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禁咒師-初回版第七部(完)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歿終

許多人都悲觀的說,「歿世來臨」,但明峰卻不這麼認為。

這可是古聖神犧牲自己當祭品,無數生靈讓自己成為地維的一部份,甚至麒麟生死不明才搶救下來的人間。

再怎麼殘破不堪,再怎麼陰沈混亂,只要還存在,就有希望。

而且,因為人間頑強的有了脆弱的新地維,所以魔界雖然封關自守,依舊還保持大部分的完整。而原本以為會崩潰的天界,也因為人間這種盲目勇氣的激勵,居然保住了。

禁不起任何的摧殘,神魔兩界都徹底摧毀了往人間的通道。

三界保持音訊,居然是透過無線網路,有些時候,明峰也會感到啼笑皆非。

狐影被卡在天界回不來,常常寄e-mail跟明峰抱怨。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3) 人氣()

***

她化身為蒼青色的人形慈獸,用跨越「有」和「無」,「生」與「死」,「人類」和「眾生」的身分,擔任這個龐大安魂曲的總指揮。

選擇的曲目是貝多芬的第七交響曲,卻不是因為貝多芬是偉大的作曲家,或者是因為古典音樂比較高貴,而是單純的,她看過交響情人夢而已。

一直到最後,她依舊保持那樣輕鬆、喜悅,樂觀又惡搞的天性。

來,讓我們享受這最龐大,最美好,最純淨的音樂時光吧。

所有的生命,都是一個音符、樂章。我們與其他生靈交會、迴響,善良或邪惡,光明或陰暗,交錯複雜,都是這個塵世的一部份。

無論清濁,讓我們愉快或苦痛的飲下。為了一個渾沌但自由的未來,為了一個可能毀滅或重生的世界。

來,讓我們一起唱吧。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

二十餘年前,麒麟帶著他第一次踏上這裡,在這冰天雪地中,用笑死人的小紅帽恰恰的台詞定了地維。

這裡是北極的頂端,寒冷、遼闊、空曠。歲月在這裡沒有任何意義,二十餘年的光陰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跡。

他們彌賽亞,純血的人類繼世者,讓惡意而瘋狂的創世者設定條件而出生,同時將一些奇特的記憶和知識寫在血緣中。只要被未來之書啟發,就會回想起來。

所以,時間一到,他這被啟發過的彌賽亞就本能的知道該去哪裡,該做什麼。跟過去幾任的彌賽亞沒什麼兩樣。

或許,創世者根本就不相信人類。所以他用殘酷的考題考驗彌賽亞。

用自己的人生或生命,保障人世的安危,你可願意?

前幾任的彌賽亞大部分都將自己投入地維,只有雙華上天為帝,聽說只有一個逸脫的彌賽亞拒絕投身地維,但他遠赴魔界,創建了冥界,致力於三界和平,雖然也需要許多妥協和政治手腕。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始歿

整個人間,滾著沸騰般的地鳴。

像是有著什麼在地表底下滾動著,即將破土而出。漸漸的,地鳴成了輕微地震,竟日不絕。

起初,只有稍有靈感的人看得到,最後隨著力流紊亂到連知識和理性都無法屏障,所有的人類和眾生都看得到,東方天空那個醜陋、恐怖的黑洞,並且一點一滴的擴大。

舒祈坐在向東的窗戶,凝視著天空巨大的傷口,她托著腮,一言不發。

然後推開手邊的工作,她知道,她的雇主應該不需要這些了。埋首敲著鍵盤,然後印出來。

得慕默默的坐在她身邊。今年已經六十幾歲的舒祈,還保有三四十歲的相貌和體質。她一直深居簡出,跟外人完全不打交道,默默的生活著。

得慕知道她在等些什麼,但她又不說。但即使如此,得慕也隱隱感到不祥。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同年冬天,都城下起雪來。

這個位於亞熱帶的都市,居然下起大雪,整個島北都陷入雪深不盡的隆冬。這異常的氣候席捲了整個人間,隔年的夏天,溫度高到許多樹木枯萎,不時有人因為高溫送醫院或致死。

異常高溫的夏天導致了全球性的歉收,異變不斷的擴大。

麒麟已經放下對吸血族的騷擾行動。事實上,吸血族的實驗中心也大半關閉。「無」已經危險到猖獗的地步,除了在空氣稀薄、低溫的環境下還能進行實驗,不然常常讓整個實驗中心的員工全體殉職,必須忍痛摧毀昂貴的實驗中心。

在這種異變頻傳的此刻,他們也無暇顧及跟麒麟的舊怨。更讓他們心力交瘁的是,過去獻祭人工彌賽亞,像是在地維注入強心針,能夠保大部分的地維很長一段時間的平安。

但自從那個群體恐慌的夏天,強心針的效力越來越弱,最後完全失效了。

他們不知道是因為喪失了一半的天柱,力流極度混亂,「無」因此猖獗。束手無策中,他們和紅十字會與各國政府關係越來越緊張,越來越惡劣。

在這種時刻,伸出援手的,居然是宿敵麒麟。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變異是非常緩慢的,最少一開始是這樣。

平常人沒有什麼感覺,只有科學家憂心忡忡。因為不明緣故,讓兩極冰帽融化的速度加快很多,像是把幾百年的進度濃縮到一兩年,一吋吋的吃掉陸地。

原本緩和下來的沙漠化,也在沒有原因的乾旱中,突然變得嚴重。莫名其妙的疫病流行,讓紅十字會和夏夜疲於奔命,家畜大批大批的死去。

吸血族隱瞞不發,但他們實驗室內的「無」產生更多變異,甚至頑強難以控制。為此發生了幾次「意外」,只是被壓下來。雖然沒有因此停止實驗,但他們將實驗室遷到寒冷的西藏高原,因為在這種氣壓溫度下「無」比較穩定。

都是一些非常微小的變異、災害。但這些為小的變異和災害累積起來,一點一滴的侵蝕...

再加上那個夏夜的群體恐慌。人間染上一層陰影,有種緩緩沈沒的末世感。

明峰的心情也越來越沈重。雖然麒麟什麼都不說,但他還是知道天帝駕崩了。天帝和天柱有微妙的關係存在,身為彌賽亞的他本能的知道。雖然他也知道真正天柱化身的皇儲不但活著,而且成了新的天帝。

但他還是感到虛無、悲傷。連地維流動的力流都充滿了焦躁和不安。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雙華,那個可愛的、精力充沛的少年。總是配著劍四海遊歷,難得回到列姑射,總喜歡跑去找初代管理者東扯西扯。有時候被煩不過,初代會扭頭,「夫人,妳瞧這碎嘴,吵死人。」

他總是笑嘻嘻的,雖然已經是當時有名的劍客。

那美好的年代…美好的,美好的年代。天帝的女兒玄才剛滿兩百歲,看守著天柱,一個高傲、純潔的美麗公主。她的姊姊女媧是哀的侍女之一,看守連接天上人間的碧泉並且負責獻歌。一個溫柔的,喜愛人類的好孩子。

即使都在這個城市,高傲的天帝公主不曾離開天柱,劍客雙華抱著敬意沒有接近過。這對應該認識卻陌生的孩子,最後在天界成了親,過程卻有些不忍卒睹。

憂鬱的天帝,陰沈的西王母。

她的思緒一跳,跳到天柱毀滅的那一刻。她幾乎殺了玄。雖然她知道玄是無辜的,但身為看守天柱的少女巫神,她的同族卻意圖染指天柱的力量,利用了她,造成了無可彌補的末日啟動。


「...妳走。我再也不要看到妳!」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風暴前夕

未來之書的消亡,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

最為恐慌的大約是吸血族議會長老,他們突然失去一個類似先知的「導師」,不禁感到茫然。但是未來之書早就將計畫有條不紊的交給他們,他們抱持著一種盲目的忠心,相信導師還是會跟他突然消失一樣突然出現,繼續執行計畫,並且貫徹麒麟的追殺令。

但一般的吸血族只在夢境裡閱讀過未來之書,並沒有看到他的人形態,也沒接受過「指導」,對他的存在更茫然不解,所以受到的影響不大。

紅十字會驚覺入侵夢境的「末日預言」莫名的消失,但他們對未來之書,知道的比吸血族少太多了。夢境的入侵和消退都同樣突兀,雖然百思不解,但這恐怖夢境可以消除,相當程度的穩定原本有些動盪的人類社會,也樂觀其成。

至於人類,這是個樂觀而健忘的種族。他們總是可以用科學找出合理的解釋,認為這是「世紀末集體恐慌精神障礙症候群」。很快的,人類淡忘了這個龐大的集體夢境,這種樂觀的態度也感染了相同在人間的移民。

有幾年的光景,人間呈現一種反常的平緩和樂。封天絕地,人類開始掌握自己的命運,過度發展的科技漸漸趨緩。吸血族成為新移民,卻沒有想像中的衝突和歧視。畢竟除卻高層的傲慢,新一輩的吸血族受人類文明洗禮已久,越來越像人類,更何況有些是自願或半強迫的由人類轉生成吸血族。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補  遺

在麒麟大醉的那個禮拜,明峰也沒閒著。

他非常努力的翻資料,上網搜尋,但他就是找不到麒麟切開空間的「咒」。身為麒麟的弟子這麼多年,他才不相信麒麟會轉性,規規矩矩的用正統的咒。但她這次實在太有魄力了,幾乎唬住他...

這不可能吧?

遍尋不獲,他有些氣餒。

「...你在找什麼?」蕙娘忍不住,開口問道。
「麒麟這次的咒是抄哪篇漫畫還是小說的...」他頭也不回的試圖搜尋,「難道出版日期太久?但我已經查到『諸葛四郎』去了,是不是還要往上查...?」

蕙娘噗嗤一聲,眼神飄忽,「那不是動漫畫也不是小說。」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或許,這一切都是為了這一天。麒麟望著黝暗的「無」所凝聚的界珠,默默的想著。

我會成為禁咒師,死而復甦,會收明峰為徒,然後自願成為虛無慈獸,都是為了這一天準備。

若不是這樣的經歷,悲傷夫人給她的方法就無法貫徹。

「無」吞噬一切,而她,吞噬「無」,剋制「無」。

她會挑釁似的到處找吸血族的麻煩,除了出於自己的不愉快,她就是希望狡猾的未來之書會出現在她面前。哪怕是虛像也好...只要他出現,無視規則的明峰就可以抓到他,而麒麟,虛無的慈獸,只要劃破一個微小的空間限制,就可以讓明峰施展他奇特的本領。

未來之書放棄掙扎,反而沿著明峰的手臂侵入皮膚。轉瞬間,無數文字在明峰的表皮下游動,想要侵佔明峰的身體。


這是一種可怖的情形。明峰的右手緊緊抓著不放,但流動的、極為細小的文字在他身體裡不斷爬行蠕動,連眼白也不放過。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精緻而纖細,像是初晨的薄霧所凝聚,縹緲朦朧的美貌。麒麟有股強烈的感應,當初夫人灌注到她心裡的資料運作起來,讓她脫口而出,「未來之書?」

那個麗人兒,轉過雪白的瞳孔,對她淡淡的微笑,譏誚的。

「這就是你人類的形態啊。」麒麟欣賞著,「我要說,就一個煽動家來講,你長得實在很不錯,未來之書。」

他輕笑了一下。「這是你們想看到的形態,對我是沒有意義的。禁咒師...」他的聲音悅耳,像是金玉和鳴,「我們目的殊途同歸,不應該是敵對的。」

「你是想說服我別獵殺你嗎?」麒麟甜笑,卻帶著一絲絲的邪氣。

未來之書的笑容凝結,深沈的看著麒麟。「獵殺我?妳知道我什麼?我是創世者的創造物,未來就寫在我身上。我雖然比古聖神出世得晚,但我地位與他們平等。妳想獵殺我?獵殺這世界的未來?」

「這不是你的錯,我也感到很抱歉。」麒麟攤攤手,「誰讓創世者的編劇能力爛到有剩,這種五百塊的劇本不該存在的,只好人道毀滅。」

未來之書微偏著頭,明峰注意到他這個小動作。就一本書來說,他太像人類。他突然湧起一種荒謬可笑的感覺,難道在漫長的歲月中,未來之書成了一種付喪神?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次的行動華麗了一點...甚至引發明峰的暴怒,導致他把狂信者式神放出來。

因為麒麟得意的道具出了差錯,繩索斷裂,她筆直的掉進擁擠的實驗室。事出突然,即使是麒麟也忘了舞空術,一屁股跌在地板上,和眾多吸血族研究員面面相覷。

短暫的沈默與呆滯之後,警鈴大作,守株待麒麟等到快要暴動的軍隊終於有宣洩的機會,一湧而上,只見機槍雷火霹靂閃...明峰飛馳而下,後背挨了一刀,又磕破了額頭,護著麒麟,滿臉是血的轉過頭,眼中閃爍著怒火...

因為他看到麒麟的臉頰被子彈擦過,滲出血來。

他放出狂信者式神,如暴風般橫掃實驗室。這批狂信者曾經殲滅底特律的吸血族前鋒部隊,成為吸血族的夢魘。


「問問自己,你們是誰?」明峰凌厲的號令,「帶著天風,捲起塵土而來,莫忘甘醇之肉味!」

他的封咒歌緩住了狂信者的嗜殺,讓他們在致命的攻擊下留下活口。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獵殺未來

他們沈默而堅持的追獵就此開始了。

這不是個容易達成的目標,畢竟他們面對的是創世者的創造物,幾乎可以視為古聖神的預言者。

這大約比弒神還嚴重多了--僅次於跟創世者挑戰。

而且「未來之書」的智慧超乎任何人的想像。這個千變萬化的預言者躲避著他們的追獵,並且在很短的時間,讓他們四面楚歌。

他倒是個優秀的煽動家。麒麟想。若不是他們熟悉地維到像是自己的一部份,往往可以從地維脫逃,不知道被紅十字會和吸血族夾殺多少次了。

但是越危險,麒麟越起勁。原本她這些年致力於修補地維,吞噬過多的「無」,讓她的情感也漸漸隨著吞噬和轉換的過程一點一滴的流失。但吸血族扛下了修補地維的工作,情感流失趨緩,極度危險的刺激下,她的情感又因此復甦,越來越像全盛期的她。

在這種命懸一線的狀況下,她不但越來越愛欺負明峰,還越喜歡往危險的地方鑽...比方說,吸血族的各個實驗中心。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說罷。妳特別請了彌賽亞來開道,又說想終結這種殘酷的宿命。我想妳有什麼麼惹滔天大禍的主意吧?」夫人語氣顯得溫和多了。

麒麟偏了偏頭,「夫人,斬草要除根。妳我都明白,讓彌賽亞去結地維只是暫緩,末日還是在那裡虎視眈眈。」

夫人顰起秀氣的眉,點了點頭。

「若把『末日』的結局取消呢?」麒麟注視著夫人。
「不可能。」夫人馬上否決,「創世者將末日寫進未來之書,就註定這個結局不可更改...」
「那就把末日之書燒了不就結了?」麒麟倔強的挺直背。

夫人驚呆了,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

燒掉末日之書?她在動什麼褻瀆的念頭...燒掉創世者的劇本?!

......但為什麼不可以?她為什麼沒想到這點?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明月當空,將窗櫺清清楚楚的映在地板上,像是另一個世界的門戶。

雖然說,跟麒麟住在一起這樣久了,明峰還是瞠目看著月影下的窗,悄悄開啟。

他抬頭瞪著緊閉的窗戶,又瞧著月影凝聚卻開啟的窗。

麒麟聳聳肩,想要跨進去,卻發現她被擋在外面。哎啊...夫人不喜歡她...或說,不承認她的血緣。

但明峰已經跨進大門了。

「夫人,別這樣。」麒麟喃喃著,「我也曾經是人類--現在依舊是。」

她開始獻歌。

「... just want to live while I'm alive.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無法停止的永恆哀傷

「...你國小真的有畢業嗎?!」沈寂已久的中興新村傳出麒麟的怒吼,「感情,把感情放進去!媽的我是叫你寫奏章不是寫訃文!你要不要結語來個嗚呼哀哉尚饗?還是臨表涕泣不知所云?重寫!」

滿頭大汗的明峰兩眼滿是血絲,他已經熬了一整夜,還寫不出讓麒麟滿意的奏章。「...我擅長畫符不擅長寫文章!」他氣急敗壞,「不然妳寫!」

「我可以寫會叫你寫嗎?」麒麟越看越氣,「難怪你到現在沒交到任何女朋友!羅紗真是太善良了,才會接受你這肚子沒半點墨水的文痴!當做寫情書啊!你不要跟我說你沒寫過情書?活該你一生打光棍!」

「...喂!幹嘛人身攻擊啊?」明峰也火了,「我這麼正直的人怎麼會寫騙人的情書?誰像妳啊?」
「有膽你再說一次!」
「說就說,怕妳啊?」

看他們越吵離題越遠,送牛奶進來的蕙娘啞口片刻,「...主子,小明峰大概是對悲傷夫人很陌生,所以才寫不出來。要寫情書...我是說,要寫奏章,也得讓他了解悲傷夫人是怎樣的古聖神哪...」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但創世者的惡質,卻讓這一切有個緩衝。」麒麟淡淡的笑,「不知道是程式出差錯,還是創世者設定『未來之書』有人工智慧的功能...總之,『未來之書』有了自己的意志,用他的方法在阻止末日來臨。他找上了吸血族...開始鑽『末日條件』的漏洞。」

陷入自己的冥思,麒麟久久沒有說話。明峰思前想後,越發悲從中來。似乎他們的努力都是白費的,而這世界居然用少數無辜者的血祭才能維繫下去。

這樣真的是對的?這樣的世界真的應該存在?

「但我不認為他們會成功。」打破窒息般的沈默,麒麟笑了起來。「不是純血人類就是彌賽亞,哪怕是從你的血中出生。『未來之書』並非全知全能,這就是最弔詭的地方。明峰,不要試圖去救那些失去魂魄的孩子。他們已經死了,在魂魄被抽離的那一刻,已經死亡,肉體安埋在哪裡都一樣。復仇是小孩子才會幹的事情...」

她惡意的咧嘴,「不過我保證吸血族再也無法播弄出『彌賽亞』。」她好整以暇的交疊雙手,「畢竟我已經交遞了辭職書。」

明峰凝視著師傅很久很久,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覺得麒麟這樣美麗,美麗而強大。


這一天,是人間發生巨變的一天。在明峰閱讀到未來之書時,全世界的人也一起夢讀了絕望的未來。原本和吸血族爭執不休的各國,通通妥協了。

這一天,吸血族從歷史的陰影和傳說中走了出來,驕傲的站在陽光下。這一天,人類安穩的表世界破裂,安詳的假象破碎。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他才剛進入紅十字會災難處理小組的總部,就被「請」到會客廳,失去行動自由。

「...為什麼?」他變色了,「將我關起來是什麼意思?」

看守他的警衛充滿歉意,「宋先生,不是關起來。這是會長的意思,她想要單獨見您,但她現在正在開重要的會議,一時走不開。請您在此等候...」

「我不要在這裡等候。」他幾乎跳起來,「我有重要的情報要報告!我不要見會長,先讓我去見部長!不然請部長過來...如果你們堅持不讓我出去的話。該死的,這是很緊急的事情!」

「部長也在會議中。」警衛迴避著他的眼光,「請您安心在此等候,有什麼需要告訴我們就行了。」
「我需要行動上的自由!」明峰吼了起來。
「別為難我們,宋先生。」警衛道了歉,一左一右的守在門口。

忿忿的想要走出去,他們居然掏出手槍和電擊棒。「別讓我們為難。我們也不想這樣做。」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次大戰結束後不久,吸血族突然得到「天啟」。

他們人口雖然說不多,但也有十來萬左右,這麼多人卻在同個時間點閱讀了未來之書,看到相同的末日和知道了末日條件。

這讓吸血族驚恐起來,開了一次史無前例的龐大會議,最後擬定了一個接近完美的「彌賽亞」計畫。

這個計畫若成功,不但可以將危機變成轉機,還可以讓驕傲的天界和顢頇的魔界臣服在他們面前,並且可以順理成章的成為人間的統治者。

「末日危機」在漫長的歷史中已經發生許多次,都因為條件不足而延緩毀滅的時刻。之所以會條件不足,往往是因為「彌賽亞」的介入。

彌賽亞通常是極其稀有的純血人類,而在二戰之後,吸血族已經掌握了許多基因的祕密了。

他們開始大膽的試圖製造人工的「彌賽亞」,在無數失敗之後,終於取得了基本的成功。最少他們已經可以製造出純血人類。

因為他們取得真正彌賽亞的血液,讓原本停滯的實驗獲得重大突破。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所以,當吸血族的瑪麗擦乾眼淚,不捨的將遺體35的遺體送入焚化爐時,意外現桌子閃閃發光。

疑惑的,她湊過去看,發現是幾行用水寫成的文字。等她看完,立刻伸手將字抹去,心跳得極快,背脊一片冷汗。

有人類入侵這個防護周密的實驗室!甚至大膽的留下訊息,想跟她見個面。

這太誇張了,真的。

她該將這件事情告訴羅伯特,讓守衛去揪出他們...

但是,她雙手沾惹人類的血腥還不夠嗎?望著自己白淨的手,她在發呆。

她的父親算是年輕一輩的吸血族,到人間的時候還不到百歲。他很快的被人類的溫和自由所吸引...相較於吸血族殘虐嚴厲的社會規範,人類顯得特別溫柔、包容。

帶著新婚妻子,這個年輕的學者自告奮勇的往「蠻族」的社會收集資料,興奮的融入人類的社會。他也很少有的在人間生下純血的吸血族。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