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不會痊癒的教訓

 

秦皇望著麒麟,笑意漸漸的沈了下來,「麒麟,妳說的話,我不愛聽。」

麒麟只覺得喉頭緊縮,咽喉的舊傷如湧泉般噴出血來。這讓明峰驚慌起來,「麒麟!妳是怎麼了?」他慌著掏口袋,卻很尷尬的只掏出英俊遞給他的小花面紙,「好好的怎麼會噴血呢?」他抽著面紙幫她擦拭。

想拒絕他的好意,卻發現他擦拭過的地方一片沁涼,灼燒似的傷口居然緩和許多,不那麼痛了,也就由著明峰胡亂在她脖子上擦來擦去。

「你要擦也輕一點……行了行了,我要破皮了。」麒麟搶過幾張面紙,「你這樣粗手粗腳,真的交得到女朋友?」

秦皇卻被激怒了,他到現在才看到跟在麒麟身後的明峰,「賤婦!這就是你私通的情夫?!」

「你看我像是瞎了眼嗎?!」麒麟和明峰一起吼了起來,顫顫地指著自己的眼睛。

秦皇卻沈溺於自己悲哀憤怒的情緒,「朕這般寵幸妳、愛憐妳,妳居然為了這樣一個低賤者拋撇朕私逃!我非把你們碎屍萬段不可!」

「他只是我的弟子!」麒麟有些沈不住氣,她就不想讓明峰來……

但是想想,秦皇瘋是瘋,還瘋得能講理。當初她年輕氣盛,闖進秦皇陵,秦皇說是把她收為愛妃,頂多把她當作芭比娃娃一樣耍弄,又是梳頭又是畫眉又是換衣服,除了那個該死的黃金項圈……

不過,打擾了人家的安寧,這點小小的教訓還是應該的。她瞟了滿眼驚慌哀求的莉莉絲,希望她記得住這個教訓。

有許多時候,高超的道術並不是一切。就像力量從來不能真正統御一切。更多時候,許多禁忌是不能碰觸的。

「就像莉莉絲是我的弟子一樣,這小鬼也只是我的弟子。我們不該來打擾你的安寧,大王。請你放了莉莉絲,讓我們離開這裡吧。」

「進了我的宮殿,你們還想離開嗎?」秦皇厲聲,「我不會饒恕任何背叛我的人!」

他的聲音在整個宮殿迴響著,隆隆宛如雷霆之怒,整個宮闕為之動搖震撼。

所有的景物宛如碎琉璃般剝落,轉眼間,轉變成滾滾黃沙的戰場。秦皇威風凜凜的站在高臺之上,「即使死,你們也別想離開!」

「只能這樣嗎?」麒麟面對著千軍萬馬,沈重的嘆口氣,「大王,我並不想和你為敵。」

「現在乞饒已經太遲了!」他揚起手,盛怒道,「給我殺!」

馬蹄隆隆,他們瞬間被包圍了。

「這是怎麼回事?現在怎麼辦?妳還在喝酒?妳現在是喝酒的時候嗎?」他回頭看到麒麟仰著脖子喝著小扁瓶的威士忌,簡直要氣壞了。

麒麟大大的呼出一口酒氣,「就只能硬上了啊!保護我啊,徒兒。」

她無視奔騰而來的千軍萬馬,結起手訣,喃喃的念著,「急急如律令奉導誓願何不成就乎!」全身泛起淡淡的微光。

滿懷希望的看著四周,卻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欸?明峰瞪大眼睛。他的師父雖然是個爛酒鬼,到底是個很強的爛酒鬼啊!

為什麼她的咒會失效?

明峰愣了一下,逼過來的鬼兵鬼將毫不留情的砍了下來——

「滾!」原本威力驚人的一字咒卻只將軍馬逼退十尺,發聲喊,又勇猛的衝了上來。

臉頰被流矢擦過的麒麟面不改色,依舊雙掌交會結著手訣,「急急如律令奉導誓願何不成就乎!」再次泛起微光,這次強烈一點點。

但還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驚慌失措的明峰把什麼咒都拿出來亂用,只能勉強抵擋一時。麒麟什麼事情也不做,就只顧念著她沒用的咒,一次次發起越來越強的光。

然後?哪有什麼然後?如果要發光,他寧願去弄個電燈泡,不會指望偉大的禁咒師照亮他的末路。

「妳是喝酒爛穿腦子了?!」明峰吼了起來,「真的是夠了!不然妳逃吧,總要有人活下去吧?」一面吼,一面朝著鬼兵鬼將扔符咒。

麒麟卻像是什麼都沒聽到,即使被防守不及的刀戟刺了幾個窟窿,她還是一遍遍念著單調的咒。

就在明峰扔完了所有火符,絕望的面對最後時……

「真.太極!」麒麟發出令人眼睛睜不開的閃光,像是殞落的流星轟過整個戰場,沖刷出一條血路。

秦皇居然讓這閃光衝擊得後退,鬆了手上的鎖鏈。像是乘著雪白的浪,麒麟拖著明峰,抓著莉莉絲,舞空而飛,飛不多遠,卻被一箭貫穿,跌在地上。

她沒有受很重的傷,但是在這虛妄的國度待越久,她的靈力衰退越快。

「接下來呢?」明峰膽寒的看著越來越龐大的秦皇帶著怒火,一步步從高臺走下來。

「不知道欸。」麒麟把莉莉絲脖子上的項圈拆了下來,「或許讓秦皇抓回去,關個一年半載,再趁他不注意的時候逃走吧。」

這也叫計畫?這也好叫做計畫?

「妳確定這是好計畫嗎?!」明峰吼著,膽寒的看著秦皇越變越恐怖,每一步都像是發出火焰。

他感到虛弱、害怕。在這個偏妄的君王之下,他感到自己是那樣的渺小,他幾乎想要乞饒,想要下跪,只要君王憐憫他、饒恕他……

在最絕望的時候,他感到一股微弱的風擁抱著他,帶著海洋氣息的清新,在他耳邊輕輕喚著,「呼喚我,親愛的……」

呼喚……誰?

心苗裡字句湧現,他不由自主的輕誦,「黑色火焰沸騰起來的陽炎啊!請變成天蛇從天飛舞而降。現身吧!騰蛇!我那名為龍的女郎!」

大地震動,應呼喚而來的龍女睜開她詭麗如爬蟲類的眼睛,倒豎的瞳孔發著金色的清光。

一隻活生生的、美麗的龍女。

秦皇垂手,愣愣的看著她。他是不是看到了創世的女媧?他是那樣震驚而迷惘。模模糊糊想起曾經虔誠祭拜的天神地祇,也祭拜過創世的女媧娘娘——誕生萬民,鍊石補天的慈愛天母。

他沒有抵抗,任她帶走麒麟等人。

「幾時來帶走我呢?女媧娘娘……」他脆弱的抬起頭,「我好像做著永遠不會醒的夢,這是現實,還是夢境?」

「你要先睜開眼睛,才知道什麼是夢境。」龍女回答,「你先問問自己,你到底是什麼。等你明白了……或許你不需要我來接。」

她帶著麒麟等人遁入土裡。

 

※※※

 

當龍女將他們帶回香港時,引起了很大一場騷動。

麒麟幾乎絕了氣息,陷入假死狀態,莉莉絲連話都不能說,一直呆滯的坐著。

明峰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他微微睜開眼睛,只說了一句話,「不要去秦皇陵。」就陷入了昏迷。

誰也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

身在陵墓中不覺得,但是一旦離開了,所有的瘴氣和反噬通通湧了上來,幾乎損毀了他們所有的健康。

他們被安排在僻靜處休養,莉莉絲瞅著明峰,流露出恐懼的神情。

她的小師弟到底是誰?為什麼可以在斷絕神魔法力的秦皇陵,呼喚出屬於神靈的伏羲龍女?

這讓她不安,很不安。

 

※※※

 

麒麟終於清醒過來。但是她一醒來,什麼話都沒說,喚回蕙娘和英俊,就堅持辭去禁咒師的職務。

「老娘有多少命都不夠你們玩。」她很堅決,「我要開始養老了!」

這引起紅十字會的驚慌,但是怎樣都說不動頑固的麒麟。百般協商下,勉強答應她放假,放到什麼時候,由她決定。

她又回到中興新村,過著混吃等死的悠閒生活。成天不是抱著漫畫,就是看著卡通,當然,沒放下酒瓶過。

至於明峰,跌破許多人的眼鏡,他居然拒絕了紅十字會的聘請,甘願回去繼續當麒麟的弟子。

這是為了什麼,連明峰自己都說不出個所以然。

或許,麒麟在秦皇陵最後的戰鬥英姿,讓他印象太深刻了。她那樣毫不畏懼的疊加多層禁咒,幾乎打倒秦皇,讓他打從心裡敬佩。

只是沒多久,他後悔了。自從他去探望堂哥回來,他就大大的後悔了。

「妳妳妳……」他氣得口齒不清,「妳老實講,妳有沒有玩過網路遊戲?!」

麒麟懶在沙發上,正在看《棋靈王》,「有啊,之前在日本出任務的時候無聊,玩過半年吧?」

「該不會是『信長之野望』吧?」求求妳,一定要否認……

「你怎麼知道?」麒麟放下漫畫,「你也想玩?台灣不是有了嗎?你如果想練陰陽道,我倒是有經驗的……」

明峰只覺得陣陣發暈,「急急如律令奉導誓願何不成就乎?真太極?」他的聲音漸漸提高,老天啊!他曾經為了麒麟的凜然感動過,覺得她到底不是胡攪瞎搞,還是有些真才實學。

要不是堂哥也正在迷這個,讓他瞧見了遊戲畫面,不知道他還要被蒙在鼓裡多久?

動漫畫當咒也就算了,你連遊戲裡面的咒語和招式都拿來現實用,會不會太離譜啊?

「哎呀……」麒麟咬了口蕙娘做的小餅乾,「你不懂啦,能力夠的人,什麼樣的材料都能當作咒啦。」

「甄麒麟!」明峰吼了起來,「讓我回紅十字會!我絕對要離了妳這禍害!我再也不相信妳了~」

明峰大跳大罵,麒麟懶懶得躺回沙發上,「早就跟你說過,一切都來不及了。」



----------------------------------------------------------------------------------------------------------------------------------------------------


禁咒師 Ⅱ      拿小抄還打輸會不會很丟臉啊?

      最慘的是,裡面還混進一張聖鬥士星矢的對白--

     「燃燒吧!我的小宇宙!以麒麟的名義!」

      天啊!他再度把性命交給一句漫畫對白…………

      就這樣,明峰得到了他親手收服的第一個式神。

      這個式神陪伴了他終生,一直忠實地為他捨生忘死…………

      而這個禁咒師的好徒弟,

      至今仍不知道他擁有一種超乎任何法力的強大力量。

      其實,溫柔才是真正無比強大的咒…………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