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歿世錄Ⅱ:十三夜 (3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創世之父的實驗沒有失敗,但他太心急了。他的創造物需要時間才能完熟,甚至在人類或眾生的血緣中焠鍊過。

她會歸來,而且不會只有一個人。但那會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跪倒在地板,姚夜書不斷的吐血。窺探別人的人生必須付出代價,尤其是另一個史家筆,那可是得付出好幾百倍的代價。

更不要提,勉強的去看她的未來。

但很值得。在醫生和護士驚慌奔走,維生儀器發出急響時,他模模糊糊的想。他就是沒辦法遏止自己的好奇心,就是沒辦法。

沒辦法錯過這個親人,背負不幸宿命的另一個史家筆。

我親眼看到妳了,龍史。在另一個子嗣身上,妳的女兒。

就算因此死去,我想我也可以帶著微笑。咯咯咯咯。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6) 人氣()

遠颺

當她像抹幽魂般出現在精神病院的雪白病房時,眼前這位瘦弱的作家卻沒有露出驚駭的表情。

低語綿綿,細浪似的退開。房中看起來只有兩個人,但她下意識的知道不僅於此。她缺乏看到人魂的能力,但可以感受到一點點。

或許什麼都嚇不到他了,那個名為姚夜書,卻從災變中存活到現在,長生不老的發瘋小說家。

「我收到你的回信。」她聲音粗啞,美麗的晚禮服已經破破爛爛,沾滿血污。這不是趟愉快的旅程,能夠走到這兒除了意志力,還有不可遏止的怒氣。

夠了,真的夠了。讓這一切都個結局吧。

姚夜書放下書本,卻只微偏著眼睛看她。眼白帶點血絲,瘋狂的痕跡。

他咯咯的笑起來,無人的幽室騷動戰慄,連十三夜都得抓緊前襟才勉強提得起勇氣,不轉身逃走。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聖趕到時,十三夜已經進了醫院,他狂喜的抱住十三夜,她卻掙脫開來,眼神冷酷得不似人類。

「十三夜?」他輕呼。

聽到自己名字,她的冷酷漸漸褪去,然後是困惑,繼之悲傷。「...你好嗎?聖?」

「...沒有妳,我一點點也不好。」聖湧出淚。

她慢慢的偎向聖,眼淚奪眶而出。「我們都活著,我們都還活著。」

聖緊緊擁抱她,喃喃的讚美聖光。

但十三夜沒有告訴他,他的讚辭讓她作嘔,甚至胸前不曾離身的舊十字架,也像是要將她灼傷似的。

***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有些事情不對勁。

妹喜陰沈的躲在愛爾蘭的巨石柱下,發現她的分身又不經召喚自動回歸,並且無法分身出去。

地底陰溼,遠古的魔法深入土壤,即使經過末日也沒有泯滅。魔法遺跡干擾所有追蹤,連禁咒師都被迷惑,沒能追來。

但她的分身卻源源不絕的回歸,無法控制。她討厭這種無法控制的感覺。

運了運內息,她只覺得精力澎湃,和她共生的無非常安分,並沒有絲毫異樣。當然,她不在意戰爭輸贏,不在乎軍隊折損。

真是愚蠢的願望,蠢透了。擁有如此毀世巨能的無,進化到有智慧後的渴望居然是成為「神」。蟲子就是蟲子,蠢得可以。

這種殘破到幾乎崩潰的世界,獲得再大的權力有什麼用處?但沒關係,她也只想利用這些小蟲而已。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夜來悲歌

他狂吼著醒來,冷汗涔涔。

十三夜猙獰的鬼神面容仰望著他,最後自斷尖刺,讓黑暗的狂流捲走。

失去她了,甚至連好好說再見也不能。她受傷那麼重,幾乎要死了,還用僅存的力氣妖化,甚至泅泳過險惡的虛無之洋,將他送到安全的地方。

那她呢?十三夜呢?

一想到她的屍身將永遠在虛無之洋漂流,沒有安息的一天,聖痛苦得直想將自己撕碎。

為什麼我還活著?

當他被夏夜的大師傅拯救後,無時無刻不吼這一句,「為什麼我還活著?」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

她被粗魯的叫醒時,已經夜幕低垂。當她笨拙的爬出車廂,發現是個很小的聚落。穿著樸素的村民用不信任的眼光看著她,連小孩都一樣。

他們竊竊私語時是華文,但對她說話卻是用法語。

「...我是華人,來自列姑射島舊址。」十三夜怯怯的說。

村民的耳語停止了,往後退了好幾步,眼神裡的疑慮更深。

她的胸口被揪住,那個叫做艾瑞克的男人咬牙切齒的瞪著她,「...妳是哪邊派來的?妳怎麼會突然出現在災區?說!」

「艾瑞克,你能不能好好問?」可莉兒掰著他的手,「好歹是遠親,你幹嘛這樣?」

「誰跟這些骯髒的動物是遠親?」艾瑞克甩開可莉兒,逼著十三夜大吼,「妳是哪邊的間諜?!無蟲教嗎?」他拔出槍,指著十三夜的太陽穴,「說!」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十三夜的臉頰上濺滿了血。但那不是她自己的,而是聖的血。

事實上,她連維持妖化都辦不到,只有手臂的尖刺還軟弱無力的緊張著,激戰了整夜,又飛行了上百里,她完全沒有受過任何戰鬥訓練,即使是妹喜殘酷的實驗中劫後餘生的特裔,有再強的天賦也無能為力。

她感到虛弱、發冷,全身的傷口都發出惡臭與痛楚。她強韌的防護系統幾乎癱瘓,失血過度的她怕是熬不過這一劫。

聖也不行了。他一路從北跋涉,路途上已經遭逢過伏兵,又不畏死的來解圖書分部之圍,奮戰到現在,已經是極限了。

何況他們遇到的是無直接指揮的妖異大軍,是直屬於無的眷族。

他的血不斷的滴在十三夜的臉上,卻依舊握著劍,一次次的呼喊聖光,光亮卻越來越微弱。

「...OPEN。」她低聲說,卻只發出一點紅光,立刻熄滅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無之禍

明玥擔憂的看著躺在病床上的水曜。水曜主陣了將近三十六小時,對她來說負擔實在太重。但圖書分部的有效戰力實在太少,她不出戰不行,只能讓孱弱的師傅這樣撐下去。

若不是聖和十三夜引開無蟲殘軍,師傅說不定連命都沒了,圖書分部將付出更多人命的代價。

她皺緊眉,重新思考圖書分部的戰力問題。看起來,得將攻擊性法術放進課程中,並且要培養她和師傅以外的主陣人才。不管未來的課程如何安排,攻擊和防禦都是必須要加強的,而且是當務之急。

但更糟糕、更迫切的問題卻不是這個。他們俘虜了重傷的敵軍,消滅了若干來不及逃逸的妖異。但醫生們卻提出絕望的報告,這些俘虜都是帶原者,甚至有初步感染現象。他們體內甚至有病毒零的變種,更為兇悍、易於傳染,現有的疫苗甚至無效。

 



審訊官說,俘虜們之前是靠教會提供的「聖水」保持不發作,但他們的「聖水」經過分析令人啼笑皆非,裡頭含有終止活動的病毒零,像是一個休止符,通知體內的病毒零休眠而已。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妹喜的焦躁節節升高。原本以為會輕鬆攻下的圖書分部,卻遇到如此頑強的抵抗,真是始料非及。

她向本命求援,但本命卻遭逢禁咒師的追殺,自顧不暇,要她自己想辦法,還責備她辦事不力。

這群該死的書生!

她搜尋那隻怪物已經半年多了,找到心浮氣躁。紅十字會已經讓她的教徒們滲透了,卻依舊遍尋不獲。直到她發現自己的盲點。

真正掌握一切資訊的,並不是紅十字會,而是夏夜的圖書分部。而圖書分部並不直屬紅十字會,守備薄弱,但各圖書分部卻有他們獨特而堅固的網路系統,想要竊取情報接近不可能的任務。

而且這群該死的學者幾乎是一致的頑固,她的「福音」根本無法影響他們。

然而這世界越來越排斥她,她的力量越來越弱了。

哼,反正三界早就殘破不堪,她根本不希罕這個這個殘花敗柳似的世界,就算現在周朔求她成仙,她也不要了。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

就在她寄出信件後的第二個禮拜,那是一個晴朗的午後,她還記得,那天是晒書節,是圖書分部的一大盛事。

他們遵循著古禮,慎重的祭祀書籍,並且將最古老的藏書拿出來主祭。祭體就是這本古書。

正在舉行祭禮時,突然響起急鳴的警鐘。

「...火災?」十三夜喃喃著,但像是否定她的疑問般,她的手臂浮現無數紅點,嘩啦啦的長出無數長鞭般的尖刺。那些尖刺緊張的指向北方。

「是無。」明玥還穿著祭袍,飄飄若謫仙,「果然來了啊。這倒是滿好的祭品。」
「是說打我們作什麼...」
「東部只有我們這邊屬於紅十字會啊,又都是老弱婦孺,不然就是軟弱書生。」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始戰

或許第二天醒來,聖會承認他是跟人打賭才告白的。也說不定,隔了四十八小時,聖又覺得後悔,跑來跟她分手。

這些千奇百怪的問題她都遇過。她在人際關係上沒有任何問題,當朋友每個人都覺得她很好,但一但成了男女朋友...就有各式各樣重大缺陷出現。

她有段時間分得很嚴格,朋友就是朋友,絕對不會越過界限。但情人...就只是解決肉慾問題的人,絕對不多付一絲溫情。

太多的創傷告訴她這個冷血的事實。一直到她遇到容格,後來跟她訂婚的人。她才試著放下心防,試著相信自己沒有問題,相信終究還是可以得到幸福。

只是她的信任粉碎得非常徹底。

現在的她,非常的低潮並且自責。覺得自己什麼也學不會教訓,讓這種輪迴永無止境的持續下去。

就像那些人毀了她的一部份,她也同樣的毀了那些人的一部份。她不確信聖會不會也這樣。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我不要再想下去了。她掩住自己的臉,試圖讓自己睡著。

然後她聽到小石子打著玻璃窗的聲音。探頭出去看,聖在對她微笑,示意她下來。

快一點多了。他找我做什麼?更何況...我不想再看到別人眼中的惋惜了。而且他不是說,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他早拒絕我了。

但十三夜看到他撿起一塊足以砸破玻璃窗的石頭,很快的改變主意,匆匆跑下樓。她可不想驚動沈睡的其他人。

「什麼事?」她匆匆穿上外套,底下還是白睡袍。
「我看妳翻來覆去,大概睡不著。」他空出臂彎,「去散散步?」
 

十三夜狐疑的打量他,但還是輕輕搭上他的臂彎。「...好。」
她恨自己這樣沒用。掙扎了一會兒,「我相信你找得到別人散步吧?很多人都遲睡。」

「但我想跟妳去散步。」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

不知道這樣安穩的日子還可以維持多久。一面修復破碎的古書,十三夜靜靜的想。

現在別人叫她本名反而會讓她驚愕的想了一下,這裡的人都跟聖一樣喊她十三夜。說真的,這比本名還讓她自在多了。

王琬琮的人生早就結束了,但十三夜的人生,才剛開始而已。

雖然也是不怎麼平靜的人生,不過,來到這裡,她已經覺得好像天堂般了。

來到圖書分部,已經兩個月了。原本以為這就是個大圖書館,結果和她的想像有些不同。這群學者和天啟者,真正想做的卻不只如此。

正確的說,各個語言區都成立了圖書分部,但他們在嘗試著分類出正確、簡明、一套容易學習的術法學習教育。系統而邏輯性的,宛如學校教育一樣。

所以他們現在就是在設法將術法分門別類,做學校教育前的教材庫。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自癒

他們暫時在圖書分部安頓下來,聖不覺得是長久之計,但水曜很堅決,他也就順從了這個母親般的師傅。

「但我們會牽累妳。」他非常不安。
「孩子,我在未來之書銷毀時,就該死了。」水曜很平靜,「我修仙沒有成功,這方面我還不如明玥。我還活著是因為被未來之書侵蝕太久,反而獲得不該有的壽命...你也知道我是活受罪。我想一定還有什麼是我該活到現在的緣故。我想,冥冥之中的確各有註定。」

「師傅,妳的病會好的。」聖皺緊眉。

水曜沒回答,只是輕輕的笑。「安心住下來吧,我已經設法和明峰聯繫了。他多少會賣我一點面子。」

「...只指望一個首領來解決問題,不是組織應該有的常態。」
「你不能太苛求。」水曜閉上眼睛,「要先人治才能適當的過渡到法治。一切都需要時間,紅十字會也不例外。」

這段歲月對聖和十三夜來說,都是非常珍貴的平靜。浸淫在知識與圖書中,十三夜顯得非常快樂。她甚至參與古籍修復的工作,而且學得很快。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隨著明玥穿越廣闊的長廊,十三夜忐忑的走入靜修室。明玥和聖的師傅,擁有堅強意志的女人,甚至在廢墟中,堅強的重建知識庫的老師。她應該力量強大、有著鋼鐵般的意志,和凌厲的眼神。

但她只看到一個半躺在床上,瘦得可憐的女子。一個蒼老卻美麗,幾乎油盡燈枯的婦人。

「孩子,走近一點。」她聲音溫柔,「我已經看不太見了。」

十三夜走近些,怯怯的向她行禮。



「吃了很多苦頭吧?孩子。」她笑,卻有更多的悲戚。「不過是遺傳和基因的惡作劇,妳卻身不由己走上充滿災難的道路,背負妳並不想背負的命運。很沈重,對嗎?」

淚水迅速的湧了出來,十三夜覺得一陣陣的戰慄。只一眼,她就被看穿了。

「不,我不是看穿妳。」水曜笑起來,「聖告訴了我一些事情,我只是合理推斷。應該是聖觀察入微,對嗎?聖?」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疼痛略略降低,她比較能夠冷靜下來思考。

很早以前,她就知道跟別人的認知不同。別人可能看見鏡子的形狀就知道那是鏡子,但她必須翻譯成「鏡子」這個詞才能夠真正了解。替她做評估的醫生擔心過她嚴重缺乏的圖像能力,但她一直活得很自在。因為她這種轉譯工作比普通人的圖像辨識還快好幾百倍。

直到妹喜取走她操控文字的能力。重返人世,她覺得自己活得像是個盲人,卻無法告訴別人這種痛楚。她唯一能做的事情是保姆,因為那些都還可以靠過往轉譯過的記憶來執行。

走出社區她就「瞎」了。因為她無法分辨街道的不同處、不能分辨方向,甚至左右。當然也無法操控以母語為基礎的文字。

但...母語以外呢?如果她能夠用第二語言打開通道,她能不能用第二語言來操控文字?

她低頭,拼命回憶幾乎忘個精光的英文,並且結結巴巴的用英文思考。原本沒有意義的水滴、星門,突然浮現了熟悉的文字,雖然她大半都看不懂。

試著在無數陌生的單字中跋涉,她遲疑的選了一個星門,精疲力盡的游了進去。

她抱著聖掉進了水裡。水不深,她微微抬頭,看到一串串的水珠在陽光下跳躍。是個噴泉,對嗎?但這是人工建築物,而她還沒恢復人形。但她已經無力動彈了,只能將聖保護在身下,托著他的頭。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逃亡

他從來都不喜歡妖化。

即使生命受到嚴重威脅,他還是討厭這種感覺。即使在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墮落到深淵的那段歲月,他也不曾妖化過。

直到他重回紅十字會,才嘗試著探索自己的能力。或許,他深愛的人差點死在自己懷裡,成為一個非常恐怖的記憶。那時的他渴求更多知識和力量,即使是來自他最厭惡的血緣。

結果真是糟透了。妖化後的特裔通常心性都有點改變,但他簡直像是換了另一個殘暴而可怕的人格。他幾乎毀了整個實驗室,還是特機二課全體出動才制服他。

也是因為這個慘痛的教訓才讓他堅決的請調到特機二課,萬一出了意外,他的同事才有機會制止他。

曾經深深忌憚迴避的天賦,現在卻唯恐不夠強,他也不禁苦笑。大約有十分鐘的時間。可以維持妖化的力量,又不失去理智。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帶著十三夜平安的躲開追蹤。這對他來說輕而易舉。他對紅十字會太熟悉,更何況,這些追蹤的術法和儀器多半都來自他部門的草創或改良。

大災變中,犧牲了許多人類或眾生的前輩或高人,術法上產生了嚴重的斷層。重建的紅十字會成員普遍都很有勇氣和決心,但都過分年輕,修行和歷練都嚴重不足,要對抗疫病和災難都不夠。

沒有時間緩慢的修煉,和科技結合的術法因此產生,尤其是特裔的表現特別傑出。比方咬進子彈的驅邪符文、種進靈魂的符陣、追蹤冰符等等,許多都出自特機諸課的手底,尤其是二課。

這就是為什麼特機二課會有諸多設備精良的私有實驗室,和每個組員幾乎都能任意研究的緣故。

但或許,聖在內心深處,並不完全相信紅十字會。他不介意犧牲,但他介意為了無聊的鬥爭或私心犧牲。所以他會刻意記住這些儀器或符法的漏洞,除了自己的劍,他不曾使用過其他儀器來加強自身的實力。

種族歧視不是那麼容易消滅的,特裔和裔總要忍受普通人類的懷疑眼光。隨著表裡界限的破裂,災變至今四十年,零星的衝突和私刑沒有消滅過。

早晚會爆發的。現在是有紅十字會鎮壓,還有個疫病的嚴重威脅。若疫病徹底消滅,他們這些特裔...若是又從紅十字會開始...

他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瞥了一眼氣喘吁吁的十三夜,更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在她身上。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他們滾成一團,壓壞了一張茶几,揚起了半天灰塵,兩個人咳個不停。

撐起手臂,聖壓在十三夜的身上,正好面對面。她張惶的將臉一轉,「...別看我。」

她的臉都是血。猙獰妖化的副作用太大,要恢復也需要一點時間...更何況她又被麒麟刺激到了。

十三夜只對「無」開啟防護系統。曾經身為禁咒師,終止末日的麒麟,恐怕遭逢了比死還可怕的命運...

成為無,或者是無的眷族。

聖站起來,拾起掉落的劍,插回腰間的劍鞘。四下張望,他認出來了。這是嘉南戰爭的一個廢棄工作站。他和柏人、阿默,就是在這裡被伏擊。看起來政府經費很不足,到現在還不能好好清理戰場。

「妳有我的e-mail,也有我的手機號碼。」聖嘆息,「妳為什麼不向我求救?」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文字

十三夜的目光有著憂傷和痛苦,一點點憤怒,一點點的自卑。

想問的問題太多,想說的話,也太多。

但時間地點都不對,聖只想趕緊將她帶去安全的地方,雖然他也不知道有什麼地方是安全的。

總之,絕對不是這裡。

「走吧。」他呼出一口氣,「有什麼話...」然後停住了。

恐怕走不了了。如潮水般的呼吸聲,這樣規律,宛如一人。他劃破手腕,將血揮灑在牆上,形成一個奇異的圖案。

「靠著牆站著。若是牆壁破裂...」他頓了一下,「逃出去。」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1 2