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話  異族

 

夕紅看到苗黎的時候,兩道好看的秀眉倒是好可怕的倒豎起來。

「妳一定要把自己搞得像是破布娃娃才甘願來找我?!」聲音裡蘊含著豐富的雷暴雨。

苗黎聳了聳肩,只是這樣細微的動作也讓她輕輕嘶聲。要燒掉佔地這麼廣的莊園很費力,更不要提有多少打著陰險主意的個體戶或組織在裡頭亂轉。

「隨便縫縫就好了。」她脫去上衣,轉過身,「若不是背後縫不到,我自己會處理。」

夕紅靜了下來,瞪著她背後幾乎體無完膚,深可見骨的的創痕。「……妳跟霸王龍打架嗎!?」

她沒回答,說出來也沒人相信,不說的好。

瞥見夕紅大發慈悲的拿出麻醉藥,苗黎阻止她,「欸,麻藥免了,幫我縫幾針就好了。」

夕紅的火氣更大,「妳知不知道我要縫多久?受傷只是一下子,零零碎碎的縫縫補補會更痛啊!」

「妳醫藥費那麼貴,我窮得很。」苗黎頂回去。

「屁!妳號稱吸血鬼獵人,賺得是卡車裝的鈔票,我哪能跟妳比貴?!妳要不是把錢都拿去養妳那死鬼老爹……妳幹嘛這樣?他又沒養妳,妳管他去死……

「夕紅。」苗黎的聲音冷靜,「咱們說好不提這個的。」

 

這個美麗的大夫張著嘴,硬忍下氣,粗魯的往她手上打了一針「麻醉藥,不用錢!」。之後非常仔細的幫她縫合,順便把苗黎自己急救過的傷都巡視了一遍。

夕紅的醫術真是好。她堅稱自己沒有裔血統,恐怕她自己也不知道。不過罷了,這蠻荒是需要好醫生的,管她什麼來路?收費貴不貴?

苗黎穿上衣服,從包包裡掏出一串紅寶石項鍊,「醫藥費。」

「妳去燒房子兼打劫?」說是這樣說,夕紅老實不客氣的一把搶過,「土匪!」

「拯救世界是需要經費的。」她聳了聳肩。

苗黎不肯住院,堅持這只是一點小傷,起身就走,還邊行邊點煙。

「這是醫院,禁煙!」夕紅怒叫,「妳給我站住!那種傷想去哪?給我住下!」

掛號小姐含著長煙嘴,笑著噴出一口煙「院長也是要妳好,住幾天吧?」。雖是半老徐娘,猶存煙視媚行的餘韻。

「我還有事。」苗黎漫應著。

 

走出幽暗的醫院,站在烈陽下,她原本渾圓的瞳孔有瞬間豎成一條縫,好幾秒才恢復原狀。

這個黑市小鎮,不法之徒的集散地。鄭家倒了、死了那麼多人,這小鎮也不會有什麼變化,依舊散漫著躁動的生命力。

在這裡,什麼都很方便,比方說「銷贓」。她那包趁火打劫的財貨,幾分鐘就銀貨兩訖,讓她可以補足未來一年的軍火。

其實她根本不用這樣偷偷摸摸的走私紅十字會的軍備。因為若她願意,阿默和柏人會推薦她進入特機二課,即使她的天賦實在派不上什麼用場。

可以省下很大一筆開銷……但當了公務員,她就不方便在外面兼差……

或者趁火打劫。

 

等她確認了已經預購足夠的存貨,且耗去的錢還不到十分之一時。剩下的錢她想也沒想,直接轉帳到一個祕密帳戶,並且在黑市銀行的VIP室耐性等候。

沒多久,螢幕透過昂貴網路,讓她看到依舊在加護病房昏迷的生父。

幾年了呢?五十年?六十年?她記不清楚了。給她種種無用天賦,讓她宛如天山童姥,長生而不死的生父。

現在像是一隻灰敗的老貓,連人身都維持不了,遙遠地在領地的醫院裡,苟延殘喘。

將腳縮在椅子上,她抱著膝,望著這世上唯一的親人,就血緣而言。

 

據說,她的生父是貓女神巴斯特的嫡系,最少族人們是這樣講的。但她的生母一直不知道生父的真名。只知道那個高大飄逸的外國男人叫凱特,被他碧綠的眼睛征服,和他短暫的相戀,而異國的漂泊浪子又不告而別。

一生都忘不了那雙碧綠眼睛,母親生下了她,當作這段無疾而終的戀情,唯一的紀念。

若只是這樣,或許苗黎會成為一個普通的、不曾覺醒的特裔。也可能,非常可能,一無所覺的戀愛、結婚、生子。成為一朵不凋之花,會有些困惑,但不會太困擾。

畢竟在彼時,美容醫學非常發達,青春被延展到極大值。

但母親過世沒多久,生父卻來接她。說,「巴斯特的血緣不能流落在外。」

這造就了她血淚斑斑的一生,充滿驚濤駭浪。

或許,曾經恨過他,或許。

 

生父將她帶回巴斯特的領地,純貓妖的聚落。

從來沒有半妖在此出現過,引起一陣軒然大波。但父親的理由這樣充分,長老們也不得不同意,巴斯特女神的神聖血統,是不該流落在人界的。

但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女神的子嗣再怎麼遊戲人間,人類女人也不會生下他們的孩子。對於這隻半妖孩子,族人懷著一種嫌惡、惶恐,情非得已的情感,容她在部落生活。

待她冷淡的生父,不到一年,就把她委託給同族的女人,又雲遊去了。

當時還年幼的苗黎哭著求他不要走,不然也帶她走時,父親淡淡的看著她說「我生來就是要旅行的,而旅行不能帶太多行李。」,就走了。

並不是說代母虐待她,或是族人虐待她。她吃得飽穿得暖,所需要的一切都不匱乏。但所有的族人都忽略她,當她不存在。畢竟她出身低下,是不可相信的人類所生。

當時才十餘歲的苗黎非常難以忍受,她還是個孩子,渴求同儕認同與親情。但族人可以給她一切,卻吝於付出一絲溫情。

最後她會逃亡,遠離巴斯特的家園,實在是想避免情感枯萎而死的厄運。

 

***

 

逃出巴斯特聚落後,有段時間,苗黎在開羅流浪。

她在妖族領地居住過,被妖氣深染,人類會下意識的迴避她,即使是個看來不過十歲的小孩子。

語言不通,奇裝異服。她身上沒有一毛錢,無親無故。為了生存下去,她墮落得很快,若說她的血緣有任何幫助,不過是讓她成為一個身手敏捷的小小偷。

為了活下去,她什麼都敢做。偷竊、搶劫,甚至殺人。有回她在極度驚恐和憤怒的情形下,活生生吃掉一個試圖侵犯她的大人。

若不是前任禁咒師抓到她,而她的大弟子又苦苦哀求,帶回家收養。或許她會成為一隻殺生無數的禍世半妖 …… 說不定。

是俊英爺爺慈愛的養護過,她才能夠成為一個「人」。不至於詛咒命運、詛咒自己,詛咒這個世界。

成為一個人,一個身為異族卻是人類的人。回顧自己一生,真的很險,非常險。

 

正因為這分深恩與感情,災變時,她雖缺乏可以填補地維的才能,卻待在俊英爺爺的家裡守護他的子孫。就因為她沒辦法放下,所以定居在列姑射,時時回顧這家子叫她姑奶奶的孩子們。

原本以為,這就是她的家人,就這樣。卻沒想到,巴斯特的族人,卑微地前來求這位半妖遊俠,說她的生父就要死了。

聽說他在災變時,耗盡自己的妖力和生命力保住巴斯特聚落,就要死了。

只去看過他一次,就一次。望著這隻乾枯、只剩灰敗毛皮裹著骨頭的老貓,她轉身就走。

哪有這麼容易就讓你安息。

你給我活下去。就算是痛苦難當也得活下去。用這樣猥瑣、痛苦、淒慘的模樣活下去。無盡的延長這種痛苦,向媽媽賠罪,向我賠罪。

她尋了最好的醫療團隊,去求了最敗德的妖道。勤苦的當起為遊俠不齒的賞金獵人,盡全力讓生父活下去。

這麼多年了,他一直躺在那裡。

什麼都不能做,意識清醒的,躺在那裡。

是否夠了?是否該讓他安息?苗黎望著螢幕,像是什麼都想了,卻什麼結論也沒有。

 

-------------------------------------------

歿世錄3--巴斯特之裔.jpg    《妖異奇談抄》、《禁咒師》後的傳承故事!
     Seba 蝴蝶暌違200天的嘔心力作!
     歿世後的列姑射新章 - 歿世錄 Ⅲ
 


      「O Freunde, nicht diese Tone!
  Sondern laBt uns angenehmere: anstimmen
  und freudenvollere.」

  在這陰沉混亂,血腥的歿世,為什麼要用這首歌安慰亡者呢?
  但再也沒有比這首歌更適合的了。
  就算是往巴比倫的末路走去,還是要載歌載舞,歌頌著生命而行吧?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曾梓童
  • 有著濃濃的悲哀和心酸.血緣真的很暴力
  • 陳蓉容
  • 看蝴蝶的書看上癮^^

    拿到第一本禁咒師開始就一子看蝴蝶大大的書到現在

    內心的某個角落悄悄的填滿了......

    在這裡加油-///-

    希望在出書的同時也能多關照一下自己的健康 .
  • 昕
  • 這句"聲音裡蘊含著豐富的雷暴雨"我最近聽過呢
    希望能買到實體書,畢竟我不住在台灣,比較難買

    血緣...殘忍的東西
    蝶大謝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