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話

 

歷經許多波折,《歿世錄三》終於寫完了。當然,讀者可能會疑惑,〈楔子之一〉已經放在《歿世錄二》了,為甚麼又放一次?似乎有騙稿費的嫌疑。

其實我也煩惱過,畢竟《歿世錄三》是從那個〈番外篇〉衍生出來的靈感。放和不放都是兩難。但仔細校稿後發現,不放〈楔子之一〉很難看懂,所以顧不得會不會被說是騙稿費,還是放上來了。

在此說明之。

這部算是難產,但是很值得的難產。

每年的鬼月和陽曆九月都是我的災難月,今年很不巧的居然撞在一起,所以我規律性的低潮和偶發的災難都在這兩個月發生,我也因此幾乎大腦癱瘓了兩個月。

作者喜歡的作品,和讀者喜歡的作品往往是兩回事,寫了這麼久,我自己也明白。當初我任性的要寫《歿世錄三》,其實也有幾分心理準備,這不是很令人愉快的作品。但既然我想寫,就算是在這麼慘的難產狀況下,我還是想盡辦法寫出來了。

雖然當中憂傷到自覺「江郎才盡」,甚至嚴重憂鬱,寫到最末話還深刻的痛苦起來,總覺得拼圖少了一塊,更是煩躁的考慮要怎樣自殺比較不會痛、不會帶給別人麻煩。

但終於讓我找到那塊拼圖了,就是之後成為第五話的〈不可承受之輕〉。原本我不知道神父的出現是要幹嘛的,到了這話豁然開朗。我終於知道神父出現的意義,我終於知道我想寫什麼,或許還不夠,但我完成了。

呼出一口鬱結很久的氣,我有種身心舒暢的感覺。原來,我還能寫啊。至於有沒有人看,有沒有人回應,其實也沒什麼差別。

我差點忘記了很重要的事,非常非常重要的。

寫作本身就是一件孤獨的事情,就跟誕生到死亡的旅程一樣。光著來,赤著走。溫暖都只有一瞬間,到頭來,還是只有自己而已。

所以我還能微笑著,看待離群索居,不問世事,埋頭苦惱的自己。

不過,不管怎樣的孤獨,我還是會有一個沉默而永恆的讀者,直到我死說不定還不會放過我。

那名之為「寫作」的暴君。

或許我的一切都是對他獻祭。這樣,也不錯。

只要還能寫,我就還活著。這倒是值得慶幸的事情。

 

***

 

不過我很想談談這個讓我煩惱又喜愛的神父。

其實《歿世錄三》我遭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當衝動過去以後,就很難在灰燼裡產生火焰。

我把《歿世錄三》擱下來太久了,所以等要重新寫回去,我會被太多顧慮困住。直到有回我渾身痠痛的睡醒,沮喪非常,痛苦莫名的坐在床上發呆,我問自己,為什麼想寫《歿世錄三》呢?

當然,可能的話,我想跟第一話一樣,調性盡量不要跑掉。但這真的是我的本意、我的本色嗎?

在我心底的那些無用設定,就只能是百萬設定集的一角嗎?

 

所以我拋開那些顧慮,可能會被說是結構鬆散的顧慮,繼續動手寫未完的第二話。

這幾年,我的確極度避免閱讀。但我在言情時代看過的某些漫畫小說,印象極深,不然也不會有《禁咒師》那些動漫畫對白了。若不是對《厄夜怪客(HELLSING)》非常有感覺,我也不會寫出狂信者用的那段,從漫畫裡取來的對白。

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有的話,我就會仔仔細細的寫出處,作者姓名,本文塞不進去,就會在補遺補上。

像〈火之女〉是看過《蟲師》的讀後感,我也會爽快的承認,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了不得的。

但有的真的沒看過,真的無從說起,像我這樣足不出戶,毫不關心現實的人,我根本不知道現在當紅的日劇或動漫畫,什麼彼氏不彼氏,我還真是聽都沒聽過。

我會去寫那個民風勇悍的村莊,其實是忘記在哪兒讀到的一段野史,說該地民風剽悍,盜賊官兵均不敢輕犯。我很欣賞那種敢拼命的個性,所以將他剪裁成歿世的風景。

至於血族神父,一開始倒是沒想到安得魯神父。而是那天我重看《禁咒師七》,剛好看到麒麟超度狂信者式神那段,心裡反而有種異樣的滋味,覺得我想說的話還沒有寫盡。那時想過要怎麼安排這個神職者的身分,頗為煩惱,甚至想過是否抓個墮神來寫……

但我想到吸血族,又想到族群並不能拿來代替任何一個個體。所以我就安排了一個很荒謬的身分,一個應該是神敵的吸血族,卻熱烈的喊著父的名字大踏步前行。

但到了他出場完畢的時候,我才大吃一驚。因為我模模糊糊的想起來,這似乎和安得魯神父很接近。這的確讓我煩惱了一陣子,還花了整夜的時間去看動畫。若照過去的性子,我可能大筆一刪,就像我廢棄前三萬字一樣毫不留戀。

但我決定不去動他了。(笑)

 

他就是該在這裡,成為歿世裡異族的一個異數。一個身為狼卻順從自己心意,忠貞的守牧父的羔羊的牧羊人。不管那個父是誰,存不存在,一個非常固執的狂信者。

狂信、偏執,其實都沒有錯。不管是多麼偏邪、荒僻,都沒有錯。而是能不能尊重別人如尊重自己般,寶愛別人如寶愛自己。

當然我不會把這寫進小說,那就成了說教了。但我希望能在這些看似荒謬怪誕的文字中,埋藏我的一些想法和反思。

我不能說,血族神父完全跟安得魯神父一點關係都沒有。我的確受《HELLSING》很深的影響,哪怕我覺得平野耕太根本是個神經病。但我的確不是按著安得魯神父打造的,即使如此,我想在正式出版時會在後記裡嚴謹說明。

不過直到出現賜美,我才真的知道神父出現的意義。

寫作孤獨,但也很有趣。雖然作者從來不是上帝或創世者。我們比較像史家筆,從虛空中閱讀故事,期期艾艾的說出來。

如此而已。

 

希望神父與我們同在,並且救贖我們,阿門。

 

夜蝴蝶館:http://seba.pixnet.net/blog

蝴蝶二館:http://elegantbooks.pixnet.net/blog

 

蝴蝶2008/10/20

 


創作者介紹

雅書堂.蝴蝶二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訪客
  • 超好看!神父是我最愛的角色!!


    流淚,我已經深深的中了蝶毒了!蝶大的文實在太棒了!

    看了蝶大的小說之後,其他的小說就看不下去了,

    好比當你聽過來自天堂的天籟後,地上普通的音樂怎能還入耳?

    蝶大,你的小說實在是無法用筆墨形容的好看阿!!!!!

    by就算要段考也上網看蝶文的我
  • aviva
  • 我也非常喜歡神父'狂信'偏執'卻不偏狹'也許就這麼一點不同'讓他沒有成為狂熱宗教殺人魔'
  • 離瑩冰月
  • 我不太會寫感想什麼的,不過蝶大是我唯一在重覆看的時候會從頭到尾好好看完的書.

    「作者喜歡的作品,和讀者喜歡的作品往往是兩回事」

    其實蝶大的書無論那一本我都很愛,如果可以的話,我會選擇把所有書都搬回家,然後每天選一本重新看

    不管要等多久,我也會一直等下去,如果蝶大是被「寫作」的暴君抓住的史家筆,我們就是那群被抓住,一定會等待的讀者吧.
  • 小丸
  • 蝶大的作品我都很喜歡,三不五時翻出來複習
  • 舞花
  • 哈哈
    我最喜歡的也是神父
    應該說是被他那種熱烈灼燒著的堅信給深深的感動到
    看到他說「父從未區別自己的子女」那裡我真的有種被雷打到的感覺
    而那種不顧一切、熱烈燃燒著的狂信也我十分十分的著迷
    這實在是很有魅力的
  • 訪客
  • 謝謝您!!
  • 風乂蝶o
  • 真受不了
    實在太好看了啦
    每次看蝶姊的書
    一下哭一下笑的
    還一定會看個3次以上
    ((會不會太誇張
    而且還是借的
    沒買時在是太可惜阿((哭~~
    學校有開放借
    不過怎麼沒有全套XDD~
    市立圖書館竟然沒有
    哇~怎麼可以這樣勒
    一定要繼續寫呦~
    我一定要全部看完啦
  • 江鳥
  • 你不只友「寫作」這位暴君的陪伴
    還有我們這堆讀者
    一篇一篇的看著你的作品
    一本一本的看到結束
    只要有你所寫的小說
    我們都會去看
  • 愛馬仕
  • 真不錯。。。我也喜歡這個
  • 千葉
  • 謝謝妳也謝謝那位暴君
    這麼說似乎很沒良心(對暴君說謝謝?!)
    但若沒有那位暴君,也就不會看到蝴蝶的文字

    在此,獻上我十二萬分的謝意
  • 秋月
  • 我不懂寫作,但我懂閲讀
  • 黯水冰默
  • 「作者喜歡的作品,和讀者喜歡的作品往往是兩回事」
    比起那種為了讀者所寫的作品,我更喜歡作者本身所喜歡的作品
    一開始是朋友拿你的書來給我看
    一看下去就想看更多
    就跑去學校的圖書館去借你所寫的書!(目前還沒全借完跟看完)
    你的文字就像"滴水穿石"一樣,會慢慢滲透入我們的心中!!^^
  • 璨瑜
  • 蝶大的作者的話,我感觸很深
    看過很多小說卻沒寫過,直到最近才開始動筆,根本稱不上作家
    但是看到蝶大這樣看待書裡的角色,好像是他們藉著你的手,寫下他們的故事
    就像我的同學,問我文章裡的角色是誰,我告訴她
    「我不知道」
    或許在以後,就向賜美和神父那樣,我會知道他是誰,但是現在
    我不知道
    老實說,是蝶大給我開始寫的動力,我記得我在哪篇文有留言感謝蝶大,但是我忘了^ ^
    所以再說一次
    謝謝妳!!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