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蝴蝶的魔獸日記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bc之前,獵人之後,我就練了一隻術士。
 
會練術士是因為我對會下毒咒殺的職業特別有興趣,那種緩慢折磨人的感覺…
 
嘿嘿嘿…
 
而且我在傳奇時代就是玩會放毒的道士,而且,玩術士的人口很稀少,馬也很帥,就這樣開始玩了。
 
我討厭打架,所以不知道術士打架很強。我知道被人邀請決鬥煩了,要殺掉對方很容易,但也就這樣。我對DD一直都不太敏感也沒有什麼天賦,術士還是藍胖伴我走天涯…種田的時代,tbc之前,副本術士很卑微,我很安於這種卑微。
 
不過,tbc之後,改掉某些限制,術士突然變強了。debuff的格子增多,dot大幅增加戰力,惡魔怪的加入,讓術士的控場--奴役、放逐--變成幾乎是必要,競技場春風得意,副本也人氣上升。
 
但是我很不快樂。
 
當我牧師玩累了,我就改開術士來放鬆。我認為術士只是取回副本應有攻擊力和控場而已,副本多一個這樣強力場控的隊友不是比較好嗎?但不管是討論區或遊戲,都一片酸言酸語。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3) 人氣()

(文長囉唆又不好笑,請見諒。Orz)
 
我在魔獸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覺得自己像是新手。XD
 
或許是魔獸可以研究可以討論的地方太多,對於一個去年九月(2006年)才加入的人來說,許多資訊都得想辦法在短時間內消化完畢,其實還滿吃力的。
 
不過,因為我在別的遊戲有過補血的經驗,所以小D入手不算難。再加上老好戰友的保護,所以我玩小D的時候多半是用「治療者」的角度切入。
 
用治療者的角度,眼中只有隊友的血條。然而在宛如股市震盪,高潮迭起的眾多血條中找到最該補血、最容易維持隊伍存活的方法,怎樣和其他後勤(牧師、聖騎、小D)配合,觀察其他人的補血和磨合…
 
我覺得,這就是治療者的樂趣。後來我會用非常極端的恢復51點恢復德嘗試,就是想知道小D擔任治療者可以發揮到什麼程度,結果真的還滿有趣的。
 
因為我們伺服器G團風很盛,在小副本不被信任的恢復D到了20人以上的中大型副本,反而有發揮的空間。所以說,我跟的多半是野團。
 
野團最刺激的部份也在這裡:你不知道你隊上的牧師是什麼類型,不知道聖騎或其他小D是什麼類型。在打王之前必須先觀察其他後勤同事,順便也觀察一下DM。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倒不是我放棄了小D,而是為了未來的高階裁縫,我把小術士練到六十,漸漸的發現術士還滿有趣的,也就這樣練下來。而且我的小D洗成純恢復了,想種田實在也有心無力…
 
(遠目)
 
然而這個練好玩的小術士,昨天也跟戰士老友下斯後了。這次他開了賊出來玩,陣容上非常特別的堅強。共計有:
 
看到黑影就開槍的戰士。(拉怪拉不停,讓我們了解到喝水是種奢侈的行為)
閃亮亮主補的保姆聖騎。(對,你沒看錯,我們這支特別的隊伍,主補是聖騎…)
拿到雷德怨念的老友賊。(老友玩賊還是一整個帥氣…)
誤上賊船可憐路人法師。(她孤身去爆塔,最低血量…106,存活!)
 
還有一樣打怪打不痛,魅惑魅錯隻,AE貧弱,主打發糖拉人的無用小術一枚。囧
 
是的,我們不但沒有牧師,主補還是辛苦的聖騎。雖然說打這場的時候我很疲倦,甚至在打鎮長時睡著(噓…),但是我們這種特別的組合,卻也特別的勇猛。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話說笨蛋小德上了六十以後,對一句話很有感觸。
 
「魔獸的人生,六十才開始!」
 
這還真是一點都沒有錯的。等我上了六十,任務都作得差不多了,也開始步入了副本年代。只是我上了六十沒多久,戰士老友因為年關將近,工作非常忙碌,常常要加班,所以往往只有我一個人閒晃。
 
失去了戰士老友的保護,我才開始體會到艾澤拉斯大陸比較真實的一面…在五人副本中,德魯伊是個尷尬的存在。
 
這是個講究快刷的年代,無法提供大量dps和盾的小德,實在很難在五人副本中找到位置。身為一個熱愛小副本的小德來說,碰了幾次壁…我就乖乖扛起我的槌子去西瘟耕黎明聲望了。
 
這一耕,我從友好耕到崇敬,當中沒有幾次是下副本的(除了跟戰士老友出團),幾乎都是在西瘟一號田用無比的根性,洗鍋子,換骨頭碎片,一點一滴的耕到崇敬。
 
戰士老友也盡量擠出時間照顧我,所以我的裝備算是bbssd畢業,不但打過斯坦四十五分鐘,也推倒兩次黑上召喚王,勉強也算是從新手升級到中古新手了。
 
後來戰士老友跟我說,小德的位置不在五人副本,而是在十人以上的中大型副本。若是他不在,又有賞金團招募,不妨去跟看看。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這幾天魔獸維修,所以我作品產量增加不少,只是我睡得也不少,並且有人生乏味的感覺。
 
想想自己到這把年紀,除了抽個煙,工作之餘,既不看電視,前半生也把該看得小說都看得差不多了,基本上,我是個完全沒有樂趣的人。
 
嗯,大概只剩下打打電動這個樂趣。
 
所以這幾天,我真的覺得非常無聊。
 
人一無聊就會開始回憶,尤其對於一個沒睡飽的人來說,寫寫回憶錄似乎是比較容易的,畢竟不用去榨腦漿。
 
在我零零碎碎的旅程,常常提到一個戰士老友。這個戰士老友,我都叫他「葛」,因為他的名字很長。
 
一開始我們是在閃金鎮遇到,大家都在做任務。我很自然而然的幫他放了個腳印,順便補個血,跑兩步,發現他還在掉血,再補。後來他問我任務做到哪。
 
那時我是14小D,他是12小戰。我看看他的等級,覺得多少照顧一下小朋友(?),就說,一起作吧。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我在魔獸生活了一小段時間,處於和他人聲望從「冷淡到中立」的程度。
 
不過像我這麼冷漠的對待他人,還是很意外的交了個戰士朋友。這位朋友是個從美版玩到台版八職皆滿的好人,跟我同樣是很喜歡「史詩伺服器」的人。
 
每天九點到十二點是我們出團解任務的時間,有時候有其他人一起解,有時候只有我們兩個。
 
為什麼這樣例行公事的歷程要寫雜記呢?那是因為今晚過得特別不尋常。
 
今天晚上,我們去了有「廢物的森林」別稱的「費伍德森林」。看別稱就知道,這是個肥嫩可口怪又弱的好地方,除了農夫太多,沒有其他的缺點。
 
事情就在碧火小徑發生了。
 
碧火小徑充滿了薩特外表的惡魔怪,我獵人單練的時候根本是打到想睡。但是今天可能卡到陰,出現了非常令人Orz的情形。
 
正在欺負弱小惡魔的時候,一切看起來很正常。戰士開怪,我替戰士放活身(回春)和癒合,然後變身成大貓下去幫抓。一個奇異的技能跑出來:「導致瘋狂」。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