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網路女作家之死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網路女作家之死(最終回)

「美薇,看到今天的報紙沒有?」培文一到公司,迫不亟待的打電話給她。

她趴在床上,咿咿嗚嗚的掙扎,「還沒,昨天研究縱橫文學獎的歷屆得獎作品研究得太晚,還在床上。」她的聲音慵懶渴睡,「怎樣?」

「唔,貳週刊被修理得很慘。」他的聲音帶著歡意,「我想他們想修理貳週刊很久了。」

綠香的唇上浮出笑意,「貳週刊是打不死的蟑螂。不過,這期的銷售長紅,應該能夠彌補他們受損的自尊。」

他望著晨曦,為她懸著的一顆心正常的歸位,「我跟妳說過我愛妳嗎?」
 
「沒有。」她把頭埋在枕頭裡。
「真奇怪,我還以為我說過千百回了。」他頓了頓,「美薇,妳是不是臉紅了?」
「呿。」她埋深些,像是這樣就不會被發覺她那容易通紅的臉。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六)

「美薇,妳打算怎麼辦?」中帆焦慮的打電話給她,「這篇報導沸沸揚揚了,我們老闆已經下令暫停妳的小說出版。這雖然不見得會實質傷害妳什麼,但是這會影響法官判斷。」

綠香倒沒他想像的慌張,「我想,法官不見得會被這種八卦雜誌牽著鼻子走。中帆,你說我是誰?」

他很肯定,「妳是羅美薇。我認識妳時,就是四寶出版社的羅美薇。」

「謝謝。」綠香笑笑,「這樣就夠了。」

深深吸一口氣,這是場漫長的戰爭。她的電話整天都響個不停,她的腦子也轉個不停。

「我若跟你要求一件事情,不知道可不可以?」她打電話給培文。

他有些吃驚,向來獨立的美薇,是不會跟他要求任何事與物,「只要妳開口。」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五)

「老鄭,你不是說,沒有問題?」思聰一臉的苦瓜,「現在她倒是列了一大堆要告我,現在怎麼辦?」
「不要擔心啦,存證信函我接多了。不要理她,看她下一步準備怎麼辦。」老鄭也有點沒把握,「必要的時候,我介紹個律師給你好了,只是遠了點。」

「多遠?」
「基隆。不過,他可是基隆有名的律師唷,」怕他太沒信心,趕緊補了一句,「他打官司還沒輸過。」

思聰沈下臉。要命,開個出版社,老是有人要告他。

「有了有了,」清風滿頭汗的拿了一張印出來的布告,「羅美薇在網路發表了一篇聲明,說她和我們沒關係了,還說我們欠她錢。」

「這有個鳥用?!」林思聰暴跳如雷,「我們是欠她錢沒錯!如果她真的聲請假處分,就算我們這邊不讓她查帳,經銷商那邊的帳目我跑得掉嗎?這下死定了,還有作家肯讓我們出書嗎?」

「不不不,」老鄭趕緊說,「我們可以告她毀謗。這罪可是刑事責任呢。她寫存證信函來,我們也寫存證信函過去,先賴她溢領我們款項,然後再說她損毀我們商譽,準備告她毀謗罪。她一害怕,就可以和解了。說不定嚇到她,還可以不花錢就和解呢。小女孩嘛,嚇嚇她就怕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四)
 
「你…你你你…」綠香結巴了半天,「你…」

「『你怎麼知道?』鎮定點,美薇。這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祕密。楊清風不是個嘴巴牢靠的傢伙。他自以為是的尊嚴建立在小道消息的散播。」

「但是楊清風怎麼會…」綠香罵自己笨,當然是林思聰告訴他的。這下好了,她還像個笨蛋一樣,擔驚受怕、小心翼翼保護著大家都知道的謊言。

「不過,楊清風的小道消息,只是確定了我的推測而已。大約見面幾次,我就料定妳是余綠香了。」還是氣定神閒。

「為什麼?我哪裡露出破綻了?」綠香有些困惑。
「妳相信從文字可以了解一個人嗎?或許不是全部,卻可以了解她的大部分,還是最細微的部份。不是妳會做功課,我也會做功課。我幾乎把余綠香的作品都讀完了。妳就像是余綠香諸多作品的組合--雖然是笨多了。」

「喂!」綠香的臉都漲紅了。「我的確騙了你們。」
「所以我才說妳笨。誰來問妳,妳都要咬死不承認。」中帆忍不住教訓她,「既然妳選擇這條路了,就要咬牙捱過去。」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三)

「美薇,那本《病毒》不用忙著改了,」思聰又買了一台新的電腦,卻不是給她用的,「那本就當作綠香的最後遺稿,等十二月的時候再出版吧。對了,我已經請清風過來當總編輯了,妳以後就不用那麼忙,把妳手上的事情交給他。」

千頭萬緒的,怎麼交?「我該交什麼給他?美編?排版?」綠香有點摸不著頭緒,寫文案活似一陀屎的人也能當總編輯,這說不定是出版界的生態之一。

「妳手上的作者。他管另外一組美編和排版,妳現在管的這一組,還是妳處理就好。尤其是欣怡,記得交給他,知不知道?還有綠意,他的《小狐狸心事》賣得不錯,也交給他。」

賣得不錯的作者都給他,那我該管哪些?不過,她並沒有說什麼,就把東西交出去。

但是作者還是打電話給她。
 
「美薇姐,」欣怡困惑的,自從替顏培文寫過自傳以後,她漸漸在人物傳記裡頭寫出名堂,「真的要寫羅福助嗎?楊先生要我寫這個人呢!但是我不太喜歡,還得把他寫成好人?!打女人的人,我不會寫。」

綠香搔搔頭,這的確是很大的挑戰。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二)

綠香到了翻譯家裡,磨了半天,終於在還沒清掉的資源回收筒裡找到了檔案。

「妳該感謝上帝,我這個月太忙了,忘記清理資源回收筒。磁片故障就要早點講,怎麼過了一個多月才說?」翻譯很無奈的。

綠香千恩萬謝的把檔案拷貝回去,花了五天的時間,把不知所云的稿子潤稿,寫完文案,這些都在隆隆的電話和緊迫的日常進度中渡過,終於完成的時候,她趴在家裡的馬桶吐個不停。

沒有誰是可以依靠的,她喝了口水,還沒嚥下就又吐出來。嗆咳了很久,才疲乏的倒在床上。

「文筆怎麼這麼糟糕?」思聰皺眉頭,「妳到底有沒有潤稿?」

綠香連氣都懶得生氣,「這是個韓國四年級的小朋友日記,你希望他文筆多好?潤得太好就不對了。要看好的,後半部是國中寫的,那就好多了。」

沒有一句謝,思聰不太開心的把磁片拿走。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一)

「我當然知道妳不是她。」他卻拿起外套。

看吧,還是不要依賴男人的好。一句話不高興,拿起腳就走。讓依賴慣的女人慌慌失措,還怪女人不獨立。綠香低著頭,卻沒打算開口,下意識又去咬已經破皮的嘴唇。

「別咬了行不行?」綠香格掉他的手,像是渾身長滿刺的警戒,「都說女人小心眼。一句話不高興,連靠近都別想靠近。讓男人看了白白心疼,還怪男人不疼她。」

「不是要走?走走走,我要睡了。」她賭氣著,今天夜裡已經夠心煩了,不用他再添一筆。

「妳和非羽有什麼相像的地方?非羽冷靜深沈,十幾年前是什麼時代?想出本書比登天還難。她一個分居的女人家,可不比現在寬容。人家知道善用自己『聲名狼藉』的特點,讓出版社對她又愛又恨,她擺明了自己是壞女人,被她挑剔合約內容只敢悶聲不吭回家找律師改合約,妳哪裡跟人家比?像個實心大蘿蔔,人家賣了妳,還幫人家數錢兼謝謝。」他拉拉綠香的頭髮。

綠香把耳朵捂起來,誇張的學著蕭薔的嬌態,「不!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被她逗得要好氣又好笑,「我跟妳說正經的,妳跟我耍什麼寶?人家蕭薔大美女到妳手上,成了『城牆』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

怎麼著,我累昏了嗎?瞪著手裡的貳週刊,她倒是愣愣的。

「小姐,這貳週刊,妳買不買?」旁邊的年輕人熱切的像是嗜血的蒼蠅,「若是不買,讓我結帳好嗎?」

怎麼可以不買?!就算是六千九百萬也得買回去瞧瞧。結帳的時候,後面的人都發出可惜的嘆息。

嘆什麼氣?寫的又不是你們!

慌慌張張的走進對面的十月咖啡廳,手抖得幾乎翻不開書頁,侍者來招呼,她連菜單也不看,「整壺的摩卡咖啡。」

來一缸好了,看能不能讓自己鎮定點。

看到咖啡都涼了,她的心也涼了半截,氣得幾乎把喝下去的冷咖啡煮沸。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九)

思聰哭了一會兒,疑惑的看著她的睡衣問,「幹嘛跑來?發生什麼事情了?」

還陷在震驚情緒裡的綠香倒是有些說不出話來,「這…這是什麼時候演的?」

「月初呀。這是第三集,每個禮拜五才有呢。天啊,蕭薔真美…她哭得我的心都碎了…」

看著林思聰發花痴,突然有點懷疑他的智商。「為什麼我不知道?電視上演我的故事,為什麼我不知道?」

「因為綠香死了。」思聰咕嚕咕嚕的喝礦泉水,補充流失過度的水分,「這劇本又不是綠香的遺作,電視公司當然不用徵求妳的同意。嗨,美薇,放輕鬆點。想想看,這部單元劇可以延續綠香被懷念的時間勒,這對我們大家都有利…啊,蕭薔,她出來了…」

留下思聰繼續對著電視螢幕發花痴,綠香默默的回到家。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的水光粼粼。為了不離開這美麗的水光,所以她願意忍受每天國小叫人起床的吵鬧。

隔壁國小的游泳池溫柔的蕩漾著。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八)

思聰雖然知道綠香遇襲,還是不准她請假,「拜託,誰妳叫穿粉紅色的外套?出版社忙死了,趕緊滾回來工作!」

「我穿的是白外套!」綠香在電話這頭擤鼻子,「誰叫你把辦公室租在那種鳥地方?!」

綠香有些厭惡的到了辦公室。

連句慰問也沒有,只會指使她做這做那,正火大的時候,接到培文的電話。

「還怕麼?怎麼不休息一天?」他的聲音很關心。

這大約是一整天唯一聽到的人話,「老闆永遠希望夥計是鐵打的金剛,加班不收加班費,最好上班也不用給錢。」才幾個月,那個懷才不遇滿腹理想的林主編變成自私自利每肚子銅臭的林老闆。

「我不是這樣的老闆。」培文笑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七)

真慘,她最喜歡的大包包帶子斷了,折磨的又是泥又是青苔的。身上的襯衫釦子掉到只剩下最中間那顆還固守崗位,上下都陣亡了。

將包包抱在懷裡,沮喪的往外走,培文遞來一條雪白的手帕。

這年頭還有人用手帕?「不用了,會弄髒。」她沒精打采的走出巷子,警車熱鬧的轉著紅燈,警察趨前細問,還把暗巷裡的小刀撿回來。

「麻煩妳來做個筆錄。」看看她的身分證,「羅小姐?這位見義勇為的先生…」又看看培文的身分證,「顏先生?麻煩一下。」

「我第一次坐警車。」培文笑,「把臉擦擦吧。手帕洗洗就好了。」
「洗不乾淨的。」綠香向來怕洗衣服,「白色不禁髒。」
「沒關係的。真的。」

她接過手帕,擦著擦著,硬把眼淚逼回去。真是…為什麼當初會看上那種男人!匆匆的擦過眼角,狠狠地擤了鼻子。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六)

驚嚇過度,回去馬上生了一場腸胃型感冒。

軟癱在床上兩天,被思聰的電話罵了又罵,終於拖著病弱的身體去上班。

她痛恨自己該死的體質。從小受了驚嚇或情緒轉換過分激烈,都會拼命拉肚子、感冒,然後發高燒。所幸顏培文似乎沒有透露半點風聲,她提心弔膽的看了幾天報紙都沒事。

現在她一面喝著薑湯,一面發虛著接電話。

「妳遲到了一個小時!」思聰把兩封信丟在她面前,「妳事情怎麼辦的?這幾天我光接妳的存證信函就接不完!」

她先把已經撕開的存證信函拿出來,發現是自己的母親寫來的。她呻吟了一聲。即使「綠香」死了,她還是乖乖的每個月寄一萬塊回家。

現在她又吵什麼?綠香「死」了,版權明明白白的讓渡給「羅美薇」。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五)

一整夜,綠香都沈浸在林非羽憂鬱而瘋狂的世界裡,她的眼睛根本離不開螢幕,心裡湧著黑暗的驚濤駭浪。

不可能。這不是個女人寫得出來的東西。

中間她打電話給中帆,時間是凌晨三點。

手機一通,她昏昏的無法脫離,「她的稿,你修過?」

「沒有人能修非羽的稿。」雖然渴睡,他還是一下子把她認出來,「非羽不許任何人碰她的東西,就算是錯字也要親手修過,不給任何人碰。」

握著手機,她沒有說話。

「妳一夜想看完嗎?羅小姐?不,不要這樣折磨自己。看完妳會做很久的惡夢。分個幾個禮拜,慢慢看完,好嗎?妳的時間無窮無盡。」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四)

滿懷心事的躺了一夜,天亮好不容易朦朧睡著,一到十點又跳了起來。

小心翼翼的進了辦公室,發現綠香像是八手章魚似的忙著接電話和校稿,嘴裡安撫著,眼睛還死盯著電腦螢幕。

「早。」在電話的縫隙,他好不容易跟綠香打了個招呼。
「早。」不到十一點呢!思聰轉性了?他不是不到下午看不到人嗎?
「我想…」思聰小心的吞了口口水,有點想把安全帽戴在頭上,「我想,綠香,公司的帳務還是我管好了。」

綠香盯著他看不到兩秒鐘,他的心跳卻飆過一百三。完了,她要發脾氣了…


「好呀。」綠香把整個檔案夾放出去,還有幾大本的總帳和零用金帳,「喂?我知道顏先生的時間不多…是,是!這都是我們的疏忽,讓我們當面…不不不,這絕對不是我們的本意…不,拜託,請幫我接給顏先生好嗎?喂?喂!」她無奈的掛掉電話。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三)

「綠香!不是不是…美薇,妳不會相信的,綠香的第一本『遺稿』破十刷了哩!我的天哪…上市不到兩個禮拜,金石堂已經進了前十三名,我的天哪…」思聰衝進來興奮的大叫。

綠香只翻了翻白眼,一面沙沙沙沙的寫著字。

「幹嘛?上排行榜還不開心?我可沒去買書唷。」他很清楚同業間的伎倆,許多衝上排行榜的書都是靠銀子砸出來的。大約買個五百本就夠上金石堂了,「這完全是『實力』欸!綠香…呸,美薇,這是我們夢寐以求的事情勒!現在金石堂一下單就是一千本,一千本溜!其他連鎖書店也在搶書,妳該看看總經銷的嘴臉,哇哈哈哈~」

他覺得痛快極了。前任老闆的臉像是吃了大便,剛剛還在總經銷那裡碰了頭,只看見那豬頭鐵青著臉,轉身就出去。總經銷的陳董連正眼也沒瞧他一眼,忙著招呼思聰。

多年的怨氣一起出清。

原以為綠香會跟他一起大笑,沒想到她連甩都不甩,就這樣沙沙的繼續寫她的東西。

「妳在寫啥?遺書?這麼專心?…辭職信!?」他大吃一驚,綠香把信往他眼前一丟,「你對了,我要辭職。你若要接手,我就交接給你。如果不要,我就交接給別人。」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二)

這是個愉快的下午,李巍突然有點後悔。

如果早一點認識就好了,再過幾天,他就得遠赴美國。他是個心地善良的男人,不希望在遠去異國的時候,還在台灣留下哀哀欲絕的女朋友,所以一直很克制自己,不對任何女人動心。

但是綠香動搖了他的決心。或許可以追求她?她也大不了自己幾歲,什麼時代了,還差那幾歲嗎?

他搖搖頭。

「哎呀…」綠香輕輕的說,有點歉意的。連續轟炸人家五六個小時的iMAC 使用法的確有點過火,而他們已經談到 1976 年,史迪夫鄔滋尼亞克和史迪夫嘉柏在車庫裡組裝第一部蘋果電腦了。

「我一定讓你厭煩了?」
「怎麼會?!」這次他真的打翻了冰咖啡,幸好只剩下一些冰塊,災情還不慘重,綠香笑著幫他把冰塊撿起來,用面紙擦了桌子。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一)

聽著電話裡慌慌張張又愛哭的聲音,總把她想得很嬌嫩,應該是剛畢業的小女生,沒用過麥金塔,只會用 PC 工作的那種。只是很好奇這樣的小女生怎麼能夠下定決心,說學就學,還把他電腦下載後都沒玩過的軟體克服得這麼順。

沒想到,居然是這樣一個成熟嫵媚的麗人。穿著規矩的套裝,領口繫著柔軟的白絲巾,柔軟豐滿的身軀像是飽飽含著甜美的水分。

發現李巍呆掉了,綠香對著自己嘆氣。是不是?才多久的光陰,她被思聰折磨得形銷骨立,憔悴的不忍卒睹。瞧,把人家嚇到了不是?她還設法畫了點淡妝才敢出門哩。

兩個人面對面傻笑了一會兒,綠香收斂了笑,「李先生,我們去喝點什麼好嗎?」這麼對著傻笑一個下午也不是辦法。

「當然,當然。」他慌張起來,怎麼看呆過去呢?多麼沒有禮貌!

要進咖啡廳,李巍撞上了還沒打開的玻璃門,好不容易坐定了,他又打翻了水。

「不不不…李先生,天氣有點熱,我們喝冰咖啡吧。」聽到他要點卡布其諾,綠香趕緊按住他的菜單。冰咖啡安全一點,打翻了也不會燙傷。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

第一天上完班,她連睡覺時都輕輕呻吟。

全身酸痛,當她整理完了那堆書,自己的腰都快直不起來了。還有大堆檔案連看都不想看。

「你為什麼不把書都讓總經銷處理?」整理到最後,她的脾氣壞極了。
「總經銷那邊有兩千本,我這裡才一千本欸。全給總經銷處理多不划算呀。我們自己談連鎖通路,獲利比較高,不用讓總經銷再賺一手。」思聰很無辜的聳聳肩,繼續打電話哈啦。

每本書一千本,也就是說,三本書就有三千本。

「你每個月想出幾本書?」她心情更壞了。
「兩本。除了綠香的『遺稿』外,我還打算出別的新秀的書。」他似乎很輕鬆,「你不知道,一個月出一本,對於一個出版社的資金運轉實在太不利了。」

「『遺稿』?一個月一本?」綠香的聲音尖起來,「你當我是誰?一個月可以生一本?」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九)

她突然跳起來,撥了電話給思聰。

「林主編,我是綠香。」

還沒睡醒的思聰,嘴巴倒是醒了,「美薇。綠香墜機死掉了。」

她忍住氣,不跟他發作,「我要去上班。」

「上什麼班?」這下他清醒了,「妳早上五點鐘打來說什麼夢話?妳還有一大堆『遺稿』還沒整理…」
「所以你最好雇用我。」綠香點了根莎邦妮,呼出一口氣,「要不然我就去外面上班。」用力掛上電話。

幾乎是馬上,思聰又打過來,「綠香,妳發什麼瘋?妳好好的寫稿行不行?」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網路女作家之死(八)

我受夠了!

她衝進林思聰的辦公室,我一定要告訴他,老娘不替他騙人了!這真是個從頭到尾的蠢主意!

一踏進去,發現林主編只恨自己沒長了八隻手,一面對著手機吼,「什麼?紙張要付現?楊老闆,你也拜託,什麼時候紙張要付現…啥?印刷也要付現?你有沒有搞錯呀?你等一下,我接個電話…」一面對著電話大叫,「啥?你們是聯合起來害我是吧?文編要延期?你幫幫忙好不好,想個文案也要延期?啥?反正排版沒時間做…這就是你們接案子的態度嗎?!…」

整個工作室像是核彈廢墟,什麼東西都東倒西歪的在桌上或地板上。她得用跳的,才能到林主編的桌子前面,清了清嗓子,「林主編…」門鈴偏偏這個時候響了,他哀求的看著綠香,嘴巴還吼個不停。

她只好去開門。

「快遞!」塞到她手裡,「一百七十五塊。」回頭望望那個還在奮鬥不休的可憐蟲,她嘆口氣,掏出鈔票。

好不容易林主編掛上電話,半躺在椅子上喘,她把包裹遞過去,「林主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