忘死…………

      而這個禁咒師的好徒弟,

      至今仍不知道他擁有一種超乎任何法力的強大力量。

      其實,溫柔才是真正無比強大的咒…………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